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圈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尔琴科还是有些不明白:“我们对钻石联盟事实上沒有任何制约措施,这么说起來,就算是他们根本不转让股份给我们,我们也完全沒有办法,”

“格罗斯之所以答应……”苍浩嘿嘿一笑:“是因为他认为设计了一个圈套,把我给套住了,”

“我好像明白了……”谢尔琴科微微皱起眉头:“北大年那个地方非常混乱,把戴比尔斯的股份转让给你,意味着他们要利用你摆平麻烦,毕竟,你帮助差瓦立内阁成功翻身,于公于私,差瓦立和颂猜都欠你人情,如果你开來发矿藏,他们就算不支持也不会反对,但事实上,接下來真正进行开发的是澳洲矿业,他们是给你下了一个圈套,”

“沒错,”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格罗斯同意转让股份,我第一时间就揣测到真实用意,但我装作沒觉察到,丝毫不提澳洲钻石的股份,否则,格罗斯会重新考虑这个圈套,我连戴比尔斯的股份都拿不到,”

谢尔琴科笑了:“这么说是你的计中计,”

“应该说是套中套,”苍浩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我们拿到新泰矿业的股份后,除了北大年地区的局势这个麻烦之外,还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題是,新泰矿业到底谁说了算,原本戴比尔斯和澳洲钻石拥有相等的股份,但我估计澳洲钻石接下來会大笔收购其他股东持有的股份,然后就会在新泰矿业拥有控股权,”

“这么说我们要打一场收购战,”

“听着,尽管我逼格罗斯交出股份,但这场收购战我们不占据任何优势,甚至可以说一开始就处于下风,”苍浩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道:“ 新泰矿业的其他股东都是谁,各自拥有多少股份,我们一无所知,但澳洲钻石却是门儿清,因为当初是他们用这些股份贿赂军方,现在想收购回來也不难,”

“那怎么办,”谢尔琴科立即提出:“我觉得我们应该马上跟差瓦立谈谈,颂猜也行,让他们提供更详细的信息,”

“不,”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工作,是立即找到一个合作伙伴,北大年的这个矿产只凭我们自己玩不转,”

谢尔琴科不理解:“为什么,”

“我是军人,你是特工,也算半个政客,虽然我们各自也都有些生意,但严格來说不是生意人,”抽了一口烟,苍浩若有所思的道:“犹太人的商业智慧本來就是全球第一,钻石联盟这一百多年來又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他们可以玩死我们,”

谢尔琴科有些不服气:“这个……不至于吧,”

“很至于,”苍浩拍了拍谢尔琴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们有我们的优势,论武力,我们可以荡平钻石联盟,但我们也有我们的短处,而对方有他们自己的长处,我们要以己之长搏对方之短,但不能是相反,”

“明白了,”谢尔琴科点点头:“否则就是送死了,”

“另外,这处蓝宝石矿想要开采,还需要投入巨量资金,我已经沒有钱了……”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远处的矩阵系统:“光是这个东西就已经掏空了我的腰包,”

“你想找谁合作,”

“别忘了我有一个很牛B的干爹,”苍浩说罢,拿出手机,给曹雅茹打了一个电话,

曹雅茹刚刚接起來,劈头盖脸的就问:“这些日子你到底在忙什么,”

沒等苍浩回答,曹雅茹又道:“听着,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你,我想让你退出原來的生活,可你一天天的也不见人,甚至连班都不上,你到底在搞什么,”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苍浩直截了当的问:“你现在哪里,”

“我二十分钟后到公司,你要是想谈什么,就來公司吧,”曹雅茹顿了一下,又问:“你到底要谈什么,”

“见面再说,”苍浩挂断电话之后,让艾宇來翠峰村接自己,直接回了公司,

苍浩刚进了公司的门,初晴急忙站起來,热情的问候:“苍总好,”

初晴穿着一套灰色职业套装,腿上是浅灰色超薄丝袜,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很是吸引人,

苍浩注意到,她在案头摊开一乐本书,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外文,

很显然,这丫头是在学习,虽然她來了公司之后一直做着最底层的门迎,但苍浩相信她的未來比很多高管更有前途,

“你好,”苍浩点了一下头:“曹总在吗,”

“刚刚回來,”

“好,”苍浩笑了笑,问了一句:“最近有什么问題吗,”

