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曹氏金融破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看起來,总统已经沒有精力对付苍浩了,因为就算是苍浩死了,对当下的局势也沒有帮助,

至少也要等到他解决所有麻烦之后,再考虑报复苍浩,当然,前提是他能解决,

至于那枚卫星到底是怎么爆炸的,俄方二号人物操纵下的媒体统一报道称是意外事故,根本沒提被击落的可能,

也就是说,俄方二号人物跟苍浩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毕竟苍浩事实上是帮助了这位二号人物,而二号人物沒有理由出卖苍浩,必须给卫星被毁寻找其他理由,

网络热炒,也给苍浩普及了一下俄方政治知识,一般來说,二号人物都是总统任命的,从理论上來说,总统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担任这个重要职位,

然而,二号人物在国内势力太大,总统方面不得不有所顾虑,只能把总理的位子给了他,

按照俄方的法律,如果总统宣布辞职,二号人物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就是说,谢尔琴科这位前任老板很可能成为新的总统,

阳光下每天都有新鲜事,苍浩刚刷了一会俄方新闻,马上的,网上又出了别的新闻,

刚开始,是英国方面表示,前几天在华夏上空检测到一次核爆炸,

随后,法兰西方面也发表类似的报告,随后是M国、东瀛,唯独俄方沒表态,

苍浩毫不怀疑,俄方也检测到这一次爆炸,只是忙着国内的事情根本顾不上,

接下來,各国纷纷谴责华夏违约进行外大气层核武器试验,华夏方面很快做出了反应,声称自己一直遵守先前的承诺,既沒有进行核试验,也沒有向外大气层扩散核武器,

不过,华夏方面始终沒说,是否同样检测到了核爆,也沒提过核爆产生了大量的电磁脉冲,

本來,俄方政局是世界媒体关注焦点,结果焦点马上转移到了这一次核爆上面,

双方各执说辞,可谁也沒有足够的证据,换句话说,西方沒有证据证明华夏搞了核试验,华夏也沒有证据证明自己沒搞核试验,

结果,双方打起了嘴仗,到最后,到底是否有过这么一次核爆都成了疑问,

联合国方面曾有人提出,双方组成联合调查组,查清真相,

不过沒人把这个提议当回事,如果是地下或者水下核爆,可以通过土壤和海水取样测定是否存在放射性,倒推出核爆的当量和时间,

可在外大气层发生的核爆,根本沒办法取样,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阿瑞斯之矛爆炸后,残骸全部坠入大气层烧毁了,连唯一的证据都沒留,

由于这一次核爆沒造成什么影响,所以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不了了之,就像马航飞机一样,被人们淡忘,

一整天的时间,苍浩都在看新闻,一方面是掌握事态进展,另一方面也恶补了一些相关知识,方便分析接下來可能的发展,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苍浩才关掉电脑,长呼了一口气,准备回翠峰村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文小海直接闯进办公室,连门都不敲,

“你干嘛,”苍浩有点不高兴:“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

“苍总……”文小海面如死灰:“快点想想办法吧,否则……公司就得破产了,”

“破什么产,你这衰嘴,”苍浩更火了:“眼看下班了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苍总你忘了,你让我沽空M国那只保险股票……”文小海胆战心惊的问:“你……难道沒看盘,”

华夏这边的工作时间,是M国那边的休市时间,文小海这几天上夜班,一直盯着行情,

这是他第一次承担一项重要工作,希望能够好好表现一番,遇到麻烦也尽量不麻烦苍浩,但M国股市却沒给他这个机会,

今天早晨,他沒下班,而是一直留在公司分析行情,最终实在找不到办法,只有來问苍浩了,

苍浩急忙打开电脑,调出M国股市行情,结果登时傻住了,

那支保险股高歌猛进,一路上扬,苍浩先前预期的情况根本沒有发生,

“苍总……”文小海咽了一口唾沫:“快点想想办法吧,再过四个小时,又要开盘了,”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希望自己解决,”文小号愁眉苦脸的道:“可我真的解决不了,”

“你当然解决不了,”苍浩缓缓摇了摇头:“你要是能操纵M国股市涨跌,还至于在这里当个打工仔吗,,”

“我已经把我们全部资金拿去沽空了,今天之后,M国交易时间的下一个交易日,第一批期指合约就到期了……”文小海快要哭出來了:“要么我们给人家股票,要么我们给人家钱,”

期指也就是股指期货,简单的说,就是跟别人约定,在未來固定某个时间,以固定某个价格交易固定某只股票,

如果交易价格比现价高,是为做多,反之就是做空,

苍浩预期这只股票会跌,所以做空,谁知道涨成这个样子,苍浩只能以现价格买下约定数量的股票交割给对方,这损失可就太惊人了,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们会赔多少,”

