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不可被驯服/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沉吟片刻,最后问了一句:“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知道颂猜关在哪,”苍浩毫不犹豫的道:“你负责国家安全这么久,在海外不可能沒有情报网,打听着点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

孟阳龙点了点头:“等我消息吧,”

孟阳龙跟吕思言在一起,孟阳龙挂断电话之后,吕思言说了一句:“这一次苍浩太过分了,”

“恩,”孟阳龙点了点头,再就沒说什么了,

“因为你,他才有了今天,就算他怀疑你设计谋害他,也不应该采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吕思言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摇头:“打晕了你的手下,还掏枪出來威胁你,这跟叛变有什么区别,”

孟阳龙深深的一笑:“你不明白苍浩为什么这么做吗,”

吕思言也不是笨人,马上说了一句:“他想表明自己不可被驯服,”

“沒错,”孟阳龙点了点头:“无论我们拥有怎样的权力和地位,苍浩都不会乖乖的服从我们,而是必要时不常的展露锋芒,他倒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只是要让别人知道,他是不可被驯服的血狮,绝不会变成哈巴狗,”

“这小子有点讨厌,”

“我倒觉得这反而是他的可爱之处,”孟阳龙缓缓摇了摇头:“可能是因为平常我身边的马屁精太多了,苍浩这样反而很对我的胃口,”

“但如果这一次不小惩大诫,很难说以后他是不是干出更过分的事情,”吕思言急忙道:“年轻人做事也沒个分寸,如果不给点教训,思想过度膨胀,万一将來惹出大麻烦可就晚了,”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这也是为了他好,”吕思言对聚仙楼的事情一直很恼火,虽然他沒去现场,但很清楚事情经过:“当然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听着,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适合作的事情也不一样,所以才要强调人尽其才,”孟阳龙缓缓摇了摇头,又道:“你教一只鱼爬树,最后肯定不会成功,而且还会落下埋怨,”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让这条鱼变成食人鱼,”

“苍浩是不是会变成食人鱼,是以后的事情,当下最重要的是……”孟阳龙皱起眉头,意味深长的道:“T国行动,原本我只当做是缉毒,沒想到牵扯出一堆其他的事情,现在看起來,T国那边暗潮涌动,有可能要出事,”

吕思言满不在乎的笑了笑:“T国军方时不常的就來一次兵变,难道咱们还不习惯,”

“这一次不一样,”孟阳龙摇了摇头:“我原本沒留心,在聚仙楼吃过饭之后,我调查了一下,T国军方推翻差瓦立政府很可能是有外部势力作祟,”

“怎么讲,”

孟阳龙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提醒吕思言:“东南亚那边一直都沒什么政治智慧,T国军方的兵变从來是简单粗暴,直接出兵推翻政府,根本不把议会放在眼里,这一次却是从外围着手,先栽赃颂猜再触动差瓦立,同时操纵议会通过法律程序倒阁,而且还摆弄舆论……这是有高人在背后支招,”

孟阳龙说的这些,吕思言也注意到了,

T国兵变,大都集中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从八十年代之后,国家进入民主政治,军方安分了许多,

这一次,军方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也聪明了许多,

最近两天,T国各大媒体全都是利用颂猜的案子大做文章,指责差瓦立内阁腐败无能,

此外,从时机上來说,眼下也是最好的机会,

虽然M国和俄国互相保证不使用核武器,但常规军事对峙仍在持续,尽管全球公众已经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但这两个超级大国仍然时不时成为媒体头条,

在这种情况下,沒有太多人会注意东南亚一个小国发生的事,想要搞点什么动作简直太合适了,

孟阳龙又道:“更重要的是,军方为什么要倒阁,虽然差瓦立不是一个特别有才干的人,但至少上任以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跟周边国家把关系处理的也很不错,尤其是,差瓦立担心军方兵变,一直费力讨好军方,简直就差跪下來给军队舔菊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军方仍然要兵变,动机很成疑问,我觉得只有外部势力这一个解释,”

吕思言急忙问:“难道有西方势力介入,”

“这个可能很大,”孟阳龙看着吕思言,非常认真的道:“你要知道,T国就在我们祖国领海的东南,这个国家要是出了什么状况,去年有四百七十万我国公民前往泰国旅游,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

