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什么是概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黑着脸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让我浪费这么多口水,”

“对不起,”安德烈耶维奇干笑两声:“我看你说的挺來劲的,不好意思打断你,”

“现在看來,我们沒赌输……”谢尔琴科看了看安德烈耶维奇,又看了看苍浩:“但也不能就此断言已经胜利,事态接下來怎么发展,还需要观察,”

安德烈耶维奇点点头,旋即又有些费解的道:“有一点我不太明白,卫星发射这种事情本來就有风险,这家保险公司既然是空壳子,哪怕有一枚卫星出了问題,也要赔干净家底,总统先生难道对此沒有预见,”

“不是沒有,而是一直在赌,”谢尔琴科缓缓摇了摇头:“这些政治人物的一生都在赌,赌赢了就升官发财,赌输了就死无葬身之地,想要一帆风顺,不冒一点风险,在政界是很难有所作为的,”

“沒错,而且卫星发射的失败几率,事实上还是非常低的,”顿了一下,苍浩叮嘱道:“接下來的几天时间里,你们老实呆在翠峰村,暂时避避风头,如果二号人物能搞定一切,你们就可以回去复职,”

安德里耶维奇一个手下不太放心:“如果他不能解决这次危机呢,”

苍浩直截了当的道:“那么你们就只有亡命天涯了,”

“对不起,”谢尔琴科非常愧疚的道:“是我连累了你们,”

“不能这么说,我们决定支持你的时候,注定就要面对任何可能的后果,”安德里耶维奇很轻松的笑了笑:“我们不在乎,”

谢尔琴科非常感动:“谢谢你们,”

“现在麻烦的是你,”安德烈耶维奇很不放心的对苍浩说道:“毕竟是你击毁了卫星,如果真的追究起來,你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谢尔琴科若有所思的道:“我估计这件事情不会公开的,”

安德烈不理解:“为什么,”

“公开了沒有任何好处,”谢尔琴科一摊双手:“如果公开了会怎么样,普通民众不可能为这件事來华夏报复苍浩,反而会认定军方无能,连一颗卫星都无法保护,所以,知道这件事的只局限在一定范围内,但沒有理由对外界公开,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防备对外情报局暗中执行报复任务,这个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只要來的不再是联邦安全局就好,我实在不愿意面对过去的同事们,”

“你们先聊着,”苍浩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我出去一下,”

谢尔琴科急忙问:“你干嘛去,”

“去上班,”

“你知不知道现在很危险,”

“那该上班也得上班,”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更何况现在有发财的机会,”

事实求是的说,利用军事保险这种事去影响政局,倒不是苍浩自己发明的,最初灵感來自莱纳斯上将,

莱纳斯上将私下出卖海上预置部队的装备,就是为了要让军事保险公司赔上一大笔钱,进而扳倒幕后的老板,

既然这种情况在俄美两国是一样的,那么钻石联盟在俄国股市的做法,就可以复制到M国去,

很奇妙的是,苍浩买下这些装备之后,M国那边却无风无浪的,效率远远沒有俄国人这么高,

苍浩赶到曹氏金融之后,把所有高管召集过來开会,开门见山就道;“曹氏金融组建,起初是为了操盘曹氏地产,但我们不能靠一支股票养活这么多人,所以,我们在金融市场上必须有所作为,必须赚上一大笔钱,证明我们这家公司存在的价值,”

“沒错,”文小海点了点头:“公司自从开门以來,还沒做过一笔大生意,”

吕嘉琦插嘴问了一句:“曹总你打算怎么做,”

吕嘉琦作为秘书列席会议,职责只是做个记录,

当然,她也根本不会做什么记录,装装样子就可以了,生意上的事情根本轮不到她发言,

苍浩白了吕嘉琦一眼,不得不回答道:“我决定去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赌场,,M国,”

文小海急忙问:“具体怎么做,”

“有一只股票,”苍浩在便签上写下了那家军事保险公司的名字,然后给大家看:“调动我们所有的资金,全力沽空这只股,”

曹氏金融组建之后,聘请了一些金融方面的专家,其中一个专家查询资料之后提出:“这家公司的合作对象是M国的国防部,一直以來利润不错,股价应该还有上涨的空间,为什么要沽空呢,”

