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离间/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沒等高雪轩说话,门外突然传來苍浩的声音:“这么急着告辞,不再多聊会吗,”

随后,房门推开,苍浩信步走了进來,

格罗斯一愣:“你……怎么來了,”

“我不是來了,而是一直都在,”苍浩笑了笑,望了一眼死神射手,而死神射手冲着苍浩微微点了点头,

格罗斯有点尴尬:“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我现在就让你明白一下,”苍浩说着,打了一个响指,

马上的,响起“噗”的一声轻响,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空洞,负责押解死神射手的一个彪形大汉,头部直接被洞穿,

紧接着,又是另一个彪形大汉,每一声轻响,都准确击毙一个,

一转眼工夫,墙壁上留下了四个空洞,四个彪形大汉全部倒在地上,而且全部都是爆头而亡,

鲜血混合着**流淌了一地,把地板的颜色浸染的非常怪异,墙壁上也迸溅了不少血,

格罗斯马上明白了:“有狙击手,”

说着话的同时,格罗斯下意识站起身,却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苍浩按住格罗斯的肩膀,硬是把格罗斯给押回到了座位上“坐下來说话,别紧张,”

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这可是实木地板,你要付给我清洁费用,”

“沒问題,”苍浩耸耸肩膀,把手伸向另一个犹太人的胸口,

这个犹太人一直傻傻的坐着,看到苍浩的手伸过來,下意识的躲了开來,

“别紧张,”苍浩掏出黄金手枪瞄准了这个犹太人:“你一紧张,我就紧张,手指一哆嗦,你可就报销了,”

刚好,谢尔琴科从外面进來,把这个犹太人按在墙上,从上到下好好搜了一遍,不过沒有任何发现,

三个犹太人总是一起出现,还有另外一个,苍浩拎着这个犹太人的衣领,从座位上拽起來,然后推到谢尔琴科那边,

谢尔琴科又搜了一下身,这一次又了发现,胸前口袋里放了一支录音笔,正在工作状态,

也就是说,格罗斯让自己的手下把这次谈话的全部经过录了下來,

苍浩把录音笔扔到格罗斯面前:“你们钻石联盟这么有钱,应该弄点更好的装备,这玩意儿连我们雇佣兵都不屑于用了,”

说着,苍浩走到死神射手面前,而舞兰仍然用枪对着死神射手,

苍浩冷冷的对舞兰说了两个字:“让开,”

“应该滚开的是你,”舞兰冷冷一笑:“你忘了这是在谁的地头上,”

“正是因为在你们兰组的地盘上,我不想不给高女士面子,”苍浩重又举起黄金手枪,对准了舞兰的额头:“但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一旦脾气上來了,什么面子就全都忘了,”

高雪轩冲着舞兰摇摇头:“让开,”

舞兰心不甘情不愿,不过还是服从了命令,收起枪,后退了两步,

苍浩抽出一把匕首,割断了死神射手身上的绳索,轻轻一笑:“辛苦你了,”

“不辛苦,”死神射手活动了一下肩膀,满不在乎的一笑:“重要的是值得,”

“一定值得,”苍浩点点头,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格罗斯的对面:“现在咱们开始谈谈吧,”

格罗斯有些惊慌,不过还是保持着风度,整理了一下领带:“我不明白苍先生你什么意思,”

“但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苍浩冲着那个录音笔努了一下嘴:“你们绑架死神射手,來跟高雪轩女士做交易,声称要求杀掉谢尔琴科,其实,你们根本不需要兰组动手,只要把这段录音交给我,就会恶化我跟高雪轩之间的矛盾,这才是你们的真实用意,”

“原來是这样,”高雪轩呵呵一笑:“所以我才奇怪呢,为什么要我杀谢尔琴科,可他又沒有得罪钻石联盟,”

苍浩回头对高雪轩说了一句:“我相信他只是随口说的,可以是谢尔琴科,也可以是李崇,或者我手底下任何一个人,”随后,苍浩转回身,看着格罗斯冷笑着问:“我说的对吧,”

格罗斯有点尴尬的耸耸肩,沒出声,不过表情分明是默认了,

“还有……”苍浩把黄金手枪放到桌子上,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你们做的也是两手准备,如果兰组真的杀掉谢尔琴科那就更好了,这意味着我跟兰组之间的梁子沒法解开了,”

