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逃不掉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万诺夫的血值还真挺高,身上中了这么多枪,竟然沒死,费力的举起胳膊,对着安德烈耶维奇的手下开火了,

“啪啪”的两枪,安德烈耶维奇的这个手下一声不吭倒在了地上,胸膛停止了起伏,

苍浩对着伊万诺夫开了两枪,正中右胸口,伊万诺夫调转枪口要对苍浩开火,还沒等扣动扳机,胳膊就无力地垂落下去,人也死了,

伊万诺夫的手下沒有忘记职责,试图向苍浩开枪,然而苍浩始终躲在季里诺夫的身体后面,

子弹纷纷射在季里诺夫的身上,他身材足够高大,结果成了完美的肉盾,

一只手扼住季里诺夫的脖颈,不让季里诺夫的尸体滑落下去,另一只手从季里诺夫腋下伸出,对着伊万诺夫的手下连连开火,

马上的,苍浩的弹夹打空了,而伊万诺夫的两个手下也被击毙了,

在正常情况下,双方这样互射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但现在不是一般情况,

安德烈耶维奇前來抓捕苍浩之后,联邦安全局的特工就始终挟持着苍浩,即便是在他们内部分裂之后,这就使得苍浩一直身处敌营内部,

苍浩突然抢先发难,不仅直接打死了季里诺夫和伊万诺夫,更是击毙了其他手下,跟安德烈耶维奇这一边创造了机会,

安德烈耶维奇和手下不断的射击,伊万诺夫的手下纷纷倒在了地上,尽管苍浩已经沒有子弹,却是胜负已分,

“赶紧走,”苍浩往远处看了一眼,发现警车正冲过來,

“跟我來,”安德烈耶维奇顾不上死掉的同伴,更不去管伊万诺夫和季里诺夫一伙,带着苍浩和谢尔琴科向露天酒吧另一侧冲过去,

几个人冲出露天酒吧,横穿过一条马路,在另一边停着一辆面包车,

安德烈耶维奇打开车门,让苍浩和谢尔琴科上车,其他手下也跟了上來,另一个手下直接坐到了驾驶位上,

这辆车是安德烈耶维奇事先准备好的,原本抓住苍浩之后要用这辆车來押送,却沒想到此时派上了用场,

安德烈耶维奇是最后一个上车的,等到他把车门关上,车子已经发动起來,风驰电掣向远处开去,

苍浩嘉许的点了点头,看得出來,安德烈耶维奇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难怪会有那么多手下宁可背负着叛变的罪名也要跟他站在一起,

手下用俄语问:“去哪,”

“先在城里兜圈子,”安德烈耶维奇喘了几口粗气,又看了看周围:“有些事情我们要先搞清楚,”

谢尔琴科马上道:“把车速降低下來,要装作若无其事,让别人以为我们是普通游客,”

“是,”安德里耶维奇的手下马上换挡,很快的,面包车就混入了路面上车流里面,看不出來有什么异样,

只是,马累实在太小,面包车只能不住的兜圈子,一个地方要往复经过好几次,

安德里耶维奇很认真的问:“现在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來话长,”苍浩摇了摇头:“最关键的是,你们现在不能回联邦安全局了,必须潜逃出去,”

谢尔琴科急忙问:“你们准备了多少个身份,”

安德烈耶维奇马上回答:“我还有两个护照,一个是乌克兰公民,另一个是爱尔兰公民,”

“改换身份,买最近的机票,立刻离境,”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叮嘱道:“走得远远越好,绝对不能回联邦安全局,否则你们一定会被干掉,”

“难道我们一生叛逃,”安德烈耶维奇急忙道:“那我的家人怎么办,我沒办法把他们带出來,”

“不,”谢尔琴科摇了摇头:“你们只需要暂时躲避一下,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再回联邦安全局复职,”

安德烈耶维奇毫不犹豫的相信了谢尔琴科,不过还有一个疑问:“可我们该躲到去哪去,局长你是知道的,联邦安全局的触角太长,就算我们躲到非洲去,他们也会把我们抓回去,”

沒等谢尔琴科回答,安德烈耶维奇又道:“伊万诺夫有一句话沒说错,这件事情性质很严重,我们沒能执行任务抓走苍浩,接着又跟自己的同事发生内讧,死了这么多人……联邦安全局会把我们当成头号重犯,”

“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谢尔琴科点了一下头:“相信我,我不会抛下你们不管的,至于你们应该躲到什么地方去……这个世界只有两个国家,联邦安全局要做什么就必须小心谨慎,一个是华夏,另一个是M国,”

苍浩说了一句:“你们去华夏吧,华夏距离马尔代夫最近,航班也多,更重要的是,我们在那边有自己的地盘,安全绝对沒问題,”

“苍浩说的对,”谢尔琴科点点头:“你们去广厦,然后到翠峰村,在那里提我的名字就行,”

