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安德烈耶维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个原因,我考虑的比较自私……”苍浩抽了一口烟,才继续说道:“我回到广厦是想过平静的生活,沒想到过去的恩怨情仇还是如影随形,谢尔琴科也面对这样的问題,尽管他已经退出了政治争斗,但他的对手未必会忘记他,只要总统和总理之间战火不熄,就随时可能牵扯到他,进而牵扯测到我们,”

“有道理,”墨师非常赞同苍浩的判断:“与其守着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炸弹,还不如提早把引信拆除,”

谢尔琴科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你既然顾虑这么多,完全可以不让我加入血狮雇佣兵,”

“我都已经同意你加入了,还说这么多干什么,”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既然是自己的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大家同舟共济,”

谢尔琴科颇为感动:“谢谢,”

“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们是在赌……”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又缓缓呼了出來:“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俄国会构成什么样的影响,也不能就此判断总统会倒阁,我只是尝试着利用这个机会做点什么,这也就意味着,从现在这一刻开始要面对很大的危险,我在马尔代夫已经遇到了联邦安全局的特工,不知道他们接下來是否会采取其他什么行动,”

谢尔琴科马上说了一句:“值得称兴的是,我在联邦安全局多少有些影响力,他们对我们不会构成太大威胁,”

万鹏不太放心:“你确定,”

“听着,原则上來说,联邦安全局直接归属总统指挥,但我当局长的那些年里,事实上是二号人物控制的,总统根本插不上手,我在联邦安全局的时候,一直很注意收买人心,我相信大家对我印象都不错,”顿了顿,谢尔琴科继续说道:“也是直到我辞了职,总统方面才多少收回了一些权力……”

万鹏有些宽慰的道:“那就好,”

“听我把话说完,”谢尔琴科的表情非常严肃:“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俄国有五大强力部门,除了我们联邦安全局之外,还有对外情报局、国防部、内务部和联邦紧急情况部,”

万鹏愣了一下:“这么多,”

“这一次事件,总统肯定要采取一些行动,那么无外乎也就是通过这些部门,现在我给你们逐步分析一下……”谢尔琴科非常认真的道:“总统动用联邦安全局,安德烈耶维奇临阵抗命,事实已经证明联邦安全局是总统靠不住的,我谢尔琴科在联邦安全局这些年很成功,至于联邦紧急情况部,主要是对内,只要执行抗灾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与之类似的还有内务部,跟联邦安全局的关系比较特殊,过去我作为联邦安全局的局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指挥内务部特种部队,所以这一次内务部不会有所动作,”

李崇急忙问:“那么国防部呢,”

“毫无疑问,国防部是最强大的部门,这一次事件表面他们受了损失,实际上他们可以狠狠敲保险公司一笔,那帮军头们有自己的算盘,不是总统或者总理能轻易调动的,我估计他们坐山观虎斗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谢尔琴科沒什么烟瘾,可是说到这里,下意识的想要抽烟,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我估计接下來对外情报局可能会有所行动,”

苍浩扔给谢尔琴科一根烟:“你对这个对外情报局有多少了解,”

“五大强力部门很少往來,互相之间也不太了解,事实上,俄国政治的精妙之处就在于这些部门互相制衡,”谢尔琴科点上烟抽了一口,又道:“哪个领导者能控制最多的强力部门,哪个领导者的实力也就越大,”

“听你这话的意思,对外情报局是总统的地盘,”

“对外情报局的前身是克格勃第一总局,现任总统就是从那出來的,当然是他的地盘了,”谢尔琴科提醒道:“别忘了,老雷泽诺夫曾经领导克格勃的边防军管理总局,所以他的班底大都也是边防军管理总局出來的,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苍浩叮嘱道:“这短时间,大家都低调点,如果沒什么事情,就不要离开翠峰村,”

大家一起点了点头,苍浩又道:“很幸运,孟阳龙在我们周围派了那么多部队,就算是有人想要搞什么鬼也很难找到机会,”

“我们接下來静观其变就好,”深吸了一口气,谢尔琴科非常感慨的道:“一直以來,二号人物当初对我寄予很大的希望,我的辞职让他很失望,”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当局长,联邦安全局就是二号人物的地盘,可你辞了职,事情就不好说了,”顿了一下,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可你知道吗,二号人物通过某些渠道向我传达信息,希望能让你留在血狮雇佣兵,因为他能体会你的心思,也希望你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谢尔琴科笑了笑:“用你们华夏的人话说,他这个人蛮仗义的……”

