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东野笑不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拖着谢尔琴科,迎着海水的阻力,从直升机里游了出來,

幸运的是,为了方便作战,直升机沒装舱门,否则这会儿舱门就会成为杀手,

因为在海水的阻力之下,舱门很难被打开,还不如直接敞开着,

马上的,万鹏跟颂猜也游了出來,博尼放弃了直升机,跟在万鹏的后面,帮助照料颂猜,

至于东野不笑,依然只自己顾自己,根本不管别人,

黄彬焕看到直升机落到海里,立即把船开过來,先后把几个人救上了船,

经过一番激战,然后是坠机,接着又要游泳,等到上了船之后,大家精疲力尽,全都躺在了甲板上,

直升机已经无法回收了,正缓缓下沉,有三分之一的机体还露在海面上,

苍浩躺在甲板上,喘了几口粗气,操纵雷霆无人机向直升机撞了过去,

刚发射的五架雷霆无人机暂时沒派上用场,其中一架直接命中直升机,轰然一声把直升机撕裂开來,

但直升机的残骸个头还是太大,苍浩不想留下太多证据,用另外两架雷霆无人机炸碎了其中较大的两块残骸,

接下來,也沒办法进一步毁灭证据了,因为所有残骸都沉到了海里,

“真特么过瘾,”东野不笑哈哈大笑,从甲板上站起來:“这次行动太过瘾了,咱们从T国军队眼皮底下,救走了一个政治犯……”

还沒等东野不笑把话说完,苍浩箭步冲过去,一拳捣在东野不笑的面门上,

东野不笑卒不及防,仰面倒在了甲板上,不过这小子脾气也够倔,根本不惯着自己的师兄,一腿向苍浩脚踝扫过來,

苍浩跳起來躲过这一腿,却不防东野不笑另一条腿踢了过來,正中胸口,

苍浩被踢落下來,索性抓住东野不笑的脚踝,就地一滚,

这样一來,东野不笑的腿就被拧住了,东野不笑惨叫了一声,掏出手枪就要对准苍浩,

苍浩一脚踢过去,踢飞了东野不笑的手枪,紧接着,往另一个方向一滚,东野不笑的腿又跟着一拧,差一点就脱臼,

沒等东野不笑继续出招,苍浩松开了东野不笑的脚踝,双脚踹向东野不笑的小腹,

东野不笑根本无法躲开,又是一声惨叫,身体在甲板上滑行出好几米,

苍浩从甲板上站起來,又是箭步冲上去,冲着东野不笑的肩膀就是一脚,

这一脚,东野不笑的肩膀彻底失去了知觉,他也沒有能力反抗了,连滚带爬跑出去几米,跟苍浩拉开一段距离:“师兄你干什么,”

苍浩突然对东野不笑出手,大家全都吓了一跳,

出于本能,万鹏就要冲过去帮助苍浩制服东野不笑,不过黄彬焕把万鹏拉住了,微微摇了摇头,

人家师兄弟之间的事情,外人最好不要参与,

“你说我干什么,”苍浩冷冷一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今天很威风,”

“如果沒我,今天行动能成功吗,”

“沒有你的话,我们至少可以提前十分钟撤走……”苍浩指着东野不笑的鼻子,呵斥道:“你先是自作主张冲了进去,然后大家一起撤离的时候,你沒有跟上來,反而要从楼梯走,你知不知道,这样被你耽误了至少十分钟的时间,而在战场上,几秒钟都可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

“我……”东野不笑有点尴尬:“我还不是为了你的这场战斗才这么做,”

“听着,在战场上,我们是一个团队,所以必须协同作战,不允许任何人擅作主张,”苍浩说着,掏出手枪抵在了东野不笑的额头上:“下次如果你再敢自作主张,别说我直接枪毙你,”

东野不笑很不服气:“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苍浩冷冷一笑:“与其被一个人连累,让大家都陷入危险,还不如提前消除你这个隐患,”

“你要是打死我,怎么跟师父交代,”

“既然师父把你排到我手下,你就归我指挥和负责,沒人有权干涉,”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包括师父自己,”

“你……”东野不笑依然不服气:“难道你的作战安排就一定合理科学,万一是你让我们陷入危险怎么办,”

“血狮雇佣兵毕竟是我负责,就算出了问題,仍然由我负责,”苍浩把手枪扔到一边,冷冷一笑:“如果你觉得你比我有本事,更适合做血狮雇佣兵的首领,欢迎你來挑战,”

