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看春晚了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提到曹雅茹这个话題.井悦然一时无语.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至于廖家珺.更是插不上嘴.因为不太了解这位强势同时又有些自私的白富美.

不知道过了多久.井悦然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做.”

苍浩深深的一笑:“继续做我自己.”

“可是……”井悦然苦笑两声:“从一开始.我就能明确赶到.曹总对你很有成见.现在关系总算是缓和了.如果因为人生观不同.你们又发生什么分歧.未免遗憾……”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如果无可避免.那就只有遗憾了.”

“但你有沒有想过值得吗.”停顿了一下.井悦然又道:“我很喜欢你.我就是想要嫁给你这样的男人.但从另一个角度來说.这个世界有各种各样的邪恶势力.你能打倒多少.”

廖家珺拖着长音说了一句;“我觉得吧……悦然说的挺有道理.我作为警察经常也有这样的感慨.”

井悦然又道:“事情本來就是这样.打倒了邹峰.出了一个严月蓉.结果严月蓉背后另有杜先生.如今出來红魔集团和鬼王党.谁知道在他们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

苍浩沒有正面回答.而是问了一句:“你们知道印度人会火烧寡妇吗.”

井悦然和廖家珺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摇摇头.

“印度这个国家在历史上有很多残暴的风俗.比如说.男人死了之后.要烧死遗孀给男人陪葬.后來.英国人殖民印度.就想要革除这个陋习.而印度人坚持说这是他们民族的风俗习惯.英国人不应该干涉.那么你们知道英国人是怎么说的吗.”不用两个女孩回答.苍浩直接就道:“英国人说.你们的风俗是烧死寡妇.而我们的风俗是烧死少寡妇的人.你们可以继续执行你们的风俗.而我们也执行我们的风俗.要是让我们知道有谁把寡妇给烧死了.那么我们就烧死他.结果烧死寡妇这个陋习真就被革除了.”

井悦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好像明白你说的意思了.”

“当年.我最初听到这个典故的时候有两个感慨.一是推动文明发展有时必须用暴力手段.你不能借口这是你们民族几千年來的习惯.就继续黑暗、丑陋和残暴.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些道理.是具有普遍价值的.不管你属于什么国家和文化.当然.这一条跟我们眼下的话題沒关系.而我的另一个感慨就是……”顿了一下.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英国人永远不可能知道.偌大的印度有什么地方死了男人.什么地方烧死了多少寡妇.也就是说.英国人根本沒有能力阻止这种恶行.甚至也不可能对每一桩恶性都加以追究.但是.他们只要抓到一个烧死寡妇的人.把这个人活活烧死.对后來者就有了足够的警示作用.”

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苍浩指了一下廖家珺.说道:“比如你.作为警察.总觉得有抓不完的罪犯.有处理不完的案件.既然沒有办法根绝犯罪.那么这个社会能不能撤销警察.”苍浩直接给出了答案:“当然不能.可以想见.那样必定大乱.但警察也不是万能的.所以这个世界也需要我.”

“说得太对了……”廖家珺长呼了一口气.带來了一股香风:“沒错.邹峰倒台之后.有了更加恶劣的严月蓉和杜先生.但从另一个角度來说.如果有人再想去搞邹峰那套东西.就要好好想想到底行不行了.毕竟殷鉴不远.”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这个世界的罪恶永远不会被根绝.但能干掉多少就干掉多少.总好过让这个世界彻底沦入黑暗.”

井悦然听到这段.在苍浩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跟着说了一句:“亲爱的.我爱你.”

看到这一幕.廖家珺有些不自然.脸色先是发红.接着转白.一股难以说明白的滋味涌上心头.

本來大家说的是非常严肃的话題.结果被井悦然这么一搞.气氛又有些尴尬了.

恰好.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苍浩急忙站起來走到一旁接起來:“哪位.”

“臭小子.是我……”电话是孟阳龙打过來的:“你让我查的事情.就在刚刚有了线索.”

苍浩眼睛一亮:“你说的是颂猜.”

“对.”孟阳龙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他准确的关押地点.马上可以把坐标和地图给你.但你的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把颂猜救出來.”

“你考虑好了.”

“当然.”

“既然你考虑好了.就得尽快动手.”孟阳龙沒有劝阻.而是道:“根据情报.差瓦立可能很快就启程回国.我估计他刚下飞机就会立即失去自由.如果他落到军方手里.就算你能把颂猜救出來.也沒什么意义了.”

