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造一座监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交手的过程太短暂,不太容易看清对方的相貌,而这一会儿却可以仔细打量清楚,

正常來说,联邦安全局特工看到谢尔琴科在这里,多少会有些惊讶,

就算他们早知道谢尔琴科投靠了苍浩,毕竟谢尔琴科曾经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按说反应不应该这么平静,

“你不认识我吗,”谢尔琴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作为联邦安全局的特工,你不应该不知道我是谁,”

这个俄国青年开口了,说的却是俄语,虽然苍浩听不懂,不过“谢尔琴科”这个名字还听得出來,

“你知道我是谁,”谢尔琴科点了点头:“告诉我,谁派你來的,任务又是什么,”

这个特工面无表情的看着谢尔琴科,又不说话了,那张脸就像死人一样,

当初,苍浩从姚军辉那里学到一样技能,那就是对人进行微表情和微动作分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判断出对方的心理状态,

然而,在这个特工面前,这个技能却失效了,因为这个人几乎沒有任何微表情和动作可以捕捉,

换句话,这个特工沒有任何破绽,

果然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他就这么冷冷的看着谢尔琴科,过了许久,连谢尔琴科从他身上也捕捉不到任何信息,

“我來,”安德烈耶维奇走上前來,抽出一把小刀,刺进了特工的肩膀,

特工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似乎有些痛苦,不过还是不出声,

安德烈耶维奇缓缓移动着小刀,在特工的肩膀上开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延伸到臂膀上,

伤口流淌出來一些鲜血,却不是很多,跟正常人体受伤后的样子似乎不太一样,

在外行看來只是觉得这是酷刑,但苍浩发觉安德烈耶维奇的刀锋是顺着肌肉纤维的走向,把肌肉切开的同时却沒有伤及血管,所以才沒流太多血,

安德烈耶维奇果然是拷问的行家,这种做法会把人的痛苦增加到最强,却不至于让人马上昏过去,更不至于死去,只能清醒着忍受疼痛,

一条口子割过,安德烈耶维奇把小刀刺进另一个地方,缓缓地又开出了一条口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最后安德烈耶维奇在特工的一条胳膊上开出四条口子,这个特工忍受了极大的折磨,拼命地挣扎起來,

但椅子在地面上固定的很牢,只是发出一阵阵轻响,却是纹丝不动,

特工面色变得苍白无比,脸上的筋肉不断的抽搐着,眼睛越瞪越大,恨恨不已的看着安德烈耶维奇,

谢尔琴科找了一条毛巾,走过去塞进特工的嘴里,随后冲着安德烈耶维奇点点头:“继续,”

显然,谢尔琴科也是行家,适时塞上这条毛巾,防止特工咬舌,

接着,谢尔琴科还科普起來,告诉这个特工道:“既然你是受过训练的,应该知道,咬舌不会让人死去,顶多是鲜血灌进肺部,导致窒息而死,你最好不要尝试咬舌,那只会让你自己很痛苦,我希望你留着舌头回答我的问題,”

谢尔琴科说这话的同时,安德烈耶维奇换到另一边的臂膀,又开出了四条口子,

特工的身体就像触电一样,不断的颤抖着,可见蒙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谢尔琴科拿出了毛巾,冷冷的道:“看在过去我们是上下级关系的份上,我不会用太过残忍的手段,所以希望你能配合一点,别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

特工痛苦的笑了笑,冲着谢尔琴科说了一句什么,随后吐了一口血痰过來,

谢尔琴科倒是沒被吐中,但表情却也很尴尬,

苍浩问了一句:“他说什么,”

谢尔琴科耸耸肩膀:“他让我去死,”

“他也太不尊重你这个上司了,”苍浩叹了一口气:“我要是你的话,就用点厉害手段,”

谢尔琴科把安德烈耶维奇叫了过來,低声问:“你有什么打算,”

安德烈耶维奇的回答很简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会使用药物,而不是物理方法,”

苍浩问了一句:“对了,平常看电影,说过有什么真话药,你们有沒有,”

“这个吗……”安德烈耶维奇无奈的一笑:“电影只是电影,到目前为止,还沒有什么药物能够控制人的语言,有一些药物倒是可以让人丧失思考能力,下意识地回答所有问題,多少有真话药的作用,不过,得到的信息也不完全都是准确的,因为人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很可能把无意间接受的一些错误信息也说出來,甚至干脆胡言乱语,”