“可是我们沒有华夏签证,”安德烈耶维奇为难的道:“我们只能偷渡过去,那就需要一定时间了,”

“听我说,我已经调查过,持有爱尔兰护照可以免签进入港岛,然后你们在港岛报一个旅游团,从珠三角口岸入华旅游,可以有六天的免签停留,其中包括广厦口岸,”顿了顿,苍浩又道:“虽然麻烦点,但也安全,如果你们直接去华夏,恐怕也很容易被追踪到,”

“好,”安德烈耶维奇急忙点点头:“我们就这么做,”

苍浩又吩咐道:“你们现在就去机场,如果路上沒有耽搁,我估计咱们可以在翠峰村碰头,”

安德里耶维奇一愣:“你们不跟我们一起走,”

“我还有点事情要解决,”苍浩斜睨了安德烈耶维奇一眼:“回到翠峰村,我会把一切告诉你们的,到时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

安德烈耶维奇点点头:“那我们就在这里分手,”

苍浩同意了:“好,”

车子马上停了下來,苍浩跟谢尔琴科下了车之后,连声“再见”都沒顾上说,直接掉头离去,

安德烈耶维奇沒有停留,马上开车去换乘游艇,准备乘飞机去港岛,

谢尔琴科看了看周围,确定沒有人跟踪,问苍浩:“咱们接下來该怎么办,”

“去跟博尼会合,”苍浩嘿嘿一笑:“我估计,格罗斯一定会非常惊讶,沒想到又碰面了,”

联邦安全局赶到抓捕苍浩的同时,格罗斯掉头就跑,一向风度翩翩的他,这一次显得有些狼狈,

但他也只能这样,如果迟疑片刻,就不知道又要有什么变数了,

在不远处停着一辆车,上面等着一个司机,格罗斯上了车就直接吩咐:“开车,越快越好,”

司机还沒等发动车子,从斜刺里突然冲过來一辆越野吉普,“碰”地一声撞在了车子上,

格罗斯吓了一大跳,还沒等明白过來怎么回事,从越野吉普上下來一个黑人,

这个黑人长得实在太壮了,如同一栋会移动的墙壁,

黑人一拳捣碎了车窗,拳头直接落在司机的太阳穴上,司机甚至沒來得及喊上一声,一翻白眼就昏了过去,

格罗斯吓坏了,一个劲的嚷道:“你是谁,要干什么……你要钱是吗,我给你钱,我有的是钱……”

黑人一句话不说,跟着又是一拳,捣在了格罗斯的太阳穴上,

格罗斯一翻白眼,也昏了过去,黑人一只手把格罗斯从车里拖出來,直接扔进了越野越吉普的后排座椅,

随后,黑人上了越野吉普,扬长而去,

这一切都只在一转眼间发生,路人还沒等搞明白什么是情况,越野吉普已经消失不见了,

黑人一边开着车,一边拿出一瓶酒,用牙咬掉了瓶盖,往格罗斯的身上倒了一些,

很快的,车子來到一座酒店门前,黑人把格罗斯拖下來,搀扶着肩膀向酒店里面走去,

一边走,黑人一边还不住的埋怨着:“劝你别喝酒,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能尊重人家的风俗,见鬼,看你跟条死狗似的,”

马累这个地方不卖酒,但如果游客自己搞到酒喝,一般來说也不会管,

无论如何,本地人对酒还是比较忌讳的,酒店工作人员闻到格罗斯身上有股酒味,急忙躲得远远的,根本不靠前,

就这样,黑人把格罗斯带到了事先定好的房间里,扔到沙发上,

这个黑人正是博尼,过了一会,苍浩和谢尔琴科來了,

博尼立即站到房门旁,警惕地往外面看了看,随后始终把守着房门,

格罗斯还在昏迷不醒,苍浩看类一眼格罗斯,拿起电话:“我要订餐,”

到了马累之后,苍浩还沒吃过饭,跟酒店定了足够三个人享受的大餐,

等到酒店工作人员推着餐车,把苍浩订的饭菜送进來,格罗斯也醒了,

看到苍浩,格罗斯就是一愣:“你……怎么是你……”

苍浩指了指格罗斯:“你先休息一下,别着急说话,”

格罗斯马上不敢动了,只能惊恐的看着苍浩,

等到酒店工作人员把饭菜布置好,苍浩递过去一些小费,酒店工作人员就离开了,

苍浩拿起刀叉,切下一小块牛排,慢慢咀嚼着:“恩,味道不错……饿死我了,为了跟你见面,到现在老子还沒吃饭,你特么倒是有苹果派吃,也不知道给我留一块,”

房间里再沒有外人了,格罗斯喘着粗气问:“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会是我,你以为自己逃得掉吗,”苍浩笑了笑:“你逃不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