第八十六章 羊年快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苍浩这一边,

接下來的几天,苍浩沒回多林寺,一边处理翠峰村这边的事务,经常还要去公司上班,

鬼王党突袭翠峰村的时候,阿芙罗拉赶來助战,等到苍浩归來之后,阿芙罗拉沒离开,一直留在翠峰村养伤,

而苍浩每天都去探望沙阿,却沒去阿芙罗拉那里,好像把这个大|奶俄国女人给忘了,

当然,苍浩不是真的忘记了,而不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一天,苍浩吃过早饭,正准备去上班,阿芙罗拉來了,

“什么事,”苍浩明明吃得很饱,不过看了一眼阿芙罗拉的胸脯,感觉又有点饿,准确的说,想喝奶,

“你这几天好像躲着我,”阿芙罗拉嘿嘿一笑:“难道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

“我把你出卖给俄国联邦安全局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阿芙罗拉缓缓摇了摇头:“在外面又有其他女人了,”

“一直都有,”苍浩非常骄傲的道:“不知道多少女人追我,想我玉树临风,又有学问又能赚钱,只能说现在的女人太识货啦……”

“够了,”阿芙罗拉打断了苍浩的话:“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经过考虑……”

“怎么样,”

阿芙罗拉毫不犹豫的道:“我决定加入血狮雇佣兵,”

苍浩向阿芙罗拉伸过手來:“欢迎你,”

“先别着急说谢谢,”阿芙罗拉狡黠的笑了笑:“我跟你手下的那帮兄弟们可不一样,听着,我要保留一定的独立性,我的事情不希望你过问太多,”

阿芙罗拉这番话暗含着这样一个意思,当初老雷泽诺夫死后,留下了不少资金和势力,全部被阿芙罗拉接手了,而她不会把这些资金和势力完全跟血狮雇佣兵合并,

也就是说,阿芙罗拉虽然成为血狮雇佣兵的一员,却仍然拥有自己的势力,甚至可能比苍浩更有钱,

“你加入血狮雇佣兵是为什么,”苍浩耸耸肩膀:“给自己找一个庇护所,”

“当然,”阿芙罗拉非常坦然的承认了:“爷爷死后,对我最大的困扰是安全感的缺失,这个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都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而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保护我,无论我多么强大,毕竟只是一个女人,我不知道手下那个人是靠的住的,每天自己在那担惊受怕的,我过够了这种日子,”

苍浩点点头:“血狮雇佣兵可以给你安全感,”

“听着,我们的合作是互利互惠的,血狮雇佣兵是我的保护伞,但我会让血狮雇佣兵更加强大,另外吗……”阿芙罗拉嘿嘿又是笑了笑,缓缓说道:“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毕竟是我的男人,我必须看着你才行,”

苍浩懒洋洋的问:“让我别出去拈花惹草,”

“不,”阿芙罗拉缓缓摇了摇头:“对我们俄国女人來说,自己的男人一定要足够强大,我可不想你被人欺负,”

苍浩正要说话,房门推开,黄彬焕走了进來,好像有什么事要跟苍浩说,可看到阿芙罗拉也在,马上把话咽了回去,

“看來你们有事……”阿芙罗拉何等精明,马上看出來了:“好吧,我在这不太方便,先回自己房间了,”

阿芙罗拉离开了,苍浩告诉黄彬焕:“她加入我们血狮雇佣兵了,”

“哦,”黄彬焕对这事不怎么感兴趣,只是点了点头:“南非基地刚才來消息了,武器装备全部运抵,”

莱纳斯上将先前跟苍浩商定,等到苍浩支付定金之后,他会安排船把所有武器装备运到南非,

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晚了几天,显然莱纳斯上将是耽搁了,不过货物还是成功上岸,

莱纳斯上将用民船,把武器装备伪装成普通商品,竟然直接送到了南非基地的大门那里,服务质量比中国邮政靠谱多了,

冷瞳和赵轩亲自清点了一下 ,最后证明所有武器装备跟预定的完全一样,连一发子弹都沒少,

苍浩点点头:“这个莱纳斯上将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苍浩话音刚落,手机响了起來,是一个越洋国际长途,

苍浩接了起來,莱纳斯上将的声音响起:“相信你已经收到我送给你的礼物了,”

“半个小时前货物刚到,你这就给我打电话,效率够高的,”

“我们的效率一直很高,跟贵国可不一样,”莱纳斯上将呵呵笑了笑:“你满意就好,”

“我当然满意,不过这可不是礼物,而是我花钱买來的,”

“说到钱……”莱纳斯上将拖着长音问道:“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支付尾款,”

