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反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常情况下,想让曹氏集团参与北大年蓝宝石矿的开发,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让曹氏集团入股新泰矿业,成为新股东;二是在开发北大年蓝宝石矿的时候引入外资,让曹氏集团成为投资方,

可以预见,这两个方法,澳洲钻石都不会同意,所以苍浩转让自己的股份就成了唯一方案,

接下來,曹志鸿去了东南亚,办理接管新泰矿业事宜,

苍浩让庞劲东帮忙暗中提供保护,至于影子部队,继续保护曹雅茹,

曹志鸿把曹雅茹派回了法兰西,其实,父女两个去了这么久,主要商业事宜都已经确定,接下來只等着注资了,曹雅茹本來沒必要再去,

但是,曹志鸿猜到曹雅茹如果留下來,肯定会因为价值观不同,又跟苍浩发生冲突,既然如此,还不如让曹雅茹离开冷静一段时间,免得因为个人情绪影响了当下工作,

至于曹雅茹自己,揣摩到了父亲的这一层用意,尽管不愿意马上去法兰西,不过还是很快启程了,

一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曹志鸿一直在T国,

通过颂猜,曹志鸿见到了差瓦立本人,双方相处倒是很融洽,

苍浩沒过问具体细节,因为沒这个必要,以曹志鸿的思谋和洞见,肯定会跟差瓦立谈妥如何开发北大年蓝宝石矿,

只不过,想要把钻石联盟的势力彻底驱逐出去,眼下大家都沒有更好的主意,

这一天早晨,苍浩刚刚到了办公室,手机响了,是庞劲东发來彩信,

里面是几张照片,看环境正是东南亚那边,满地都是尸体,在尸体旁边站着很多廓尔喀雇佣兵,

庞劲东沒有做任何说明,不过这些照片已经说明了一切,很显然,洪妙雪在庞劲东的帮助下,已经完全夺回了红魔集团,徐建军的残余势力被荡涤一空,

按照庞劲东最初的设想是要从外围突破,如今已经实现了,但红魔集团在国内的势力仍然不容小觑,

刚刚关掉彩信,廖家珺的电话打了进來,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中午有时间沒,我要请你吃饭,”

“行啊,”苍浩懒洋洋的道:“你买单,”

“可以,”廖家珺点点头,随后试探着道:“对了……那个……这一次就不要叫井悦然了,”

“你决定,”苍浩本來也不想带上井悦然,只是廖家珺为了不让井悦然误解,上一次不得不一起请來,

这一次,廖家珺不想叫上井悦然,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到了中午,苍浩到了廖家珺约定的饭店,刚好廖家珺也來了,穿着一身警服,开着警车,

她把警服外衣脱掉放到车里,换上一件便装外套,这才进了饭店,

现在对公务用车查得非常严,廖家珺在这方面一直很注意,

两个人落座,服务员过來了:“请问二位想吃点什么,”

“你看着來三五个菜就行了,赶紧去吧,”廖家珺摆了摆手,把服务员打发走,随后拿出一张照片放到了苍浩面前,

这张照片上是一具烧焦的尸体,看起來应该是在一处壕沟里,旁边做了不少标记,应该是警方勘察现场拍摄的,

今天沒怎么忙工作,倒是看到了不少尸体,苍浩无奈的笑了笑:“这又是什么,”

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这是徐建军,”

“什么,”苍浩多少有些意外:“他死了,”

“昨天,有几个驴友徒步,路过一处荒郊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体,马上报警,”顿了一下,廖家珺继续介绍道:“是刘天生带队去的,调查发现死者是先被匕首刺死,然后焚尸灭迹,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痕迹,只有一样东西留了下來,那就是牙齿,”

“你们对比齿模了,”

“因为卧底工作非常特殊,所以每一个卧底派出去之前,都会详尽搜集生理信息,徐建军留过齿模,跟死者的完全能对应上,其实我们之前还真沒往卧底身上想……”廖家珺敲了敲照片,冷冷的道:“我们现在基本可以断定徐建军已经死了,”

“是吗,”苍浩呵呵笑了笑:“罪有应得,”

“不,”廖家珺非常认真的摇了摇头:“徐建军就是一个人渣,警界败类,他害死了那么多同事,应该把他交给法律惩处才对,这么死了实在太便宜他了,”

“我也觉得他应该被千刀万剐才对,”苍浩耸耸肩膀:“不过,当下最重要的问題是,徐建军为什么会死,”

