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春姑娘来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帅哥,”苍浩马上意识到什么,快步走过去,分开人群,果然看到了谢尔琴科,

看样子,谢尔琴科是刚进公司,就被女员工们发现了,

然后,女员工们就围上來搭讪,谢尔琴科此时的表现有些尴尬,远远不像是飞机上那么从容自如,

“都回去上班,”苍浩不耐烦的道:“现在是工作时间,公司给你们发薪水,不是让你们把帅哥,”

一个女员工很失望的嘀咕了一句:“现在已经下班了,”

“下班就赶紧回家,”其实苍浩是对谢尔琴科有气,因为这丫的实在太帅了,于是苍浩就在女员工身上发泄怒气:“别在这影响工作秩序,怎么,你们都沒男人了,见了个老毛子就这么冲动,”

另一个女员工双手合十,非常兴奋的对谢尔琴科道:“原來你是俄国人,你们那里冷吗,”

苍浩瞪了一眼这个女员工:“要不我给你放个长假,你去俄国体验一下,”

“不用了,”女员工们见苍浩要发火,尴尬的笑了笑,一溜烟就要溜,

“保安呢,”苍浩一瞪眼睛:“你们不维护公司秩序,都特么死哪了,”

谢尔琴科刚出现在公司的时候,保安们本來是要过來盘查身份的,却沒想到有两个女员工路过,马上过來跟谢尔琴科搭讪,

接下的來,这两个女员工通过微信告诉其他女员工,公司里出现一个男神,结果就是更多的女员工赶了过來,

这样一來,保安们根本沒办法靠前,干脆就躲到一旁去了,

眼见苍浩如此不满,保安们哪敢出來,干脆全都匿了,

一转眼工夫,公司女员工全逃走了,苍浩看着一个个曼妙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春姑娘來了,”

谢尔琴科一愣:“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你把春姑娘带到了我们公司,”

谢尔琴科摇摇头:“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特么一露脸,就能让某些女人发|春,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了吧,”苍浩恶狠狠瞪了一眼谢尔琴科:“谁让你來我们公司的,你來干什么,”

“我……沒什么,就是担心有人找你麻烦……”谢尔琴科把声音压得很低:“毕竟,这一次你是为了我,才卷入这么大的麻烦里,所以我觉得应该为你的安全负责,”

很显然,谢尔琴科是來给苍浩当保镖的,而这样只能让苍浩更加厌恶他,

谢尔琴科固然是个多面的人才,不过战斗技术远不如苍浩,更兼他让公司女员工们一个个这么澎湃,苍浩觉得他根本是來故意找麻烦的,

不过,话说回來,谢尔琴科的魅力似乎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影响,至少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初晴,

女员工们围着谢尔琴科的时候,她一直坐在那里看书,按说接待访客本來是她的责任,但此时显然已经轮不到她了,

于是,她就继续坐在那里看书,根本不受周围环境影响,

这个时候,她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就把书装到包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前台,迈步向公司大门走过來,

看到苍浩,初晴微微一笑:“苍总,下班了,”

笑容很美,不仅艾宇在旁边看的如醉如痴,连谢尔琴科都不禁眼泛桃花,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你回家,”

“我要去上课,”初晴告诉苍浩:“你忘了吗,是你安排我去菁华大学进修的,刚好今天晚上有课,”

“真是好姑娘,”苍浩非常感慨,如果公司所有女员工都像初晴这么有内涵,谢尔琴科这种小白脸也就不至于这么吃香了,

也可以这么说,如果公司女员工都很注重内涵,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比谢尔琴科更有魅力,

苍浩这么一感慨,想都不想,脱口一句:“我送你吧,”

“啊,不用了吧,”初晴怔了一下:“我自己搭公交就行了,”

“有直达吗,”

“转两次就行了,”

“真麻烦,还是我送你吧……”苍浩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初晴带去了自己的坐车,还让初晴做坐到副驾驶位子上,

艾宇是领导司机,领导让去哪就去哪,知道初晴要去菁华大学上课,也不用苍浩吩咐什么,直接就把车子发动起來,

谢尔琴科更是不敢干涉苍浩的事,跟苍浩并肩坐在车子后面,一句话不敢说,

这一路上,车子里的气氛有点诡异,大家都不说话,

苍浩时不常恶狠狠瞪上谢尔琴科一眼,把谢尔琴科吓得把头低到胸口,

初晴不知道苍浩跟谢尔琴科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更是不敢出声,

至于艾宇,深谙一个道理,那就是领导司机最好是个哑巴,更是不说话,

等到车子最后到了菁华大学,气氛才算有些缓和,苍浩下了车之后,亲自给初晴打开车门:“以后要是不想那么麻烦坐公交车,就让艾宇送你吧,反正这辆车我平常也不怎么坐,”

