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这是连环计/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太空武器,真是高大上,直接从看不见的苍穹发动进攻,”呵呵一笑,苍浩又道:“很遗憾,电磁脉冲防护不是很难,其实金属就可以有效屏蔽电磁脉冲,我们设计了一套接口窗防护装置,简单地说,这套装置主体是金属屏蔽层,可以快速捕捉到电磁脉冲攻击,快速钳制并降低能量层级,最后将脉冲能量导入大地,”

博尼憨憨的笑了笑:“这个原理跟避雷针差不多,”

“你……你说什么,”格罗斯完全被惊呆了,他当初刚得知阿瑞斯之矛的工作原理,第一反应是苍浩这一次肯定完蛋了,

沒想到的是,这么高大上的武器,竟然轻易被破解了,而且原理非常简单,不涉及任何高难技术,

“做生意,我不行,但玩武器,你不行,”摇了摇头,苍浩有点无奈的道:“必须承认的是,防护电磁脉冲的东西虽然简单,不过还是要花上不少钱的,所以,沒有任何国家有能力对所有要害设施进行大规模防护,阿瑞斯之矛这种武器还是非常有用的,不过对我们血狮雇佣兵來说,这笔钱还是花得起的,更重要的是,这笔钱要算在你的账上,”

“好吧……”格罗斯苦笑两声:“你赢了,”

“你也赢了,”苍浩冷冷的道:“准确的说,这一局算我们平手,让我向你的商业智慧表示敬意,”

格罗斯无力的点了点头:“谢谢,”

“我早猜到你们花大价钱动用阿瑞斯之矛,背后肯定有猫腻,沒想到原來猫腻在这,”耸耸肩膀,苍浩又道:“再次感谢你给我上了宝贵的一课,”

苍浩跟格罗斯说话的同时,博尼和谢尔琴科一直在吃饭,苍浩看他们两个吃得差不多了,问了一句:“可以走了吗,”

“走吧,”谢尔琴科拿起餐巾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飞机快要起飞了,”

“好,”苍浩看了一下时间,冷笑着对格罗斯道:“跟你见面到联邦安全局出现,差不多能用这么长的时间,看來我估算的很准,”

“你早就定好了机票,”

“对军人來说,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概念,我必须马上离开马累,估计警方现在正在酒吧那里调查枪击,如果查到我的头上可就不妙了……”苍浩说着,又看了一下时间:“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

“你……不杀我,”

“杀了你也沒用,我更希望看到你生不如死,”顿了一下,苍浩又道:“虽然说你想让我死在联邦安全局的手里,”

“不,”格罗斯缓缓摇了摇头:“我早就猜到,联邦安全局奈何你不得,只是沒想到原來你对一切尽在掌握,”

“好好享受吧,”苍浩看着格罗斯身上的插着的餐叉,讥讽的笑了笑:“下次多给你插几个,”

苍浩丢下这句话就走了,格罗斯踉跄着來到餐桌前,拿起餐巾捂住正在流血的伤口,随后又掏出手机播出了一个可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施瓦茨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她看到格罗斯的样子就是一惊:“你受伤了,”

“是苍浩……”格罗斯苦笑了两声:“原來他一开始就觉察到了真相……”

格罗斯把跟苍浩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施瓦茨的眉头皱了起來:“怎么会这样……”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我们利用苍浩在俄国股市上大赚一笔,苍浩同时也利用了我们,”无力的摇了摇头,格罗斯又道:“苍浩的根本目的是要间接影响俄国政局,”

“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知道,因为他沒说……”格罗斯的脸色越发苍白:“我猜测他在俄国高层可能有某些关系,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考虑到他能直接改变了T国政局,在做出类似的事情也是可能的,”施瓦茨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來:“但俄国相对于T国完全是另外一个层面的存在,苍浩当初卷入T国是因为我们的计划,因为当时认识了颂猜进而接触到了差瓦立,可他又是怎么接触到俄国高层的,”

“我想我可能跟普里皮亚季一战有关,”格罗斯若有所思的道:“那一战,美俄两个超级大国都欠下了苍浩人情,苍浩借此在俄国高层建立某种关系也是有可能的,”

“关于那一战,美俄一直高度保密,我们掌握的资料很少,现在看來我们对苍浩的了解也很少……”施瓦茨说着,一个劲的摇头:“无论如何,这一局我们还是赢了,在俄国股票市场获得了丰厚的收益,”

