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脑子进水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格罗斯明白了过來:“联邦安全局被你搞定了,”

“差不多,”苍浩点点头:“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

“那你麻烦大了……”格罗斯似乎有些轻松了:“你得罪了联邦安全局,肯定要面对俄国的不断追杀,这个世界上沒有人能救你,”

“我都说了,你只说对了一半……”苍浩微微一笑:“钻石联盟消息灵通,但好像不知道所有的事,比如说,你就不知道其实我跟联邦安全局有些渊源,”

格罗斯显得很意外:“什么渊源,”

苍浩斜睨了一眼谢尔琴科,沒有告诉格罗斯,自己的一个手下曾经是联邦安全局的局长,

沒有理由让格罗斯知道这个,苍浩只是说了一句:“我早知道你会调动联邦安全局,仍然敢來跟你见面,就是因为有这份渊源,”

“你……到底想说什么,”

“问你个问題……”苍浩又吃了一口牛排,随后喝了一口饮料:“我面前有一个深达一百米的坑,四壁光滑,沒有任何可以借力的突起,更沒有任何梯子之类的东西,我跳到了这个坑里,请问,应该怎么出來呢,”

“这个……”格罗斯迟疑的道:“我不明白这个问題是什么意思,”

“算是个脑筋急转弯,”苍浩耸耸肩膀:“好好想想,”

“我……想不出來,”格罗斯摇了摇头:“抱歉,我是个商人,沒有这方面的智慧,”

“好吧,我來告诉你……”苍浩很轻松的一笑:“我只要把脑袋扎个洞,把里面的水放出來,我就可以游出來了,我水性还不错,”

格罗斯非常惊讶:“你脑袋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水,”

“如果我脑子里沒有这么多水,为什么要往这个坑里跳,”苍浩很轻松的笑着说道:“你是一个诚实的商人,说过马累之行是一个圈套,我既然都知道是圈套了为什么还要往里钻,”

格罗斯有些明白了:“你……一切都在你计划之中,”

“你看,过去我是一个地下雇佣兵,我经历过太多厮杀,见过太多的尸体,简直就特么像是生活在殡仪馆里,我们接触的往往都是最普通的武器,太外空武器这玩意儿对我们來说太高大上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苍浩又道:“但我会学习,拜科努尔是人类航空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地方,曾经发射了第一课人造卫星、第一艘宇宙飞船、把第一个宇航员送上太空……苏联解体后,那里完全是商业化运营,只要足够有钱就可以在那里发射个什么,拜科努尔每年有很多次发射任务,不是只接待你们钻石联盟,刚好在一个恰当的时间,那里发射了一枚运载火箭,我就认定是阿瑞斯之矛,这特么得多愚蠢,,”

格罗斯听到这话,面如死灰,一时沒出声,

苍浩站起身來,对博尼和谢尔琴科说道:“我吃好了,你们也垫一口吧,等下还要赶飞机,”

博尼和谢尔琴科坐下來,享受着顿丰盛的美餐,

苍浩用餐叉叉起一块牛排,一边慢悠悠吃着,一边打量着格罗斯,

过了许久,格罗斯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全知道了,”

“我早知道这枚卫星是军事侦察卫星,我是故意打下來的,”顿了顿,苍浩似笑非笑的道:“那么现在你该來回答我一个问題了……”

“等等,你为什么要打掉这颗卫星,难道你不知道你面对严重的后果,”

“你先回答我,”

“不,”格罗斯固执的摇了摇头:“你沒有资格知道,”

苍浩把最后一口牛排吃掉,看了看格罗斯,突然一翻手把餐叉刺进了格罗斯的大腿上,

格罗斯卒不及防,感到一阵剧痛传來,不由得惨叫起來,

餐叉沒入很深,鲜血顺着餐叉往外喷,格罗斯下意识的想要把餐叉拔出來,可是刚一碰,又是一阵剧痛,

“你总是跟我说,我杀了你沒用,从逻辑上这话倒是沒问題,不过嘛……”叹了一口气,苍浩摇了摇头:“你忘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格罗斯不敢再碰餐叉,惊恐的看着自己的鲜血一点点染红了裤子:“你……你这个疯子,”

“不够疯敢当雇佣兵,”苍浩撇了撇嘴:“如果你想少吃点苦头,最好老实回答我的问題,为什么钻石联盟舍得花这么多钱买下阿瑞斯之矛,直觉告诉我这不只是为了摧毁血狮雇佣兵的指挥通讯中枢,”

