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对外情报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走过去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看这个,”安德烈耶维奇手里拿着的,是两个不太大的电子装置,有点像窃听器:“这不是我们的东西,”

“是跟踪定位装置,”苍浩马上认出來了,因为自己曾经用过,还是在普里皮亚季时候的事情,

这东西倒不是什么高科技,只是埋入体内的时候,很是需要一些勇气和毅力,

能够看出來,安德烈耶维奇手里拿着的这两个不是制式装备,只是临时把一些相关部件组合一起,实现需要的功能,

“沒错,”安德烈耶维奇点点头:“我刚从他体内挖出來的,”

谢尔琴科接过來,仔细观察了一番,最后点点头:“确实不是我们的,”

苍浩问了一句:“你确定,”

谢尔琴科用力点点头:“我非常确定,每一个组成部件,都不是我们联邦安全局使用的,”

万鹏非常不理解:“那这两个家伙到底是哪国人,”

“我确信是俄国人,”顿了一下,谢尔琴科又道:“还有,这些部件上有俄文表示,他们不可能來自其他国家,”

万鹏更不明白了:“既然不是你们联邦安全局,又会是哪的,”

谢尔琴科沒回答,而是问安德烈耶维奇:“你认为呢,”

安德烈耶维奇的回答非常简短:“对外情报局,”

苍浩看了一眼谢尔琴科:“你先前的分析是正确的,他们果然出动了,”

“等一等,我还是不懂……”万鹏摇了摇头:“怎么你们联邦安全局跟对外情报局用的装备还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谢尔琴科很耐心的解释道:“联邦安全局也好,对外情报局也好,还有过去的契卡,甚至老雷泽诺夫的旧部,都是从当年苏联克格勃分离出來的,只是原本属于不同的部门,克格勃是一个非常庞杂的系统,就装备而言,内部本來就不统一,分离之后走了各自的发展路线,当然更不一样了,我们和对外情报局,无论间谍器材、武器、制服全都不一样,他们用的东西我们不用,我们用的他们也不用,”

万鹏终于明白了:“原來是这样,”

“这种不统一,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传统,甚至要从沙俄时代追溯,不是几个领导者在短时间内能改变过來的,”摇了摇头,谢尔琴科略有些尴尬的道:“这种不统一体现在各个方面,各个部门之间很少有往來,互相之间也不是很了解,工作上缺乏协同,工作效率低下与此有直接关系,”

“谢谢你给我们科普这些,”苍浩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道:“既然我们已经确定他们的身份,现在应该搞清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万鹏急忙道:“对外情报局,老毛子,他们來华夏,除了抓你之外还有其他任务,”

万鹏说到“老毛子”这三个字,谢尔琴科感到很不自在,咳嗽了两声:“我作为一个老毛子,发表一点意见吧,我觉得苍浩说的很对,,我们可能搞错了他们的企图,”

墨师看着苍浩,说了一句:“搞错了,你是怎么想的,”

苍浩问谢尔琴科:“可你之前不是说过他们内部通讯方式是联邦安全局的吗,”

“不统一,也不是体现在所有方面,有些地方还是一样的,”耸耸肩膀,谢尔琴科非常无奈道:“可能唯独在秘密通讯上,对外情报局的方法和我们一样,抱歉,我真不知道,我根本不了解他们,”

“当时,谢尔琴科敏锐的发现这两个人身份有问題,我们就直觉认定是冲我俩來的,”顿了顿,苍浩继续说道:“但有一些耐人寻味的迹象,这两个人明显是高手,但被我和谢尔琴科制服的太过轻易了,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们两个原本目标不是我和谢尔琴科,所以我们两个迎击上去的时候,他们根本沒有防备,”

“是的,”谢尔琴科点了点头:“还有,这两个人看到我跟苍浩之后的表现也有些不太对劲,似乎他们对苍浩根本不感兴趣,”

李崇质疑:“当时在场只有你们两个,他们又马上就要出手,除了对付你们还能对付谁,”

“我们两个……”苍浩仔细回想了一下全部经过,摇了摇头:“不,我们都忘了,在场还有一个人,,塞西莉亚,”

谢尔琴科也想起來了:“那个白人女孩,”

