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FSB内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累的风光非常美,在这悠闲的海滩上,很多游客正享受着自己的假期,

这些俄国特工气势汹汹的杀过來,本來就跟这里的气氛有些违和,现在突然之间拔枪,四下里立即一片惊叫声,

周围的游客抱头鼠窜,拼命向远处逃遁,根本不敢看接下來发生了什么事,

安德烈耶维奇喘了几口粗气:“伊万诺夫,你这样做后果非常严重,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同样的问題还是回敬给你自己吧,”伊万诺夫冷冷一笑:“你现在已经被解职了,最好老老实实跟我回去接受制裁,否则后果会更严重,”

谢尔琴科对伊万诺夫道:“你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说过这件事情一定会有交代,你应该有点耐心,”

季里诺夫立即把枪对准谢尔琴科:“闭嘴,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局长了,”

虽然季里诺夫调转了枪口,但另一个俄国壮汉始终用枪对着苍浩,毕竟,抓捕苍浩才是他们此行的真实目的,

只是,无论安德烈耶维奇本人,还是伊万诺夫和季里诺夫这一边,都沒想到FSB会发生内讧,因为他们都沒想到谢尔琴科竟然也在这里,

谢尔琴科冷冷的对伊万诺夫说道:“无论如何,我毕竟是你的前任局长,对联邦安全局,我知道的比你多,”

“那也是过去了,”伊万诺夫一字一顿的道:“我们这一次是直接接受总统的命令前來抓捕苍浩,”

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整件事情都是总统的阴谋,你们根本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要为他卖命,”

“你说什么,”伊万诺夫愣了一下:“你是说总统自己摧毁了卫星,”

“不,不是这个意思,整件事情说來话长,”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你们要给我机会把所有一切解释清楚,”

“沒这个必要,”伊万诺夫摇了摇头:“我们不管总统做过什么,只接受总统的领导,这一次我们就是要抓走苍浩,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归我们负责,”

安德烈耶维奇往后退了一步,乜斜了一眼谢尔琴科,低声问:“总统怎么了,”

谢尔琴科缓缓摇了摇头:“我说过,二号人物会作出解释的,这件事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闭嘴,”伊万诺夫突然暴怒起來,打开了枪的保险,下一秒钟,他只要扣动一下扳机,就会把谢尔琴科爆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是二号人物的走狗,正因为如此,你才被逐出克里姆林宫,丢掉了联邦安全局长的位子,”

“我想你误会了,”谢尔琴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是主动辞职的,因为政治这东西太复杂了,我不希望卷入太深,也不希望你们给政客充当炮灰,”

季里诺夫咆哮着吼道:“你沒有资格说这句话,”

“你闭嘴,”安德烈耶维奇也打开了枪的保险:“让局长把话说完,”

“应该闭嘴的是你,”伊万诺夫讥讽的道:“谢尔琴科一直在给二号人物充当走狗,难道你想步他的后尘,那么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安德鲁耶维奇一字一顿的道:“我是在为国家利益服务,而不是任何人的走狗,”

伊万诺夫直接说了一句:“回去对总统说吧,”

接下來,是一阵沉默,再沒有人开口说话,

伊万诺夫和季里诺夫沒有动手抓捕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而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也沒有主动做什么,

双方势均力敌,而且手中都有枪,每一个人都暴露在枪口下,只要任何一方稍有不慎动作,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我來说一句吧……”苍浩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道:“除了我和谢尔琴科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等真相大白再决定自己做什么,”

“你闭嘴,”季里诺夫的脾气更加暴躁了:“如果不是你,也不会发生这些,我恨不得现在就打死你,”

苍浩嘿嘿一笑:“有一天你会感谢我的,”

听到苍浩这句话,安德烈耶维奇也很糊涂:“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苍浩,你最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许我可以说服我的这些同事,”

“那枚卫星我是故意打掉的,因为背后有一起很脏脏的交易,”顿了顿,苍浩又道:“还有,真正的始作俑者是钻石联盟,如果你们必须要执行任务,应该去把格罗斯抓起來,我可以帮你们哦,”

“混蛋,”伊万诺夫完全听不懂苍浩在说些什么,反正是恨的咬牙切齿:“我不知道什么是钻石联盟,我也不认识格罗斯是谁,我只知道根据雷达监测,是一枚从南非发射的导弹摧毁了我们的卫星,而那里是你们血狮雇佣兵的基地,”

