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增援赶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几分钟,当红魔集团的攻势越來越猛,战局突然又发生了转变,

在红魔集团的身后响起枪声,红魔集团还沒搞清楚怎么回事,纷纷中弹倒在地上,

很快的,从公路上开來三辆黑色的防爆装甲车,直接向那栋大厦冲了过去,

防爆装甲车的车顶支着机枪,不断的对狙击手进行扫射,很快的就在狙击手当中杀出一条血路,

同时,两辆卡车和几辆吉普车冲过來,从上面下來大批警察,有的是特警,有的则是普通警察,

是颂猜呼叫的增援赶到了,附近地区的警务部门得知颂猜在德莱遭遇伏击,立即调动了全部力量前來增援,

泰国警察的制服有个特点,那就是非常紧身,本來他们的身形就比较瘦弱,再配合这样的制服,扭着屁股跟着特警作战的样子,多少有些搞笑,

不过,再怎么搞笑,这些毕竟是盟友,

黄彬焕急忙从卡车下面钻出來,高高举起机枪,喊了一声:“自己人,”

几个警察冲过來,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黄彬焕说什么,只是打量了几眼,随后咕哝了几句,向红魔老巢继续冲锋,

黄彬焕急忙用对讲机呼叫苍浩:“外面的增援到了,”

这个时候,苍浩仍然在苦战刀鬼,甚至都沒有机会回复黄彬焕一句,

尽管刀鬼一条胳膊失去知觉,却是越战越勇,突然一脚横扫过來,正扫在苍浩的脚踝上,

苍浩不小心摔倒在地,刀鬼伸手抽过砍刀,嘶吼一声向苍浩当头劈落,

苍浩就地一滚,砍刀劈落在苍浩身后的水泥地面上,紧接着,苍浩往回翻滚一圈,竟然躺到了砍刀的刀背上,

刀背就在苍浩背下,刀鬼本來要把砍刀提起來,但加上一个人的分量,却无论如何抬不动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一脚射向刀鬼的面门,刀鬼惨叫一声,捂着眼睛后退两步,

苍浩纵身跳起,抱在了刀鬼身上,双手板住刀鬼的头部,用力向后面拧去,

刀鬼的力量再怎么大,颈椎的力量也敌不过苍浩的双臂,他用双手拼命击打苍浩的后背,然而脑袋还是一点点的被向后扳去,

只差一点,刀鬼的颈椎就要错断,刀鬼突然向前扑倒在地,结果苍浩的后背正好撞在地上,

这一下摔得很重,苍浩下意识的松开手,刀鬼直起身,一脚踢向苍浩,

苍浩就地一滚,躲开这一脚,刚刚站起身,刀鬼又一脚踢了过來,

苍浩身后有一扇木门,苍浩侧身躲开这一脚,刀鬼这一脚直接踹碎了木门,

刀鬼刚刚抽回腿,苍浩反扑回來,双手扳住刀鬼的头部,不过,苍浩这一次沒有试图折断刀鬼的颈椎,

苍浩一脚踢在刀鬼的小腹上,刀鬼下意识的一弓腰,苍浩随即纵身往后一跳,双手仍然紧紧扳住刀鬼的头部,

苍浩后跳的方向,正是那扇木门,本來木门已经被刀鬼毁掉,此时被苍浩的身体彻底撞碎了,

苍浩的身体穿过木门之后,直直的平着落在了地上,自始至终,苍浩的双手都扳住刀鬼的头部,

木门不是整扇被毁掉,而是留下了一个破碎的框体,在地上,有一道参差不齐的边框,白色的木岔暴露着,此时正好刺入了刀鬼的咽喉,

鲜血一下子涌了出來,把白色的木岔瞬间染成红色,刀鬼拼命的挣扎起來,苍浩站起來,用力把刀鬼的脖颈往下压,结果木岔刺入更深,

刀鬼的喉咙发出一连串含义不明的咕哝,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了出來,

他的气管已经被割断了,鲜血涌进肺部造成窒息,所以喷出鲜血是一种生理反应,

只要再过一会,刀鬼就会被自己的鲜血淹死,而苍浩有足够的力量和耐心完成这个过程,

片刻之后,刀鬼猛然挣扎了几下,再也不动了,身体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苍浩站起身,捡起一把枪,冲着刀鬼的后背连连扣动扳机,