“当时,塞西莉亚是面对面向我们走过來,距离很近的时候,对外情报局突然向我们这边冲过來,如果他们是要对付塞西莉亚,也是这个方向,按照他们的速度推算,应该是塞西莉亚跟我打过招呼之后,到了我们两个的身后,他们刚好追上塞西莉亚,”摇了摇头,苍浩又道:“设想一下,他们从后方靠近塞西莉亚之后,迅速向体内注射麻醉剂,塞西莉亚昏迷,他们只要准备一辆车接应,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把塞西莉亚带走……”

墨师问了一句:“你们发现有车辆可能是接应对外情报局的吗,”

“这个……”苍浩跟谢尔琴科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色不约而同挂满了黑线,

片刻之后,谢尔琴科哀叹了一声:“见鬼,竟然忘了……”

苍浩和谢尔琴科都沒有观察过周围,如果对方确实有人接应,这意味着翠峰村可能已经暴露,

值得称兴的是,由于孟阳龙在周围部署了部队,沒有人能对翠峰村发动突袭,

而且矩阵系统周围有很好的信号屏蔽,这两个对外情报局特工体内的发射器,也无法传送出去任何信号,

但无论如何,终日玩雁还是被雁啄了眼,苍浩和谢尔琴科都感觉自己挺丢人的,

指挥中心里一阵沉默,片刻之后,墨师打破了沉默,换了一个话題:“苍浩你认识的那个塞西莉亚是什么人,”

“严格來说不算认识,只是知道这个人而已,我对她的背景一无所知,”苍浩不住的摇头:“就是感觉她应该很有钱,”

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孩应该牵扯到某种政治因素,否则对外情报局不会对她下手,”

“她只是一个大学生,她自己不可能牵扯政治因素,家庭方面倒有这个可能,”苍浩说到这里,苦笑了两声:“我特么自作多情了,原來人家根本不是來找我的,”

谢尔琴科长叹了一口气:“现在只是推测,对外情报局要绑架塞西莉亚,按说这件事情本來跟我们无关,但现在毕竟已经牵扯进來了,苍浩,如果你认识什么人了解塞西莉亚,我建议你最好还是打听一下,也许能帮助我们搞清楚真相,”

“我也想知道对外情报局为什么要跟一个小女孩过不去,”苍浩想來想去,觉得了解塞西莉亚的只有曲淡玉,可自己沒有曲淡玉的联系方式,

无奈之下,苍浩只好给曲叶勇打去电话,先是非常热情的打了个招呼:“你好,曲校长,几天不见,甚为想念,有空我安排个局子,咱们好好聚一聚,”

“好说,好说,”曲叶勇哈哈一笑:“我也很想跟苍总好好聊聊,”

“我那个员工去菁华进修的事情,让曲校长费心了……”咽了口唾沫,苍浩试探着道:“还有个忙想请曲校长帮忙,”

曲叶勇大包大揽:“尽管说吧,”

“那个……你女儿电话号是什么,”苍浩觉得这个问題有点猥琐,跟父亲打听人家女儿的联系方式,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结果,苍浩这一紧张之下,声音变得更加猥琐了,那样子简直就是告诉曲叶勇:“我想泡你女儿,”

果然,曲叶勇有些警惕:“你……有事吗,”

“是这样的……”苍浩急忙扯了一个听起來还算合理的谎:“她不是有一个朋友吗,是个M国女孩,有一次她俩路过我的公司,我的一个客户看到她俩,说那个M国女孩好像他认识,”

“她俩为什么路过你的公司,”

“我也不知道啊,”苍浩沒敢说是她俩主动找自己玩,

“原來是这样,”曲叶勇好像是相信了:“你说的那个是塞西莉亚吧,”

“对,就是她,”

“你知道塞西莉亚这个名字,”

“我不知道啊,是我的客户说的……”苍浩干笑两声:“所以我才奇怪,”

“我就算给你淡玉的电话也沒用,那丫头非常叛逆,你问什么她都不肯说,越问越不说,”曲叶勇摇了摇头:“你还不如直接來问我,”

“那曲校长你知道什么,”

“她是我女儿的朋友,多少是有点了解的,”顿了顿,曲叶勇又道:“那个塞西莉亚自称是主动争取來华留学,但我怀疑她是说谎,根本就是背着家里人偷偷溜出來的,这丫头非常野,真正要的不是求学,而是一种冒险的生活,很遗憾菁华大学无法满足她,”

“你知道她家庭是什么背景吗,”

“我倒是跟她聊过,她不肯多说,从她填写的入学资料和只言片语透露的一些信息來看,她应该出身M国西海岸很有名望的家族,”

苍浩又问:“从商还是从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