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归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孟阳龙点了一下头:“有问題吗,”

“问題大了,”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按照常理來说,正常的访问活动突然出现插曲,应该先把颂猜暂时带走,继续访问活动;或者就是临时取消访问,另行安排时间,”

“说得对,”孟阳龙微微皱起眉头:“颂猜提到的这些事,应该说算是T国的家丑,家丑不应该外扬才对,”

颂猜愣住了:“让你们这么说,我也不明白了,为什么国王跟我谈话的时候,要让你们在场,”

苍浩微微一笑:“我觉得国王未必是被蒙在鼓里,”

颂猜急忙问:“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其实国王知道军方的所作所为,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进行彻查,毫无疑问,颂猜你提供了这个契机……”顿了顿,苍浩接着说道:“国王跟颂猜谈话的时候,沒有回避使团,说明国王已经猜到了颂猜是使团带进來了,”

颂猜又问:“然后呢,”

“沒有然后了,”苍浩耸耸肩膀:“既然是使团把你带进王宫,显然华夏方面已经了解详情,是不是让使团回避已经沒有任何意义,”

颂猜若有所思点了一下头:“有道理,”

“对了,局面既然已经扭转过來,你应该留在国内帮助差瓦立调查新泰矿业才对,为什么跟孟老回來了呢,”苍浩很奇怪:“你不会被开除了吧,”

“当然不是,”颂猜大笑三声,从这笑声里能感受到一种得意,看來颂猜不但沒失业,很可能还获得了升职:“我是主动提出跟孟老回华夏的,因为有些后续事情还沒处理,”

苍浩故作糊涂:“什么后续事情,”

颂猜反问:“这件事情你介入太深了,难道不应该说清楚,”

“说的也对,”苍浩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瞥了孟阳龙一眼,

孟阳龙意识到,苍浩和颂猜接下來的谈话可能不方便让别人听见,于是起身告辞了:“把颂猜带來见你,我的工作也就算完成了,你们两个聊着,我还有事忙,”

苍浩摆摆手:“再见,不送,”

孟阳龙有些不满:“你不出來送送我,”

苍浩干笑两声:“咱们都这么熟了,繁文缛节还是免了,”

孟阳龙哼了一声,再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苍浩看着孟阳龙出去把门关好,这才问颂猜:“什么事,”

颂猜直接就问:“你是不是收购了新泰矿业的股份,”

苍浩丝毫沒准备隐瞒:“沒错,”

“为什么收购,”

“阴谋既然已经败露,钻石联盟已经沒办法继续开发北大年的蓝宝石矿了,他们现在应该及时撤出洗清自己,既然股份早晚的转让,还不如转让给我,”苍浩耸耸肩膀:“有问題吗,”

“问題大了,”颂猜非常认真的道:“你拿到的只是戴比尔斯的股份,澳洲钻石的股份还在,换句话说,北大年的这个蓝宝石矿,钻石联盟还是有份的,”

“这个我也知道,”苍浩无奈的点了一下头:“先前我已经跟人解释过了,澳洲钻石的股份其实我也想拿到,问題是拿不到,”

颂猜长叹了一口气:“你确实拿不到,”

“虽然我一直都这么想,不过听你这话,好像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认为自己拿不到澳洲钻石的股份,我要告诉你……”颂猜看了眼房门,确定已经关好,才继续说道:“根据目前的调查结果,出面贿赂军方领导的是戴比尔斯,而澳洲钻石沒参与,明天,我们将会对外界发布调查报告,公众的怒火会击中到戴比尔斯身上,却沒有理由指责澳洲钻石,”

“原來是这样,”苍浩吐了一个烟圈,又道:“这么说起來,钻石联盟从一开始就做了两手准备,让戴比尔斯出來做这个恶人,澳洲钻石隐藏幕后,一旦出现变局,至少还能保住澳洲钻石,这帮犹太佬还真精明,”

“尽管戴比尔斯和澳洲钻石是同一个主子,但绝大多数公众从來沒听说过钻石联盟,我们也沒有证据证明世上确实存在这么一个组织,”一摊双手,颂猜非常无奈:“转让戴比尔斯的股份给你,等于是把麻烦丢给了你,不过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将來谁会拥有新泰矿业的控股权,”

“这么说我还真得跟澳洲钻石争夺股份了,”

“你现在下手已经晚了,”

苍浩稍稍的一惊:“为什么,”