“这怎么行啊……太不好意思了……”初晴急忙道:“这是公司给你配的车,要是天天送我來上课,同事们该说闲话了,”

“谁敢说闲话,我就炒他鱿鱼,”苍浩一本正经的道:“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勤奋上进的员工,”

初晴愣了一下:“苍总你说……你喜欢我,”

“是啊,”苍浩用力点点头:“总之你好好学习吧,”

“哦,知道了,”初晴用力点点头,连声“再见”都不说,转身向校园里面走去,

菁华大学的面积非常大,艾宇把初晴送到学校正门,其实距离初晴上课的地方,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谢尔琴科轻声提醒:“那个……老大,这所学校规模好像不小,咱们是不是应该把她送到里面,”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苍浩,不过苍浩不能承认是自己疏忽了,于是又恶狠狠瞪了一眼谢尔琴科:“是你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她,”

谢尔琴科急忙道:“是你,”

“是你了解这座城市,还是我,”

谢尔琴科又道:“当然是你,”

“那你还废什么话,”苍浩轻哼一声:“记住,年轻人要虚心,不要总表现自己知道很多的样子,这样只会显得你很浅薄,你造吗,”

虽然谢尔琴科看着很年轻,实际年龄比苍浩大很多,不过苍浩表现的如此不爽,谢尔琴科又哪里敢纠正什么:“是,我知道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的功夫,初晴已经走到学校里面,也就在这个时候,从校园里面刚好走出來一个女孩,跟初晴擦肩而过,

苍浩看到这个女孩就是一愣,原來认识,竟是塞西莉亚,

苍浩早知道塞西莉亚是菁华大学的留学生,在这里碰上到沒什么奇怪的,只是沒看到曲淡玉在哪,

就在这个时候,谢尔琴科用非常低的声音对苍浩说了一句:“老大,你看……”

“我看什么看,”苍浩本能的以为谢尔琴科是让自己看塞西莉亚,非常不满的道:“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应该干什么,”

“沒忘啊,所以才让你看,”谢尔琴科悄悄指了指不远处,急急的道:“那两个人不对劲,”

谢尔琴科说的根本不是塞西莉亚,而是在校门口一左一右站着的两个人,全都是青年白种男人,穿着打扮和学生一样,似乎沒什么特别之处,

两个人一个在玩手机,另一个坐在花坛边看书,让谢尔琴科这么一提醒,苍浩发现这两个人是有点诡异,

表面上,他们做着各自的事情,事实上,眼睛却一个劲往自己这边瞟,

谢尔琴科告诉苍浩:“他们两个是俄国人,”

“你怎么看出來的,”

“你们华夏人似乎分不清楚俄国人和乌克兰人或者其他欧洲人的区别,而我们也分不清华夏人和高丽人或东瀛人的区别,其实这种区别是有的……”

“少废话,”苍浩打断了谢尔琴科的话:“你确定他们是俄国人,”

“当然,”谢尔琴科急忙点点头:“还有,他们的脚踝和手腕显得特别僵硬,里面显然藏了东西,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一直在交谈……”

苍浩有些明白了:“手语,”

谢尔琴科点点头:“对,”

这两个人经常做出一些不经意的动作,比如摸一下耳朵,或者手指动一动,又或者颠几下脚,

其实,这都是身体语言,两个人一直在交谈着,谢尔琴科告诉苍浩:“这是我们联邦安全局独有的方式,”

苍浩掏出一根烟递给谢尔琴科,自己也点上一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玩手机的那个人说,现在周围沒有人,学生们都去吃饭了,是最佳时机,”顿了一下,谢尔琴科又道:“看书的那个人说,马上动手,”

谢尔琴科刚刚翻译完,果不其然,那两个人站起身,向苍浩这边快速的走了过來,

“我早就看出來他们有问題了,”苍浩重重的哼了一声,吩咐道:“你对付看书的那个,我对付玩手机的那个,沒问題吧,”

谢尔琴科马上道:“沒问題,”

“妈的,就派了两个人,还想对付我苍浩,”苍浩非常不满:“你们联邦安全局也太不把我放眼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