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他骗我开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这个小太妹今天沒留夸张的发型.也沒有化厚重的烟熏妆.

素颜的她看起來很可爱.小脸蛋红扑扑的.只是眸子里透着一股邪劲.

她也沒穿很夸张的潮服.只是一件粉红色连衣裙.看着跟个乖乖女似的.

小太妹看到苍浩.先是一愣.随后抓住曲叶勇的衣襟.高喊了一声:“是他.就是他.他是一个流氓.”

曲叶勇吓了一跳:“你胡说什么呢.”

小太妹另一只手指着苍浩就道:“他骗我去开房.”

从技术角度來说.小太妹的指责似乎沒有错.那次偶然邂逅.苍浩确实让小太妹去开房.

但是.苍浩当时只是想把小太妹打发走.根本就沒去临幸.

听到小太妹的话.苍浩一脸的黑线:“我……你是谁啊.”

不只是在场的这几个人.周围的人也听到了小太妹的这声喊.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到苍浩身上.

一时之间.酒会现场变得格外安静.连蚂蚁打嗝都能听见.

苍浩仗着脸皮够厚.脸倒是沒红.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曹志鸿想打个圆场.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位商界强人从來沒遇到过这种事.

小太妹见自己吸引足了眼球.突然嘿嘿一笑:“我开玩笑呢.”

随后.小太妹大大方方向苍浩伸过手來:“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高兴……”苍浩黑着脸跟小太妹握了握收.嘀咕了一句:“高兴才怪.”

曲叶勇有点火了:“淡玉.你实在太过分了.什么玩笑能开.什么玩笑不能开.难道你一点分寸沒有吗.”

小太妹满不在意的撇了撇嘴:“只是开个玩笑么.”

“好了.你别在这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曲叶勇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以后我不会再带來你來这种场合.”

听小太妹解释这是一个玩笑.酒会马上恢复了先前的氛围.很快不再注意苍浩.

而曲叶勇似乎真的当成了玩笑:“苍先生.实在对不起.我家教不严.让你见笑了.”

曹志鸿叹了一口气:“老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叫曲淡玉.是我的女儿……”曲叶勇一边说着.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是老來得子.所以格外娇宠.结果把她宠的不像样.平生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什么话都敢说.”

“原來是这样.”曹志鸿还真不知道曲叶勇有这样一个女儿:“我也是当父亲的人.能理解你的心思.”

“当初她生下來的时候.格外可爱.尤其皮肤太好了.所以我取名淡玉.取《红楼梦》里的一句话:‘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曲叶勇说到这里.又是大摇其头:“可她一点沒有温婉娴熟.天天在外面鬼混交些狐朋狗友.在家里也是肆意骄纵.”

“曲淡玉……是个好名字.”曹志鸿点点头:“如何当好父亲是一门大学问.尤其现在这个社会复杂多元.孩子们都很叛逆.”

曲叶勇很抱歉的对苍浩说道:“让你见笑了.今天带她來.本來是想让她长长见识.结交一些真正有用的人.谁成想她竟然会开这样的玩笑.”

“沒关系.”苍浩干笑两声:“我怎么能跟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呢.”

“小女孩.岁数已经不小了.”曲叶勇一个劲摇头:“我和拙荆都是一流学府毕业.唯独她连个正儿八经大学都沒考上.现在……只能到处晃荡.”

曹志鸿问了一句:“那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等我找个机会.以某种形式安排她來菁华学习.我这个副校长.这点事情还是能做到的.”顿了一下.曲叶勇气呼呼的道:“这丫头也知道.我不可能不管她.结果一天到晚就在我们学校混.有些人知道她的身份.哪怕她惹了一些事情.也不敢跟她计较.”

曹志鸿叹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对了.苍先生.你跟我说过的那个员工.可以让她直接來找我.我给她安排深造事宜.”曲叶勇拿出一张名片.双手奉给苍浩:“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你别被刚才的小插曲.打扰了兴致.”

苍浩暗暗松了一口气:“怎么会.”

“早知道苍先生大人大量.”曲叶勇拿过一杯鸡尾酒递给苍浩.随后热情的招呼道:“來.我给你介绍几位好朋友.对你的事业将会很有帮助.”

就在苍浩跟上流社会觥斛交错的同时.格罗斯一行人已经抵达普里皮亚季.

跟格罗斯一起的.还是那两个犹太人.岁数大一点的叫阿凡克劳特.他就是钻石联盟派來负责监视格罗斯的.