“这个道理我懂.”苍浩试探着道:“但我需要你给我提供一点帮助.”

“说.”

“一艘渔船.吨位不需要太大.但要能停靠一架直升机和一辆卡车.而且动力必须足够强劲.最好经过改装……”苍浩这一次跟孟阳龙说话的语气.就恭敬了许多.毕竟是有求于人:“当然还有一架直升机.”

“两个小时后准备好.”孟阳龙毫不犹豫的道:“你去北沙码头接收.”

“谢谢你.”

“先别忙着谢我.”孟阳龙轻哼一声.冷冷的道:“我必须提醒你.你现在的行为.是准备干涉他国内政.这个已经触犯我们对外政策的大忌.”

“这个我懂.”

“所以.你成功是最好的.如果你失败了……”孟阳龙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们将否认与你有任何关系.你的行为完全是个人意愿.沒有从官方得到任何帮助.官方对你的行动不知情.也不支持.更不会对你施以任何援手.懂我的意思吗.”

“懂.”

“还有.你最好干得漂亮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孟阳龙非常认真的叮嘱道:“你们不要携带任何可以表明身份的证件.使用武器也不要留下破绽.如果被俘虏了.最好自尽.”

“别忘了.我是雇佣兵.经常干脏活儿的.”苍浩满不在意的笑了笑:“你说的这些我当然明白.”

“那就这么办.”孟阳龙说罢.挂断了电话.

苍浩收起手机.回來跟两个女孩继续聊天.井悦然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吗.”

“沒什么.都是生意上的琐事.”苍浩云淡风轻:“换个话題吧.你们都看春晚了吗.”

“沒有.当警察的.别人休节假日正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廖家珺不太明白:“你提这个干吗.”

“我就是突然想起.过去毕福剑和撒贝宁配合挺好的.SB组合一直很有人气.今年加入了尼格买提.成功升级为尼格撒毕组合.结果就是……”苍浩一个劲摇头:“更特么难看了.”

吃过饭之后.苍浩回到翠峰村.开始调集人手.准备劫狱了.

T国与广厦的直线距离不算太远.航空也就两三个小时.但如果是海路就麻烦了.

因为T国在中南半岛另一侧.需要进入南中国海.然后绕过中南半岛.

虽然比起苍浩去马六甲海峡近了不少.不过还是需要消耗不少时间.所以苍浩必须分秒必争.赶在差瓦立回国之前完成行动.

苍浩选择博尼、黄彬焕、万鹏、东野不笑和谢尔琴科一起行动.东野不笑是师弟.自然信得过.谢尔琴科却还是第一次参与这种大规模作战.

说起來.苍浩过去不太愿意带上谢尔琴科.因为他在血狮雇佣兵当中总是显得很另类.

但是.在鬼王党的突袭中.谢尔琴科立了下了大功.如果不是他.翠峰村可能就彻底毁灭了.

这样一來.谢尔琴科与其他人的距离也就拉近了.大家不再把谢尔琴科当做外人.

赶到港口接收装备之后.苍浩既有些高兴.同时又有点无奈.

高兴的是.孟阳龙提供的这艘船确实经过改装.多增加了引擎.船首做了优化.一切只为速度考虑.

无奈的则是孟阳龙考虑得太过周全了.这本來只是一艘普通的渔船.孟阳龙让人用最快的时间改造好.然后把上面可以表明国籍的痕迹全部去除.连操纵设备上的中文说明都铲掉了.

至于那架直升机.只是普通型号.上面同样沒有任何痕迹.

博尼不不仅负责重型火力.通常也负责操纵各种装备.无论这艘渔船还是直升机.都交给他來驾驶.

黄彬焕负责矩阵系统.协调每个人的行动.留在后方.

至于谢尔琴科、万鹏和东野不笑直接参与作战.

“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东野不笑似乎非常兴奋.哈哈大笑了几声:“师兄千万别让我失望.”

“是你别让我失望才对.”苍浩乜斜着东野不笑:“还有.你笑的样子太猥琐了.”

“谁说的.”东野不笑很认真的道:“别人都认为我一笑起來风姿绰约、玉树临风、犹如一树梨花压海棠.”

苍浩很快就知道了.东野不笑不但不是不爱笑.反而太特么能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