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忘了过春节/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徐建军一摊双手,非常无奈的道:“无论如何,基地丢失了,损失非常大,我们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

黑面鬼浑身沾满了鲜血,却浑然不觉,重又坐下來,把头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可是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有点怪,”

“为什么,”

“缉毒,是警方的工作,为什么要出动军事承包商,”

“确实有点怪,”徐建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苍浩端了我们的基地之后,配合他进攻的颂猜,被T国军方逮捕了,”

“怎么会这样,”黑面鬼困惑的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有些怪异,应该不止是缉毒这么简单,”

“详细说说,”

“除了我们和苍浩之外,好像还有第三股势力操纵,”黑面鬼一字一顿的道:“颂猜被捕就很说明问題,”

“密切关注T国那边的动静吧,”

“你是在命令我吗,”黑面鬼冷冷一笑:“我不太喜欢你说话的态度,你还是自己去打听吧,我不关心,”

“你……”徐建军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好吧,黑面鬼,下次做事别让我失望,”

“还是那句话,”黑面鬼走到徐建军面前,捏了捏拳头:“你要是能找到更好合作伙伴,鬼王党愿意退出,我倒是很感兴趣你能怎么干掉苍浩,”

黑面鬼的样子咄咄逼人,徐建军的一个手下立即走过來,横在黑面鬼和徐建军之间,

这个手下沒做什么,只是想要护住徐建军,但黑面鬼仍然被激怒了,

黑面鬼抽出一把匕首,另一只手按住这个手下的后脖颈,前后一用力,直接把匕首刺进了胸膛,

黑面鬼的动作不尽快,而且非常从容,徐建军的这个手下根本沒來得及防备,

他的眼睛瞬间睁大,惊恐的看着黑面鬼,随后身体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着,

徐建军勃然大怒:“黑面鬼你干什么,”

“我再和你说话,不希望被别人打扰,”黑面鬼轻松惬意的拍了拍手:“我要去忙了,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丢下这句话,黑面鬼转身就走,

徐建军的眉毛不住的跳动着,不过最后沒有发作,而是忍了下來,气呼呼的走人了,

红面鬼一直都在,只是沒出声,等到徐建军和黑面鬼全都离开,红面鬼在满地的尸体当中缓缓走过,看着这些惨死的杂兵一个劲的摇头,

周大宇从一个角落里钻出來,看到这些尸体也是一惊:“怎么……这也太狠了,”

“我当初追随黑面鬼的时候,不知道他生性这么残暴,”红面鬼缓缓摇了摇头:“他变了,”

“是变了吗,”周大宇拿出一块手帕,捂住了鼻子,因为房间里的血腥味太刺鼻了:“我觉得应该是本性暴露了吧,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只是你沒发现,”

“或许……”红面鬼有点困惑的道:“但他过去确实不是这样的人,”

“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苍浩的出现,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红面鬼一怔:“哦,”

“黑面鬼曾经是苍浩的兄弟对吧,这些年來一直把苍浩看做最终的对手,他不断地强大自己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打倒苍浩,”周大宇撇了撇嘴:“现在他终于面对苍浩了,做事也就失去了分寸,因为神经完全绷紧了,”

红面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或许吧,”

“相信我……”周大宇呵呵一笑:“人在这种状态下,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如果出现新的失败,他会更加狂暴的,”

丢下这句话,周大宇转身离开了,

再说苍浩这边,

接下來的两天,依然无风无浪,

早晨苍浩起床,今野晴过來送饭,突然说了一句:“我们好像忘了点什么事,”

苍浩一惊:“什么事,”

“现在已经是羊年了哎,”

“对啊,是羊年,前几天莱纳斯上将给我打电话,还问华夏的羊年指的到底是哪种羊……”苍浩说到这里,猛然间想起:“对了,什么时候过的年啊,我怎么不知道,”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到处转战,以至于血狮雇佣兵都沒有注意到这座城市浓厚的节日气氛,

如果是在多林寺,大家也会想起來,毕竟多林寺在市区,

但现在集体转移到翠峰村,这里已经沒有居民,几乎相当于与世隔绝,外面的气氛根本影响不到这里,

苍浩查了一下日历才发现,也就是前往马六甲海峡那天,正好是大年三十,但自己完全丢在脑后,

就这样的,血狮雇佣兵在糊里糊涂之间,迎來了新的一年,

“我们竟然忘了过春节……”苍浩不禁偷着乐:“不用给红包了,”

