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航班泡面事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乘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哇”的一声哭开了,

这个中年乘客因而更加暴躁,竟然把小桌板上的东西扔了一地,然后跳脚全部踩碎,

同机的乘客纷纷指指点点,不住的低声议论:“这人什么素质啊……”不过,并无一个人敢上前制止,

结果就是这个中年乘客好像受到了鼓励一般,越闹越凶,苍浩本來想休息一会,被吵的根本睡不着,

最后,苍浩索性站起來,径直來到这个中年乘客身前,

这个中年乘客长得膀大腰圆,上下打量着苍浩,不屑的问:“你想咋的,”

苍浩一句话不说,挥起一拳捣在中年男人的脸上,中年男人还來不及做任何反应,一翻白眼就昏了过去,

结果,他老婆疯了,张牙舞爪向苍浩冲过來:“你敢打我老公,”

苍浩一脚踢过去,正中这个女人的小腹,女人飞起來回落到座椅上,一翻白眼也昏了,

机舱里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片刻之后,响起热烈的掌声,很多乘客不住的喊道:“打得好,”

就在这个时候,飞机场的广播响起,机长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尊敬的各位乘客,由于航班发生意外状况,现在需要返回赤鱲角国际机场,本人对给各位带來的不便深表歉意,”

“飞回去了,”苍浩愣住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乘务长走过來,笑着道:“鉴于航班发生冲突,我们需要回去让香港警方处理,”

“靠,”

“这位先生……”乘务长看了看周围,低声对苍浩道:“你能不能跟我來一下,”

“哦,”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跟着乘务长來到工作间,

乘务长沒有马上跟上來,先是吩咐其他空乘照顾好那对夫妇,然后才离开,

尽管这对夫妇在飞机上闹事,毕竟还是乘客,现在他们挨了打,空乘要对他们负责,

空乘们的工作间非常狭小,乘务长拉上帘子,低声对苍浩道:“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了,”

“沒什么,”苍浩面无表情的道:“我这人就是喜欢见义勇为,”

“那个……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苍浩心中一惊,怀疑这个乘务长是不是被自己潇洒的风姿所吸引,打算以身相许了,

乘务长倒是很漂亮,谈不上明艳无俦,但略施粉脂的面庞却也是顾盼生姿,

只不过,能当上乘务长的空乘,年纪通常都不会太小,苍浩觉得这个乘务长的岁数比自己大,

这可就是老牛是嫩草了,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个乘务长好像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要是两个人真在一起了,每天给自己咔咔一顿蹲,只怕自己也沒有精力干别的事情了,

苍浩正在那YY,乘务长缓缓说道:“是这样的……刚才的冲突,你全部目睹了,”

苍浩点点头:“对啊,”

“等下飞机落地,警方会上來处理,我希望您能作证,证明我们空乘人员的举止一直非常得当,既沒有对乘客人身攻击,也沒有语言侮辱……”乘务长非常认真的道:“从头到尾都是这对乘客在闹事,”

“这个沒问題,”苍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进行人身攻击的是我,”

“你,”乘务长一愣:“你怎么攻击这位乘客了,我们怎么沒看到,”

苍浩马上明白了:“我是说……我在心里骂他了,”

“这就对了,”乘务长微微一笑:“这位先生,谢谢你了,”

礼貌的点了一下头,这个乘务长就出去忙活了,等下那对中年乘客夫妇醒过來,只怕又少不得要大闹一番,

苍浩正准备要出去,刚好一个空城走了进來,正是刚才被泼到的那位,

这个空乘身材不错,前凸后翘的,自有一股清灵之气,

肌肤胜雪,双眸如同两汪清泉,只是桃腮上泪痕未干,

看到苍浩,空乘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

“刚才什么事,”苍浩翻了翻白眼:“我不太明白,”

“哦,对……”空城狡黠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像你这样有正义感的乘客很少了,如果大家都像您这样,我们的工作就轻松了许多,”

这个空乘胸前名牌写着“李雪佳”,年纪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这让苍浩有点同情:“平常遇到很多操蛋的乘客吧,”

“这个吗……”李雪佳对苍浩这个有点粗俗的措辞不太适应,又是笑了笑:“多,太多了,尤其是经济舱的乘客,特别的自以为是,跟人颐指气使的,反倒是头等舱和公务舱的乘客素质要高些,有些时候不太明白,是不是人越有钱越有素质……”

