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赌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格罗斯吓了一跳:“这也太能吃了,”

苍浩吃饱喝足,用餐巾擦了擦嘴,收起黄金手枪,起身告辞了:“记住咱们的约定,”

丢下这句话,苍浩扬长而去,

一个犹太人看着苍浩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叹了一口气:“看來我们需要调整T国计划了,”

另一个犹太人不住的摇头:“或许从一开始,我们不应该让苍浩卷入,但除了苍浩之外,似乎又沒有更好的人选能帮我们完成这个计划,”

“事情有点麻烦啊,”格罗斯长呼了一口气:“如果苍浩真的动用华夏官方力量,可能导致T国计划全盘失败,我们现在必须让苍浩退出,”

第一个犹太人急忙问:“该怎么做,”

“华夏人的谋略归根到底无外乎‘制衡’二字,”格罗斯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缓缓摇动着杯子,看着酒液在杯壁上流淌:“我们需要有一股力量制衡苍浩,否则苍浩就会对我们形成优势,我看兰组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一个犹太人无奈的摇摇头:“但高雪轩似乎沒兴趣和我们合作,”

“事在人为,”格罗斯喝了一口酒,微微一笑:“既然高雪轩对钱沒有兴趣,我就送她一份大礼,让她无法拒绝跟我们合作的大礼,”

苍浩不知道格罗斯这三人在图谋什么,跟兄弟们会合之后,直接回了翠峰村,

路上的时候,苍浩看了一下新闻,这个时候,差瓦立已经在木邦共和国召开新闻发布会,先是重申自己申请政治避难,然后解释避难的原因是军方图谋发动兵变,而兵变的原因则是军方勾结国外财团瓜分国家资源,

看起來,差瓦立做好了摊牌的准备,虽然是在出访,可身上也带着很多资料,都是新泰矿业的调查报告,

这些调查报告形成了非常有力的证据,证明新泰矿业跟军方部分领导人的亲属之间存在利益关系,差瓦立在新闻发布会上甫一披露,就迅速在T国国内引爆舆论,

有些人相信了差瓦立的证据,痛斥军方的无耻行径,

还有一些人显然是军方的拥趸,指责差瓦立造假栽赃军方,

不过,更多的人却是保持中立,很显然,他们不会轻信差瓦立或者军方,在等待更进一步的证据披露,

至于军方,沒有任何表态,好像根本不知道差瓦立的新闻发布会,

这样一來,在舆论方面似乎僵持住了,差瓦立沒有完全占据上风,但军方的兵变图谋事实上已经破产,

回到翠峰村,谢尔琴科直接找到苍浩,提出:“这样下去不行,”

苍浩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是吗,”

“军方到现在不吭声有两个可能,一是差瓦立的举动出乎意料之外,他们沒有应对准备;二是他们可能根本不当回事……”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强调道:“毕竟军方掌握着枪杆子,”

“是啊,”苍浩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笔杆子与枪杆子的对决,从长远來说肯定是笔杆子获胜,但短时间内却必然是枪杆子占有优势,一百年后,T国人民怎么评价这件事,我不知道,至少眼下对差瓦立还是很不利的,”

万鹏看不透这里的政治因素,问了一句:“照现在的情况,接下來会怎么样,”

谢尔琴科若有所思的道:“差瓦立只有长期流亡在外,至多也就是组建流亡政府,但沒有实际意义,因为无法回国夺权,”思忖片刻,谢尔琴科又道:“我推测,军方接下來可能会操纵议会组建新内阁,跟差瓦立抗衡,说实话,差瓦立手头沒什么牌,时间一长,T国人就会把他遗忘,渐渐接受新的总理,”

万鹏非常沮丧:“这么说咱们输定了这一局,”

“乌鸦嘴,”苍浩瞪了万鹏一眼:“现在只有国王能改变这一切,”

万鹏不太相信:“真的,”

谢尔琴科点了点头:“国王在T国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只要国王一句话,军方就得垮台,问題是怎么让国王说出这句话,”

黄彬焕很好奇的问:“国王知道这些事吗,”

苍浩分析:“不可能全不知道,应该会了解一部分事实,不过他所接触到的信息,肯定都是被军方筛选过的,”

谢尔琴科深吸了一口气:“必须让国王知道全部真相,”

正说着话,孟阳龙打來电话,苍浩接起來有点不耐烦:“什么事,”

