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打死的是港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会这样,”苍浩的眉头也皱了起來:“我现在有点担心会被出卖,”

黄彬焕很小心的道:“我觉得,咱们最好就留在赤鱲角机场,在飞机起飞之前,哪也不去,”

“好吧,”苍浩有点担忧的道:“前提是香港警方别找到咱们,”

幸运的是,一直到飞机起飞,香港警方也沒有抓捕苍浩,似乎沒有人知道中环枪杀案是苍浩所为,

更幸运的是,这一次航班无风无浪,沒有乘客闹事丢人,很快就平稳降落在广厦机场,

苍浩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距离公司下班还有一会,打算去处理一下工作,于是让黄彬焕和慕北先回翠峰村,

事实上,苍浩有点担心翠峰村那边出事,但苍浩跟墨师联系了一下,得知翠峰村那边安然无恙,

不要说疑人物,就连可疑的兔子都沒出现一只,T国那次战斗根本沒影响到翠峰村的平静,

回到公司之后,苍浩最担心遇到的是曹雅茹,因为上一次曹雅茹简直就是下了最后通牒,让自己就此退出雇佣兵生活,

不过,曹雅茹沒出现,苍浩倒是碰见了井悦然,

井悦然看到苍浩,先是一愣,随后一把抓住苍浩的衣领,急匆匆向苍浩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员工们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这一对,苍浩有点别扭:“你这是干什么,”

“不干什么,”井悦然脚步匆匆:“我怕你再跑了,”

“我不会跑的,”苍浩呵呵笑了笑:“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把自己交给你,你不用这么着急,”

“你想什么呢,,”井悦然恶狠狠瞪了苍浩一样:“我是要让你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讲一遍给我听,”

说着话的功夫,两个人已经來到了曹氏金融,吕嘉琦打着哈欠去茶水间去倒咖啡,看到两个人的样子就吓了一跳:“那个……工作时间是不允许亲亲我我的,”

“胡说,”井悦然一本正经的道:“我是要跟你们苍总谈工作,”

“那个,琦琦啊……”苍浩想起购物袋还拎着,随手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苍总刚去港岛出差了,给你买了点小礼物,别嫌弃……”

“什么呀,”吕嘉琦兴冲冲的接过來,一看就傻眼了:“液体卫生巾,”

“啊……”苍浩本來以为是面膜之类的,沒想到是这么个东西:“这个吗……琦琦啊,你也长大了,应该能用上这个了,”

吕嘉琦有点失望:“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啊,”

井悦然倒是很好奇:“哎呀,这东西竟然还有液体的……怎么用啊,”

如果沒有人喜欢这东西,吕嘉琦会非常嫌弃,但井悦然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吕嘉琦反而当成宝了,拿在手里一溜烟的回了自己的位子,

井悦然松开手,不再拽着苍浩的衣领,而是推搡着苍浩进了办公室,然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快说……”井悦然急不可耐的道,那样子简直就像催促苍浩赶紧上炕:“你为什么去港岛,都干了些什么,”

因为廖家珺那个大嘴巴,井悦然已经知道不少事情,既然如此,苍浩索性也就多说一点:“我经营了一家保安公司,准确的说是军事承包商,这一次我不是去港岛,而是去T国执行缉毒任务……”

接下來,苍浩把经过大致说了一下,包括在港岛遭遇的袭击,

井悦然双手捧着脸,眨巴着眼睛很认真地听着,那股兴奋的尽头就好像看到了爱马仕限量版,

但是,等到井悦然听罢了这个故事,如同远山一样漂亮的黛眉却跳动了几下:“我怎么觉得……这个故事有点诡异……”

“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觉得这次T国之行处处都透着诡异,”井悦然若有所思的道:“首先、执行缉毒应该是警方的责任,沒有理由让军事承包商出动;再次、是什么人把行动的情报泄露出去,导致红魔集团设了一个圈套;再次、颂猜又为什么会被逮捕……”

“这些我也感到奇怪,”苍浩摇了摇头:“更让我奇怪的是,什么人在港岛阻击我,”

“亲爱的……”井悦然撇了撇嘴:“我有点担心……”

“什么,”

井悦然不答反问:“你跟那几个杀手不是搭讪过,”

“对啊,”

“他们讲的是不是地道的粤语,也就是广府白话,”

“沒错,”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听起來有点像港岛本地人,”

“你从这两个杀手身上找到枪吗,是什么型号,”

“0,38英寸口径,史密斯威尔森M10转轮手枪,”苍浩笑了笑:“跟你说这个也不懂,”

“我确实不懂武器装备,不过常看港产电影电视剧也知道,港岛警方配枪不就是点三八的左轮吗,”

“啊,”苍浩怔了一下:“我怎么沒想到,”

“亲爱的……”井悦然不无忧虑的道:“我现在担心,你打死的不会是港警吧,”

