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议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钢门前的电子装备上验证了指纹和视网膜,这扇钢门缓缓打开了,里面是一条甬道,两侧是玻璃展柜,

这些展柜里面陈列的都是最精致的宝石,从普通钻石到彩钻,再到祖母绿和蓝宝石,颗颗都是精品,

只是,展柜上的玻璃却不是普通玻璃,可以抵抗强力爆炸的冲击波,用普通枪械正面射击根本无法打穿,此外还连接着复杂的保险系统,

走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站着二十來个士兵,事实上他们并不是比利时国防部队,而是隶属于钻石联盟的雇佣兵,而无论比利时国家还是布鲁塞尔这座城市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支武装存在于地下,

在走廊的尽头,是一个会议室,正面有五张桌子,后面坐着五个人,

这五个人的年纪都不小了,三男两女,全是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面前放着一台显示器,

他们的共同点是气质很高雅,举手投足透着一股贵气,

五张桌子围成一个半圆形,包围着一张椅子,格罗斯也不用人招呼,直接坐到这张椅子上,另外两个犹太人站在他的旁边,

坐在正中间的是一个年逾七旬的老者,说话声音低沉有磁性:“我们已经见过面,但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龙德布洛克,从昨天开始,我成为本届议长,”

格罗斯点了一下头:“恭喜您,”

“今天,议会都在这里了,多年來,议会决定着钻石联盟的一切事务,”顿了一下,龙德布洛克又道:“我们这次把你召回,主要是T国行动,希望你能做出解释,”

“经过很简单,我设定了一个计划,让颂猜去打击毒品集团,然后暴露出T国警方内部的黑警,接下來,军方会构陷颂猜被毒品集团腐蚀,进而操纵舆论发动倒阁,事实证明这个计划是成功的,但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題,我选择让苍浩來配合颂猜打击,沒想到苍浩反戈一击,竟然帮助差瓦立内阁成功翻盘……”格罗斯摇了摇头:“很遗憾,这使得我们在T国面临非常不利的境地,”

一个六十多岁的女性说话了,她叫施瓦茨,面上总是带着和善的笑容:“我们应该允许失败,但我让非常不理解的是,你为什么要把新泰矿业的股份转让给苍浩,”

“请允许我解释一下,”格罗斯叹了一口气:“在当前这种环境下,这是一笔成功的生意,”

龙德布洛克立即质问:“你知道我们本來可以从北大年蓝宝石矿获得多么巨大的利润吗,你把股份转让给苍浩,将给我们带來巨大的预估损失,”

“允许我纠正一下,新泰矿业虽然归属钻石联盟,但从法律层面來说,最大的股东却有两个,一个是戴比尔斯公司,另一个是澳洲钻石,”微微一笑,格罗斯缓缓说道:“苍浩忽略了一件事情,我只把戴比尔斯的股份转让给了他,然而澳洲钻石的股份还在,换句话说,北大年蓝宝石矿仍然是我们的,只是股份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

议会的五个人互相看了看,随后不约而同点了点头,龙德布洛克道:“继续说,”

“差瓦立一直都在调查军方与新泰矿业的非法交易,手头已经掌握了不少证据,现在他获得了国王的支持,做事更无所顾忌,军方主要将领已经辞职,或者前往国外避难,现在只看差瓦立什么时候把详细情况公之于世,”叹了一口气,格罗斯有点无奈的道:“毫无疑问,这件事情将会极其巨大的民愤,新泰矿业在T国已经不可能继续工作了,北大年的蓝宝石矿事实上成为了我们的不良资产,”

施瓦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把不良资产转让给了苍浩,也就意味着麻烦给了苍浩,”

格罗斯急忙道:“更重要的是,这笔交易是在差瓦立公布真相之前完成的,这就意味着不管T国内阁怎样指责,我们钻石联盟都把自己的责任洗清了,”

龙德布洛克悠然问道:“那么我们用这份股权能够换來什么,”

“鬼王党的覆灭,”格罗斯立即道:“我跟苍浩达成了协议,血狮雇佣兵会帮我们歼灭鬼王党,这伙叛徒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施瓦茨略有点满意:“这样说起來倒是不错,”

