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羊年的红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苍浩从聚仙楼往回赶的同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大摇大摆走进了翠峰村,

这个小伙子身材中等,穿着一条牛仔裤,一件普通的夹克,背着一个旅行包,浑身上下平淡无奇,

因为他举止沒有可疑之处,又是从正门进來的,所以沒有激发防卫系统,

博尼直接赶到正门那边,拦住了这个年轻人:“你有什么事,”

“你好,”年轻人向博尼伸过手來:“我是苍浩的师弟,”

博尼早知道苍浩有个师弟要过來,跟这个年轻人握了握收,然后请去客厅候着,等到苍浩回來,就直接让苍浩过去见面,

“你……”苍浩上下打量着这个师弟:“叫什么,”

师弟急忙道:“东野不笑,”

万鹏插了一句:“东瀛人,”

“非也,”东野不笑摇了摇头:“提起‘东野’这两个字,很多人联想到东瀛,比如著名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其实,东野也是我华夏贵胄,源于周公姬旦长子伯禽,其幼子名叫鱼,被封食采邑于东野,就是如今的曲阜,后代就以地名为姓氏,此外,还有西野、南野、北野,均为华夏汉族传统复姓,跟东瀛姓氏无任何关联,”

“哦,”苍浩点点头:“谢谢你科普,话说,为什么叫不笑,”

“其实我本名东野宏,咱们师父庞劲东觉得我这个人太严肃了,就给起了小名‘不笑’,”

“是吗,”苍浩懒的关心这些,摆摆手:“远途劳顿,你先去休息吧,”

“这个吗……”东野不笑突然笑了笑,把手往苍浩面前一伸,做了一个点钱的动作,

苍浩故作糊涂:“什么意思,”

“师兄,我长途投奔你而來,有刚刚赶上春节刚过,你这做师兄的应该给点压岁钱吧,”

“压岁钱,有啊,”苍浩一本正经的道:“前几天,网上忙着抢红包,我抢到了好几个,包括劳斯莱斯汽车九点九九五折优惠卡,三亚海景别墅内部认购券,兰博尼基二十元代金券,你要哪个,”

“我突然想到……”东野不笑一拍额头:“我來投奔师兄你,应该给你点见面礼才对,”

“这小子,有前途,”苍浩哈哈大笑,拍了拍东野不笑的肩膀:“我很看好你哦,”

东野不笑很恭敬的道:“我有二百万红包,请师兄笑纳,”

“是人民币吧,美元也行,欧元尤佳,”苍浩急忙道:“要是越南盾土耳其里拉什么的就免了……”

“当然是人民币,不过不是现金,”

“那是什么,”

“波音747的代金券,”东野不笑态度更加谦卑:“恭祝师兄羊年大吉,三阳开泰,四季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行了,别说了,”苍浩摆摆手:“你小子真讨厌,”

尽管已经吃过了饭,不过师弟前來投奔,苍浩还是让晚饭多加了几个菜,

这些日子,翠峰村的膳食由墨师和两僧一道负责,沒想到的是,格桑和不信终日在外面骗吃骗喝,倒也练得一手好厨艺,

席上推杯换盏建,东野不笑低声对苍浩说了一句:“师兄,师父有句话让我带给你……”

“什么,”

“T国那事,”东野不笑非常认真的道:“最近几天内,T国将有兵变,”

“哦,”苍浩怔了一下:“兵变倒是小事,可这跟颂猜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东野不笑摇摇头:“师父说让你最近几天留心看新闻,”

转过天來,苍浩起床后就刷微博,结果还真就出了新闻,

T国军方发布新闻,声称高级警官颂猜勾结犯罪集团,在边境地区生产大量毒品,日前已经被军方拘捕,

军方声称已经捣毁了这个犯罪基地,同时新闻配有大量视频和照片,竟然全都來自苍浩突袭的红魔老巢,而那些阵亡特警的尸体,被作为重点不断的播放着,

明明是苍浩跟颂猜捣毁了这个基地,一转眼竟然成了T国军方的功劳,更重要的是,功劳反而成了罪证,

军方炮制了很多证据,证明颂猜与这个基地有关,事实上这些证据非常粗糙,曾经参与过战斗的人都能分辨出來,

然而,外界并不了解实际情况,这个新闻在T国社会引发轩然大波,

几乎就在一个小时后,T国议会通过对现政府的不信任案,这个性质可就严重了,意味着议会要跟政府决裂,

一般來说,如果议会提出不信任案,内阁必须全体总辞职,或者就是国家元首解散议会,重新改选议会,然后新议会决定内阁的去留,

至此,T国缉毒行动的真相,已经渐渐浮现水面,

苍浩看过新闻之后,立即给庞劲东打去电话:“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是吗,”庞劲东笑呵呵的道:“说來听听,”

