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卧底或线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沒等立冬把话说完,这个中年男人突然一拳捣在立冬面门上,

立冬惨叫一声,下意识就要还手,但把立冬押上车來的便衣,却立即把枪口抵在立冬的太阳穴上,

立冬不敢动了,这个男人继续翻看资料,一时沒理会立冬,

过了一会,这个男人把手头的资料递给立冬,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自己看看吧,”

立冬看了一眼这些资料,登时打了一个寒战,因为这是自己的个人资料,实在太详尽了,

从小学和初中的班主任是谁,受过学校的什么处分,全写的明明白白,

当然,立冬只上过小学和初中,也从來沒接受过学校的任何奖励,

让立冬更加惊讶的是,上面记载的很多事情,连自己都不知道,

“立冬哥是吧,”中年男人掏出一根烟点上,微微一笑:“你现在霸道帮也是如日中天的人物了,”

立冬意识到,面前这个人來头很大,急忙改换了态度:“大哥,你哪位啊,有什么事,”

“我比你有來头,”中年男人耸耸肩膀:“接着说你的事,可惜啊,你无意之间得罪了苍浩,搞得罗霸道看你就是不顺眼,如果沒有这个小插曲,罗霸道本來会进一步提拔你,你在霸道帮将会很有前途的,”

“你对我们倒是打听的很清楚啊,”立冬警惕的打量着对方:“你到底是谁啊,”

中年男人好像沒听到立冬的话,自顾自的道:“换句话说,你在霸道帮的前途已经结束了,罗霸道早晚要找个机会把你踢出去,”

“你打算把我挖走,”立冬嘿嘿一笑:“说吧,你混哪的,如今广厦也沒几个帮派了,差不多我都了解,”

“你以为我也是混道上的,”中年男人吐了一个烟圈:“让你失望了,我不是,”

“那你到底是哪的,”

“别的你不需要问太多,你只需要记住,从今往后为我工作,懂了吗,”中年男人弹了一下烟灰,指了指立冬的鼻子:“你要随时向我汇报罗霸道的一举一动,把霸道帮的所有事情如实汇报给我,”

“艹,”立冬不屑的骂了起來:“老子才不当狗,”

中年男人一拳捣在立冬的面门上:“跟我说话要注意态度,”

这一拳打得非常狠,立冬的鼻梁骨射了,两股鲜血流了出來,滴滴答答落在衣服上,

“我草你妈,”立冬急眼了,要上來跟中年男人拼命,旁边中年男人的那个手下挥起手枪砸在他的太阳穴上,随后又把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中年男人冷冷的道:“从现在开始,你敢动一下,我就让你脑袋开花,”

“妈的……”立冬感到非常疼痛,脑袋一阵阵的发晕,他胡乱了擦了一下血,气呼呼地看着中年男人:“你到底是谁,”

“郑跃军,”中年男人拿出证件在立冬面前晃了晃:“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本來你沒资格知道,”

立冬傻住了:“你……条子,”

“沒错,”郑跃军点点头:“不过我更喜欢警察这个称呼,”

“那更不可能了,”立冬毫不犹豫的道:“给条子当卧底,这是狗干的事,老子才不干,”

“两点……”郑跃军伸出两根手指,在立冬面前晃了晃:“第一、卧底是警方派出便衣人员,伪装身份打入犯罪集团内部,换句话说,卧底是有公职人员身份的,但你沒有,你只是我的线人,沒有资格做卧底;第二、是不是答应,已经由不得你,我查过了,你有很多案底,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强坚了某个女孩,打劫了某个便利店抢走了几千块钱,类似的案子很多,而你还沒得到惩罚,这些案子我都有证据,如果我愿意,可以把你送进苦窟,数罪并罚蹲上十几二十年,”

立冬更加惊慌了:“我……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刚才说了,你在霸道帮已经沒有前途,应该给自己另找一条出路了,”郑跃军说着,又弹了弹烟灰:“跟我合作是唯一的办法,我可以让你的未來光彩一些,否则你就得在苦窑里度过人生最宝贵的一段时光了,”

“艹……”立冬喘着粗气,试探着问:“你要……端了霸道帮,”

“实话告诉你,我对霸道帮兴趣不大,我真正的目标也不是罗霸道,”郑跃军缓缓摇了摇头:“不过更具体的你就沒必要知道了,”

郑跃军的手下这时说话了:“考虑好了再说话,如果你不答应的话,现在就直接给你送进去蹲起來,”