东野不笑活动了几下肩膀,突然俯身向苍浩冲过去,

他的动作速度太快,苍浩还沒來得及躲闪,正被他的肩膀撞在小腹上,

东野不笑抵着苍浩的身体,撞在桅杆上,紧接着,一拳倒向苍浩小腹,跟着又是一拳,

苍浩抬起手肘,用力向东野不笑的后背砸了下來,东野不笑沒撑住这一击,直接扑倒在甲板上,

苍浩抬起脚來,踢在东野不笑的肩膀上,东野不笑强忍着疼痛,抓住苍浩的脚踝往旁边一滚,直接把苍浩拉倒在甲板上,

两个人全倒在了甲板上,意味着接下來进行的战斗,用到的就是苍浩最擅长的地面技,

苍浩双手抓住东野不笑的一条胳膊,用力往东野不笑的背后一拧,紧接着一条胳膊从身后伸过去,圈住东野不笑的咽喉,

这样一來,东野不笑从一前一后被苍浩制住,用力挣扎了几下,也沒能挣脱开,

苍浩喘了几口粗气,看了一眼其他人,冷笑着道:“都看什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博尼马上跑去开船,黄彬焕和万鹏搀扶着颂猜去了船舱,谢尔琴科则给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过了好几分钟,苍浩不但沒松开手,反而力量越來越大,

东野不笑根本无法挣脱开,力气渐渐的耗尽,最终认输了:“放开我……放开我,你比我厉害行了吧……”

苍浩松开手,轻轻拍了拍手,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如果你想当血狮雇佣兵的首领,欢迎随时來向我挑战,”

“你……”东野不笑挣扎着站起來,感到浑身都疼,胳膊抬一下都困难:“这一次行动,涉及到抓舌头问口供,但血狮雇佣兵唯一懂泰语的慕北和沙阿,你全都沒带來,你这种安排本就有问題,有资格继续做血狮雇佣兵的首领吗,”

“你还知道抓舌头这么专业的词呢,”苍浩不屑的笑了笑:“那你又是怎么问到的口供,”

“我本來就懂一些泰语……”东野不笑怔了一下:“难道你也懂,”

“我不懂,不过嘛……”苍浩往前走了几步,玩味的打量着东野不笑:“你都能想到的事情,难道我会忘,”

紧接着,苍浩说了几句泰语,全都是跟拷问有关的,大致意思是问颂猜在哪里,

东野不笑非常尴尬:“你……这不是懂泰语吗,”

“我真不懂……”苍浩的态度依然不屑:“只不过,出发前我跟沙阿学了几句,应付这一次行动已经足够了,这个地方沒多大,只要颂猜在这里,想找出來很容易,”

东野不笑傻住了:“我……”

“你还有问題吗,”

这一次,东野不笑变成了东野笑不出,脸色越來越难看:“听着,我是血狮雇佣兵的首领,换做其他人挑战我的地位,这会儿可能已经被我拧断了脖子,我不杀你只是因为你是我师弟,如果还有下一次,要么我直接宰了你,要么就踢回师父那里去,”

东野不笑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你还是杀了我吧……”

庞劲东把东野不笑派來的时候,一再叮嘱要好好帮助师兄,千万别让自己失望,

如果苍浩让东野不笑收拾铺盖走人,这面子可就丢大了,还不如一死了之,

至于苍浩,倒是意识到一件事,庞劲东这一次把东野不笑派过來,也是通过自己好好调|教一下,

事实求是的说,从刚才的战斗能看出东野不笑军事素养非常不错,进攻速度快,反应敏捷,枪法精准,但这小子太过狂傲,根本不把团队放在眼里,这是做军人的大忌,

“你好好想想吧,这一次來到底是干什么,到底是要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还是想要逞英雄……”苍浩说着,转身向船舱走去:“血狮雇佣兵每一个人都是英雄,你可以加入进來成为英雄,但离开这团队就连狗熊都不是,”

坠机之后,颂猜昏迷了过去,万鹏送进船舱休息,这个时候刚好醒了过來,

看到苍浩,颂猜勉为其难的笑了笑:“怎么是你,”

“我把你救出來了,可别说你失忆了,”

“我当然记得……”颂猜又是笑了笑:“所以我才奇怪,你为什么要救我,”

“两个原因,”苍浩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第一,我们一起战斗过,你是我的战友;第二就是我要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还不是显而易见的吗……”颂猜说着,剧烈的咳嗽起來,血沫从嘴里飞溅出來,过了一会,他才平息了一些,接着说道:“军方要发动兵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