“好吧,苍浩,你比我想象得更加精明,不过你有一件事错了……”格罗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微微一笑:“我们不是随便选择的谢尔琴科,他曾经是俄国联邦安全局局长,兼总理的亲信,谢尔琴科來到你手下,某种程度上是俄方总理的安排,考虑到谢尔琴科劳苦功高,不希望继续卷入政治斗争,不如到你这里來过些太平日子,其实,他完全可以让谢尔琴科隐居起來,可过去的一些仇家未必会放过谢尔琴科,而在你手下能获得血狮雇佣兵的保护,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苍浩点了一下头:“继续说,”

“如果谢尔琴科在你的手下死了,俄方势力肯定要介入进來,局势会更复杂,”格罗斯调整了一下情绪,不再惊慌失措,反而很从容:“对我们來说从混乱中牟利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这买卖让你做的真精,”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也就是说,我只有这一件事错了,对吗,”

格罗斯点点头:“对,”

“错了,也无所谓,因为我还是赢了,”苍浩说着,冲着格罗斯吐了一个烟圈:“我从一开始就猜到了,T国行动出乎你们意料之外,你们肯定要有所举动,”

格罗斯点头认同了苍浩的话:“主要是因为你,你的能力超乎我们预期,使得我们在T国面临很被动的局面,尽管现在看不到差瓦立翻盘的可能,但我们还是要做后续准备,这个准备就是不能让你太过强大,必须保持在我们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也就是激发我跟兰组之间的矛盾,”

“沒错,”格罗斯略有点无奈的笑了:“死神射手是故意被我们绑架的,对吧,”

“沒错,”苍浩也笑了,不过却是哈哈大笑:“之前,我曾经接连几次被偷袭,所以我要求任何一个手下都不许单独行动,必须结伴出去,你们绑架死神射手的时候,难道不觉得太过容易了吗,”

格罗斯愣住了:“这……”

“当时,沒有人跟死神射手在一起,死神射手也沒携带那套很牛B的装备,”苍浩抽了一口烟,又说道:“离间我跟兰组之间的关系,毫无疑问死神射手是最好的导火索,因为他跟兰组有私怨,所以呢,我就让死神射手成功來了一招苦肉计,目的是把你们钓出來,”

“钓出來,”格罗斯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好吧,苍浩,很抱歉,我们利用了你,也很遗憾,我们输了这一局,可那又能怎么样,杀了我吗,”

“杀你,”苍浩望了一眼自己的黄金手枪:“这个可以考虑,”

“钻石联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就算我死了,也会有人立刻取代我,”

“这话已经说过了,你不用重复,”

“那么你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让我吃惊吓一跳,”格罗斯略有点讥讽的笑了笑:“好吧,你赢了,目的达到了,”

苍浩沒有回答,而是看了一下时间,随后问高雪轩:“你这里有电视吗,”

高雪轩冲着墨兰柏朗点了一下头,墨兰柏朗马上拿出一个遥控按了一下,墙壁上挂着的一台电视亮了起來,

苍浩继续吩咐:“新闻频道,”

苍浩把时间拿捏的刚刚好,一跳到新闻频道,正好在插播新闻,

至于新闻的内容,让格罗斯一行大吃一惊,T国那边的形势有了变化,

原本驻扎在王宫外围的部队突然被撤走,随后,几个军方主要将领被召到王宫,发生这些的时候,刚好是格罗斯來到盛世荷园,

沒有人知道在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是这几个将领离开王宫之后,有的立即宣布辞职,还有的则飞到国外去了,

接着,王宫对外发表声明,希望差瓦立回国,负责对新泰矿业公司的调查,

到了这个时间,差瓦立那边已经做出回应,表示自己将结束避难回国,

很显然,苍浩的计划成功施行了,颂猜见到了国王,把所有一切全都说了出來,事情才会有这样的变化,

国王在T国就有这样的地位,在国民心目中至高无上,轻易的他不会对政治局势发表建议,但只要开口说话,便可片言解兵,

即便是那些手握兵权的将军们,也必须服从国王,因为国王也是他们心目中的神,

正因为如此,颂猜才执意要见国王,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说起來,从差瓦立宣布政治避难开始,T国就成为媒体焦点,观察家们纷纷在猜测是否会发生新一轮兵变,

于是,新闻不惜用很长的篇幅报道T国的消息,还罗列出了大量的相关资料,包括差瓦立本人的背景等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