年轻一点的叫克莱因.他几乎从來不说话.

说到犹太人的姓名.这里面涉及到一点历史知识.历史上的犹太人饱受歧视.长时间以來有名无姓.

到了十八世纪.奥匈帝国下令.犹太人必须采用固定姓氏.这个做法迅速传遍了欧洲各国.

结果就是.在不同国家因不同的情况.也采用了不同的作法.

在匈牙利.行政当局简便起见.规定犹太人只能从四个单词中选择姓氏.分别是威斯.意思是白色;施瓦茨.意思是黑色;格罗斯.意思是“大的”;克莱因.意思是“小的”.

所以.匈牙利犹太人出现了大量的同姓.事实上彼此之间并沒有血缘关系.

这也就是说.格罗斯和这个助手克莱因.还有钻石联盟议会的那位高官施瓦茨.算得上是老乡.祖先都來自匈牙利.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三个人走得比较近.施瓦茨在议会那边多少会关照格罗斯.

施瓦茨让格罗斯來普里皮亚季.只说在这里有对抗苍浩的武器.却沒具体说是什么.

而且.出发时间一变再变.最后变成了即刻出发.

格罗斯到了机场之后.两辆军车开了过來.上面的军人检查了格罗斯的身份之后.就把格罗斯请上车.然后一路颠簸开向普里皮亚季.

这些军人什么都不说.而格罗斯很聪明的也不问.只是闭目养神.

很快的.车子通过检查站.开进了普里皮亚季.

普里皮亚季这里的时差.比广厦要晚五个多小时.苍浩这边是晚上.这边刚好是下午.

由于沒有人烟.普里皮亚季的景色格外秀美.刚好春天到了.到处生机勃勃.

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一阵风掠过树林.枝叶如同波浪一样摇曳.让人赏心悦目.

最后.车子抵达目的地.这里支着很多军用帐篷.远远的可以看到切尔诺贝利那座宏伟的石棺.

一个军官正等着格罗斯.穿着笔挺的军装.带着前苏联特征的那种特别宽大的大檐帽.

在他身边.站着十几个士兵.穿着迷彩服.手里拿着枪.

尽管都是从前苏联分裂出來的.不过乌克兰军队的迷彩服有自己的特点.跟俄国并不一样.装备也不差.

格罗斯觉得这些军人看着还是挺威武的.只可惜也只是看起來如此.否则当初不会对老雷泽诺夫无可奈何.

格罗斯下了车之后.那个军官走了过來.先是敬了一个礼.然后伸过手來.说了一句什么.

格罗斯跟对方握了握手.用英语提醒道:“抱歉.我不懂乌克兰语……”

“我差点忘了.”这个军官豪爽的笑了.用英语回答道:“欢迎你來到普里皮亚季.我是阿利耶夫将军.从今天开始.我负责你的一切.”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格罗斯笑了笑:“我來这里是做生意的.”

“我知道.”阿利耶夫点点头.指了指一顶帐篷:“咱们进來说话吧.”

阿利耶夫把格罗斯一行请进帐篷.让他们在简易桌子旁边坐下.拿出一瓶伏特加.倒了几杯.递给格罗斯:“你放心.我知道你们是來干什么的.之前有中间人跟我接触.说想要买一种先进武器能够摧毁电子设施.”

施瓦茨跟一些地下军火商有交往.这笔交易当然是施瓦茨促成的.不过阿利耶夫似乎并不知道格罗斯的真实身份.

格罗斯点点头:“那么我们现在开始谈正題吧.”

“先等一下……”阿利耶夫喝了一口伏特加.若有所思的问:“我想知道你们对付什么人.”

格罗斯狡狯的回答:“我们只是买武器.对付什么人由我们自己决定.”

“想要对付苍浩是吗.”阿利耶夫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你们知道苍浩是什么人吗.”

“他是个传奇.”格罗斯毫不犹豫的道:“但传奇都有终结的时候.”

“他还是我的偶像.”阿利耶夫又是哈哈大笑起來:“曾经.有一个叫老雷泽诺夫的前克格勃.占据了普里皮亚季这个地方.他阴谋挑动俄美两国发动核大战.然后俄国会因此崩溃.他可以接手政权.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国家……这是一个疯子.不是吗.但有那么一度.他差一点就得手了.是苍浩毁灭了他的阴谋.就在这里.我们脚踩的土地.普里皮亚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