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两个小太妹/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让苍浩感到,潜规则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难怪有那么多领导前仆后继,因为可以充分满足男人的征服欲,

只不过,还沒等苍浩做点什么,房门一开,井悦然进來了,

“哎呦,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井悦然微微一笑:“苍总你这是在关心下属工作吗,”

“是啊,是啊……”苍浩急忙松开手,脸部变色心不跳:“我给初晴找了个地方进修,这不告诉她怎么做吗……话说,悦然啊,你进來怎么不敲敲门,”

井悦然微微然一笑:“我是你女朋友,难道你有什么事情,还要背着我这个女朋友,”

初晴非常尴尬,整理了一下衣服:“苍总,井总,你们先帮吧,我要出去工作了……”

初晴匆匆忙的出去了,井悦然也沒有理会她,坐到苍浩对面,掏出一根女士香烟点上:“苍总,如今你是官升脾气涨,学会潜规则女员工了,”

“别乱讲,”苍浩正色道:“我们是非常纯洁的男朋友关系,别忘了当初还是我把她带到曹氏集团來的,说起來,我认识她比认识你更早,”

“可她沒成为你女朋友不是吗,”井悦然轻哼一声:“听着,苍浩,我这个人还是很开明的,你想要怎么搞都行,但别让我知道,所以呢,我建议你别在公司搞,因为公司里人多眼杂,有些事情不用打听也会飘进我的耳朵,”

“你听我说……”

“不听,”井悦然打断了苍浩的话:“这个话題就此翻篇,现在讨论下一话題,你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有,”

“一起出來吃顿饭吧,”井悦然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本來,今晚想约你去看电影,但有个聚会必须得去,否则不给人面子,”

“好吧,”

“咱们是男女朋友,可是想要约会一次,就像是跟人谈生意一样还得看日程……”说到这里,井悦然的语气更无奈了:“在同一家企业工作,一天也见不上几次面,”

苍浩耸耸肩膀:“那怎么办,”

“你说……”井悦然眼珠一转,试探着问:“你是不是该给我买点什么东西了,”

“你要什么,”苍浩掏出支票就准备开:“你自己去买吧,记得要**,”

“我要是需要什么东西,自己也有经济能力买,我不需要男人的钱,”

能省钱当然好,苍浩急忙把支票本收了起來:“可你刚才不是说要让我给你买东西吗,”

“我是想提醒你,有个别东西应该你來买,而不是我掏钱,懂吗,”

苍浩很诚实的摇摇头:“不懂,”

井悦然叹了一口气,抬起自己的手來,在眼前來回翻看着:“这手指上好像缺点什么东西啊……”

“缺什么,”

“算了,不跟你说了……”井悦然有点火了:“呆子,木头,白痴,”

丢下一连串评语,又送过去一个卫生球眼,井悦然走了,

也就是井悦然刚一走,吕嘉琦进來了,手里拿着一摞文件让苍浩签字,

虽然这个秘书经常制造各种麻烦,不过一些最起码的工作还是能做好的,

苍浩在文字上签好字之后,本來想要夸奖两句,却沒想到吕嘉琦马上又给自己添乱了:“刚才井总的意思,是你暗示你该求婚了,”

苍浩黑着脸问:“你是不是真以为我听不出來,”

“你早听出來了,”吕嘉琦非常惊讶:“那你为什么装糊涂呢,娶了井悦然回家多好啊,全公司上下一致认为井总跟了你真是可惜了井总这个人,”

“我谢谢你的评价,等等……”苍浩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刚才井总跟我说过什么,”

吕嘉琦尴尬的笑了笑:“我……”

“你是不是又趴门缝偷听了,”苍浩火冒三丈:“你太过分了吧,”

“我不是故意的……”吕嘉琦急忙解释道:“我是进來给你送文件,无意间听到你们说什么,”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此次你都要送文件是不是,”苍浩越说越來气:“吕嘉琦你这么做让我很失望,”

“我也不想啊,”吕嘉琦满嘴是理:“我是你的秘书,经常要來办公室,无意间听到点什么是很正常的……你要是不满意,你就只有解雇我了,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我爷爷和爸爸就要跟你谈谈了,”

“你以为我害怕你爷爷和爸爸,”苍浩一拍桌子:“我告诉你,吕嘉琦,我早就受够你这个秘书了,一分钟都不想再看见你,我现在就给你滚出去,”

话刚说出口,苍浩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应该是让吕嘉琦滚出去才对,

吕嘉琦一脸得意的笑:“苍总你说话好幽默,”

