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在普里皮亚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想怎么样啊,”

“这一次我们老大來了,”小混混得意洋洋的道:“[]你死定了,你一定死定了,我要让你知道我立冬哥的厉害,”

“立冬,”苍浩怔了一下:“你们那有沒有开春,惊蛰,”

“少特么跟我开玩笑,”这个自称立冬哥的小混混往后退了两步,很显然,他充分领教了苍浩的厉害,不敢跟苍浩发生冲突:“告诉你,现在拿出三十万汤药费,再让我打断你一条胳膊,沒准我手下超生也就不计较了,”

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冲着小混混吐了一个烟圈:“不然呢,”

立冬吓了一大跳,以为苍浩这是要动手打自己了,急忙后退两步,用手指着苍浩:“你死定了,你麻烦大了,我么霸道帮老大今天來了,你等死吧你,”

听到立冬的这句话,塞西莉亚和曲淡玉齐齐的一惊,两个小太妹溜到苍浩身后,曲淡玉低声道:“喂,老大,罩不罩得住,不行咱们就撤吧……”

还沒等苍浩有所反应,立冬打了一个响指,只见所有轿车的车门全部打开,几十个黑衣人从上面下來了,

每个黑衣人都拎着家伙,虎视眈眈的看着苍浩,

塞西莉亚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此时却也有些害怕了,低声嘀咕了一句:“喂,老大,我看咱们先逃吧……你们华夏人不是有一句话吗,,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是君子报仇……哎,算了无所谓,”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总之你们两个别烦我了,”

立冬似乎担心苍浩要溜走,一帮黑人绕到背后,把苍浩、曲淡玉和塞西莉亚团团包围起來,

曲淡玉和塞西莉亚算是吓坏了,沒想到霸道帮竟然触动这么大阵势,下意识的,她们两个把苍浩当成唯一的依靠,紧紧贴在苍浩的身上,惊恐的看着周围,

立冬非常得意:“怎么样,怕了吧,要是怕了,赶紧跪下來给我磕三个头,双手把汤药费奉上,咱们这笔账就勾销了,”

苍浩又吐了一个烟圈:“你老大呢,”

“哎呦,你还想见我老大,”立冬哈哈大笑:“要是我们老大出马,你得死得更惨,”

“让我见见他,”苍浩继续抽烟:“我想死的明白点,”

“好,我成全你,你等着,”立冬一转身,跑到车队正中那辆车子前,把手搭在车顶上,打开车门,一个劲的点头哈腰:“老大,看來你得亲自出手了,这小子不服气啊,”

过了这么长时间,广厦只有一个霸道帮,苍浩还沒听说过有其他同名帮派,

果不其然,从车上下來的正是罗霸道,光膀子穿着西装,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细的金链子,

最近一段时间,罗霸道又胖了,胖的脖子几乎都快沒了,这样一來,如果挨了刀,倒是不太容易伤到重要的地方,

罗霸道戴着一副黑墨镜,嘴里叼着雪茄,非常牛B的问:“谁敢挑战霸道帮啊,这么牛,在哪呢,”

立冬一指苍浩:“那呢,”

罗霸道看到对面的是苍浩,先是一愣,随后转身给了立冬一拳:“艹尼玛的,你眼瞎啊,”

立冬哪里料到罗霸道会打自己,直接被这一拳打倒在地,他捂着脸不住的喊:“老大,我沒瞎啊,你干嘛打我啊……”

罗霸道冲着苍浩那边怒了一下嘴,问:“就是他打你的,”

立冬傻傻的点了点头:“是啊,”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罗霸道一脚踹向立冬的小腹:“妈的,他是我老大,你敢招惹我老大,,”

立冬吓坏了,双手抱着头,不住的求饶:“对不起,我错了,老大,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罗霸道一顿暴踢,觉得出气了,这才來到苍浩面前:“对不起啊,老大,手下小弟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罗霸道起了一个带头作用,其他黑衣人跟着一起点头哈腰的,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样子很是滑稽,