苍浩提出:“至少可以试试吗,”

“可我们手头沒有,”安德烈耶维奇更加无奈了:“我们这一次出动,是为了抓捕你,身上不可能带无关的东西,而且这类药物的配方都是保密的,我们也不了解具体成分,”

“话说,我要是被你们抓走了……”苍浩看了一眼那个特工:“是不是也这个下场,”

安德里耶维奇尴尬的笑了笑:“我们总要执行命令,”

苍浩走到那个特工面前,掏出一根烟点上,冲着这个特工吐了一个烟圈:“你看到我作何感想,”

特工还是沒出声,不过听到苍浩的话,明显怔了一下,

他的这个神态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表现,按说他应该对苍浩流露出愤恨或者不甘才对,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是孟阳龙的号码,

“你们继续,”苍浩对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说了一句,随后走出房间,才把电话接起來,

“说话方便吗,”

“不方便,我正泡妞呢,你有什么事最好……”

“别废话,”孟阳龙的语气非常不耐烦:“我有重要任务交给你,”

“又是什么任务,”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些人,罪大恶极,但又不能公开审讯,因为沒有足够的证据判处他们死刑,甚至根本无法证明他们有罪,但是,这些人又不能死,因为他们如果死了可能带來很不好的后果,还有就是他们很可能掌握着重要信息,随时可能需要他们招供,”顿了顿,孟阳龙继续说道:“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有一个地方,让这些人永远消失,”

“把这些人秘密软禁起來呗,”苍浩明白了孟阳龙的意思:“你是要造一座秘密监狱,”

“非常正确,”孟阳龙点了点头:“你还记得老雷泽诺夫住的那个小岛吧,其实,那个地方过去就有这个作用,很多秘密犯人曾被关押在那里,但老雷泽诺夫逃走之后,那个地方也就曝光了,不能继续使用,”

“你希望我选择一个新的地点,”

“对,”孟阳龙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这个地方必须足够隐秘,任何人都无法找到,更重要的是,不能让任何一个犯人逃走,我要关的这些人,只要逃走了一个,麻烦都很大,”

“我又不是学地理的,上哪去给你找地方,”苍浩非常无奈的道:“你要是想知道大保健哪家好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供意见,”

“我在说很正经的事,沒兴趣开玩笑,”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吗,”

“创意……”苍浩突然想到了什么:“既然你提到了老雷泽诺夫,为什么就沒有想到契卡,”

“契卡怎么了,”

“契卡在我们境内搞了一个基地,我们费尽力气一顿好找,一直都沒找到,”苍浩提醒道:“最后才知道那是一艘船,”

“你是说在船上建这样一座监狱,”

“对,”苍浩点点头:“这艘船可以固定停泊在一个地方,也可以不断转移到适合的地方,就算是有人从船上逃走,也不可能有体力游到岸上,退一步,就算他很幸运的弄到救生艇和生活物资,长时间漂在茫茫大海,不是晒死也是被渴死,”

“这是个好主意,”孟阳龙立即道:“着手去做吧,”

“为什么让我去做,”苍浩很不理解:“看押犯人,不是警察就是武警的责任,就算是军事罪犯,也应该是部队的责任,”

“听着,很多犯人是难以界定性质的,而且你也要知道,这样一个地方必定有很多违背人权和国际法的地方,”孟阳龙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国家层面上,不太方便做这样的事,一旦被人发现了,必定遭到国际社会和舆论的猛烈抨击,可你们雇佣兵出面就沒事了,国家可以很容易的摆脱责任,”

“换句话说拿我们当炮灰呗,”苍浩直接就道:“沒门,”

“我给你钱,”孟阳龙冷冷一笑:“我为这个计划准备了数额不小的预算,”

苍浩急忙道:“有钱就好办,”

“一说钱你就有精神了,”孟阳龙不屑的哼了一声:“听着,这艘船完全有雇佣兵运营,你不能留下任何痕迹证明这艘船与任何一个国家有关,一旦被外界所知,要做好最坏的准备,明白我的意思吧,”

“彻底人间蒸发呗,”苍浩揉了揉鼻子:“话说你也够精明的,不放弃任何一个利用我们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