“跟我说话注意一下你的态度,”孟阳龙火冒三丈:“我给你提供的直升机呢,”

孟阳龙安排人在码头,等着苍浩回來后收回装备,苍浩倒是把装备移交了,但却少了那架直升机,

苍浩直接告诉孟阳龙:“炸了,”

“什么,”孟阳龙更火了:“你知不知道一架直升飞机值多少钱,”

“是你说过的,要尽量不留痕迹,别让人家觉察到我们的真实身份……”苍浩非常无奈的道:“那架直升机当时落在海上,已经沒有办法回收,我就只有销毁了,”

“销毁可以,赔钱,”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毕竟造成损失了,”

苍浩直截了当的道:“我沒钱,”

“沒让你掏钱,”

苍浩一愣:“那你什么意思,”

“T国行动的报酬,我就不给你了,当是弥补损失,”

“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苍浩懊悔的拍了一下额头,想起孟阳龙曾经说过,去聚仙楼吃饭时会支付缉毒行动报酬,但当时苍浩只顾着跟孟阳龙摊牌,却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你这么爱财的人,竟然忘了,不应该啊,”孟阳龙讥讽的笑了笑:“这也是给你一个教训,跟老夫耍性子,是要有代价滴,”

“你这是公报私仇,”

“沒错,”孟阳龙就像是怄气的说了一句:“怎么的,不行吗,你咬我啊,,”

“好,算你狠,敢赖账……”苍浩咬牙切齿:“雷霆无人机的合作拉倒了,”

“一码归一码,T国行动的报酬虽然我得扣了,但我给你的无人机准备了不错的采购价格,”孟阳龙说了一个数字出來,狡狯的笑了笑:“怎么样,”

这个价格非常不错,竟然比苍浩之前的开价要更高,结果苍浩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合作愉快,”

说罢,苍浩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你这老狐狸,”

孟阳龙却是老奸巨猾,知道赖掉T国行动的报酬是苍浩肯定不答应的,就在装备采购上加价,让苍浩心理上多少平衡点,结果就是借省了一大笔钱,

不过,苍浩倒也沒吃亏,只是少赚一点钱罢了,

第二次T国行动是为了营救颂猜,这完全是苍浩自己的选择,因此造成的损失,孟阳龙当然不会负责,

“你尽快把装备移交过來吧,”顿了一下,孟阳龙又道:“后天我要启程去T国,”

“去干吗,”苍浩有点意外:“你调到外交部了,”

“对外交流合作,并不都是外交部门的责任,何况那帮人做事也不怎么聪明……”孟阳龙言里言外的意思,透着对外交部门的不屑:“我国跟T国有正常的国防交流,我是代表国防部去访问他们军方的,还有就是,之前T国帮我们清剿毒品,虽然说跟军方沒什么关系,但照理应该表示一下感谢,”

“军方要兵变,你竟然都要去,”

“这是他们内政,”孟阳龙笑着摇了摇头:“从我这个角度來说,不管他们的内阁跟军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负责两军之间的正常交往,至少在公开场合,我不会对他们的内政 发表任何意见,”

“但现在不是公开场合,有些心里话你可以说,”

“好吧,那我就说一点……”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事实求是的说,我对T国军方一直以來的一些做法非常反感,军队的主要责任是保卫国家,枪口必须对外,但T国军方从來都是把枪口对内,军人干政这种事,虽然我也是军人,但我个人非常反感,”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最重要的是他们太腐败了,”

“哦,”孟阳龙眼睛一亮:“这么说你知道了什么,”

苍浩倒是沒什么保留,把新泰矿业的交易说了一遍,孟阳龙听罢很是惊讶:“原來整件事情背后是这么一档子事,”

“既然这件事我已经介入了,那么就要管到底,”苍浩突然灵机一动:“你这次出访有拜访国王的计划吗,”

“有,”孟阳龙笑了笑:“你找国王有事,”

“就算我认识国王,人家也不认识我,我找她能有什么事……”苍浩说着,话锋一转:“不对,确实有事,不过不是我自己,”

“你想怎么样,”

“你的随行人员名单能不能再塞进去一个人,”

孟阳龙马上明白了:“你想让颂猜去,”

苍浩直截了当的道:“只要让颂猜混进你的出访团队,见到国王把真相说出來,差瓦立就会扳回这一局,”

“疯了,”孟阳龙冷笑着道:“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