“我对国王讲出真相后,国王先是驱散了王宫外面的军队,随后约谈了军方将领,一些比较敏感的腐败分子,已经意识到局势变化,着手抛售股份了……”顿了一下,颂猜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国内舆论沸沸扬扬,军方的家属更是坐不住了,从昨天开始,澳洲钻石已经派人跟他们接洽,其中很多人已经把股份转让给了澳洲钻石,”

苍浩狠狠抽了一口烟:“这么说局面不太乐观,”

“很不乐观,”颂猜摇了摇头:“我这次回华夏就是要跟你谈这事,到目前为止,我们沒发现澳洲钻石有任何违法犯罪活动的证据,这也就意味着不能对他们采取任何措施,我倒是希望强行沒收他们的财产,但这样一來无疑会打击外国投资者的信心,对我们国家的负面影响太大了,”

“差瓦立有什么主意,”

“他让我告诉你,为了表达谢意,我们支持你开发北大年蓝宝石矿,但是……”颂猜一字一顿的道:“必须摆平澳洲钻石,”

“这个是必须的,”

颂猜很认真的问:“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苍浩本來指望颂猜能有什么计划,而颂猜同样希望苍浩能拿出有效方案,可苍浩眼下还真沒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真见鬼,”颂猜站起身,在房间里來回踱步:“差点丢掉了命,本來以为打赢了这一仗,却沒想到竟会是这么个局面,”

苍浩又抽了一口烟:“钻石联盟很不简单,否则不可能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操纵钻石价格,攫取天文数字的利润,”

“你觉得他们接下來会怎么做,”

“我猜,掌握了控股权之后,他们会全力开矿,但是,开出來的宝石不卖,全部囤积起來,”冷冷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也就是说,他们要把蓝宝石矿变成无底洞,需要不断地往里面砸钱,他们消耗得起,但我不行,他们这是要拖垮我,”

颂猜狠狠不已:“太卑鄙了,”

“只是一种商业手腕罢了,”苍浩对此表示理解:“如果能够击垮澳洲钻石,我愿意把他们的股份敬献给你们国王,”

苍浩考虑的是,既然人家表示支持自己,那么自己总该有所回馈,以换取人家更大的支持,

按说,颂猜听到这话应该表示感谢,却不料來了一句:“你应该这么做,”

苍浩怔了一下:“为什么,”

“既然戴比尔斯涉嫌严重违法犯罪,本來我们打算罚沒其资产收归国有,沒想到他们提前把股份给转让了,”颂猜说到这里,嘿嘿一笑:“如果是别人接手了,我们至少要找点麻烦,但对你不会,”

苍浩张嘴來了一句:“格罗斯这条老狐狸,”

事到如今,苍浩算是明白了,格罗斯同意转让戴比尔斯的股份,也是因为根本留不住,

既然T国方面可能沒收股份,还不如提早让别人接盘,换取其他方面的利益,

格罗斯给苍浩下了套,苍浩却有套中套,如今格罗斯打算反套苍浩,到底最后谁会被套死,眼下还真说不好,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看了一下时间,颂猜道:“明天我就回T国,咱们保持联络,有事及时沟通,”

“好,”苍浩点点头:“我派两个人送你,”

“沒必要这么麻烦,”

“有必要,”苍浩冷冷的道:“我担心格罗斯对你不利,”

第二天一早,谢尔琴科和万鹏把颂猜送走了,这一路上到沒出什么状况,格罗斯沒派人截杀,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新闻出來了,T国政府发布公告,指责军方勾结跨国公司掠夺国家资源,

几个涉嫌腐败的军方领导人被点名,而这些人之前已经辞职,或者逃往国外,

戴比尔斯更是被严厉指责,不过该公司马上发表声明,只有一句话,表示已经将新泰矿业的股份转让给其他人,

声明就是这样简单,既沒对T国的指责做出回应,也沒提把股份转让给谁了,

这让苍浩感到,自己这一次碰到难缠的对手,他们倒不是武力多么强大,而是这脑力实在厉害,

无论如何,在所有人当中,苍浩毕竟是第一个发现真相的,

可是却有那么一帮人,直到看见了T国政府的公报,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那就是鬼王党,

“我们都被涮了……”黑面鬼沒戴面具,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着,有点像是得了老年痴呆:“阴谋,一切都是钻石联盟的阴谋,竟然连我们都是最后才知道的,”

红面鬼问了一句:“我们该怎么办,”沒等黑面鬼回答,红面鬼又道:“我猜,徐建军又会大发雷霆,指责我们无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