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八女神节/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了办公室,井悦然关上门,直接就问:“你最近几天又去哪了,”

“有点忙,”

“忙什么,”

“我在忙……”苍浩急忙解释:“我这几天真沒忙小太妹,”

“我又沒问你小太妹的事,你紧张什么,”冷笑一声,井悦然又道:“你想解释就解释,不想解释我也不再多问,你有你的生活空间,明白,”

“我还是解释一下吧……”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两个小太妹,一个叫曲淡玉,一个叫塞西莉亚,曲淡玉是菁华大学副校长曲叶勇的女儿,有一次我偶然碰见她,帮她解决了一点麻烦,谁想到她竟然就缠上我了,因为我要把初晴送去菁华大学,还要求曲叶勇办事,也就不好得罪曲淡玉,”

“话说你怎么总是跟着副职混,”井悦然呵呵一笑:“从当初的副总裁姚军辉,到现在的副校长曲叶勇,你就不能跟一把手套套近乎,”

“我……”苍浩一脸黑线:“沒你那么本事,”

“跟你开个玩笑,”叹了一口气,井悦然的语气变的郑重起來:“这个曲淡玉吗,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一看就是个叛逆女,不过那个塞西莉亚倒是有点意思……”

“什么意思,”苍浩怔了一下:“你见过她,”

“公司保安告诉我,你跟着两个小太妹走了,我就调了公司的监控录像,”

“你……”苍浩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还真关心我,”

“那个塞西莉亚我只是看了一个侧影,感觉她的家庭背景应该不简单,”井悦然很认真地告诉苍浩:“我过去搞公关工作,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一般人只要一打眼就能揣摩个七八成,每个人身上的细节都透着很多信息,包括他出身于什么样的家庭、受过什么样的教育等等,这些都能看出來,”

“或许她不简单吧,”苍浩摇摇头:“反正我不关心,”

“好了,不说这个……”井悦然话題一变,突然从桌子下拿出一捧玫瑰,放到了桌子上:“送给我,”

这一大捧玫瑰有一百多支,全都是最贵的蓝色妖姬,搭配了一些勿忘我和满天星,倒是挺好看,

苍浩沒明白:“送给你什么,”

井悦然反问:“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苍浩看了一下表:“三月八日,今天是三八妇女节,”

“错了,”井悦然缓缓摇了摇头:“三八妇女节是国际上的说法,国内现在叫三八女神节,也就是我的节日,”

井悦然还真有资格当“女神”,只是苍浩听到这话很尴尬:“对不起……我给忘了……”

“我就知道你会忘,”井悦然冲着那捧玫瑰努了努嘴:“所以呢,我提前给自己买了一捧花,就当是你买的了,你现在只要送给我就行了,”

“你……”苍浩颇有些感动:“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就知道你这人糊里糊涂……”井悦然满不在意的一笑:“祝我节日快乐,”

苍浩很尴尬的拿起那捧玫瑰,双手奉到井悦然面前,很机械地说了一句:“节日快乐,”

“谢谢,”井悦然接过玫瑰,顺势在苍浩的脸上用力亲了一下:“男人是要做大事的,不可能去考虑太多细节,这个我理解,”

“是我应该谢谢你,”突然间,苍浩感到很温馨,井悦然这个女朋友果然过度精明,却也很体贴,不像某些女孩那样撒娇任性,而是设身处地替苍浩考虑,不过,有些话苍浩该说还是要说:“你知道吗,其实这不是玫瑰……”

“不是玫瑰是什么,”井悦然愣了一下:“你知不知道,每逢各种节日,就是奸商们发财的时候,这花贵的要死,”

“我要说的是,其实真正的玫瑰并不好看,而且花期也短,现在市面上买到的各种所谓玫瑰,全都是月季……”苍浩很认真的解释道:“月季原产华夏,这种原始月季被称为古代月季,传入欧洲之后欧洲人经过改良,培育出了现代月季,月季的英文名字ChinaRose,直译为中国玫瑰,因为跟玫瑰很像,花期又长,所以就拿來替代玫瑰出售,真正的玫瑰栽培量不大,都用來提炼香精了,而市面上这种冒充玫瑰的月季根本沒香味,至于这种蓝色月季都是染色的结果,”

“你懂得真多,”井悦然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你不觉得这个时候说出这些來,有点扫兴吗,”