“我……”格罗斯似乎想说点什么,可以刚一张口,就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不说是吗,”苍浩点点头,回身在桌子上又拿起一把餐叉,

格罗斯想要躲闪,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动也动不了,

结果,格罗斯眼睁睁看着苍浩把这把餐叉刺进另一条腿上,随后张嘴又是一声惨叫:“苍浩你这个疯子,”

“我觉得你似乎以为我是在开玩笑,”苍浩再次去过一把餐叉,拿在手上把玩着:“我非常了解人体结构,我可以把所有刀子叉子全扎在你身上,却让你始终保持清醒,别说死了,你连昏迷都不会,只能清醒着感受到疼痛,”

“我说……我说……”格罗斯早知道苍浩有着很多传奇经历,也知道苍浩有着非常优秀的战斗经验和技术,却一直沒有见识到这位兵王的真实面目,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苍浩骨子里潜藏着一股可以让所有人感到恐惧的疯狂,

苍浩点点头:“我听着呢,”

“钻石联盟不只做钻石生意,也不是局限于各种宝石,对于金融杠杆工具我们也很感兴趣……”喘了几口粗气,格罗斯接着说道:“俄国的国防部发射军用卫星之前,都要在北方联合保险公司投保,这是一家上市公司,也就是说,如果卫星出现意外,北方联合保险就要照价赔偿全部损失,这颗卫星价值五亿美元,足够让这间公司破产了,”

苍浩又是点点头:“继续说,”

“我决定教训你一下,然后跟联盟议会请示,联盟议会让我去普里皮亚季跟阿利耶夫将军交易,原本,我觉得花那么多钱买下阿瑞斯之矛,这个成本实在太高了……”咽了口唾沫,格罗斯继续说道:“但马上的,我就知道了联盟议会另有打算,因为阿利耶夫将军手里还有反制阿瑞斯之矛的武器,也就是外大气层拦截导弹,也就是说,这个计划就是我们买走阿瑞斯之矛,故意把发射时间跟军事卫星的发射安排一起,因为我们料定,你肯定会联系到阿利耶夫将军买走外大气层拦截导弹,我们会误导你打掉俄国的军用卫星,这样一來你就陷入了更大的麻烦,”

“借刀杀人才是你们真实的目的,”

“沒错,”格罗斯坦然承认了:“还有为了钱,”

“让我猜一下,你们在证券市场上,沽空北方联合保险的股票,”

“沒错,”格罗斯撇了撇嘴,表情有些怪异:“卫星爆炸之后,一方面,联邦安全局会找你算账,另一方面,国防部会向北方联合保险索赔,五亿美元,这家公司的股票会暴跌,而跌得越狠我们赚的越多,最后我们会赚得盆满钵溢,”

“换句话说了,这是连环计……”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你们不仅摧毁了我的通讯指挥中枢,还给我带來了巨大的麻烦,同时在股票市场上大赚了一笔,”

“我说过我们是生意人,”格罗斯尽管惊恐,却依然有些自得:“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把我们的利益最大化,”

“也就是说,这一计不但沉重打击了我,到最后你们反而还赚了不少,”

“可以这么说,”格罗斯点点头:“反正赚到的钱可以再买两枚阿瑞斯之矛,”

“实事求是的说,虽然我很讨厌你,不过你们这商业思维还是值得我学习的,”

“现在该你來回答我了……”格罗斯很小心的问道:“既然你明知道错了,为什么还要把卫星打下來,”

苍浩沒有回答,而是反问:“那个北方什么保险公司,你知道真正的幕后老板是谁吗,”

格鲁斯讷讷的问:“是谁,”

“是俄国总统,”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格罗斯:“北方联合保险公司其实是一个空壳子,实际资产沒多少,但靠着总统的关系却获得了大量的订单,尤其是军方的卫星发射每一次都要找这家公司投保,结果这家公司赚了很多钱,后來又上市圈钱,成了总统的金库,总统能够坐稳位子,跟这家公司的支持有着直接关系,也因为总统总是从这家公司拿钱用,所以这一枚卫星的理赔就可以直接让公司宣告破产,”

格罗斯惊呆了:“你早就知道,”

“沒错,我早就知道,这家公司涉及俄国政界最大的腐败丑闻,而我就是要把这个丑闻暴露出來,”冷冷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从民族感情來说,我对老毛子沒什么好感,但我身边的俄国朋友都还不错,我很愿意为她们做一些事,”

“可你打掉了卫星,翠峰村又怎么办,”格罗斯急忙问:“难道你就牺牲自己的兄弟们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