“是的,”格罗斯点点头:“我觉得现在更应该关注的是,如果俄国证据真的因为这颗卫星发生变化,我们是否有盈利的机会,”

“你先休息两天再说,”施瓦茨说话的同时,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我已经在网上帮你呼叫了救护车,你再坚持一会就行了,”

“谢谢,”

“看來你沒有受致命伤,”施瓦茨通过摄像头仔细打量着格罗斯:“其实我很奇怪苍浩为什么沒杀你,”

“因为他知道杀了我也沒有用,”

“可他非常恨你不是吗,”施瓦茨提出:“虽然杀了你也沒有用,就算是基于愤怒,他也沒理由放过你,”

“这个……我也说不清……”格罗斯的脸色越來越白,连嘴唇都变白了:“我觉得他是一个能够控制情绪的人,这样的人非常可怕……”

“好吧,我暂时采信你的说法,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接下來要关注俄国政局的变化,”施瓦茨换了一个话題:“你觉得新泰矿业那边是否需要做出调整,”

“不,”格罗斯拼尽全力摇了摇头:“坚持原來的开发计划,直到拖垮苍浩,或者让他主动退出,”

“这一次俄国计划,苍浩能变被动为主动,我怀疑在新泰矿业那边可能也会有变数,”施瓦茨有些不放心的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重新考量这个计划,”

格罗斯正要说话,门外传來一阵嘈杂声,马上的,几个身穿白色服装的医护人员冲进房间,

他们看到格罗斯的样子就吃了一惊,随后叫嚷着格罗斯听不懂的语言,把格罗斯放到了担架上,

格罗斯挂断了电话,长呼了一口气,多少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劲來,

而施瓦茨也沒有再把电话打过來,其实就算是打过來,也只会像刚才那样,谈着生意上的事情,语气波澜不惊,几乎沒有什么情绪,

钻石联盟就是这样,在他们的眼中,一切都是生意,

刚才,施瓦茨确信格罗斯沒有生命危险,也就直接把话題转移到生意上,甚至都很吝啬的沒问格罗斯感觉怎么样,

再说苍浩这一边,

离开酒店之后,街上到处都是警笛声,之前的那一场枪战死了好几个人,对这个巴掌大的小城市來说简直是天字第一号的大案,

暂时还沒有人怀疑到苍浩,于是苍浩带着博尼和谢尔琴科直接赶去了机场,就像苍浩自己说的一样,时间把握的非常精准,

也就在苍浩抵达机场的同时,所有进出马累的交通工具都被监控起來,每一个旅客都要经过严格盘查,

等到飞机起飞,苍浩透过舷窗看着下面蔚蓝色的大海,还有星罗棋布的一个个白色小岛,颇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啊,这么美的地方,來了也沒能度个假,匆匆的就得离开了,”

谢尔琴科撇了撇嘴:“确实有些遗憾,”

“估计格罗斯这会儿应该进医院了吧,”苍浩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钻石联盟的生意头脑还真不是盖的,早知道他们另有图谋,沒想到却是这么一出,”

“你刚才跟格罗斯说的是不是有点多,”谢尔琴科提出:“我觉得,你完全沒必要告诉格罗斯,我们是怎么防护电磁脉冲的,也沒必要让他知道我们的计划是干涉俄国政局,”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仔细斟酌的,该让他知道的就得让他知道,不能让他知道的我一概沒说,”顿了一下,苍浩又道:“适时地,我们需要让对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能力的表现,”

“我也这么想,”博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否则,钻石联盟一定认为我们都是大傻瓜,被他们耍的团团转,”

“可我担心……”谢尔琴科拖着长音说道:“钻石联盟如果预期到俄国政局有变,很可能会借此牟利,继续赚钱,”

“你这个担心是有道理的,”苍浩耸耸肩膀:“不过,就算是他们不知道这件事,照样会抓住一切机会赚钱,跟钻石联盟打过的这几次交道,让我感到这帮人的脑子里就只有钱,如果说炸了地球可以让他们富可敌国,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根本不管自己能不能住到火星上去,”

博尼很认真的问:“老大,你说,钻石联盟是为了上股市捞一笔同时对付你,还是因为对付你突然又想到可以去股市上赚钱,”

“这是连环计,我估计,很可能钻石联盟是一并拟定的计划,”苍浩想要掏根烟出來,想到这是在飞机上,就只能作罢:“真正重要的是钻石联盟为什么要通知联邦安全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