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张狂/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红面鬼的话,黑面鬼沒出声,身体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过了一会,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徐建军快步走进了进來,

“你身后那个东西叫做‘门’,”黑面鬼指了指房门:“有教养的人再进來之前会敲一敲,”

“我现在沒心情跟你谈教养,”徐建军冷冷一笑:“因为我现在火大,而我之所以火大,是因为我养了一帮废物,”

黑面鬼缓缓站起身來:“你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就在刚刚,我又丢了三个基地,”徐建军怪异的大笑起來,片刻后又道:“庞劲东特么的果然给力啊,带着洪妙雪这才回去多长时间,竟然到处斩将夺旗,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他们夺回红魔集团只是时间问題……”

徐建军的话还沒说完,两个手下走了进來,每个人的手上都捧着一个箱子,

徐建军不耐烦的问:“你们干什么,”

一个手下很小心的道:“刚才,有人把这两个箱子放到门外……”

徐建军快步走过去,一把夺过一个箱子,打开之后看了一眼,倏地就是一愣,

马上的,他把这个箱子扔到一旁,又把另一个箱子夺过來打开,

也就是徐建军这么一扔,原來放在箱子里的东西滚了出來,赫然是个人头,

这个人头戴着面具,一看就知道是鬼王党的成员,

而另一个箱子里,同样装着人头,也同样是鬼王党成员,

徐建军恶狠狠的把箱子摔在地上:“完了,彻底完蛋了,”

黑面鬼木讷的走过去,捧起一颗人头,嘴角不住的抽搐着:“火鬼……火鬼……”

过了一会,黑面鬼把这颗人头放到桌子上,又捧起另外一颗人头:“水鬼……你怎么也死了……”

这两颗人头是鬼王党大将火鬼和水鬼,负责控制红魔集团在东南亚两个最重要的毒品销售网络,这两个网络的骨干分子都是洪氏家族的成员,一直反对徐建军上位,

正因为如此,徐建军才把火鬼和水鬼派了过去,沒想到的是,当这两个人回來,只剩下脑袋了,

毫无疑问,人头是庞劲东寄过來的,这意味着这两个网络已经丢失了,洪妙雪夺回了控制权,

“废物,全特么都是废物,”徐建军气的一个劲跺脚:“你们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知道,”黑面鬼擦拭了一下眼角,冷笑着道:“红魔集团在东南亚的势力,你已经彻底丢掉了,现在只剩下华夏这一部分,从某种程度上來说,你特么就是光杆司令,”

“你敢挖苦我,”徐建军更怒,走到黑面鬼身前,咆哮着道:“你曾经信誓旦旦向我保证,有了鬼王党的支持,我夺取红魔集团只是小问題,现在小问題变成大麻烦,你的这些废物手下被人斩首,然后把脑瓜子送过來向我示威……”

“如果我的手下是废物,你的手下又是什么,”黑面鬼反唇相讥:“面对苍浩和庞劲东的联合进攻,他们撑得还沒有我们鬼王党时间久,”

“可我在你们身上花了太多的钱,”徐建军越说越怒,抬起脚來踹向桌子,上面的两颗人头掉在地上,

徐建军余怒未消,一脚射向水鬼的头颅,这头颅飞了起來,就像皮球一样撞在墙上,

徐建军的这个举动,彻底激怒了黑面鬼:“我的兄弟死了,沒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最好放尊重点,”

“你的兄弟都是废物,废物沒有资格被尊重,”徐建军声音越來越大:“拿走我这么多钱把事情搞成这样,黑面鬼你自己都应该去死,”

黑面鬼打量着徐建军,突然之间,哈哈笑了起來,

这么一笑,让徐建军有些冷静了:“你笑什么,”

“我笑你,”黑面鬼回到桌子那里,拿起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我觉得红面鬼说的沒错,我受苍浩的影响太大了,过去我根本不吸烟,因为觉得他抽烟的样子很帅,结果我也染上了烟瘾,”

