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这就是阴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面鬼冷冷的道:“详细说说,”

“很显然,我们在T国的基地,早就被人注意到了,而我们在T国警方的内线也暴露了,有人故意利用这次缉毒行动,栽赃颂猜以实现倒阁……”徐建军冷冷一笑:“这就是阴谋,”

“我们通过内线得知要缴毒,于是设下圈套伏击颂猜,可沒想到苍浩竟然也去了,苍浩和颂猜离开基地的时候,我们的黑警突然攻击他俩,试图干脆灭口……”黑面鬼一边说着,一边缓缓摇头:“不管怎么看,都应该是我们棋高一着,沒想到竟然幕后还有黑手,”

就像徐建军说的一样,红魔集团早知道警方要缴毒,设下了伏击圈套,却不知道苍浩也参战了,

苍浩和颂猜撤退时,防爆装甲车突然叛变开火,正是因为有黑警被红魔集团收买,

所以徐建军才感到愤懑,自己策划的阴谋不仅失败了,反而还成了别人的更大阴谋的组成部分,

“沒错,这就是阴谋……”黑面鬼一字一顿的问:“到底谁是谁在操纵我们,”

“不知道,”徐建军摇了摇头:“肯定不是T国自己,他们既沒有这个本事,也沒有这个必要,应该有外部势力介入,”

“好好查一查,”黑面鬼毫不犹豫的道:“到底是谁,竟然能同时利用我们和苍浩,这个新出现的势力不能小觑,”

徐建军一挑眉头:“你在命令我吗,”

“你自己看着吧,”黑面鬼轻哼一声:“反正我是雇佣兵,给我钱我就打仗,红魔集团如果完蛋了我马上就能找到新的雇主,,”

听到徐建军这句话,徐建军竟然无法反驳,

也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电话先后打了过來,徐建军不住的接听着,沒接到一个电话,脸色就难看上几分,

黑面鬼饶有兴趣的问:“出了什么事,”

“庞劲东,是他……”徐建军咬牙切齿,面容狰狞,片刻后才接着道:“他正帮助洪妙雪收复红魔集团,”

徐建军的话很简单,再不肯多说什么,而事实远远沒有话语这样简单,

T国的那个基地,虽然隶属红魔集团,却是徐建军自行建立的,跟洪妙雪无关,所以洪妙雪在那边沒有什么嫡系,

也正因为如此,苍浩才会参与打击行动,就在这次行动前后,庞劲东在洪妙雪的帮助下,对红魔集团其他基地发动打击,

从菲律宾到马來,六个基地接连被庞劲东拿下,有的是经过一番血战之后夺了过來,有的则是洪妙雪刚一出现,红魔集团的成员就倒戈投诚了,

这些“基地”包括生产和加工的工厂,也包括销售网络,占据的地位都非常重要,

这正是徐建军最担心的情况,尽管洪妙雪同样是篡权夺位,毕竟是洪氏家族的一员,徐建军却是一个外人,

也就是说,洪妙雪占有道义上的优势,事实上,如今红魔集团的很多元老,已经前往投靠洪妙雪,徐建军对集团的控制能力正在逐步削弱,

徐建军懒得解释这许多,匆匆就走了,丢下黑面鬼在那冷笑,

再说苍浩这一边,

跟谢尔琴科等人聊了一会之后,苍浩回公司上班,中午的时候,廖家珺打來电话,想请苍浩一起吃个饭,

已经有些日子,苍浩沒怎么跟廖家珺接触过,上一次苍浩给廖家珺去送毒品样本,也是沒说上几句话就告辞了,

今天廖家珺正好倒班休息,大概是想跟苍浩聊聊眼前这些事,让苍浩沒想到的是,赶到餐厅的时候,井悦然竟也在,

廖家珺把井悦然也请來了,要请苍浩和井悦然这对情侣一起吃饭,这倒让苍浩很是感慨,廖家珺果然成熟了,

很显然,廖家珺是担心自己跟苍浩单独吃饭,如果被井悦然知道了可能会误会,就干脆一起请出來表示自己跟苍浩是清白的,

问題是,井悦然这么一在场,有些话就方便说了,

井悦然倒是个人精,马上看出來苍浩的顾虑,这边苍浩的屁股刚挨到椅子,那边井悦然就对廖家珺说了一句:“我已经知道所有事情了……”

“什么事,”廖家珺一惊:“我们……我们两个什么事都沒有,”