苍浩有两个身份,一方面是企业高管,另一方面是雇佣兵之王,

苍浩的战友都知道苍浩的其他身份,可苍浩以企业高管身份出现的时候,周围的人并不知道苍浩的另一个身份,

所以,苍浩无法解释自己因何断定这支股票会跌的,只是浮皮潦草的说了一句:“你们相信我的判断就可以了,”

“我不相信,”这个专家固执的道:“苍总大概有什么内幕消息,断定这家公司会出状况,导致股价暴跌,但是,这是一家军事保险公司,苍总应该沒看新闻,今天早晨,俄国那边有一家军事保险公司闹出丑闻,现在正处于行将破产的边缘,”

苍浩皱起眉头:“这根本就是两码事,你怎么扯到一起來谈,”

“是一回事,”这个专家很认真的道:“军事保险是一个暴利行业,但也是非常冷门的行业,平常人很少有了解,这个行业沒什么竞争,想要开设这样的公司,必须在政界有足够过硬的关系,这也就是说,从基本面分析,这样的公司通常不太容易出现大问題,”

苍浩点点头:“继续说,”

“俄国的那家公司出了问題,显然是跟政界内斗有关,”这个专家说的话还是多少有些水平的,至少看到了事物表象后的本质:“这样一个特殊的行业,都是给大国的国防部合作的,短时间内接连两次出了状况,从概率上來说不可能,”

“我想你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概率,”苍浩冷冷一笑:“一般來说,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普遍认为飞机失事的几率是各种交通工具中最低的,”

这个专家不明白:“你为什么又谈飞机了,”

“因为我要向你将明白一个道理,”苍浩看着这个专家,意味深长的道:“去年一年,全球有多少架飞机失事,你们关注新闻的可以统计一下,仅只马航飞机就沒了多少架,从概率角度來说,集中在一年的时间里出现这么多空难,可能性是非常低的,可这种可能还是成真了,”

文小海用力的点了点头:“苍总继续说,”

“概率这玩意儿最大的用处就在于,可能根本沒什么用处,因为一些概率非常低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顿了一下,苍浩继续分析道:“从宏观上來说,飞机确实很安全,但每一次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都是独立事件,根本不受之前的航班是否发生故障的影响,也就是说,从微观上來说,每一架航班失事的可能性是相同的,之前的航班失事,难道降低了后面航班失事的几率吗,不,根本就不可能,飞机该摔还是会摔,”

文小海若有所思的道:“也就是说,从宏观上统计完全沒有意义,几架航班同时出事,其实是恨正常的,”

这位专家再次提出质疑:“但如果之前有航班失事,后面的航班驾驶员受到情绪上的影响,机场加强了安全措施等等这些,还是会造成影响的,”

“可去年还是有很多航班失事了不是吗,,”冷冷一笑,苍浩语气变得有点不耐烦:“继续说我们眼下的话題,其实跟空难的道理相同,M国的军事保险公司该破产无法避免,跟俄国同行是不是倒了霉沒有必然联系,”

这位专家已然不服气:“可是……”

“沒有可是,”吕嘉琦怒气冲冲打断了专家的话:“难道苍总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吗,再说了,既然苍总有内幕消息,那肯定就是非常靠谱了,否则能让我们调集所有资金吗,,”

吕嘉琦说着,冲着苍浩挤了挤眼睛,那样子好像是在邀功,

虽然苍浩觉得吕嘉琦有些多事,不过这一次吕嘉琦的表现,还是让苍浩很满意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文小海,你全权负责这一次操盘,”

文小海第一次承担这么重要的工作,不免非常得意:“沒问題,”

“如果谁还有什么问題,可以辞职,”苍浩实在懒得解释什么了,丢下这句话,就出了办公室,

也就是开完会,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苍浩沒打算留下加班,准备回翠峰村了,

刚到一楼,艾宇就迎上來:“苍总,我送你回去吧,”

自己随时面对危险,苍浩不愿意连累艾宇,正想把艾宇打发走,突然发现公司气氛有点不对,

一大群女员工围在公司门前,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那样子就好像集体发|情,

“还真是春天到了,”苍浩有点不高兴:“在办公场所这幅德行还成何体统,”

艾宇笑了笑:“公司來了帅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