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决战刀鬼/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检查了一下弹药:“继续冲,”

在苍浩的带动下,颂猜和特警冲出房间,准备从楼梯撤离出去,

其实,不断在地面上打出窟窿,最后到第一层,这是最简单的办法,问題是苍浩沒有那么多弹药,

不断的交战,弹药不断的消耗,苍浩只能从地方尸体上获得补充,

颂猜原本想干脆攻占红魔老巢,然而开战还沒多久,一队特警全军覆沒,另外两队也已经伤亡过半,

等到又冲下去一层,颂猜亲自带领的这一队,只剩下一个人了,所以颂猜此时只希望能从这里逃出去,

苍浩正向楼梯那边冲去,突然之间,耳膜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紧接着一阵气浪袭來,苍浩整个身体被推着撞在墙上,

一场突如其來的爆炸,彻底摧毁了楼梯,

苍浩感到浑身骨头好像都碎了一般,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发现楼梯口已经淹沒在瓦砾堆中,根本沒办法通过,

颂猜已经完全沒了主意,下意识问苍浩:“怎么办,”

苍浩沒有回答,调动一架雷霆无人机,直接向刚才藏身的房间冲了过來,

随着一声巨响,楼体外侧被炸开,外面的凉风猛地一下子灌了进來,

苍浩一指无人机留下的窟窿:“跳出去,”

红魔集团凶猛的攻势,不仅摧毁了颂猜的自信,也毁灭了特警队的士气,

一个特警听不懂苍浩的话,可看到那个窟窿,不管不顾就冲了过去,

然而,他刚刚冲到近前,就被十几发子弹洞穿了胸膛,尸体摔落到了楼外,

狙击手还在,而且数量不少,直接冲出去肯定不行,

苍浩呼叫黄彬焕:“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敌人数量太多了……”黄彬焕一边跟红魔集团的狙击手对射,一边回答苍浩:“我建议把所有无人机全部发射出去,炸出一条通道,”

“不行,”苍浩断然否决了:“接下來不知道什么情况,如果把无人机全部消耗掉,到时就沒有杀手锏了,”

苍浩话音刚落,从走廊两侧冲过來密密麻麻的人群,把苍浩和特警队完全包围起來,

颂猜带领特警急忙开火,最前面的几个红魔集团应声倒地,但颂猜和特警的子弹很快就打光了,

这一次,红魔集团从容不迫,沒有开火,而且行进速度也很慢,

他们似乎根本不在乎死伤多少,用自己的身体消耗着苍浩和特警队的子弹,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充斥着疯狂,双眸看不到一丝清明和理智,

很显然,刀鬼在动手之前,给他们全都服用了丧尸剂,

最后,苍浩和特警队的子弹全部消耗殆尽,红魔集团仍然沒开火,而是齐刷刷抽出砍刀,

“妈的,”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用脚一踢,捡起旁边的一把砍刀:“要肉搏是吗,”

颂猜深吸了一口气,鼓起最大的勇气,冲着仅存的特警喊了一声:“为了国王,为了特警队的荣誉,跟他们拼了,”

特警队爆发出一声怒吼,一起抽出匕首,向红魔集团迎了上去,

他们在恐惧之下,爆发出最大的能力,速度非常快,沒等红魔集团反应过來,匕首就已经刺进最前面几个红魔集团的胸膛,

同时,苍浩也动手了,砍刀高高举起,旋即如闪电般落下,

一个红魔集团还沒來得及闪开,就被斜肩带背的劈中,砍刀从右肩落下,一直劈到左胸,

苍浩踩住这个红魔集团的胸口,用力抽出砍刀,随手往旁边一挥,正好砍掉了另一个红魔集团的胳膊,

慕北也毫不逊色,同一时间砍死了一个红魔集团,然后冲过來护住苍浩的侧翼,

苍浩不断挥舞着砍刀,根本也不用瞄准,刀锋落处,肯定会劈到一个人,

红魔集团根本來不及攻击苍浩,就已经纷纷中刀,尽管他们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在这条狭窄的走廊里根本无法发挥这个优势,

他们只能一排排往前冲,然后一排排的中刀,

苍浩根本不知道疲倦,很快的,浑身上下被鲜血浸透了,整个人变得红通通的,好像刚从血浆里爬出來,

很快的,砍刀卷刃了,苍浩刺进一个红魔集团的腹部,随后抢过了对方的砍刀,反手劈落了另一个红魔集团的脑袋,

砍头这种事情,不像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简单,力度和角度必须拿捏好,否则只会把人砍死,却不会砍落脑袋,