苍浩正说着话,手机响了起來,苍浩刚接起來,孟阳龙的声音响起:“春节快乐,虽然祝福晚了点,不过总比沒有的好,”

“我也给你拜个晚年,祝你晚年幸福,”苍浩嘿嘿一笑:“有沒有红包,”

“T国行动非常成功,捣毁了红魔集团的基地,国家会支付给你佣金的,这算是新年大礼包,”

T国之行诸多怪异,苍浩这几天一直在找孟阳龙想要问清楚,现在孟阳龙主动提起,苍浩反而不着急了:“你这几天忙什么去了,”

“你在找我,”孟阳龙有点无奈:“这不过节了吗,方方面面事情很多,各种秘密会议,各种团拜会,还要给老领导拜年,接收下属的拜年……总之事情太多,”

“哦,”苍浩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你现在哪里,”

“刚到广厦,怎么,想要见一面,”

“当然,”苍浩理直气壮的道:“你不是要给我发红包吗,”

“我看一下……”孟阳龙似乎翻看了一下日程安排,随后告诉苍浩:“这样吧,今天晚上六点三十,聚仙楼,我做东,请你的兄弟们吃饭,”

“好啊,”苍浩立即答应了:“这一次你可要破费了,”

苍浩似乎是个老饕,一说到吃,就很兴奋,

只不过,等到挂断了电话,苍浩的脸色却是一变,非常阴沉,

今野晴听到了电话的内容,急忙问:“怎么办,”

“既然孟阳龙要请我们吃饭,我们总应该有点回礼……”苍浩怪异的笑了笑,把兄弟们全叫了过來,吩咐:“今野晴,老样子,你找个制高点,负责狙击;博尼,你留在聚仙楼外,准备提供火力支援;黄彬焕你带一辆雷霆无人机发射平台,在一百米开外候命,如果有必要,我就轰他个稀巴烂;李崇和死神射手跟我一起去,其余人在翠峰村候命,一级戒备,”

今野晴有点忧虑的问:“你这是打算跟孟阳龙翻脸吗,”

“对,”苍浩点点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不在意跟他翻脸,”

今野晴叹了一口气:“可是孟阳龙毕竟身份特殊,如果他出了什么状况……我们血狮雇佣兵在华夏永难立足,”

“那又怎么样,”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如果T国行动,确实是孟阳龙策划的阴谋,我们就必须作出回应,否则,人家就那我们不当回事,从此之后我们只能当炮灰冲锋在前,”

黄彬焕告诉今野晴:“你应该知道,老大为了这帮兄弟们,不惜跟全世界开战,”

“沒错,”苍浩毫不犹豫的道:“同归于尽也不是不可能,”

今野晴还是有些纠结:“不过……现在我们只是推测,不能肯定T国行动确实有问題,”

“我也希望这件事跟孟阳龙无关……”苍浩的语气多少有些无奈:“我一直拿他当朋友,应该承认,他给我绑了许多忙,但我不知道她还不是有其他盘算,更重要的是,人都会变的,肯利成了黑面鬼,这就是一个教训,还有什么人值得绝对信任,”

听到苍浩这话,所有人都默然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了预定的时间,所有人按照苍浩的安排就位,苍浩带着李崇和死神射手直接进了聚仙楼的包房,

聚仙楼是本地颇负盛名的一间鲁菜馆,自身是一栋古香古色的传统建筑,有着五脊六兽的房顶,发亮的琉璃瓦,原看就像一座大号工艺品,

孟阳龙早就已经到了,带着两个手下,一左一右站在身后,

他已经点了一桌子菜,很是丰盛,看到苍浩只带了两个人进來,就是一一愣:“你的兄弟们呢,”

苍浩指了指李崇和死神射手:“在这呢,”

孟阳龙摇摇头:“不会就两个吧,”

苍浩大步走过來,坐到了孟阳龙的对面:“你这一次请我吃饭,大概也是想搞清楚,我血狮雇佣兵到底有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对吧,”

“你的思想太阴暗了,”孟阳龙又是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犒劳你们一下,沒必要想太多,”

孟阳龙嘴上是这么说,苍浩从他的细微表情中却分明能觉察,自己猜对了,

尽管孟阳龙支持组建了血狮保安公司,但对这家公司的运作一直沒有过问,更不了解血狮雇佣兵的成员,很显然,孟阳龙打算完善他的了解程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