“倒不能完全这么说,不过也有一定道理,”

“哦,”李雪佳饶有兴趣的问:“怎么讲,”

“一个人,如果物质生活达到一定水平,那么一就一定会有精神层面的追求,让自己的修养和气质更像一个贵族,而每天忙于生活的人,既沒有这个经济基础,更沒有这个时间精力,有些屌丝自我安慰,虽然沒有高富帅有钱,但比高帅富素质高,这个其实有点搞笑,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去高档小区和保障房对比一下,两者的环境完全不一样,居民素质也不可同日而语,保障房小区的绿地都被挖了种菜,甚至还有人养鸡,但在高档社区沒人干这个……”耸耸肩膀,苍浩又道:“当然,低素质的暴发户也不少,这主要是国内的社会体制,导致有些人的财富來得太容易,而他们个人素质远远跟不上财富的增长速度,所以西方人才说,三代培养一个贵族,这还是挺有道理的,”

“有道理,”李雪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说刚才那个乘客,为什么会这样呢,”

“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在国内的社会,你身上有凶气才能办成事,如果你温良恭谦让,别人都会拿你当傻瓜,甚至沒有人拿你当回事,但是,正相反,如果一点到晚凶巴巴的,让别人觉得你这个人很不好惹,那办事就很容易顺利了,”顿了顿,苍浩接着道:“国内社会是一个奉行丛林法则的社会,你越是强大就能获得越多的社会资源,如果你给人感觉是个弱势群体,那么连最起码的公正待遇都沒有,这种社会氛围,就导致人们都让自己变得越來越凶,素质无从谈起,”

“说的太对了,”李雪佳用力点了点头:“可你说有两个原因,只说了一个,另一个呢,”

“另一个是他是傻B,”

“对,”李雪佳咯咯笑了起來:“说的太对了,”

两个人聊着天的功夫,飞机已经飞回赤鱲角国际机场,舱门刚一打开,机场警察就上來了,直接把那对中年夫妇带走,

刚好,那对中年夫妇也醒了过來,躺在机舱国道就不肯起來了,

那个女人不住的嚷着:“我老公身体不好,你们打人,你们要赔……”

机场警察可沒有空乘那么客气,强行把这对夫妇带下了飞机,而苍浩也被请走了,

到了警务室,警方把所有人分开做笔录,苍浩如实讲了一下飞机上的事发经过,根本沒提自己打过那对中年服务,

警方对苍浩的态度一直很客气,做了笔录之后,就让苍浩离开了,

他们只是要通过乘客,证明空乘并沒有违规行为,根本不追究苍浩打人的责任,

苍浩就在离开的时候,听到那对中年夫妇不住的嚷着:“我们被人打了,你们快抓人啊……”

警察只是不耐烦的道:“沒人打你们,老实点,否则拘留你们,”

这个时候,苍浩迎面碰见乘务长,而乘务长沒有说什么,只是冲着苍浩调皮的挤了挤眼睛,

苍浩一拳打向那个中年男人的时候,航班乘务组就已经达成默契,只说这对中年夫妇闹事,根本不提打人,

中年夫妇乘客一再强调自己被人打了,可乘务组根本就不承认,

警方找了其他两个乘客作证,结果这两个乘客也说沒看到有谁打人,这些人事先沒有串供过,却不约而同的形成了共识,

事实上,这对夫妇的身上有明显伤痕,但警方也非常厌恶这两口子,权当沒看见,

既然沒有人证明发生暴力冲突,警方干脆也不追究,只是处罚了这对夫妇,

转过天,报纸上就刊登出了“航班泡面事件”,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记者倒是提到过,似乎在飞机上有人打了这对中年夫妇,但网友们一直的一件事该打,甚至还有人失望自己沒在航班上,否则会打的更狠,

很快的,国内乘客在国际航班上的其他各种丑态,也纷纷被揭露出來,引发了一场关于“素质”的大讨论,

这种讨论往往会推动社会进步,只是这件事情本身对苍浩來说,却带來很多不便,

香港距离广厦这么近,自己眼巴巴的就是回不去,飞机飞了一半竟然落回香港了,而下一个航班要等到第二天下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