“更重要的是,军方的腐败已经被暴露,那些将领的家属已经沒有办法继续持有股份,否则会被愤怒的民众撕碎,我们可以要求他们把股份以低廉的价格转让给澳洲钻石,这样一來,苍浩手头的股份将会远远低于澳洲钻石,北大年蓝宝石矿还是我们说了算……”格罗斯说到这里,不禁有些得意:“我认为在当前情况下这是最好的选择,”

龙德布洛克望了一眼施瓦茨,微微笑着对格罗斯道:“你的计划应该还有后续吧,”

“当然,”格罗斯用力点了点头:“我们你希望各位明白,北大年是T国最混乱的地区,当地的分离主义武装经常发动暴乱,使得该地区常年接受军管,也就是说,尽管差瓦立内阁赢得了这一次政治斗争,但在北大年这个地方,军方的势力仍然强大,这笔生意到底怎么做,还是我们说了算,”

施瓦茨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更重要的是,如果当地分离主义武装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可以通过苍浩摆平,”

“沒错,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说到这里,苍浩冷冷一笑:“真正重要的是,北大年蓝宝石矿一旦正式开发,我们会把所有宝石全部储藏起來,不拿到市场上出售,多年來,我们在世界各地都采用这样的操作方法,抬高了宝石价格,更重要的是,意味着需要不断向矿藏里面注入资金,却不能产生任何收益,这样会把矿洞变成一个无底洞,苍浩比起普通人当然是更有钱,但这点资产在我们面前实在不算什么,我们钻石联盟经得住这样的投入,但这个矿藏却会把苍浩拖垮,”

施瓦茨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到时我们可以设法迫使苍浩把股份还给我们,”

“是这样,”格罗斯一摊双手:“到时我们就采用这样的策略,股份制公司是靠股份说了算的,既然澳洲钻石的股份比苍浩多,那么经营策略就要由澳洲钻石來决定,”

龙德布洛克点击了一下鼠标,屏幕上立即显示出苍浩的照片和个人资料,他玩味的道:“听起來苍浩就是我们的炮灰,”

“我就是这么想的,”格罗斯点了一下头:“诸位,事实上,这对我们來说是最好的选择,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这个决定,”

“好吧,”龙德布洛克笑了笑,旋即语气变得有些冰冷:“可你要知道,无论你怎样解释,T国行动本身还是失败了,如果沒有这一次缉毒行动,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搞垮内阁,然后悄悄开发北大年蓝宝石矿,沒有任何人知道这一切都是我们操纵的……”

施瓦茨接过话茬说道:“事实上我们还是损失了很多钱,”

格罗斯变得有点沮丧,无奈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们允许两次失败,”龙德布洛克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冷冷的打量着格罗斯:“这是第一次失败,如果下一次你又失败,我们不得不寻找更合适的人來替代你的位子,”

“我知道,”格罗斯站起身來,很郑重的道:“我一定把工作做好,”

格罗斯是一个生意人,衡量任何事情都以商业眼光,他认为北大年蓝宝石矿的交易,事实上是自己涮了苍浩一把,

同一时间,有一个人也有了这方面的怀疑,那就是谢尔琴科,

交易完成后,苍浩把交易材料给了谢尔琴科,让谢尔琴科帮忙分析一下,

谢尔琴科看过之后,马上來找苍浩:“新泰矿业的股东有两个,一个是戴比尔斯,另一个是澳洲钻石,这两家公司都是钻石联盟的成员,但这一次转让的股份只包括戴比尔斯,”

“我知道啊,”苍浩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我跟格罗斯摊牌的时候,格罗斯强调转让戴比尔斯的股份,却沒说是钻石联盟的股份,我装作沒听出这两者的差别就直接同意了……”

“为什么,”谢尔琴科非常不理解:“你应该顺势把澳洲钻石也夺过來,”

苍浩又是笑了笑:“你认为可能吗,”

“这……”谢尔琴科先是一怔,随后非常无奈的道:“这笔买卖亏得太厉害,钻石联盟不会同意,”

“沒错,”苍浩点了一下头:“我什么都沒有,却敢跟格罗斯谈判,正是吃准了钻石联盟会认为自己仍然拥有北大年蓝宝石矿,如果我想要把这个矿产彻底夺过來,钻石联盟宁可牺牲格罗斯,也不会同意的,”

谢尔琴科无奈的点了点头:“一点沒错,”

“我们不知道格罗斯在钻石联盟内部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从他能够主导新泰矿业的股份交易來看,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物,”苍浩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不过,面对这样巨大的亏损,任何重要人物都可以被替换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