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套中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苍浩豁然站起,拿回了那些资料:“我希望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对你说,女人就应该回家做饭生孩子,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装模作样当什么女强人,你会怎么想,”

曹雅茹一时无语:“你……”

“不要干涉我的生活,”苍浩站起身來,语气越來越不耐烦:“这个矿藏我还要找合作伙伴,如果你给我下绊子,别怪我不客气,”

曹雅茹冷冷一笑:“要挟我是吗,”

“是警告,”苍浩指了指曹雅茹的鼻子:“告诉你,阻我做事,人挡杀人,佛挡灭佛,咱们两个毕竟是青梅竹马,我不希望闹到撕破脸的地步,”

“你这是本性暴露了,”曹雅茹冷冷一笑:“你果然被雇佣兵生活改变了,”

“我从來都不否认自己变了,”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其实你也变了,只是沒觉察到,变得让我讨厌,”

突然之间,曹雅茹感到了一股寒意,來自苍浩,

面前的这个男人,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懦弱的玩伴,曹雅茹早就知道苍浩归來之后已经不再一样,可直到此时此刻才觉察到原來苍浩还很可怕,

“你好自为之吧,”丢下这句话,苍浩摔门而去,房门撞在门框上,发出“碰”的一声,

夏明琪刚好路过,被这一声响吓了一大跳,看到苍浩怒气冲冲离开曹雅茹的办公室,也沒敢上去打招呼,

不过,作为公司一大八卦源,夏明琪看到这一幕当然不会装作沒看到,很快的,公司里就有传言说苍浩跟曹雅茹爆发争吵,

还有人认为,苍浩很可能是试图非礼曹雅茹,尽管这个说法非常离谱,但越是离谱的消息,就越是有市场,

苍浩发火了,曹雅茹的脾气也不小,抓起一份文件用力扔在办公室门上:“你还來脾气了,”

有时“啪”地一声,秘书本來要进來送咖啡,听到这声响,一缩头溜回去了,

曹雅茹余怒未消,正寻思着怎么报复一下苍浩,电话响了起來,是曹志鸿打过來的:“你急三火四的回国到底干什么,”

“因为苍浩,”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你知不知道苍浩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些什么事,我希望把他拉回來……”

曹志鸿耐心听着女儿的絮叨,直到曹雅茹把想说的话全都说尽,这才长叹了一口气:“你啊你……何必呢……”

“我不想让他横死街头,”曹雅茹理直气壮:“我是为了他好,”

“我跟你说点事情吧……”曹志鸿咳嗽了两声,清了清桑嗓子:“当年,我的生意越做越大,经常都会想如果苍浩在我身边多好,我可以培养他接班,可他毕竟在海外,我身边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其实我本來不愿意让你來掌管这些生意的,”

“为什么,”曹雅茹气呼呼的道:“我早就知道爸爸你重男轻女,”

“沒错,我确实重男轻女,但这同样是为了你好,这个社会,做任何事情依靠的都是潜规则,而不是明规则,潜规则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男女关系……”冷冷一笑,曹志鸿缓缓说道:“今天我跟你多说一点,我们华夏人的社会,但凡是成功人士,不管官员还是商人,有几个私生活品行端正的,哪一个不是像发了情的公狗,可笑的是,很多华夏人还嘲笑东瀛人特别热衷拍电影,却也不想一想,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满大街到处都是性|保健品商店,一上网到处都是壮|阳品的广告,我们这个民族偏偏是最好|色的,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做事,如果想不付出身体代价,基本不可能,”

曹雅茹怔住了:“这……”

“我本來希望你能做一个本分的家庭主妇,但你当时商业也表现出了很浓厚的兴趣,于是我仔细考量之后还是决定培养你來接班,”长呼了一口气,曹志鸿意味深长的道:“如果我去训练一只鱼去爬树,终其一生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反而还被这条鱼所怨恨,我不如把你放到**大海里,让你自由的游來游去,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而且你做的比我预期的更好,也一直都沒吃亏,”

这几年來,很多人都打曹雅茹的主意,不过沒有一个得逞的,一方面是曹雅茹足够有心计,另一方面更重要,就是有曹志鸿的袒护,

曹雅茹无奈的点了点头:“因为我是你女儿,沒人敢把我怎么样,”

“对啊,”曹志鸿点点头:“换个角度來说,如果我把你关在家里,每天就是让你学习瑜伽、烹饪、花艺什么的,你会开心吗,”

“可这跟苍浩有什么关系,”

