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香港岛的杀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苍浩被困港岛的同时,在广厦一座私人会所,格罗斯正慢条斯理的享用着精致的粤菜,

“不错,”格罗斯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巴:“都说吃在华夏,至少在饮食料理上,华夏人确实非常有智慧,”

一个犹太人走进來,坐到了格罗斯对面,面无表情的道:“苍浩去了T国……”

“这个已经知道了,”格罗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呢,千万不要说沒有然后了,”

“红魔集团在T国的基地,是鬼王党刀鬼坐镇,苍浩成功的干掉了刀鬼,”顿了顿,这个犹太人接着说道:“接下來的事情,完全按照我们的预期发展,颂猜被T国军方逮捕,苍浩被驱逐出境,”

“恩,”格罗斯笑着点了点头:“血狮,地下雇佣兵的王者,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炮灰,”

这个时候,另一个犹太人说了一句:“苍浩很聪明,应该已经意识到,这次毒品打击行动是一个阴谋,”

“如果他连这点智慧都沒有,又怎么能打败鬼王党,”格罗斯端起一杯红酒,沒有马上喝,而是缓缓摇动着:“苍浩不能太快完蛋,最后击败黑面鬼还需要他呢,我们需要用黑面鬼之死证明,背叛钻石联盟沒有好下场,”

第一个犹太人问了一句:“苍浩现在港岛,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派几个人过去跟他玩玩,”格罗斯微微一笑:“既然他已经有所怀疑,那么必须让他确信这是一个阴谋,继而搞乱华夏高层,”

第一个犹太人立即点点头:“好的,”

格罗斯喝了一口酒,满意的砸了咂嘴:“这酒不错……”顿了顿,格罗斯接着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就可以享受到一切最美妙的东西,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多的拥有财富,只有傻瓜才会认为,价格十美元的酒和价格一万美元的酒喝起來是一样的,也很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住着一千米的房子和十米的蜗居是一样的,”

另外两个犹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问了一句:“那么T国的事情呢,”

格罗斯得意的一笑:“胜券在握,”

再说苍浩这边,

一般來说,国内居民前往港澳,需要有持有通行证,并获得有效签注,

有一种例外情况,那就是持有第三国有效签证和机票,证明要从赤鱲角机场前往国外,可以获得七天的停留期,

如果相反,是从国外飞到赤鱲角机场,同样可以获得七天停留期,

不过,如果是国内航班飞抵赤鱲角,如果沒有通行证和签注,也沒有护照和第三国签证,就只能停留在机场范围内,不能进入港岛,

说起來,外国人去港岛倒要容易许多,反倒是华夏居民有诸多限制,

苍浩沒带通行证,但因为是从T国飞來的,所以允许进入港岛,

因为距离航班还有不少时间,苍浩索性就去中环逛街了,

刚从地铁上下來,苍浩把手机开机,井悦然的电话打了进來:“你在哪,”

“我……在港岛,”

“你去那干什么了,”井悦然非常不满:“这两天手机关机,公司不见人,原來去那鬼混,”

苍浩猛然间想起,这一次去T国,事先沒告诉井悦然,

经常的,苍浩忘记了自己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这两天一直沒找到自己,要是换了其他女朋友,只怕要发飙了,

可井悦然不同,直截了当的就问:“是不是去做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你说到底干什么去了,”

“现在不方便,”苍浩看了看周围,无奈的道:“回去再跟你说,”

“又是保密行动对吧……”井悦然嘿嘿一笑:“等你回來再说,讲故事给我听,”

井悦然把苍浩所经历的一切,当成了惊险刺激的故事,只不过,苍浩还是感到有点愧疚,觉得忽视了自己这个女朋友,

既然已经到了中环,苍浩决定给井悦然买点东西当礼物,于是去了莎莎,

苍浩也不知道井悦然需要什么,反正就是找营业员,问女性都需要些什么,而且必须是最好的,

结果,从卸妆水到液体卫生|巾买了一大堆,苍浩自己拿不动,慕北和黄彬焕帮着分担了不少,

“老大……”黄彬焕一脸愁容:“咱们这样上飞机,等到回国内的时候,会不会被当成代购的,”

苍浩无奈的道:“那就交罚款呗,难得來一次,要是不给她买点礼物,只怕要不高兴了,”

慕北沒明白:“给谁买礼物,”

黄彬焕冲着慕北挤了挤眼睛,慕北总算明白了:“原來是女朋友,”