听到这话,苍浩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这个可能是存在的,

T国行动本身保密,但颂猜在王宫门前被捕,事情闹的还是很大的,很可能已经被外界获知,

考虑到颂猜这一次是协同自己缴毒,港岛警方事先得到消息,暗中监视自己会在港岛做什么,也是有可能的,

这一次T国缉毒行动颇为怪异,既然颂猜可以被栽赃成为黑警,苍浩本人也可能背负某种嫌疑,从T国军方强行递解出境就可以看出來,

苍浩出手的时候,只是确认对方正在监视自己,却不能确定对方对自己有敌意,

这让苍浩有点懊悔,自己实在太冒失了,

如果打死的真的是港岛警察,这件事就会变得非常棘手和麻烦,纵然苍浩在T国立了大功,搞不好也要因此追究责任,

井悦然看出苍浩有点担心,轻松地笑了笑:“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未必是事实……”

“或许……”苍浩看着井悦然,若有所思的道:“我应该更多让你知道一些事,你可以用你的智慧帮我分析一下,”

“你这么想就对了,”井悦然非常高兴,站起身來,在苍浩的脸上重重亲了一下:“这才像是我的男朋友吗,”

“什么叫像,我本來就是,”苍浩把购物袋放到桌子上:“去了一趟港岛,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随便买了点,”

井悦然打开购物袋看了一眼,伸手捧出一坨黏糊糊的东西:“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

苍浩忘记了,曾经用购物袋袭击过杀手,里面很多包装破裂了,各种面膜和晚霜什么的混合在了一起,因为是托运的,所以安全检查时也沒发现,

“这个……”苍浩笑了笑:“这多方便啊,你擦一次,各种效能都有了,”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井悦然把那坨东西扔进垃圾桶,抽过几张面巾纸擦了擦手:“这些东西我有的是,几年都用不掉,你更多的把你的生活分享给我,比你给我买任何东西都有意义,”

苍浩无奈的点点头:“哦,”

“还有呢,我现在知道的太多了……”井悦然狡黠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我有点为自己的安全担心,”

事实上,井悦然的安全早就遇到威胁,不过苍浩成功的解决了,

苍浩觉得井悦然似乎话里有话:“你想说什么,”

井悦然向苍浩一伸手:“给我一把枪,”

“你说什么,”苍浩吓了一跳,差一点想问井悦然,我这里又把肉|枪你要不要,

“我要保护自己啊,”井悦然理所当然的道:“作为你的女朋友,我肯定受到威胁的,”

归根到底,井悦然只是金领一族,沒有接受过军事训练,苍浩无法想象她每天腰里揣着一把枪上下班的样子,

于是苍浩一个劲摇头:“沒事,有我保护你,不需要怕任何东西,”

“好吧,”井悦然竟然爽快的同意了:“我相信你,”

苍浩松了一口气:“我就是巴黎欧莱雅,值得你信赖……”

“对了,说正经的……”

苍浩打断了井悦然的话:“怎么你刚才一直说的都是不正经的,”

“我沒跟你开玩笑,”井悦然缓缓摇了摇头:“到底是谁安排了这一次T国行动,我觉得你应该跟他好好谈谈,”

又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井悦然回了自己办公室,

苍浩拿起手机,又给孟阳龙打去电话,然而仍然无法接通,

此后,一连两天,都无法接通孟阳龙的电话,吕思言那边也是联系不上,

不过,倒也沒有人來找苍浩的麻烦,不管是T国军方还是港岛警方,好像都不知道苍浩这个人的存在,

这样一來,事情就显得更加怪异了,如果有人因为某种原因需要抓捕苍浩,倒是可以肯定T国行动正是针对苍浩,可现在看來好像不是,

无奈之下,苍浩决定去找高雪轩谈谈,这位兰组老大肯定知道些什么,

考虑到空手去不太好,正好井悦然沒要那些化妆品,苍浩就挑出几瓶外观比较好的,其余的全给员工们分了,

高雪轩依然在盛世荷院养伤,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可以正常活动了,

看到苍浩登门,舞兰和蝶兰仍然敌意满满,高雪轩找了个借口,把她们两个打发走了,

高雪轩淡淡的问:“有什么事吗,”

“沒什么事,”苍浩把化妆品放到高雪轩面前:“这不,刚去了一趟港岛吗,给你买了点东西,”

“谢谢你,有心了,”高雪轩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不过,你不是应该去T国吗,怎么去了港岛,”

上一次荷园会聚首,孟阳龙是私下告诉苍浩将有行动的,而不是当着大家的面,

所以苍浩很奇怪高雪轩怎么知道的:“我为什么要去T国,”

“不是为了缉毒吗,”高雪轩理所当然的道:“孟老之前跟我说过,所以我知道……”

苍浩嘿嘿一笑:“你还知道什么,”

“再就沒了,”高雪轩缓缓摇了摇头:“你比应该知道,对于聪明人來说,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

“沒错,”苍浩还是笑嘿嘿的:“我确实去了T国,然后出了一点状况,结果从港岛中转回的广厦……”

“你在T国出了什么状况,”沒等苍浩回答,高雪轩又道:“你今天來,大概就是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然后想知道为什么会出这样的状况,”

尽管被说穿了用心,苍浩丝毫沒有尴尬:“什么都瞒不过高姐,”

“那你说我是该问还是不该问呢,”高雪轩似笑非笑摇了摇头:“你卷入的都是大麻烦,如果我知道的太多了,也会卷入你的麻烦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