苍浩耸耸肩膀:“这一枚卫星毁了,不过你们国家不会有一分钱损失,真正损失的是总统和他手下那帮腐败分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伊万诺夫摇了摇头,又道:“联邦安全局直接归属总统领导,你最好老实配合一点跟我们回去,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猜测一下……”苍浩又是嘿嘿一笑:“总统已经下了命令,抓到我只会在押解的路上,直接就把我秘密干掉,对不对,”

伊万诺夫怔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再猜测一下……”苍浩瞥了一眼安德烈耶维奇,又对伊万诺夫道:“这是一道秘密命令,连安德烈耶维奇也不知道,由你和季里诺夫负责执行,对不对,”

安德烈耶维奇急忙问伊万诺夫:“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伊万诺夫恨得咬咬切齿:“安德烈耶维奇,我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

“看來这是真的了,”安德烈耶维奇若有所思的道:“我们抓苍浩回去,是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为什么要在半路上秘密处决,”

苍浩告诉安德烈耶维奇:“因为总统有些事情不敢曝光,”

伊万诺夫恶狠狠瞪着苍浩:“你知道什么,你给我闭嘴,”

“看來我说对了,”苍浩轻叹了一口气:“伊万诺夫同志,作为一名特工,你显然不太善于说谎,”

“我被搞糊涂了,”安德烈耶维奇一个劲的摇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伊万诺夫立即道:“我也想知道,只要把苍浩抓回去,我们有机会慢慢查明,”

安德烈耶维奇冷笑着问:“抓走苍浩可以,但我要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接到了秘密处决的命令,”沒等伊万诺夫回答,安德烈耶维奇摇了摇头:“看來真有这道命令,而我竟然不知道,”

伊万诺夫摇摇头:“你已经被解职了,沒有资格过问太多,”

安德烈耶维奇怒道:“你沒有权力把我解职,”

“不,”伊万诺夫又摇了摇头:“我有,”

苍浩插了一句:“你沒有,”

伊万诺夫一瞪眼睛:“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你们要抓我,”苍浩很认真的道:“我是华夏公民,并未在俄国犯罪,而且现在我们是在第三国家,你们沒有权力抓走我,”

伊万诺夫立即道:“你摧毁了我们的卫星,”

苍浩撇了撇嘴:“你们的法律管不到外太空,”

“看來这变成了一个法律问題了,”伊万诺夫哈哈一笑:“好吧,等你去了联邦安全局,我会好好向你解释一下,”

双方对峙,这个露天酒吧已经空无一人,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來警笛声,

马累不大,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到场速度这么慢,而苍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苍浩一掌劈落用枪逼住自己的彪形大汉持枪的手腕,彪形大汉卒不及防,手一抖,把枪掉落下來,

紧接着,苍浩另一只手扳住季里诺夫的手腕,硬生生把枪口调转过來,对准了季里诺夫自己的胸口,

而几乎就在与此同时,季里诺夫已经开枪了,却不防子弹全射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这个有着一身骇人肌肉的大汉,还沒來得及做点什么,就被自己的子弹射死了,胸口完全炸裂开來,肉泥混合着鲜血迸溅出來,

苍浩顺势夺过季里诺夫的枪,同时绕到了季里诺夫的身后,对着刚才被自己劈落手枪的那个彪形大汉开火了,

“啪”地一声枪响,还沒等这个彪形大汉捡起枪,一发子弹穿过他的额头,在后脑炸开一个大洞,

**和鲜血喷溅了伊万诺夫一身,而伊万诺夫根本顾不上,冲着谢尔琴科射击,

谢尔琴科早有准备,纵身躲到了一张餐桌的后面,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安德烈耶维奇对着伊万诺夫开火了,

随着“啪啪啪”的几声,伊万诺夫摇晃着身体后退了几步,随后倒在了地上,

伊万诺夫沒有马上死,而是费力的抬起胳膊,冲着安德烈耶维奇还击,

一发子弹准确的洞穿了安德烈耶维奇的胳膊,安德烈耶维奇身体猛地震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

安德烈耶维奇的一个手下冲着伊万诺夫开火,伊万诺夫的胸口暴起几朵血花,落下來后跟沙滩上的沙粒混合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