“沒有啊,”初晴楞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我的意思是……”苍浩又是笑了笑:“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來找我,”

“这个吗……”初晴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对企业管理挺有兴趣,但读一个MBA实在太贵了,”

“我可以借你一笔钱,等你赚了之后还给我,”

“不,不只是钱的问題……”初晴叹了一口气:“更重要的是,我想真正学到一些东西,可是不知道哪里靠谱,”

“我帮你留心一下吧,”苍浩告诉初晴:“公司很多高管都在外面学习,有空我就问一下他们的评价,然后给你答复,”

初晴很甜的笑了:“谢谢,”

跟初晴聊了几句,苍浩去了曹雅茹的办公室,而曹雅茹推掉了所有工作,正等着苍浩,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跟我的个人生活无关,”苍浩摇了摇头:“如果你想劝我什么,最好还是留下口水,來谈更重要的事情,”

曹雅茹微微皱起眉头:“到底什么事,”

“你先回答我,对珠宝钻石行业怎么看,”

“我对这个行业不了解,不过直觉上应该有很大的发展前途……”曹雅茹果然是个女强人,立即把自己的分析判断娓娓道來:“这些年,国内经济发展迅速,尤其是出现了很多太多的有钱人,这些有钱人的财富來的非常轻易,花起來也就不在乎,而且开始玩文化,结果就是各种文玩和珠宝玉器价格暴涨,随随便便开发一个新品种出來,都能炒到天价,比如黄龙玉、南红,这些东西过去都沒有,但如今价格高企,当然,这后面是有游资推动的,但也说明了市场前景很大,”

“我现在要跟你谈的就是这个……”苍浩把新泰矿业的资料放到曹雅茹面前:“前几天,出了一些状况,结果我阴差阳错的拿到了一处蓝宝石矿,我需要跟人合作,毫无疑问,曹氏集团是最佳选择,”

接下來的两个小时时间里,曹雅茹沒再说话,而是认真的翻看起來,

这些资料内容详尽,既有关于新泰矿业的基本面,也有矿藏的详细地质调查数据,

在普通人看來,这些东西如同天书一样,偏偏曹雅茹看得津津有味,

最后,曹雅茹把资料合起來,长呼了一口气:“这个矿藏很有开发价值,”

“那么你同意了,”

“你先回答我,这处矿藏怎么來的,”曹雅茹看着苍浩,若有所思的道:“这几天,T国局势变得非常诡异,先是军方栽赃差瓦立内阁腐败,差瓦立前往木邦共和国避难,接着,国王宣布支持差瓦立内阁,结果军方主要领导人被迫下台……你刚好在这个关头拿到这么值钱的矿藏,别跟我说T国的事情与你无关,”

“我沒说过与我无关,”苍浩耸耸肩膀:“我们想到你平常还看新闻,连东南亚那边的事情都关心,那么我就告诉你真相是怎么回事……”

既然曹雅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苍浩索性也就沒隐瞒,从钻石联盟的阴谋讲起,一直到自己帮助颂猜如何力挽狂澜,

曹雅茹听罢,陷入深深的沉默,看着苍浩沒说话,

过了许久,苍浩打破了沉默:“你怎么了,”

“我沒想到……”曹雅茹一摊双手:“当我得知你是雇佣兵的时候非常惊讶,沒想到你的游戏玩的越來越大,竟然能干涉别国内政了……”

“那又怎么样,”

“某种程度上來说,我应该为你感到骄傲,你这样强势的男人是很受女性欢迎的……”

苍浩叹了一口气:“直接说但是,”

“但是,我们这个家庭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波澜,我现在只想过些平静的生活,”曹雅茹一字一顿的质问道:“苍浩你为什么不能放弃,”

“我是來跟你谈生意的,”苍浩有些不耐烦了:“你是否愿意,给个痛快话,别扯其他的,”

“这个矿藏前景诱人,但是……”曹雅茹摇了摇头:“由于T国局势复杂,面临太多不可测的商业和政治因素,这个合作充满充满了风险,”

“也就是你拒绝了,”

“对,”曹雅茹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不仅如此,我还会向所有大企业发出通报,请他们不要跟你合作,”

苍浩有些火了:“你太缺德了吧,”

“我这是为了你好,”曹雅茹很认真的道:“我不想你死于非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