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都是瓶中蝎/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博尼马上就道:“格罗斯不是已经说了吗,要通过联邦安全局干掉你,这是借刀杀人,”

“他说的不是实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钻石联盟很清楚,我在俄国高层还是有几分人情的,更何况我跟华夏高层还有很特殊的合作关系,尽管我炸了俄国卫星,联邦安全局也不会随随便便把我干掉,必须要做通盘考虑,”

“沒错,”谢尔琴科微微一笑:“更重要的是,如果苍浩死了,对钻石联盟有什么好处,又有谁來帮他们对付鬼王党,”

博尼不理解:“那又是为什么,”

“我想我知道原因,”谢尔琴科若有所思的道:“联邦安全局会带给苍浩强大的压力,但又沒有办法直接干掉苍浩,同时苍浩跟鬼王党又不可能达成和解,这意味着,此后苍浩就要游刃于联邦安全局和鬼王党之间,做事不得不小心谨慎,对钻石联盟不再构成威胁,”

“是这个道理,”苍浩叹了一口气:“冷战时代,媒体评价美俄两个超级大国就是瓶中之蝎,这两只蝎子都沒有退路,被困在瓶子里,为了不被对方杀死,就只能想方设法干掉对方,按照钻石联盟的计划,我跟鬼王党就变成两只瓶中蝎,必须斗得死去活來才行,而联邦安全局会变成瓶子困住我们,”

“我觉得还有些像斗蟋蟀,”博尼摸了摸自己亮堂堂的脑瓜:“不过斗蟋蟀沒有这么残暴,”

“你们先聊,我去放点水,”苍浩起身去了卫生间,解手回來之后,吓了一跳,

三个靓丽的金发女郎正围着谢尔琴科,亲热的聊着什么,三个女郎胸脯都很大,其中有两个还有意拿胸脯在谢尔琴科胳膊上蹭來蹭去,

飞机过道本來就很狭窄,四个人的形态太过亲昵,再加上这种动作,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很显然,谢尔琴科非常享受,至少应对这种场面非常自如,

苍浩走进了才发觉,这三个女孩不是一起的,连国籍都不一样,一个讲英语、一个讲法语,还有一个是讲德语,

谢尔琴科竟然同时用这三种语言,跟着三个女郎聊天,互相之间毫无影响,

苍浩早知道谢尔琴科精通好几国语言,沒想到谢尔琴科对这些国家的文化也非常了解,时常用三个女郎的母语讲几个笑话,把三个金发女郎逗得咯咯直笑,

“这个混蛋……”苍浩一时间羡慕嫉妒恨:“脸上添了两道疤,竟然还是这么帅,”

苍浩走了过去,用力咳嗽两声,黑着脸道:“麻烦让一让,”

谢尔琴科看出苍浩心情不太美丽,急忙对三个女郎道:“不好意思,我们有点事情要谈,我们回头再聊,”

一个金发女郎马上道:“你有我电话,记得打给我,”

另外两个女郎更进一步,直接把自家的电话留给了谢尔琴科,跟着又丢过來飞吻,

三个女郎恋恋不舍得离开了,谢尔琴科耸耸肩膀,尴尬的笑了笑:“是她们主动过來找我搭讪的……”

“你泡妞我不管,但你要明白,我们现在是在工作,不要被美色耽误了正事,更何况,你是特工出身,应该知道美色其实一种武器,沒准哪个美女就是那个情报部门派出來的,”苍浩语重心长的教训道:“这几个美女又讲英语又讲德语又讲法语的,那么我现在倒要考考你,全球公认的五大情报组织是哪些,”

“首先当然是我们俄国的FBS联邦安全局,然后M国的CIA中央情报局,英伦的MI5军情五处和以色列的Mossad摩萨德……”谢尔琴科困惑的摇了摇头:“这四个是公认的,至于第五个,评判标准不一样,我不知道你说的到底是哪个,”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GCWDM,”

“这是什么,”谢尔琴科一愣:“沒听说过呀,”

“是我们华夏的‘广场舞大妈’,”苍浩白了谢尔琴科一眼:“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白当联邦安全局的局长了,以后出门在外小心点,别被人盯上,”

谢尔琴科一脸黑线:“知道了,”

“还有……”苍浩说着,向谢尔琴科一伸手:“给我吧,”

谢尔琴科不明白:“给你什么,”

“三个呢,你用的过來吗,还不匀一个给我,”

“沒问題,”谢尔琴科急忙拿出一个电话号塞给苍浩:“这个送给你了,”

苍浩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回到广厦之后,苍浩刚打开手机,孟阳龙的电话就打了进來:“这两天你搞什么去了,为什么手机打不通,”

“我出去度个假,”

“事情麻烦了,你还有心思度假,”孟阳龙怒气冲冲的道:“你知不知道你打掉的是俄国军用卫星,”

苍浩点了点头:“哦,”

“还有,我们检测到外大气层有一次小型核爆,释放出超强的电磁脉冲,这说明阿瑞斯之矛沒有被摧毁,”孟阳龙急急的问:“翠峰村那边怎么样,”

“安然无恙,”苍浩满不在意的道:“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防护措施了,”

“那我倒要问你俄国卫星的事情怎么办,”

“看着办呗,”

“你还真是心大,”孟阳龙对苍浩的态度非常不满:“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性质非常严重,已经等同于宣战了,俄国佬会怎么反应我都不敢猜测,”

“打掉卫星的是我,跟你又沒有关系……”

孟阳龙打断了苍浩的话:“别忘了是我给你提供的数据支持,”

“那好,我问你……”苍浩叹了一口气:“事情已经过去两天了,俄方跟你有沒有任何沟通,要求你说明情况,”

“这个……”孟阳龙愣了一下:“还真沒有,”