听到这话,苍浩屁股悬停住了,看了看井悦然,又看了看廖家珺,

谁说廖家珺成熟了,这句话简直就是做贼心虚,或者说是越描越黑,

“你好像误会了……”井悦然听到这话,也有些尴尬:“我的意思是说,苍浩在外面做了些什么,我很清楚,不就是雇佣兵公司吗,不就是承担扫毒任务吗,我既然是他的女朋友,自然有权利知道一切,”

“哦,”廖家珺悄悄松了一口气:“原來你说的是这个……”

井悦然笑眯眯的看着廖家珺:“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算了,沒什么……”廖家珺干笑两声:“人都到齐了,赶紧点菜吧,”

“点菜不急,”井悦然缓缓摇了摇头:“我说这些的意思是,过去你们当着我的面,会故意回避某些话題,因为不想把我牵扯进來,既然现在我都知道了,你们也就不必存在顾虑,该说些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很乐于给你们当听众,”

“好吧,”廖家珺倒是当仁不让,直接就对苍浩道:“我已经知道T国行动了,”

“是吗,”苍浩终于坐了下來,长呼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一仗毕竟赢了,值得庆祝一下,”

廖家珺非常感慨的道:“其实我觉得你挺难的,”

苍浩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怎么讲,”

“你师父是庞劲东,庞劲东是洪妙雪的姐夫,而洪妙雪是红魔集团前任领导者,偏偏你的这一次打击正是针对红魔集团,”廖家珺一边说,一边摇头:“当然,伸张正义是必须的,但我能理解你夹在当中很为难,”

“你说错了……”苍浩刚把烟点上,一个服务员走过來,提醒:“先生,这里不许吸烟,”

苍浩笑了笑,把烟头扔到水杯了,等服务员转身离开,重又掏出一根烟点上:“我跟师父一直都有沟通,我确定知道T国基地与洪妙雪无关,才同意参与打击行动,”

有一些话,苍浩不能对廖家珺说,毕竟廖家珺的身份是警察,

说起來,既然廖家珺知道这其中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孟阳龙必然也知道,

但孟阳龙给苍浩指派任务的时候,根本沒有过问苍浩是否有什么顾虑,也根本不在意苍浩跟红魔集团潜藏着某种间接关系 ,

孟阳龙作为军人,多年來已经形成这样的作风,那就是交派给你一个人,你就必须给我完成,不要强调困难和理由,

同时,苍浩猜测孟阳龙也是用这次行动试探自己是不是靠得住,会不会吃里扒外,

毫无疑问,苍浩用行动证明了自己,但苍浩在聚仙楼对孟阳龙拔枪相向,却也是在暗示孟阳龙不要把自己当成手下,更不要随便利用,

“是吗……”廖家珺有点尴尬的道:“这么说,我表错情了,你一点都不为难,”

“你又说错了,其实我很为难……”苍浩又是摇了摇头:“就算沒有孟阳龙的关系,我也会与犯罪集团战斗到底,但我师父怎么办,其实他的本心跟我是一样的,但眼下夹在其中很为难,因为洪妙雪毕竟是他的亲人,不可能置之不理,所以,我为难是因为我师父为难,明白了吗,”

“明白了,”廖家珺叹了一口气,无意间乜斜了一眼井悦然,

只见井悦然双手托腮,正听得津津有味,

廖家珺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问我吗,”井悦然笑了笑:“你们继续,我听得挺开心的……毒品集团,越境打击,这可是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大场面,”

廖家珺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井悦然理所当然的道:“当然,”

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但是,你可以当做故事來听,你男朋友却是冒着生命危险给这个世界争取一份安宁,”

“这……”井悦然怔了一下,随后看着苍浩,非常认真的道:“亲爱的,我为你骄傲……”

听到这话,苍浩有点飘飘然了,打算问问井悦然是不是可以允许自己纳个小什么的,

接下來,井悦然说了一句话,却让苍浩兴致全无:“这几天,曹雅茹每天都要把我找到办公室去,借口试探一下工作,但每次都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

苍浩的表情有点不自在:“是吗,”

“你怎么得罪你的这位青梅竹马了,”

“我沒得罪她……”苍浩苦笑两声:“只是她像你一样,知道了一些原本不该知道的事情……”

井悦然有点惊讶:“也就是说……她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这话听起來有点别扭,不过确实是这么回事,”苍浩沉重的点点头:“更重要的是,她跟你不一样,你可以为我感到骄傲,她却认为我是疯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