“合约全部到期之后,我估计……我们要有两千万美元的损失,”文小海一个劲的摇头:“曹氏金融可以宣告破产了,”

M国股市开盘,是华夏京城时间的晚上二十一点三十分,在这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苍浩必须找出解决方案,否则曹氏金融真的就只有破产一途,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苍浩却始终沒有办法,

按照莱纳斯上将的说法,M国军方应该爆出丑闻才对,但过去这么多天,传说中的丑闻始终沒出现,

苍浩买走的那批装备,早已经在南非基地投入运营,M国方面好像忘了这批装备的存在,甚至也沒要求保险公司照价赔偿,

海上预置部队被海盗打劫的事情,媒体也不再提起,好像从未发生过,

这段时间,莱纳斯上将也好,艾丽莎也罢,都沒跟苍浩联系过,苍浩也不知道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

突然之间,苍浩有点怀疑,是不是莱纳斯上将挖了一个坑让自己跳进去,

不过,苍浩马上又否定了这个可能,因为莱纳斯上将无从知道自己会沽空股票,而自己决定沽空也只是临时决定的,

更重要的是,曹氏金融就算是倒闭了,对莱纳斯上将又有什么好处,

这人是一个务实主义者,会干损人利己的事情,但对损人不利己的事却沒什么兴趣,

就算苍浩现在开始反向做多,冲销先前做空造成的损失,公司账面上也沒钱了,

很快的,公司其他员工也來了,吵吵嚷嚷的让苍浩快点拿主意,

“都给我闭嘴,”苍浩拍了一下桌子:“我烦着呢,”

“大家都很烦,”说话的人叫翟国文,是曹氏金融成立之后,曹雅茹从外面高薪聘请來的专家:“苍总,当初决定沽空股票的是你,现在行情出了状况,应该负责的当然也是你,”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沒说过我不负责,”

“那你应该怎么负责,”翟国文仗着自己是曹雅茹亲自聘请來的,在公司里很有地位,所以说话胆子也大,敢公开顶撞苍浩:“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你束手无策,沒提出任何一点有用的建议,”

翟国文话音刚落,一个员工轻轻点了点头,可见翟国文的观点在公司内部很有影响力,

“好吧,那你给点意见,有建设性那种,怎么样,”苍浩冷笑着道:“公司高薪聘请你这样的专家來不是指责我的,”

“如果你工作有过失,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指责你,”翟国文长的很斯文,瘦瘦弱弱的,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看就是个书生,偏偏的,这个书生说话可沒什么书卷气,越來越刺耳:“当初刚决定沽空的时候,我就是反对的,因为苍总沒有任何足够的理由,你沒有靠得住的信息渠道,沒有做足够的数据分析,甚至也不听取大家的意见,一张嘴就让公司把所有的钱全投进去,反正公司也不是你的,就算倒闭了也沒关系,是吧,”

“这家公司我是有股份的,”苍浩缓缓站起身,打量着翟国文:“你以为我希望公司倒闭,”

“OK,可能我有点偏激了,但我到目前为止沒看到你有什么对策,”翟国文满不在乎的看着苍浩:“我就是觉得,苍总你有点过度刚愎自用了,你的个人才能跟你的野心完全不成正比,”

“翟国文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文小海插了一句:“你沒有权利指责苍总,”

“你闭嘴,这一次是你负责操盘的,如果公司真的破产,你也要负责任,”翟国文瞪了文小海一眼,一字一顿的道:“我会把你的情况写成材料,转发给同行业所有公司,你这辈子都别指望在这个行业里混了,”

“你……”文小海脸色涨红,实在被气坏了:“难道你就沒责任,”

“我还真就沒责任,因为我曾经力劝苍总,不要贸然行事,”深吸了一口气,翟国文提高了声音道:“当初,曹雅茹聘请我來这家公司,交代的非常清楚,我要协助苍总经营好这家公司,必要的时候对苍总的不当作为给予斧正,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一直我都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但苍总太让我失望了,”

如今,曹氏集团上上下下,都知道苍浩跟曹家父女是什么关系,按说应该捧着敬着苍浩才对,

偏偏的,有那么一些人却不把苍浩当回事,甚至经常表现的敌意满满,

这些人各有各的背景,翟国文就是其中一个,

苍浩听到这番话才明白,翟国文张狂的资本在于,他是曹雅茹派在自己身边的卧底,

也就是说,曹雅茹根本不放心让苍浩独自经营曹氏金融,所以让翟国文暗中监视,甚至可能还有其他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