“啪啪”的几声,刀鬼的后背被射出马蜂窝,这个力量强悍的男人再也沒有能力站起來了,

喘了几口粗气,苍浩赶到走廊另一侧,在这里,颂猜带领特警队还在激战红魔集团,

漫长的战斗对人的体力是一个非常严酷的考验,颂猜和特警都需要休息一下,然而只要他们动作稍有迟疑,红魔集团就会立即扑上來,

红魔集团服用过丧尸剂,沒有疲劳的感觉,甚至也不惧怕疼痛,

颂猜和特警的潜能算是被彻底激发起來,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和勇气,毫不退让,

苍浩的加入,彻底扭转了这一边的战局,红魔集团很快溃退下去,

马上的,红魔集团身后响起枪声,大批警察冲了上來,把红魔集团全部按倒在地,

颂猜看到这些警察,长呼了一口气:“來了……终于來了……”

这一次联合打击行动,泰国警方事先沒有张扬,一方面是需要保密,另一方面是这一次行动完全是华夏政府促成的,如果公开出去会引起国内舆论反弹,认为本国政府太听别国的话了,

所以,颂猜亲自指挥特警队参与战斗,沒有到调动太多力量,

不过,在警方内部还是有通报的,附近地区警察知道有这一次行动,当得知颂猜竟然陷入重围,立即不顾一切的冲了过來,

这批增援的警察攻击速度很快,但他们的战术素养和装备却要差很多,结果遭受了巨大的伤亡,

无论如何,红魔老巢还是被彻底攻占了,红魔集团不是被击毙,就是被俘虏,

经过检查之后发现,楼体下方有一处两层地下室,隐藏着毒品生产设备和原料,总价值可以达到上千万美元,

这一战算是大获全胜,却也是惨胜,

颂猜如同霜打的茄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一尊雕像,

不知道过了多久,颂猜有些恢复体力了,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向苍浩走过來,

在苍浩面前站定,颂猜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向苍浩敬了一个礼:“谢谢,”

苍浩一怔:“谢什么,”

“如果不是你,我们可能都回不去了……”颂猜苦笑几声:“或许从一开始我就应该让你來指挥,”

“无论如何,任务完成了,我们也活下來了,”苍浩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看扁你了,”颂猜把手伸过來:“你们雇佣兵更加英勇,甚至超出我们,”

高傲的颂猜能说出这样的话,算是被苍浩彻底征服了,

清点战场之后,颂猜和负伤的特警先撤回去了,把这里交给其他警察继续清理,

苍浩带着血狮雇佣兵也撤走了,红魔集团这个巢穴被彻底捣毁,任务就算是完成,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华夏和泰国政府之间沟通协调,首先确定战果,再研究是否对外公报,措辞又该怎么写,

撤离车队由一辆警车开路,负伤的特警在后面的两辆吉普上,苍浩带着慕北跟颂猜坐在后面一辆车上,

黄彬焕开着卡车跟在苍浩的后面,

在黄彬焕的后面是两辆负责警戒护卫的警车,最后是一辆防爆装甲车,

德莱小镇的路况不太好,车子一路颠簸,

大家都沒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不知道过了多久,颂猜打破了沉默,用汉语对苍浩说道:“我们被出卖了,”

“哦,”苍浩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是吗,”

“刚开始的进攻太过顺利,非常明显就是红魔集团设下圈套,故意引诱我们进去,”颂猜一字一顿的道:“他们早知道有今天的行动,”

苍浩点点头:“现在能意识到这一点也不晚,”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亲自指挥这次行动吗,”沒等苍浩回答,颂猜继续说道:“以我的级别,根本不需要亲自上阵,有的是手下完成这次任务,”

“我猜有两个原因,一是你立功心切……”

“这……”颂猜表情有点难堪:“还有呢,”

“还有就是你担心泄露情报,”

“对,”颂猜用力点了点头:“警方内部很腐败,黑警不少,无法保证消息是不是泄露,所以要完成这次任务,我就必须亲自带队,”

“我猜到了,”苍浩望了一眼颂猜,觉得这个人年纪轻轻能够做到这样的高位上,必然是有足够的才干,而且这个人确实是想干一番事业,

经过一场血战,颂猜把苍浩当成了朋友,以至于一些原本是泰国警方内部很隐秘的事情也说了出來:“近期,我本來打算发动一次反腐行动,严厉打击内部黑警……”

“等等,”苍浩打断了颂猜的话:“你说你打算反腐,”

“对啊,”颂猜理所当然的道:“这个国家如果想要健康发展,就必须根除执法队伍内部的毒瘤,”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这次行动本身就是一次阴谋,”苍浩说着话的同时,观察了一下车队周围的情况:“你我都知道,红魔老巢准备了圈套,那么有沒有这样一种可能,有人故意安排了这一次扫毒行动,想要干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