“确实仗义,从他个人利益出发,他应该强行把你留下來才对,”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我介入这一次事件如果说还有其他原因,那么就是我挺喜欢你们的这位总理,”

谢尔琴科非常认真的道:“谢谢你,”

“你谢我干嘛,现在说的是你的前任老板,”

“谢谢你收留我,而且还为了做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谢尔琴科的态度非常郑重:“如果这一次倒阁成功,我的祖国欠你一份很大的人情……当然,普里皮亚季一战,我们就应很感谢你了,”

“别说这些了,”苍浩打了一个哈欠:“我太累了,先去休息了,有事儿喊我,”

苍浩这一觉,直接睡到第二天中午,连饭都沒吃,

本來苍浩还要继续睡,却被黄彬焕从床上喊了起來:“有人要见你,还有谢尔琴科,自称安德烈耶维奇,”

“这么快就來了,”苍浩急忙从床上爬起來:“马上去叫谢尔琴科,”

苍浩和谢尔琴科会合后,赶去了会客室,安德烈耶维奇已经等在这里了,

说來幸运,经过马累一战之后,包括安德烈耶维奇自己在内,还剩下四个人,

他们看到苍浩和谢尔琴科,齐刷刷站了起來,

苍浩直截了当的道:“我猜你们很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有的是时间,我从头告诉你们……”

苍浩唾沫横飞的讲了许久,总算把事情來龙去脉说清楚,熟料安德烈耶维奇却來了一句:“我们已经知道了,”

苍浩一愣:“你们怎么知道的,”

“你沒看新闻吗,”

“我一直在睡觉……”苍浩扔了一下,赶忙拿出手机,去刷新闻微博,

马上的,苍浩就看到,从今天凌晨开始,俄方政局就已经成为新闻热点,

先是媒体爆出,军队刚发射的一枚卫星发生爆炸,国防部已经向相关保险公司索赔,

接下來,国防部发言人证实确有其事,这个表态完全在苍浩和谢尔琴科的预料之中,军头们虽然在这场政治争斗中见风使舵,但绝对不会放弃发财的机会,

可以想见的是,这家公司面对极大的财务压力,今天股市刚一开盘,直接封在了跌停板的位置,

俄国股市的规定和国内有些不同,最近两年因为波动频繁,才设置了涨跌停板的限制,幅度是百分之二十,

这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封个跌停板,意味着五分之一的市值就此蒸发,

很快的,有信息披露,这家公司根本就是个空壳,沒有什么资金周转,上市也只是为了圈钱,这一次国防部索赔可以让公司直接宣告破产,

从这个局势來看,就算是明天和再往后,这间公司的股票也只有跌死的份,

但事情还不算晚,就在安德烈耶维奇赶到翠峰村的同时,局势又有了新的变化,

十几家全国级重量媒体突然一起发布信息,声称这家公司涉及严重的官场腐败,而且披露了大量的证据,

虽然媒体沒有点名,但很多证据分明已经指向总统,到目前为止,克里姆林宫方面还沒有做出回应,

俄方的议会也有上下两院,分别称为联邦委员会和国家杜马,现在联邦委员会和国家杜马全部召开紧急会议,商讨调查该公司存在的问題,

毫无疑问,从该公司财务信息的披露,到所有媒体一起发难,都是俄方二号人物操纵的,

非常奇妙的是,卫星到底是怎么爆炸的,似乎沒有人关心,因为舆论**纵了,

苍浩和谢尔琴科商定这个计划之后,并沒有跟二号人物作出任何沟通,

因为任何一个哪怕是不经意的电话,都可能引起总统方面的注意,进而导致计划失败,

这也就是说,苍浩和谢尔琴科在这边摧毁卫星之后,俄方二号人物根本不用授意,直接就做出了这些举动,双方隔着上万公里却是配合默契,

这是政治人物应有的智慧,事情发展到一定局面之后,自然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至于安德烈耶维奇这些人,混在联邦安全局也多少获得了一些政治智慧,他们从媒体上看到这些新闻之后,顺理成章揣测出了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