苍浩跟罗霸道是不打不成交,当初认识罗霸道,还是因为棚户区拆迁,双方发生过冲突,

这也就是说,霸道帮初始那些成员,苍浩还是认识一些的,至少脸熟,

但苍浩看了一圈,发现这帮黑衣人沒有一个自己认识的,苍浩叹了一口气:“你的霸道帮发展的挺快吗,”

“那当然,”罗霸道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话说,这还得感谢邹峰,把广厦的帮派全部扫荡干净,这样一來,我不就是可以填补真空了吗,当然最应该感谢的是老大你,如果你不给我指出发财的道路來,我也沒有今天啊,”

苍浩笑笑:“知道就好,”

“过去混社会,讲的是义气,如今讲的是钱,沒有钱小弟也是不跟你的,”叹了一口气,罗霸道非常感慨的道:“这年头人心都变了,”

“别磨叽沒用的了,”苍浩看了一眼立冬,用非常低的声音道:“听着,一个团队,人少的时候好管理,因为大家互相知根知底,如今你霸道帮手下这么多人,难免良莠不齐,每一个人都是什么背景,很难讲,你得多上心,”

“我知道,老大,放心好了,”罗霸道大大咧咧的道:“既然碰见了,晚上一起喝点吧,”

“我……”苍浩正要说话,罗霸道瞥见了曲淡玉和塞西莉亚,

似乎的,罗霸道明白了什么:“哎呀,对不起,老大,我突然想起來,今天晚上还真有事,改天,咱们改天喝点,”

丢下这句话,罗霸道一转身,竟然逃走了,

很显然,罗霸道是担心自己耽误了苍浩双飞两个小太妹,其实苍浩非常想跟罗霸道一起走,摆脱这两个太妹,

罗霸道上车前,又踹了立冬一脚:“上车啊,艹,以后在外面惹事,把眼睛特么给我擦亮点,”

一转眼的功夫,罗霸道带着霸道帮撤走了,留下苍浩和两个小太妹,

曲淡玉回过神來,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原來你才是大神啊,沒想到啊,你竟然是霸道帮老大的老大,”

“什么大神小神的,我又不写二B网络小说,别给我废话了,”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我该干的就是请你喝酒,”曲淡玉哈哈一笑:“你这个老大我要定了,”

苍浩怔了一下:“什么你要我,”

曲淡玉和塞西莉亚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把苍浩给拖走了,去了一间酒吧,

别说,曲淡玉好像还真挺有钱,花钱大手大脚,点了一堆果盘和啤酒,然后随着音乐节拍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塞西莉亚玩得更疯,还几次想要拖着苍浩一起玩,而且她跳舞更好看,腰盘扭动起來比曲淡玉好看多了,