“我东西都已经收到了,难道你就不怕我赖账,”

“听着,苍浩,咱们之间的合作建立于诚信之上,”莱纳斯上将呵呵笑了笑:“你以为我会随便找什么人合作吗,”

“你可一定是经过选择的,”

“沒错,”莱纳斯上将点点头:“我知道你是一个很爱财的人,但同时你更加爱惜名誉,你可以对海盗们黑吃黑,但对我们之间这种商业伙伴关系却不会,因为你很清楚,我跟海盗可不一样,如果你赖我的帐,在这个星球上就沒法再混下去了,”

“你这是威胁我吗”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不过你前一句话说的我很爱听,”

“谢谢,”

“等一下就给你支付尾款,”

“再次感谢,”莱纳斯上将又是笑了笑,随后说道:“生意上的事情谈过,现在说点别的吧……”

“什么,”

“有一个问題我很奇怪,希望你能指教……”莱纳斯上将的声音听起來很奇怪:“今年是你们华夏人的‘羊年’对不对,”

莱纳斯上将这句话是用英文说的,但‘羊年’这两个字却是中文,苍浩也很奇怪:“怎么了,”

“我想知道你们的‘羊’到底是哪只羊,”莱纳斯上将大致一说,苍浩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汉语中,“羊”就是“羊”,但在英文中却有很多词汇,Ram是有角大公羊,Goat是山羊,Sheep是绵羊,

羊年刚到,现在西方社会搞不清楚华夏的“羊年”说的是哪种羊,有人认为是Goat,有人则用Sheep,

科学家们研究之后认为,华夏北方草原多,绵羊多,所以应该是Sheep,

而华夏南方,山多,山羊多,所以应该是Goat,

换句话说,华夏南方北方的羊是不一样的,反正不管是哪一种,跟Ram都沒关系,

在英文中,沒有“羊”这种动物的统称,于是莱纳斯上将无奈的道:“我觉得还是称呼有角反刍动物吧,”

“那也不对啊……”苍浩对这个问題也比较头疼:“牛也是有角反刍动物,”

“那你说到底是什么,”

“你就当是喜羊羊吧,”

“这又是什么,”

“就是祝你快乐,”苍浩笑了笑:“你是相当文化专家了吗,怎么关注这个问題,”

莱纳斯上将笑哈哈的道:“因为按照你们华夏的农历,我就是属有角反刍动物的~,”

又聊了几句,苍浩挂断了电话,长呼了一口气:“跟莱纳斯上将扯了一回蛋,倒是让我挺感慨,”

“什么,”

“汉语的表述非常模糊,往往产生歧义,不像字母语言一样精确,我们可以自我安慰说只是博大精深,其实在我看來这是一个弊端,华夏沒能成功的发展起自然科学,近现代文明完全被世界甩在后面,某种程度上跟语言是有一定关系的,”顿了顿,苍浩接着说道:“我们需要充分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才能奋起直追,”

“也就是说,很多在我们看來很骄傲的事情,其实完全可能是弱点,”

“对,”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就比如我们血狮雇佣兵,在地下世界名气太大,正因为名气大才有了鬼王党,明里暗里不知道还有多少势力盯着我们,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说着话的功夫,艾宇已经來了苍浩,接苍浩去曹氏金融上班,

曹氏金融的气氛有点怪,所有人都不见影子,在办公室忙活着什么,

苍浩不以为意,直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远远的就看见吕嘉琦站在办公桌前面不知道说着什么,

“这丫头是不是精神分裂了,自言自语,”苍浩走进去才发现,吕嘉琦不是自言自语,

曹雅茹回來了,就坐在苍浩的位子上,正在翻看着文件,

她穿着一身浅蓝色职业套装,身下的裙子很短,把大腿暴露出一半,腿上是超薄的性感黑丝袜,

“你來了,”曹雅茹看了一下时间,微微一笑:“你好像迟到了,”

苍浩有点惊讶:“你什么时候回來的,”

“刚下飞机,”

“你回來之前怎么不通知一声,”

曹雅茹沒回答这个问題,而是吩咐吕嘉琦:“你去忙自己的事吧,”

“哦,”吕嘉琦答应一声,出了办公室,很小心地把门关好,

“坐,”曹雅茹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自己始终占着苍浩的位子,浑如这里的主人一样,

苍浩不太情愿的坐了下來:“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这一次回來,沒提前告诉任何人,是因为跟公事无关……”曹雅茹长呼了一口气:“我是为了你回來的,”

(楚辞码这一章的时候,新的一年快要到了,借这一章向所有书友拜年,多的不说,恭祝你们羊年三阳开泰,四季平安,五谷丰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