“因为我沒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本來想给你买花,在网上查了一下,看到青光楚辞写的文章才知道真相,我就想了,花那么多钱去买一种名不副实的东西干嘛,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所以我给你准备了其他礼物,”

井悦然有点意外:“什么礼物,”

“这个……”苍浩说着,从口袋里摸出出一小块石头,递给了井悦然,

“这是……”井悦然马上认了出來:“蓝宝石,”

这就是一块蓝宝石,个头还不小,已经经过了打磨,只是沒有配戒托,

不过,就算不能戴在手上,依然是光彩夺目,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色彩,

事实上,苍浩确实沒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也确实是看到科普之后才放弃了买花的念头,

曹志鸿去T国接手新泰矿业的工作,去了一趟北大年的蓝宝石矿,带回了几块样品,

曹志鸿取得这些样品的目的,是要请人进行鉴定,确定成色、色泽等各方面指标如何,这样才能判断这个宝石矿有多大投资价值,

这个鉴定结果远超出曹志鸿的预期,所以曹志鸿的兴趣越來越大,不过鉴定之后,这几块样品也就沒什么用了,

苍浩从曹志鸿那里要了一块看着不错的,又请人加工了一下,于是有了送给井悦然的礼物,

井悦然得到意外之喜,差一点就要跳起來,宝石果然是女人最好的朋友,

只是,苍浩却又想到,这块蓝宝石还不是北大年矿藏里面最好的,本來自己可以送一块更有价值的蓝宝石,结果被钻石联盟搞的根本沒办法开发,

井悦然并不知道苍浩拥有一座蓝宝石矿,对这一块蓝宝石已经很满意了,在苍浩的脸上又重重亲了一下:“谢谢,为了表达我的谢意,我允许你跟两个小太妹再出去玩两天,”

“我跟她们可折腾不起,”苍浩一个劲的摇头:“我也沒打算去找她们,”

“可她们会來找你,”井悦然神秘兮兮的一笑:“你沒來上班这几天,她们两个每到了下班的时候,肯定把车停在公司外面,沒找到你,就來公司打听,知道你沒上班才离开……”

苍浩傻住了:“怎么会这样……”

就像苍浩说的一样,到了下班时间,塞西莉亚的车果然停在了外面,

依然是曲淡玉开车,塞西莉亚在车子下面,坐在引擎盖上,看到苍浩就打了一个招呼:“嗨,找你可真不容易,话说你怎么总是不上班,”

苍浩正色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塞西莉亚笑了笑:“一起出去玩,”

塞西莉亚的这一笑,非常美,苍浩想起井悦然的话,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塞西莉亚的举手投足说明受过良好的教育,

她的性格非常叛逆,却不是坏孩子,当然曲淡玉也不是,

“我很忙,”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沒时间陪你们疯,”

“天雨楼开了一家分店,你不想去看看嘛,”塞西莉亚很认真的道:“你可是霸道帮的老大,”

苍浩根本不管天雨楼的生意,完全交给罗霸道经营,自己只是坐等分红,

结果,苍浩也不知道天雨楼的如今发展到什么地步,听说开了分店,倒有兴趣去看看:“好吧,你请客,”

“沒问題,”塞西莉亚直接坐上了车子,让苍浩坐在自己旁边,曲淡玉则立即把车子发动起來,

塞西莉亚上下打量着苍浩,很好奇的道:“我一直都有个问題……”

“什么,”

“你过去是做什么的,”沒等苍浩回答,塞西莉亚又道:“我听淡玉说过,你大家非常厉害,特别厉害,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那么你为什么又会在一家公司上班,”

“你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我很感兴趣,”塞西莉亚伸手从储物箱拿出一摞东西,很认真的给苍浩看:“这是我平常看的东西,”

苍浩吓了一跳,竟然是各种军事读物,包括中文和英文版,既有国内常见的《兵器》、《舰船知识》之类,也有国际上颇有盛誉的《简氏防务周刊》,

很少会有女孩子读这种读物,就算是今野晴或帕里诺上尉这样的雇佣兵,很少也会买來看,

很简单,大家当雇佣兵是为了养家糊口,而这个塞西莉亚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感兴趣,

叹了一口气,塞西莉亚非常感慨的道:“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向往热血刺激的生活……我总感觉我的生活太无聊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來华夏吗,”

沒等苍浩回答,塞西莉亚又道:“因为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面积大,人口多,我觉得应该有很多冒险的机会……实际上沒有,治安还是不错的,虽然比起比佛利山要差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