苍浩这一刀干脆利落,鲜血从脖腔里喷出來,浑如喷泉一般,

苍浩面无表情,继续劈砍,不但沒有后退,反而还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

在丧尸剂的作用下,红魔集团尽管非常疯狂,却也被这种情景震慑住了,

又有两个红魔集团被苍浩砍倒之后,其他人一时之间沒敢继续冲上來,竟然齐刷刷的后退了几步,

他们这么一退,后面的人要往前冲,结果两股相反的力量作用到一起,内部竟然发生了踩踏,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闷吼响起,在走廊里回荡着:“都给我让开,”

红魔集团听到这话,竟然齐刷刷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的向走廊两边让开,

有几个冲撞在一起的红魔集团,沒來得及躲开,突然身体就飞了起來,重重撞在墙上,

接着,一个穿着跨栏背心的男人缓缓走了过來,他带着简易面具,胳膊上的肌肉块块堆垒,形成惊人的视觉效果,

让人感到恐怖的是,他的肩膀上扛着一把硕大的砍刀,长度只比他的身高短一点,

这把砍刀造型沒有特殊之处,但因为个头太大了,只是用厚重的刀背敲一下都能让人毙命,所以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颂猜和特警队在走廊的另一侧,继续跟红魔集团缠斗,不时传來各种语言的咒骂声和惨叫声,而苍浩这一侧的气氛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苍浩打量着对方,冷冷一笑:“你是刀鬼,”

“你好,苍浩,”刀鬼说的是汉语普通话,不过带着很重的口音:“我也算是久仰你的大名了,”

“这么说过去你也是雇佣兵,”

“沒错,”刀鬼点了点头:“鬼王党都是最出色的军人,当然也包括雇佣兵了,”

“出色吗,”苍浩讥讽的笑了起來:“我可不觉得,”

“什么,”

“被我打死的那个叫什么來着,我也不知道,反正死的很蠢,直接被轰烂了,还有一个,死的更傻B,竟然是飞机失事……”苍浩的声音更加讥讽了:“刚一露面,就特么折损两员大将,你们算什么出色的军人,”

“我跟他们可不同,不要拿他们跟我比较,”刀鬼的声音非常冷静,似乎沒被苍浩激怒:“今天我就在这里终结你的传奇,”

苍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來吧,”

“那就來了,”刀鬼跺了一下脚,纵身向苍浩冲过來,刚好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红魔集团不慎挡在了他的面前,

刀鬼用力一挥砍刀,这个可怜的红魔集团的脑袋直接就飞了起來,随后尸体被刀鬼撞倒在地,

也就是干掉这个红魔集团,给了苍浩先下手的机会,苍浩冲到刀鬼身前,但是沒有出刀,而是提起膝盖撞向刀鬼的小腹,

刀鬼痛哼了一声,手一抖,差点把砍刀掉落下來,

苍浩把砍刀的刀背砸向刀鬼的面门,随着一声怪异的闷响,刀鬼的面具瘪进去了一块,

对鬼王党來说,面具是一种象征,面具被毁,等于这个人已经死了,

刀鬼暴怒起來,狂吼着挥舞着砍刀,向苍浩横扫过來,

苍浩躬身躲过这一刀,刀锋近乎紧擦着苍浩的后背掠过,带來一股透骨的寒意,

这把砍刀分量太重,就算只是惯性,也能把人击飞,

也正因为惯性太大,砍刀砍进了墙壁,竟然被镶在了上面,

刀鬼用了几下力气,沒把砍刀抽出來,而苍浩再次出手了,一刀劈向刀鬼的臂膀,

刀鬼下意识的抽回胳膊,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被苍浩的砍刀削去一块皮肤,

刀鬼不顾胳膊上鲜血淋漓,一脚踹向苍浩的胸口,

苍浩沒躲开,整个人倒着飞起來,撞倒了后面的一个特警,

苍浩就地一滚,然后从地上站了起來,而这一击力量太大,那个特警竟然晕了过去,

“死吧,苍浩,”刀鬼狂吼一声,又要抽回砍刀,

苍浩冲了回來,一掌劈向刀鬼的手腕,只听一声脆响,也不知道刀鬼的手腕是不是脱臼了,

刀鬼后退了了两步,苍浩挥起砍刀劈过去,刀鬼顺手抓过一个红魔集团,挡住了这一刀,

结果,苍浩的砍刀陷进了这个红魔集团的胸口,而苍浩也不抽刀,抓住刀鬼那把刀的刀柄,一用力,竟然给拔了下來,

刀鬼一愣:“你……”

“确实挺沉吗,”苍浩掂了掂,嘿嘿一笑:“但不是只有你才能用,”

话音未落,苍浩扛着砍刀向刀鬼冲了过來,刀鬼被这个场面惊住了,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冲到近前,苍浩直接把砍刀劈了过去,

冷兵器,分量越重,杀伤力越大,但同时却是灵活性太小,回旋余地也就越小,

刀鬼一侧身就躲过了这一刀,而砍刀劈在了水泥地面上,崩起一串火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