苍浩不想再跟吕嘉琦说什么,拔脚出了办公室,连班都不想上了,直接回翠峰村,

刚出了公司门,苍浩还沒等打到车,一个略有点熟悉的声音传來:“咦,你这么早就下班了,”

苍浩向对方一看,略略一惊:“曲淡玉,”

來人正是曲淡玉,今天的形象不像酒会上那么青春,而是恢复了小太妹的风格,气质之中还略带有一点杀马特,

此外,曲淡玉不是一个人,还带了另外一个小太妹,

这个小太妹有着非常亮丽的金发,个子跟曲淡玉差不太多,穿着一条非常短的牛仔热裤,上身是紧身白色T恤,上面画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怎么來了,”回想起在酒会发生的一切,苍浩对这个小太妹就感到浑身不自在:“你有什么事,”

“我來找你呀,”曲淡玉笑嘻嘻的道,又指了指另外一个小太妹:“难道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吗……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塞西莉亚,”

“我说,叫塞西莉亚这位,你怎么把头发弄成这个颜色,你爹妈不管你吗,”苍浩真说着,突然发觉:“等等……你不是华夏人,”

“你好,”塞西莉亚向苍浩伸过手來,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懒洋洋的道:“我是M国人,很高兴认识你,”

“你们两个有什么事吗,”苍浩觉得这个塞西莉亚倒是很漂亮,只是涂了太重的眼影,黑乎乎的看着有点吓人,

不过,塞西莉亚有一点倒是比曲淡玉要强,曲淡玉的发型弄得有些夸张,但塞西莉亚只是稍稍打理了一下,

“沒什么事,就是想拜你当老大……”曲淡玉一本正经的道:“我们出來混的,要有足够强大的后台,否则怎么混啊,”

“什么出來混的,”苍浩很是不耐烦:“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管怎么说你爹妈也算是学者,你怎么就不学好呢,”

“我怎么就不学好了,”曲淡玉理直气壮的道:“你不要小看塞西莉亚,她可是M国常青藤大学毕业的,來菁华大学进修深造,她是高材生,懂四国语言,你行吗,”

“现在说的是你,不是塞西莉亚,”苍浩瞥了一眼塞西莉亚:“你也是出來混的,”

“对啊,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來华夏,”塞西莉亚的语气是那么坦然:“在M国,家里人管的太严了,來了华夏才有自由,”

按照曲淡玉的说法,这个塞西莉亚应该是学霸一级的人物,苍浩对这个倒是不怀疑,

不过,从这个塞西莉亚的样子來看,应该也是家里管不住的那种孩子,

事实就像苍浩推测的一样,塞西莉亚出身于M国西海岸非常有名望的家族,但生性叛逆,

因为不想被家里束缚,于是塞西莉亚想方设法來华夏留学了,为的就是远离管束,

曲淡玉经常去菁华大学玩,很偶然的认识了塞西莉亚,两个女孩很投脾气,于是厮混一起了,

“我不收小弟的……哦,不对,是小妹,”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你现在想不收也不行啊,”曲淡玉叹了一口气:“你记得上次你教训过的那几个混混吧,他们可是霸道帮的人,被你给打了,要找我算账,我怎么办啊,只有让他们來找你了,反正我说你是我老大了,这事儿你不管也不行,”

“你也太缺德了,”苍浩越來越不耐烦:“上次是你遇到麻烦,我见义勇为救了你,你怎么回头把我给出卖了,,”

塞西莉亚在旁边插了一句嘴,声音已然懒洋洋的道:“淡玉,我看咱们回去吧,这家伙看着很怂很面的,不行的,”

苍浩一瞪眼睛:“你说谁怂谁面,”

“说你啊,”塞西莉亚笑了笑,颇有点规模的胸脯跟着颤悠了几下:“你要是不怂不面,就摆平霸道帮吗,”

“想让我给你们当炮灰,才沒那么容易,”苍浩冷笑一声:“再见吧二位,”

“恐怕再见不了,”曲淡玉一个劲的摇头:“我已经告诉霸道帮了,來跟你谈判,他们马上到,”

苍浩愣住了:“什么,”

就像是专门印证曲淡玉的话,随着汽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声音,十几辆黑色轿车一字排开,停在了马路旁边,

为首的车子门打开,下來了几个人,正是上次被苍浩教训的小混混,

很显然,这一次小混混沒打算用快的打人,因为他们带來的人足够多,

“你果然在这,”小混混瞥了一眼曲淡玉和塞西莉亚,吐了一口痰在地上,指着苍浩的鼻子呵斥:“臭小子,上次你敢打我,老子现在还腰疼,这一次你特么麻烦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