吕思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啊,”

“幸亏被聚仙楼的事情提了一个醒……”孟阳龙摇了摇头,又道:“外部势力操纵T国政治,无外乎是政治目的,或者经济目的,但这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我觉得吧,T国的事情跟苍浩原本沒关系……”吕思言毕竟是警察,这个时候,职业技能排上用场了:“但T国方面却要把苍浩牵扯进來,肯定跟苍浩过去经历的一些事,或者周围的某些人,有一定关系,”

“沒错,”

“我觉得让苍浩好好回忆一下,或许能发现蛛丝马迹,”

“如果他能够发现,也就不会在聚仙楼那么放肆了,”孟阳龙缓缓摇了摇头:“他过去的生活太复杂,经历过太多,今天起到作用的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细节,除非他是电脑才能把过去的点点滴滴全部回忆一遍,”

吕思言认同了孟阳龙的分析,但更进一步的,两个人都再沒有其他信息,

至于苍浩,放下孟阳龙的电话之后,苍浩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差瓦立在哪,亲信颂猜被抓了起來,怎么沒见这位总理有任何表示,

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叫百度,差不多连明星哪天來大姨妈都可以查出來,当然真假就不一定了,

不过,苍浩还真查到了差瓦立的行踪,原來,也就在缉毒行动的当天,差瓦立外出访问了,

当然,这也就更加证实军方的阴谋做了充足准备,考虑到诸多因素,只是这次出访时间太长了,

或许差瓦立已经感受到來自军方的威胁,所以希望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这一次出访要把整个亚洲走一边,为期至少半个月,

颂猜被抓捕的时候,差瓦立正在哈萨克斯坦看山羊,如今T国舆论集中火力抨击差瓦立政府腐败无能,差瓦立正在沙特阿拉伯参观油田,,

看起來,这个人的心实在有点太大了,不过亲信落到了军方的手里,还是惊动了他,

有分析认为,即日颂猜可能就会启程回国,应对当下的局势,

局势不仅诡异,更是复杂,既然孟阳龙那边也沒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苍浩也有点头疼该怎么办,

想來想去,苍浩发觉整个血狮雇佣兵当中,谢尔琴科应该是最有政治经验的,

且不说谢尔琴科曾经是政治中人,遭遇也跟颂猜有类似之处,当初俄国总统就试图通过栽赃谢尔琴科对付总理,

于是,苍浩把谢尔琴科找了过來,还沒等苍浩说太多,谢尔琴科直接就來了一句:“差瓦立不能回国,”

“为什么,”

“他只要回国就会被逮捕,”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T国军方过去搞政变,直接出兵出坦克,这一次做足舆论准备,还获得了议会的支持,更沒必要顾及什么,”

苍浩点点头:“有道理,”

“军方现在不需要有任何顾忌,可以直接抓捕差瓦立,完成倒阁,”谢尔琴科摇了摇头,又道:“不然怎么样呢,难道等差瓦立回国之后,努力证明政府并不腐败,颂猜无罪……然后跟军方打口水仗,”

“有道理,”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军方会快刀斩乱麻,”

东野不笑好奇的问了一句:“那你觉得现在差瓦立应该怎么做,”

“如果差瓦立回国,九成以上得死,会被立即逮捕、迅速宣判、直接行刑,他现在唯一的生机……”思忖片刻,谢尔琴科缓缓说道:“不是在外访问吗,直接留在所在国家,申请政治避难,他在国内毕竟有一定政治根基,只要在国外成功立足,就可以跟军方僵持,无论如何,他毕竟还是合法的总理,如果西方国家干预,重新回国执掌政权也不是不可能,”

谢尔琴科果然是搞政治出來的,这一条说得非常在理,似乎沒有更好的办法,

倒是万鹏问了一句:“这事跟我们沒关系,难道要介入,”

“本來沒关系,现在有关系了,”苍浩毫不犹豫的道:“这件事既然能把我牵扯进來,说明幕后黑手有可能是针对我,如果他的计划得以成功实施,对我未必是好事,”

T国行动,原本是苍浩跟红魔集团之间的战争,结果这双方眼下似乎成了配角,自始至终都在被人操纵,

徐建军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告诉黑面鬼:“我们都被人利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