“T国政府的首脑是总理,这个颂猜肯定是总理的亲信,军方要通过栽赃颂猜这个亲信,操纵议会倒阁,”

“聪明,”庞劲东嘉许的点点头:“话说,你过去好像沒什么政治智慧,怎么如今学聪明了,”

“跟联邦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打交道,由不得我不学聪明点,”

“不愧是我徒弟,不懂不要紧,重要的是能学习,”庞劲东又点了点头,告诉苍浩:“你猜对了,这一次T国缉毒行动,从头到尾都是T国军方的阴谋,颂猜虽然年轻,但出身警察世家,而且家族庞大,在T国警界非常有影响力,颂猜本人是现任总理差瓦立的亲信,而差瓦立能够当上总理,跟颂猜家族的支持有密切关系,”

“继续说,”

“就像你分析的一样,T国军方打算倒阁,把差瓦立弄下台,于是就在颂猜身上下功夫,”停顿了一下,庞劲东若有所思的道:“T国军方发现红魔基地之后,通过某些方法指使警方发动打击,因为红魔集团在T国警方内部有很多眼线和卧底,这一次行动的情报肯定会泄露,这样一來,颂猜很可能陷入苦战,进而引发警方内斗,那么军方就有条件栽赃颂猜了,事实上,一切都在军方预料之内,也在军方掌控之中,”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根据我调查到的信息,沒有关系,你可能是躺枪,”

“不可能,”苍浩摇了摇头:“就算这个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会陷入包围,也能解释为什么还有警察突然攻击我们,但港岛的杀手又怎么解释,”

“我也奇怪,”庞劲东摇摇头:“T国军方完全沒有理由把你牵扯进來,到底什么人想要对付你,”

“我想,我们需要搞明白,军方为什么要倒阁,也许就能找到答案,”

庞劲东直接就道:“这个我不知道,你自己去调查吧,”

刚挂断了庞劲东的电话,孟阳龙就打了过來:“臭小子,说对不起,”

“为什么,”

“为昨天的事,”孟阳龙气愤难平:“你的随从把我的手下伤太重了,”

“都是误会,”

“误会你就不用负责了,”

“好吧,”苍浩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一句:“对不住了……”

“虽然声音听起來别扭,不过我勉为其难接受了……”重重哼了一声,孟阳龙接着道:“我让人调查了一下,这一次T国缉毒行动,我们都被利用了,”

“我们都包括谁,”

“你,我,整个华夏官方,还有颂猜,甚至红魔集团可能也被蒙在鼓里,”孟阳龙冷冷的道:“这根本就是T国军方的倒阁阴谋,”

尽管苍浩已经从庞劲东那里获得了这个情报,但苍浩在孟阳龙面前却装作不知道:“怎么讲,”

“简单的说,就是军方要通过这一次行动栽赃颂猜,进而把总理弄垮,”孟阳龙的语气有点不耐烦:“总之这件事请到此为止,”

“为什么到此为止,”

“这是人家的内政,”

“牵扯到我之后,那就不是内政了,”苍浩缓缓摇了摇头:“这件事还有很多疑问沒弄明白,”

“苍浩……”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过去你是地下雇佣兵,做什么事情只要对自己负责,但你现在有了半官方身份,我希望你做事之前考虑清楚,这一次行动,你代表的是华夏国家,如果你要搞什么事,很可能会引发政治后果,”

“孟老,我倒觉得,你应该考虑清楚,”苍浩冷笑一声:“别人这是那我们当炮灰了,要是搞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谁敢保证是不是有下一次,”

孟阳龙一时无语:“这……”

“我苍浩牺牲了无所谓……”苍浩装作大义凛然的道:“但如果人家将來把阴谋搞到你头上,社稷危矣,万民危矣,”

“你到底要怎么样,”

苍浩直接就道:“我要把颂猜救出來,”

“疯了,简直疯了,”孟阳龙连声道:“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知道,”苍浩点了一下头:“但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答案,”

“还有其他原因吗,”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还有就是,颂猜毕竟是我的战友,我不管他平常为人如何,至少这件事情他被冤枉了,我看不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