苍浩非常无奈,沒跟她们一起玩,不过倒是打听清楚了事情经过,

曲淡玉长期混在菁华大学,认识塞西莉亚认识以后,竟然有点成立自己帮派的意思,

至于那个立冬,是罗霸道手下的一个小弟,混在菁华大学附近,

沒错,罗霸道把触角伸展到了菁华大学,结果就是曲淡玉和塞西莉亚很偶然的跟立冬发生了一点摩擦,然后立冬借机敲诈两个小太妹,

立冬开价实在太高,曲淡玉既惹不起立冬,又不敢跟家里开口要钱,就想办法到外面赚,于是才抢了苍浩的公文包,

沒想到的是,苍浩教训了立冬,几个人就这么阴差阳错的认识了,

昨天在酒会相遇,曲淡玉知道了苍浩是什么人,今天是特意來找苍浩的,

立冬被苍浩揍了一顿,当然咽不下这口气,总想要找曲淡玉和塞西莉亚出了这口气,

曲淡玉觉得,自己难免要被立冬逮到,还不如一了百了解决这件事,

既然苍浩是曹氏金融总裁,曲淡玉觉得肯定是非常有势力的人物,再加上苍浩上一次轻而易举的解决了立冬一伙,一定可以罩着自己,

于是,曲淡玉今天主动约立冬出來谈谈,然后自己和塞西莉亚先來了一步,到曹氏金融找苍浩要认老大,

说起來,曲淡玉和塞西莉亚也够走运的了,因为苍浩经常不上班,今天刚好还在公司,

立冬告诉罗霸道自己受了欺负,今天罗霸道带着几十人來给立冬出气,如果苍浩今天沒在公司,曲淡玉和塞西莉亚会死的非常惨,

这两个小太妹精力旺盛,到了凌晨一点,竟然意犹未尽,要换个场子继续玩,

苍浩实在折腾不动,明天还要上班,好说歹说总算是回家了,

转过天,苍浩结束工作刚刚走出公司,一辆法拉利风驰电掣的开了过來,随着轮胎摩擦地面刺耳的声音,稳稳停在苍浩身前,

车门打开,开车的是曲淡玉,冲着苍浩嘿嘿一笑:“走啊,一起去玩,”

“我擦,”苍浩吓了一跳:“这是你的车,”

“我告诉过你我家有钱的,”曲淡玉得意的一笑:“不过,这辆车不是我的,是塞西莉亚的,”

塞西莉亚來华夏留学,竟然买了一辆法拉利,看起來这富二代在哪个国家都一样,永远让屌丝们羡慕嫉妒恨,

“喂,”塞西莉亚冲着苍浩努了一下嘴:“大叔,你是不是不太适合我们的生活方式啊,看得出來你已经老了,”

“你才老了,”苍浩箭步跳过去,直接坐到了车子里,紧紧贴着塞西莉亚:“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舞步,”

“那就说定了,”曲淡玉说着,发动了车子,

三个人并排坐在一起,身体贴着身体,曲淡玉开车都有点费事,

苍浩倒是很享受,左右两边都是小美女,虽然有点非主流,不过伸手触到都是香喷喷的身体,感觉很是自在,

不过,苍浩却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过了沒多一会,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是井悦然打过來的:“你在哪,”

苍浩猛然间想起,自己今天跟井悦然有约会,可刚才被塞西莉亚的话一激,竟然全给忘了,

“那个……刚才有个客户找我,非要晚上跟我见面,”苍浩顺口扯了一个谎:“曹氏金融才刚起步,我不去也不好,”

“这样啊……”井悦然略有点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那你就去吧,记得少喝点酒,如果你们待到时间太晚了,就让艾宇去接你,”

就在这个时候,曲淡玉凑了过來:“谁啊,女朋友,”

井悦然立即听到了:“你到底在哪,周围怎么有女孩,”

苍浩立即把曲淡玉的小脑袋推到一旁,故作糊涂的问井悦然:“有吗,我怎么沒听到,可能是过路的人吧,”

“哦,”井悦然看起來是相信了:“我先不跟你说了,既然有事,我自己找节目去了,”

挂断了井悦然的电话,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曲淡玉:“以后我打电话的时候不许捣乱,”

“以后,还有以后,”曲淡玉咯咯一笑:“这么说你同意给我们当老大了,”

苍浩发现这个曲淡玉真是牙尖嘴利,自己随便说点什么,都能钻空子,

曲淡玉把苍浩带去了夜店,跟昨天不是同一家,内容依然一样,就是喝酒跳舞,

其实苍浩根本就不会跳舞,但胜在酒量上,虽然不跟着一起跳舞,却很快就把两个小太妹喝垮了,

结果就是,曲淡玉和塞西莉亚不服气,想要跟苍浩比拼一下酒量,接下來的一天又來找苍浩,

一连三天,苍浩都被两个小太妹拉出去玩,她们只顾着自己开心,也不管苍浩是不是愿意,

其实,苍浩倒是很愿意跟她俩玩,虽然自己很年轻,但比起她们两个,确实有点老了,

这个世界从來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年轻人总是走在潮流的前面,苍浩从她们身上能够感受到一些新思想新观念,也算是收获,

但是,这样一來,苍浩也就沒关心其他方面的信息,

三天后,就在普里皮亚季,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阿利耶夫把格罗斯请來,似笑非笑的问:“时间到了,你们考虑的怎么样,”

格罗斯直接就道:“我同意,”

“这个武器的代号叫阿瑞斯之矛,”阿利耶夫颇为得意的道:“相信你们知道,阿瑞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战神,他的武器就是长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