“苍浩从国外回來了,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你以为我猜不到这些年他在国外干了些什么,”轻哼一声,曹志鸿意味深长的道:“我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曹雅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爸爸,你……”

“如今苍浩回來之后暗中还在干着些危险的事,只能说明他适合做这个,而不是因为别的,你考虑过的事情,他自己也一定考虑过,我不认为他比你笨,”顿了一下,曹志鸿字字顿顿的说道:“我希望他过上平静幸福的生活,但我更尊重他的个人选择,”

“可他玩的太大了,竟然卷入其他国家的政治斗争……”曹雅茹无法反驳父亲的话,却不能认同这个道理,索性把北大年蓝宝石矿的事情说了出來,

让曹雅茹万万沒想到的是,曹志鸿直接就來了一句:“我对这个矿很感兴趣,”

“什么,”曹雅茹非常惊讶:“我沒听错吧,”

“你当然沒听错,”曹志鸿看了一下日程安排,又道:“这两天我就回国,把矿藏项目落实,”

“你竟然要跟苍浩合作,”曹雅茹急忙道:“你知不知道,北大年那个地方局势混乱,一天到晚打仗,还有,这个蓝宝石矿牵扯到复杂的政治斗争,我们是生意人,沒必要冒这个风险,”

“富贵险中求,”曹志鸿毫不犹豫的道:“你以为,如果我只是安安分分的做生意,能把曹氏集团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吗,更何况,商业从來离不开政治,国内大员我都打了那么多交道,还摆不平几个东南亚的官僚,”

“你确定想好了吗,”

“我当然想好了,”曹志鸿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还有,按照你所说的情况,苍浩是有功于差瓦立内阁的,从当下T国局势看來,差瓦立内阁获得国王的支持,已经站稳了脚跟,军方已经完全落在下风,如果苍浩开发这个蓝宝石矿,肯定会获得官方的支持,这是非常大的优势,”

“疯了,”曹雅茹一个劲的摇头:“老爸你不能陪着苍浩一起疯,”

“我不想跟你说太多,”曹志鸿直截了当的道:“从现在开始,这个项目我全权接手,你就不要管了,”

随后,不管曹雅茹再说什么,曹志鸿直接挂断了电话,

再说苍浩这一边,离开曹雅茹办公室之后,也有些消气了,

想來想去,苍浩觉得北大年这个蓝宝石矿,必须要找个合作伙伴,

荷园会也是一个选择,苍浩毫不怀疑自己只要拿出这个项目來,他们有非常大的热情参与,

但是,苍浩与荷园会的关系,毕竟不如跟曹氏集团,北大年蓝宝石矿可以带來可观的盈利,还是留给自己人比较好,

既然曹雅茹不答应,苍浩考虑自己跟曹志鸿亲自谈谈,不过,苍浩刚拿出手机來,还沒等拨号却又收了起來,

自己刚刚跟曹雅茹吵了一架,现在给曹志鸿打电话,不是最好的时间,

于是,苍浩让艾宇送自己回了翠峰村,沒想到的是,这里來了客人,

孟阳龙等在会客室里,只带了两个随从,

苍浩回來之后,孟阳龙摆了摆手,让随从出去,随后对苍浩道:“我结束访问,第一时间就來见你了,怎么样,老夫我做事还是很靠谱的吧,”

苍浩正要说话,一个人从旁边走了过來,向苍浩伸过手來:“谢谢你,”

來的人是颂猜,坐在房门旁边,苍浩刚进來的时候沒看到,

苍浩一愣:“你怎么回來了,”

“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苍浩跟颂猜用力握了握手:“欢迎你回到翠峰村,”

“你知不知道,我带着那个易容面具,几天时间里不能摘下來,也不能洗脸,有多难受,现在总算摘下來了……”颂猜嘿嘿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真实的自己最好啊,”

孟阳龙悠然说道:“我们去王宫拜会国王的时候,颂猜找了个借口去卫生间,在里面撕掉了人皮面具,出來的时候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很显然,孟阳龙对颂猜的做法非常满意,因为颂猜表明身份时沒跟使团在一起,这样一來,就算是国王不支持颂猜,孟阳龙的使团也可以轻易摆脱责任,

孟阳龙又告诉苍浩:“当时,王宫卫士冲过來要逮捕颂猜,但国王很耐心的听颂猜把一切说了出來,本來,国王是接待使团访问的,结果我们使团却变成了听客,”

“等一等,”苍浩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也就是说,国王发现了颂猜之后,是当着使团的面,让颂猜说出了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