“听着,女朋友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苍浩长呼了一口气:“你给她买东西,她说你浪费钱;你不给她买,她说你心里沒有她;你给她做饭吃,她说你不像男人;你不给她做饭,她说你不懂得照顾人……总而言之,就是不管你怎么做,女朋友总会挑出毛病來,在你耳边不停的嘚吧嘚,好像耳朵里塞了一百只乌鸦,”

“老大……”黄彬焕非常认真的道:“让你这么一说,我有点想谈恋爱了,”

苍浩瞪了黄彬焕一眼:“犯|贱,”

黄彬焕笑嘻嘻的道:“那也是你贱在先,”

慕北对这个话題根本不感兴趣,无聊的东张西望,不是感叹一句:“港岛的公路可真窄啊……”

突然,慕北压低了声音,对苍浩道:“后面有人跟踪我们,”

黄彬焕虽然跟苍浩聊天,却也沒忘记观察周围,马上跟着说了一句:“前面有两个人也不对劲,”

苍浩拿出手机,装作打电话的样子,用自拍镜头观察了一下,发现后面跟着两个身穿西装的男人,看起來就像是在附近写字楼里上班的打工族,

不过,他们的表情太过凶厉,尤其重要的是,他们的腰间有点鼓,像是枪柄的样子,

这两个人一直把目光落在苍浩等人的身上,步伐越來越快,正不断靠近上來,

就在苍浩前方,有两个人脚步拖沓着,正挡住苍浩等人前进的方向,这两个人全都戴着眼镜,很方便观察后方,

苍浩笑了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吩咐慕北和黄彬焕:“后面两个交给你俩,前面两个我來对付,”

黄彬焕和慕北一起点点头:“好咧,”

苍浩快步走上去,一只手拎着购物袋,另一只手拍了拍前面一个人的肩膀:“先生,可唔可以借个火呀,”

尽管苍浩小时在广厦长大,不过广厦是一座移民城市,很少会说广府白话,所以苍浩也不太懂,只是能说几句比较简单的,

此时苍浩就是用白话说的,倒也像模像样,表情动作更是很自然,

不过,前面这两个人还是下了一跳,一起回过头來,其中一个紧张的道:“冇啦,”

这两个人是标准的华夏长相,也就在这个人说话的同时,苍浩飞快的在他身上摸了一下,结果在腰间果然找到了一把手枪,

马上的,苍浩抽出这把手枪,抵在这个人的胸口上就扣动了扳机,

“噗”地一声,这个人胸**起一团血花,子弹穿过他的身体,射在了后面的墙上,

另外一个人骂了一句什么,伸手就要拔枪,苍浩挥起手上的购物袋砸在他的头上,

这一下砸的非常狠,这个人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差一点昏倒在地,

苍浩调转枪口,对准他的胸口就是一枪,

两声枪响过后,街上登时大乱,行人一边尖声叫着,一边到处寻找藏身之处,

在这一点上,港人似乎比大陆人聪明一点,如果是在内地,行人会先确定枪声的位置,然后立即赶过去完成从行人道围观群众的退化,

也就在与此同时,慕北和黄彬焕动手了,分别向后面的那两个人扑过去,

还沒等着两个人反应过來,就已经倒在了地上,到死都沒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苍浩用衣服擦了一下手枪,抹掉上面自己的指纹,然后扔到附近一个垃圾桶里,拔脚就向旁边一条小巷跑去,黄彬焕和慕北紧紧跟在后面,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周围的行人甚至沒來得及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此时的苍浩、黄彬焕和慕北跟惶恐的路人几乎沒什么区别,沒有谁看清楚是这三位开枪伤人,

接连拐了好几个弯,确定沒有被人跟踪,苍浩从容进了地铁,倒了几次之后回到了赤鱲角机场,

“老大,你猜对方是什么人,”黄彬焕紧紧皱着眉头:“我们在港岛这里沒什么认识人,是谁要在这里对付我们,”

沒等苍浩说话,慕北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我觉得这次T国行动越來越像一个阴谋了,老大你是不是应该跟孟阳龙通个电话,”

“有道理,”苍浩点点头,拿起手机,然而接连拨打了好几个号码,孟阳龙那边全部关机,

既然联系不上孟阳龙,苍浩考虑到吕思言作为警务高官,多少也应该了解情况,于是又给吕思言打过去,然而同样无法接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