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特殊管理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懒洋洋的问:“以后我们出入是不是都要通行证,”

“那倒不用,”孟阳龙郑重的道:“但是,在沒有必要的情况下,我不希望你们携带装备出來,”

“好吧,”苍浩有点好奇的问:“话说,你在翠峰村周围到底搞什么,不会是造上一圈碉堡吧,”

“当然不是了,”孟阳龙告诉苍浩:“事情要从头说起,广厦过去只是一个小渔村,但是海防前线,所以部队很多,沒想到,改革开放之后,广厦作为特区发展速度惊人,城区不断向外扩,最后跟军事管理区重叠了,前一段时间,有两个部队的营房被纳入新城区规划,土地是部队的,部队把营房让出來当然是有钱的,不过,我们需要有新的地方建新营房,我就想到翠峰村周围不错,正好可以用卖地的钱进行营建,”

“哦,”苍浩明白了:“看來以后翠峰村周围地区就是军事基地了,”

“可以这么说,”

“问你个事……”苍浩拖着长音问道:“你打算让谁來营建新营房,”

“我们有工程兵部队,前期已经进入了,不过他们是先做准备工作,不能把所有工程全都干了,”孟阳龙摇了摇头道:“很多工程需要对外招标,”

“我向你推荐一家公司,”

“你不会是想说曹氏地产吧,”

苍浩嘿嘿一笑:“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孟阳龙正色道:“苍浩,你跟我之前是有交情的,你不要以为很保密,很多人都知道这层关系,如果我把工程给了曹氏地产,等于授人口实,懂我的意思吗,”

苍浩还真就想把这个工程交给曹氏地产,尽管自己已经离开这家公司,但毕竟是干爸曹志鸿的生意,

但另一方面,孟阳龙说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尽管孟阳龙位高权重,却也不是什么事都能乾纲独断,

在高层,孟阳龙有自己的对手,如果这个工**的给了曹氏地产,很难说是不是会有人借机大做文章,指责孟阳龙存在腐败嫌疑,

于是,苍浩转而提出:“你误会了,其实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给龙辉地产,”

苍浩从沒在孟阳龙面前提过龙辉地产,但孟阳龙显然知道这家公司:“就是帮助你建设翠峰村的公司,”

“沒错,”苍浩点点头:“是我一个朋友开的,能让他赚点钱,我也是高兴的,”

“让你的朋友來竞标吧,”孟阳龙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说过,工程要对外招标,公平公正,”

“那你就黑箱一下呗,”

“你说得轻松,”孟阳龙重重哼了一声:“我要是黑箱操作,对其他人公平吗,”

“孟老啊……”苍浩嘿嘿笑了笑:“按说,你在我翠峰村周围大兴土木,应该是先给我打个招呼,可你现在才告诉我,对我就公平吗,”

“你把翠峰村买下來了,但周围的土地跟你无关,”

“话虽这么说,可我的兄弟们早就发现有军事人员在周围活动,我个人对孟老是有信心的,猜到是怎么回事,可我的兄弟们一旦误会了……”苍浩一边说着,一边一个劲的摇头:“我们这里遭受过很多次偷袭,我担心他们怀疑是非法雇佣兵,直接发动进攻,”

“你威胁我,”孟阳龙火了:“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讨价还价,”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一直很尊重孟老的意思,但孟老是不是也适当考虑一下我的意见,”

“这个吗……”孟阳龙的语气有些缓和了:“我考虑一下吧,”

苍浩放下孟阳龙的电话,把事情跟大家说了一下,

万鹏豁然站起:“拼了,”

“拼什么,”李崇白了万鹏一眼:“你敢跟周围任何一个士兵开火,就此咱们血狮雇佣兵就会成为非法存在,从这片土地上被彻底剿灭,”

“李崇说的沒错,”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们只有忍了,”

“怎么忍,”万鹏气呼呼的道:“说是部队迁址重建,谁敢肯定他们不会监视我们,以后我们就在人家眼皮底下了,”

“那又怎么样,”苍浩耸耸肩膀:“他们监视我们的同时,我们也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苍浩说的对,”墨师长呼了一口气:“诸位,好好想想,你们是武装人员,携带的一些武器装备是这个国家都沒有的,默许你们的存在,这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千万别要求太多了,”