“只有一个可能,,红魔集团内部反水,”廖家珺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洪妙雪推翻前任红魔上位,徐建军反叛洪妙雪上位,那么同样也可以有人这么对付徐建军,这是一种惯性效应,”

“沒错,”苍浩讥讽的笑了笑:“所以说,我们做事应该谨慎一些,因为每一件事情都可能给别人提供示范效应,最后就是你施加给别人什么,就会得到同样的回馈,徐建军这就被反戈一击了,”

“你认为谁的嫌疑最大,”

“有这个能力的当然是鬼王党了,”

“你对鬼王党还知道什么,”

“听着,我今天才知道徐建军已经死了,关于鬼王党,我帮不了你什么,”苍浩摇了摇头:“我只是推测只有鬼王党才有这个能力,”

“好吧……”廖家珺本來希望苍浩能提供一些线索,既然苍浩也不知道什么,她马上转换了话題:“还有一个事……”

“什么,”

“你知不知道洪妙雪已经夺回红魔集团,”

苍浩当然知道,不过沒直接说出來,而是反问:“你猜,”

“我猜你肯定知道,”廖家珺轻哼一声:“庞劲东是你师父,他的事情你沒有理由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

“红魔集团事实上已经分裂了,鬼王党推翻徐建军后控制这华夏这一部分,而庞劲东帮助洪妙雪控制东南亚部分,”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斩钉截铁的道:“我希望你帮我向洪妙雪转达一个信息,就算过去的事情可以不追究,但洪妙雪如果再敢把爪子伸到国内,我肯定斩断,”

苍浩漫不经心的应了声:“我知道了,”

“我沒开玩笑,”廖家珺急忙道:“我是非常认真的,”

“我知道你很认真……”苍浩多少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和师父也不希望洪妙雪回到国内,甚至我们也不希望她继续做这种生意,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否则从一开始就不会有徐建军的上位,”

“我明白,你夹在当中也很难……”廖家珺缓和了语气:“有的时候,我想一想也头疼,各方势力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了,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敌友双方一直在不停的互相转化着……”

廖家珺的这番话,苍浩也很有同感,今天庞劲东发來的那些照片就很说明问題,

曾有一度,廓尔喀雇佣兵是苍浩强劲的对手,而如今庞劲东收复红魔集团,偏偏又依赖这股力量,

同一时间,在周大宇的秘密办公室,

周围沒有其他人,红面鬼张嘴就道:“黑面鬼杀了徐建军,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预料之中,”周大宇撇了撇嘴:“黑面鬼有一句话沒说错,徐建军推翻洪妙雪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过去他是那么低调,让人经常忽略他的存在,掌握大权之后,却又是那么张狂,”

“看來权力这东西真的改变人,”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恶性反弹,徐建军当走卒的时候太压抑了,当了主子之后就把过去的压抑一起释放出來,”周大宇看着红面鬼,若有所思的道:“你有沒有发现黑面鬼某种程度上跟徐建军很相似,”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同类相残,”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黑面鬼同样变得愈发张狂,不可一世,不允许别人违拗自己的意思,跟徐建军一样一样滴,”

红面鬼冷冷的问:“你这是挑拨我们的关系吗,”

“我这是实话实说,”周大宇完全无视红面鬼的情绪:“徐建军之死是自己做的,他活着的时候经常羞辱黑面鬼,我就知道他肯定有这个下场,同样的,如今的黑面鬼总是羞辱其他手下,谁敢肯定里是不是会重演呢,”

“你……”红面鬼的声音变得非常怪异:“你说的这些话,我权当沒听到,如果被黑面鬼听到,你的下场比徐建军更惨,”

周大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信任你才这么说的,”

回头再说苍浩这一边,跟廖家珺吃过饭之后,就回了公司,

曹志鸿也回來了,刚从T国飞机上下來,直接就來了苍浩的办公室:“我跟澳洲钻石的人见面了,”

“哦,”苍浩饶有兴趣的问:“你们都说什么了,”

“是三个犹太人,非常的热情,表示欢迎你还有曹氏集团加入新泰矿业,”顿了顿,曹志鸿又道:“他们根本沒提之前发生过什么,也沒提起戴比尔斯,一副重打鼓另开张的样子,希望大家共同把新泰矿业经营好,”

苍浩嘿嘿一笑:“听起來是老狐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