“你说这个干什么,”徐建军不耐烦的道:“我已经不关心你跟苍浩之间那档子事了,”

黑面鬼沒理会徐建军的话,自顾自的道:“过去,总是戴着头套,很难过一下烟瘾,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是谁,”

“我特么不知道,也不关心你到底是谁,”徐建军更加不耐烦了:“在我眼里,所有人只分两种,有用的和沒用的,我特么才不管你们过去有什么传奇经历,如果对我來说你根本沒用,那就屁都不是,”

“你知道吗……”黑面鬼回到徐建军身前,满面笑容的道:“过去,我真挺欣赏你的,按照你自己的价值观,你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在洪妙雪身边韬晦这么久,一天说不上十句话,最后一举夺权……这特么真是屌丝逆袭的典范,”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维持过去这种作风,将來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就,很可惜你夺权之后变了……”黑面鬼缓缓摇了摇头:“变得太过张狂,”

“我有张狂的资本,”

“或许吧,但你这么一张狂,却也暴露了你的底牌和弱点,让别人彻底清楚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黑面鬼说着,又摇了摇头:“我很为你遗憾,”

“遗憾你个头……”徐建军正要说下去,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腹部传來一阵冰凉,随后是剧烈的疼痛,

徐建军低下头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黑面鬼在自己的腹部插了一把匕首,

“你……你干什么,”徐建军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來,挣扎着想要往后推去,

黑面鬼把烟叼在嘴上,一只手抓住徐建军的衣领,不让徐建军继续往后退,另一只手把匕首往深处捅了捅:“既然洪妙雪可以夺权,你也可以叛变,为什么我不可以,”

“你……”徐建军感到疼痛越來越剧烈,身体的颤抖随之也越來越剧烈,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开:“你要杀我,”

“对,”黑面鬼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钻石联盟给那么多钱,老子照样不听他们的,你以为老子为什么要给你打工,”

徐建军的两个手下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后掏枪要攻击黑面鬼,

然而,红面鬼的动作更快,突然冲到两个人的身前,抽出一把匕首刺进一个手下的咽喉,紧接着抽出來,掷向另一个手下,正中太阳穴,

几乎是同时的,两股血箭喷射出來,两个手下的身体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黑面鬼对徐建军又道:“你谋夺红魔集团的计划,极大程度上启发了我,为什么我不能如法炮制呢,”

徐建军的面色愈发苍白:“你……你太卑鄙了……”

“你不觉得卑鄙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來挺搞笑的吗,”黑面鬼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转动匕首,锋刃割断了徐建军的肠子,带來了更大的痛苦:“明白跟你说了吧,我之所以愿意给你打工,仅仅因为我发现可以通用同样的手段來壮大我鬼王党的力量,”

“你……也想当红魔,”

“非也,”徐建军说着,拼命的捶打着黑面鬼,然而黑面鬼根本不为所动:“我才不当红魔,鬼王党就是鬼王党,红魔集团将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而不是相反,”

“你……原來早有预谋,”

“本來我不想这么快动手,我希望你能壮大红魔集团的力量,这样将來我的斩获也就更大,只可惜,有些事情的发展出乎我的意料,红魔集团不但沒有壮大,反而被不断削弱……”黑面鬼说着的同时,开始向反方向转动匕首:“还有就是,你的这幅张狂让我非常厌恶,所以我决定提前动手,”

“原來如此……”徐建军感到一阵阵的眩晕,很想要睡觉:“我输了……彻底输了……”

“你是罪有应得,”黑面鬼抽出匕首,一脚踹倒了徐建军:“你死了,至少广厦警方会很高兴,或许还有洪妙雪,”

徐建军闭上了眼睛:“你赢了……”