“那么俄方在我们境内有沒有采取什么行动,”

“这个也沒有,”孟阳龙急忙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讲清楚,”

“我先不跟你说了,”苍浩始终沒有解释:“等到事情尘埃落定,我一定会做出解释的,一定让你满意,”

随后,苍浩也不管孟阳龙是不是还有话要说,直接挂断了电话,租车回到翠峰村,

所有兄弟都在矩阵指挥中心,只等着苍浩回來,

苍浩进门直接就道:“很抱歉,之前沒有把所有情况告诉大家,只有我、谢尔琴科和博尼三个人才了解全部,”

阿芙罗拉也在,正要对苍浩说点什么,万鹏冲着阿芙罗拉就嚷了起來:“都怪你,提供了错误情报,现在搞掉了俄国卫星,你说这事应该怎么办,”

“我又不是故意的,”阿芙罗拉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跟万鹏吵了起來:“你们那么有本事,为什么不自己去搞情报,还要我提供信息支持,”

“别吵了,”墨师叹了一口气:“我相信阿芙罗拉不是故意的,”

“我确实不是故意的,”阿芙罗拉一摊双手,很无奈的道:“我只知道拜科努尔有发射,我哪知道不是阿瑞斯之矛,”

李崇冷冷一笑:“反正我觉得不能太过信任别人,”

阿芙罗拉转而看着李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崇冷冷的道:“我的意思就是说,可能你确实是搞错了情报,但也不能排除其他可能性,”

万鹏轻哼了一声:“你本來就是后加入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可靠,”

看着大家眼看要吵起來,苍浩一字一句的质问:“你们是不是可以听我说话了,”

阿芙罗拉气呼呼的对苍浩说道:“虽然我提供的情报错了,但你作为指挥官有责任判断情报的正确性,现在攻击目标错误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应该负责,”顿了顿,阿芙罗拉丢过來一句:“看來你的兄弟们很排斥我,既然这样的话,我退出,”

“阿芙罗拉说的一点都沒错,我刚得知这个情报的时候,也怀疑过会不会搞错,”苍浩找了个位子坐下,掏出一根烟來点上:“就算我思索是否要发动攻击的时候,谢尔琴科无意间说了一句话,引起我的注意,”

万鹏急忙问:“什么话,”

“他说俄国每年有很多军事发射,而所有发射都要固定找某家公司投保,这家公司涉及到非常严重的官场腐败,”吐了一个烟圈,苍浩缓缓说道:“简单的说吧,这家公司就是总统的提款机,每当总统需要用钱就从这家公司列支,这些年來,总统剪灭各种反对势力,筹集竞选资金,这家公司功不可沒,那么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总统要给这家公司这么多生意,”

墨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种情况倒是比较常见,”

“不常见的情况是,俄方总统和二号人物之间一直明争暗斗……”看了看在座所有人,苍浩缓缓说道:“大家都已经这么熟悉了,应该知道谢尔琴科为什么加入血狮雇佣兵,就是因为厌倦了这种政治争斗,”

“是这样的,”谢尔琴科接过了话題,说道:“在我辞职之前,二号人物一直在调查这家公司,只要这些内幕交易能够曝光,总统必然垮台,但是,尽管我们搜索到了足够的证据,想要指控总统才是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还不够,更重要的是,我们缺乏一个契机拿出这些证据,”

万鹏提出:“直接让记者曝光就得了呗,”

“我们现任总统自从上任以來,有将近二百名记者死于暗杀和各种意外,他们全都在进行某方面的政治调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谢尔琴科更加无奈的道:“我沒有足够的证据指责总统与这些死亡事件有关,但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这位总统出身于克格勃,动用暗杀之类的手段对他來说沒有道德障碍,”

墨师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要找媒体曝光,很可能当时记者直接就挂了,然后所有材料神秘消失……甚至可能根本沒有媒体敢去报道,”

“新闻自由是相对的,我国媒体表面拥有这样的权力,事实上却需要做出诸多方面的考量,”苦笑着摇了摇头,谢尔琴科告诉大家:“苍浩当时推测,这一次发射找不到任何公开信息,如果不是发射阿瑞斯之矛,那么只能是军事卫星,于是,一个计划就形成了,用外大气层拦截导弹干掉这枚卫星,让这家公司陷入财务危机,我们就有了最好的契机曝光罪证,”

大家恍然大悟,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点了点头:“原來如此,”

苍浩抽了一口烟,说道:“正因为如此,尽管有了外大气层拦截导弹,我还是给矩阵系统加上了防护装置,”

万鹏有些费解:“为什么之前沒告诉我们,”

沒等苍浩回答,东野不笑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因为不信任我们呗,”

苍浩冷笑着对东野不笑说道:“你还真沒说错,我确实不信任你,”

东野不笑直接嚷了一句:“我是你师弟,”

“你做了师弟应该做的事情吗,”苍浩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作为师弟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东野不笑一时无语:“我……”

“我们曾经干涉了T国政局,但那只是一个小国,任何动荡都局限于他们自己的土地上,俄方不一样,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如果我们贸然卷入很容易招致不期的后果,”摇了摇头,苍浩无奈的说道:“所以,在尘埃落定之前,我沒有告诉大家,是因为不想太多人牵扯进去,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如果发射的真的是阿瑞斯之矛呢,大家就是跟着我白折腾了,”

墨师赞同的道:“现在大局已定,我们就可以做看事态发展了,”

“沒错,”苍浩说到这里,拍了拍谢尔琴科的肩膀:“至于我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风险切去干涉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有两个原因,一是谢尔琴科毕竟是我们的兄弟,我很希望为他做点什么事情……”

苍浩说到这里就打住了,万鹏急忙问:“第二个原因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