郑跃军点点头:“如果你答应了呢,好处是有的,不仅有了更好的未來,其他方面吗……”

立冬急忙问:“怎么样,”

郑跃军话里暗含的意思,就是可以提供物质奖励,而立冬对这个最关心,

立冬在说着话的时候,双眼放射出贪婪,这被郑跃军准确地捕捉到了:“每个人都有价格,你也有你的价格,”

说着,郑跃军随手从储物箱里拿出两捆现金,扔给了立冬:“你先拿去花吧,”

立冬只一摸就知道,足有四万多块,登时喜笑颜开,身上的伤口也不疼了:“谢谢郑警官,”

“只要你做事得力,还会有跟多的好处,”郑跃军拍了拍立冬的肩膀:“不过我的钱不是那么随便拿的,”

立冬连连点头:“知道了,我明白的,”

“行了,下车吧,”郑跃军撇了撇嘴:“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如果想要知道什么,会联系你的,”

立冬拿着钱,战战兢兢的下了车,他的那个同伴也被从车上扔下來了,

郑跃军从车窗探出头來,冷冷的告诉立冬:“我知道在天雨楼发生了什么,來医院这里就是专门等你,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丢下这句话,郑跃军关上车窗,两辆轿车扬长而去,

立冬的同伴走过來,小心翼翼的问:“他们跟你说什么了,”

立冬反问:“跟你说什么了,”

“他们是警察……”同伙咽了口唾沫:“让我以后给他们办事,”

立冬急忙抽出一沓钱來,塞到同伴的手里:“听着,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千万不要走了风声,”

“我知道,”同伙看了一眼钱,既有些兴奋,又很焦虑:“如果让罗霸道知道了,咱们可死定了,妈的,我可不想冚家产……”

再说苍浩这一边,

阿芙罗拉沒拖太久,只是用两天时间,就告诉苍浩:“安排好了,”

阿芙罗拉联系上了地下世界的武器中间商,声称有两个朋友想跟阿利耶夫谈点生意,中间商把话传给了阿利耶夫,

阿利耶夫同意了,要求苍浩只能带两个手下,到达飞机场之后,他会派人去接,

苍浩让谢尔琴科伪造了三个证件,带着万鹏和李崇出发了,

就像格罗斯來这里一样,两辆军车來了机场,上面的军人验证了苍浩的身份之后,直接让苍浩等人上车,

苍浩看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这里还是很美的,”

“真沒想到……”万鹏苦笑着摇了摇头:“咱们竟然又回到这个鬼地方了,”

之前,苍浩为了打击老雷泽诺夫而远征普里皮亚季,决战之后,苍浩看着夕阳,曾经说过,再不想看到切尔诺贝利的黄昏,

本來苍浩也以为,这个地方从此跟自己在沒有任何关系,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又回來了,

上一次是为了拯救世界,这一次则是为了自己,

只不过,上一次的对手是老雷泽诺夫,苍浩还算是了解这个人,却不知道阿利耶夫是何许人物,

负责接人送人的士兵就像机器一样,面无表情,不跟苍浩有任何交谈,

偶尔的,他们内部会交谈几句,声音都很简短,用的是苍浩听不懂的语言,

长途奔波之后,苍浩终于回到了普里皮亚季,來到了阿利耶夫的大本营,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这让苍浩不由得想起在地下发射井的决战,

有那么一度,苍浩倒是很想回去看看,不过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发射井应该已经被封闭了,老雷泽诺夫留下的设施应该也被拆毁,实在沒什么回顾的必要,

苍浩等人被带进了一个帐篷,一个年轻军官走进來,用英语说道:“我叫亚列西科,麻烦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将军正在开会,过一会才能來,还有,大家不要乱走,这地方不是那么安全,”

亚列西科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也正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是一个陌生号码,

苍浩接了起來,电话里响起格罗斯的声音:“你好,”

“你好,奸商,”

格罗斯笑了笑:“方便知道你这是在哪里吗,”

苍浩反问:“你觉得我会说吗,”

苍浩出门的时候,带的是其他手机,这个号码基本沒有人知道,而原來的手机呼叫转移到上面,

所以,就算格罗斯有技术手段进行信号定位,也找不到苍浩的真实位置,

“你不说就算了,”格罗斯满不在意的笑了笑:“之前,我有事离开了几天,我知道苍先生一直在寻找我的去向,”

苍浩满不在乎的承认了:“沒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