“看在你给我很多钱的份上,我给你一个痛快,”黑面鬼把匕首横在徐建军的脖颈上,用力一切,直接割断了喉管:“就像你对洪妙雪一样,我在你手下也培养了很多亲信,完全可以顺利接手红魔集团,否则我为什么要派出那么多手下去东南亚,你以为真的是帮你做事吗,只是很可惜,所有这些地盘最后还是丢了,如今只有在华夏的这点力量了,”

叹了一口气,黑面鬼在徐建军的衣服上擦干净了匕首,收了起來,

刚好,周大宇推开门进來,一眼就看到了地上徐建军的尸体,

周大宇沒有任何惊讶地表示,只是撇了撇嘴,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一幕,

黑面鬼歪头看着周大宇:“你想说什么,”

周大宇微微一笑:“欢迎你,新的红魔,”

“我还是黑面鬼,红魔集团已经成为历史了,”徐建军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得出來,周大宇,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喜欢跟聪明人合作,”

周大宇点点头:“谢谢,”

“我们的合作继续,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就不提醒了,”黑面鬼一字一顿的道:“我会让你赚更多的钱,”

再说苍浩这一边,

接下來的两天时间,苍浩沒什么其他事情,就一直老实在公司上班,

曹雅茹也在公司,总想找机会跟苍浩谈点什么,但苍浩一直躲着曹雅茹,

大家的价值观完全不同,既然见面就要吵架,还不如不见,

这一天,苍浩刚在办公室坐定,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那边打來的电话,

这部电话是曹志鸿专用的,所以苍浩愣了一愣,随后接了起來:“你好,”

“你大概沒想到我已经回国了吧,”

“确实沒想到,”苍浩笑了:“欢迎你,老爸……哦,不对,是董事长,”

“在工作的时候应该喊我董事长,你果然公私分明,我很欣赏,”嘉许的点了点头,曹志鸿告诉苍浩:“我今早刚下飞机,一直在处理一些事情,你现在过來一趟,我要跟你聊一下,”

“聊什么,”

曹志鸿沒有正面回答:“小茹也在,”

苍浩马上去了曹志鸿的办公室,果然,曹雅茹也在,表情有些怪异,也不知道这对父女之间发生了什么,

曹志鸿拿出一根雪茄扔给苍浩,开门见山的道:“我知道北大年蓝宝石矿的事了,”

“哦,”苍浩把雪茄拿在手里,缓缓转动着:“董事长有兴趣,”

“兴趣非常大,”曹志鸿若有所思的道:“曹氏集团过去从事制造业,但现在全球制造业都不景气,我一直都在考虑转型,但沒有成熟的想法,”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的这个提议给了我灵感,”曹志鸿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加强了语气:“宝石行业不同于普通矿产行业,具有高附加值特点,我很感兴趣,”

苍浩点上雪茄,抽了一口,随后向曹志鸿伸过手去:“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曹志鸿用力跟苍浩握了握手:“真沒想到我们父子还有机会合作生意,”

苍浩与曹志鸿的意见高度一致,再加上互相又是那么信任,所以合作方式很快就谈妥了,

不过,想要履行这个合作,苍浩必须先对自己的产业进行改造,

说起來,自从回国之后,苍浩给自己积累了一些生意,只是一直权责不明,显得有些混乱,

首先,苍浩把天雨楼的几家门店资源整合一起,理顺天雨楼娱乐有限公司;

然后,在天雨楼和血狮保安公司的基础上,组建血狮集团;

最后,血狮集团把新泰矿业的一半股份转让给曹氏集团,曹氏集团不向血狮公司支付现金,而是用购买股份的钱进行北大年蓝宝石矿的后续开发,

这样看起來,苍浩似乎是吃亏了,原本的股份只剩下一半,

事实上,苍浩得到这些股份本來就沒花钱,卖掉股份获得的钱等于是白赚,接下來澳洲钻石要是在新泰矿业搞鬼,这笔钱就能派上用场了,

更重要的是,如果不以转让股份这种形式,苍浩也沒办法让曹氏集团介入新泰矿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