苍浩点了下一头:“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不知道你们想到沒有,因为我们血狮雇佣兵,孟阳龙也是受到了一些压力的,如果对我们的行为不加任何约束,肯定有人要非难孟阳龙,所以孟阳龙这么做也是在给别人看,虽然刚才他沒明白说出來,但我能猜测到他有这个意思,”

李崇急忙问:“也就是说这是一场戏,”

“你们想,虽然他们从三个方向包围我们,但沒有封锁路口,这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出动大型装备的,肯定是要被过问的,但个人携带武器,只要不张扬,他们又怎么知道,”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孟阳龙给我们留出了缺口,那就是后方的湿地,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通过湿地转移,当然了,穿越湿地很麻烦,不过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

听到苍浩这么说,万鹏才多少有些放心了:“有道理,”

“更重要的是……”苍浩冷冷一笑:“这些部队事实上成了我们的保镖,如果再有人想要偷袭我们,恐怕会很麻烦,”

苍浩坦然受之,就这样,翠峰村变成了特殊管理区,

双方之间有一段距离,一般來说不会有什么接触,倒也相安无事,

到了周日早晨,苍浩在食堂吃过饭,看了一眼,发现大家都在,唯独少了一个人,就是阿芙罗拉,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阿芙罗拉去哪了,”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一起摇了摇头:“不知道,”

苍浩问谢尔琴科:“你知道吗,”

“不知道,”谢尔琴科一脸的无辜:“你不要以为我们两个都是俄国人,就必定走得很近,事实上我们两个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谢尔琴科还真沒说错,他这个能让多数女性春|心萌动的男神,唯独在阿芙罗拉面前沒什么影响,

阿芙罗拉几乎从不正眼看谢尔琴科,更不会主动跟谢尔琴科说话,

虽然大家如今都是血狮雇佣兵,但过去毕竟是斗得死去活來的对手,所以谢尔琴科也从來不跟阿芙罗拉聊什么,

“好像有今天沒看到她了,”苍浩摇了摇头:“她到底忙什么呢,”

阿芙罗拉加入血狮雇佣兵的时候说的很明白,不允许苍浩干涉她个人的事情,苍浩为了把她留下來,也就只有答应了,

结果,阿芙罗拉是血狮雇佣兵特殊的成员,而最特殊之处是她有很多秘密,

老雷泽诺夫毕竟留下很多钱,还有不少残存的势力,这些都归阿芙罗拉控制,

沒有人知道这些钱在哪,也沒有人知道这些势力的分布情况,苍浩从來不问,阿芙罗拉当然也不会说,

经常的,阿芙罗拉就会消失两天,然后突然回來,不做任何解释,苍浩照样还是不问,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苍浩一看是井悦然的号码,离开食堂之后接了起來:“亲爱的有什么事吗,”

“哎呦,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肉麻的称呼了,还叫我亲爱的,”井悦然轻哼了一声:“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

苍浩正色道:“当然沒有,”

“真的沒有,”井悦然的声音耐人寻味:“别以为我不了解男人,如果有一天,男人对自己的女朋友非常亲热,一定是在外面干了什么坏事了,”

“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一天到晚正事还忙不过來呢,哪有时间干坏事啊,”

“比如干……小太妹,也沒有时间,”

苍浩一惊:“什么时候干|小太妹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井悦然又是轻哼了一声:“这几天,你天天跟两个小太妹出去玩,有一个小太妹还开着一辆法拉利,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的,”

井悦然沒有回答,而是继续说道:“包括,咱们两个约会那天,你临时说有应酬,其实就是跟小太妹出去玩了,对不对,”

“等等……”苍浩突然间意识到:“是不是公司保安告诉你的,”

“你先回答我的问題,”

“我沒什么可回答的……”

“苍浩,你在外面玩也就罢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拜托你能不能高明点别让我发现,”顿了一下,井悦然气呼呼的指责道:“还有,你的品味也太差了,怎么连杀马特你都上,”

“什么杀马特啊,杀马特开得起法拉利吗,人家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

“这么说你就是承认了,”

“这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等我有空慢慢给你解释……”苍浩正说着,发现一辆哈雷摩托开了过來,上面坐着的人正是阿芙罗拉,

苍浩急忙告诉井悦然:“我这边有事,先不跟你说了,拜拜,”

挂断电话,苍浩走到阿芙罗拉身前,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有事,”

阿芙罗拉戴着黑色的摩托头盔,把头盔摘了下來,一头金色的秀发如同水银一般倾泻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