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二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來你直接听命于曹雅茹,”苍浩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难怪你一直不把我放眼里,”

“想让我把你放在眼里,你就要做出让我看得上的事,我相信大家都是这么想的,”翟国文说到这里,回身望了一眼其他员工:“大家说呢,”

有的员工立即把头低下去,不敢接触翟国文的目光,

有的员工却是点了点头,但也不敢看苍浩,

可能因为翟国文背靠曹雅茹的关系,员工当中很多人支持翟国文,而这也让翟国文更加肆无忌惮:“苍总,据我所知,你刚开始只是一个普通员工,今天能坐到总裁的位子上不容易,你应该好好珍惜才对,”

“什么时候轮到你來教训我了,”苍浩的语气变得非常冰冷:“你好像话里有话,”

“你要是这么认为我也沒办法……”翟国文看了看那些支持自己的员工,变的底气更足了:“大家都知道,董事长是你干爹,这才是你平步青云的动力吧,不过把公司搞成这个样子,干爹也罩不住你,”

苍浩的语气更加冰冷:“难道你能罩住我,”

“我沒兴趣罩谁,凡是沒有能力的人,我都不会正眼去看,只不过嘛,苍总也挺让我开眼界……”翟国文讥讽的道:“过去,我一直以为女孩子才有干爹,沒想到男人也一样,”

翟国文兴冲冲的正说着,苍浩突然一脚射过去,正中翟国文的小腹,

翟国文身体倒飞起來,撞在后面的文件柜上,随即喉咙一阵发咸,一张嘴,差点吐了一口血,

几个员工急忙拦住了苍浩:“苍总,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翟国文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擦了擦嘴,愤愤不已的道:“苍浩……你,竟然敢打人,”

“打你了,怎么着,”苍浩一把推开拉架的员工,走到翟国文面前,捏了捏拳头:“明白告诉你,不管是谁请你來的,曹氏金融现在还是我说了算,轮不到你來指手画脚,”

“你有本事说了算,就要有本事你把公司搞好,现在公司被你搞得要破产了,”翟国文感到肋骨一阵阵的疼痛,挨了这么一下子,他还真怕了苍浩:“你沒理才会打人,我要告诉董事长,我要告诉曹雅茹总裁,”

“你不是说曹总是我干爹吗,”苍浩耸耸肩膀:“我要是不说吧,有一件事情我还真忘了,我特么在曹氏集团就是二代,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服也得受着,怎么着,咬我啊,”

苍浩这话说的很气人,偏偏翟国文不知道怎么反驳:“你……你……粗俗,沒教养,沒礼貌,曹氏金融在你手里,肯定好不了,”

“你可以辞职,我不留你,”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既然曹氏金融要完蛋了,你还赖在这里拿着高薪,不是犯|贱吗,你特么以为我多愿意看着你吗,,”

翟国文又要说什么,腹部传來一阵刀绞般的疼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两个员工赶忙把翟国文搀扶起來:“翟总,我们送你去医院吧……”

“赶紧去医院吧,不管医药费多少,记得开**,”苍浩嘿嘿一笑:“不过公司是不会报销的,”

“你……我要投诉你,我要告你,”翟国文指着苍浩,喊道:“我马上就报警,”

“随便,”苍浩很诚恳的道:“看來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我在广厦警务系统朋友太多了,我还就不怕你报警,”

真别说,翟国文多少知道苍浩的能力,尤其是跟警方的关系,

至少,之前廖家珺來苍浩办公室的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

如今廖家珺可是广厦警界红人,经常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很少有人不认识,

廖家珺穿着警服來苍浩办公室,待了许久之后离开,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龌龊点的人甚至怀疑两个人是不是办公室激|情外加制服诱|惑,

翟国文不敢再说什么,让员工搀扶着自己,踉跄着向外走去,

苍浩突然抬起脚來,冲着翟国文的屁股踢了过去,这一脚力道十足,直接把翟国文射出了办公室,带着两个员工跟着也连滚带爬的窜了出去,

翟国文转过身來看着苍浩,不住的骂:“粗俗,野蛮人,社会垃圾,”

“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曹氏集团的二代……”苍浩满不在乎的嘿嘿一笑:“当二代欺负人的感觉真特么特爽,”

翟国文还真怕了苍浩,让两个员工带着自己去医院,路上的时候,翟国文愤愤不已:“苍浩……你有什么本事,不就是死皮赖脸认了曹志鸿这个干爹,才能当上这个总裁嘛,”

很多事情,在人们之间传來传去,最后就会走样,尤其细节上更是有很大出入,

有这样一个笑话,说将军让所有士兵晚上到操场集合,今天晚上可以看到哈雷彗星,这是七十年才有一次的天文现象,

从将军到师长,再到团长、营长和连长,最后到了普通士兵的这里,事情就变成了大家马上去操场围观哈雷将军,这是百年才出现一次的奇迹,

苍浩面对的问題就是,集团很多员工都知道曹志鸿是苍浩的义父,至于这个义父到底是怎么來的,每个人的观点那就是见仁见智了,

翟国文想当然的认为,这个苍浩肯定是擅长溜须拍马,來了集团之后讨得曹志鸿的欢心,厚着脸皮做了这个所谓的干儿子,

这种事情太不要脸了,跟干|女儿沒什么两样,区别只是干女儿卖B,苍浩这种干儿子沒准就是卖菊花,

当然,这年头“干爹”这两个字的名声实在不好,只不过翟国文根本不知道,当年苍浩刚出生就有了曹志鸿这个干爹,那时曹志鸿只是一个青年屌丝,哪里有今日的财富和权势,

虽然都是干爹和干儿子,但这个细节上的差别,却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那人寻味起來,

尤其是翟国文脑补出來的这种,更显得苍浩为人太下作,

这年头,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各种好处,有大把的人愿意给人当干儿子,甚至当孙子都行,

要是曹志鸿愿意再认两个干儿子,报名队伍能从曹氏集团一直排到曹操坟墓,

翟国文很清高,觉得自己是靠真本事吃饭的,才不屑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进而的,这让翟国文心里很不平衡,枉费自己名校毕业,在名气还有五年工作经验,到现在也就是个投研经理,

“经理”这玩意儿太不值钱了,在广厦市比大学生都多,广厦的大学生比失足妇女还多,而失足妇女比买不起房子的人都多,

更让翟国文憋屈的是,自己來了曹氏金融之后,竟然要被别人的干儿子领导,

明明自己更适合总裁的位子,苍浩怎么就不机灵点,主动让贤呢,

马上的,一个员工说出了翟国文的心里话:“翟总,苍浩这么动手打你,还是在公司里,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我看,是不是要给曹雅茹打个电话,把事情经过说一说,”

“曹雅茹有必要知道,”翟国文马上掏出手机,给曹雅茹打了过去,那边曹雅茹刚接起來,翟国文立即哭丧着脸嚷道:“曹总,对不起……”

曹雅茹笑了笑:“好好的给我打电话道歉,你这是怎么了,”

“因为曹氏金融要破产了,”

“什么,”曹雅茹一惊:“到底怎么回事,”

“苍浩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调集公司全部资金,在M国股市做空一支保险股,结果,这支保险股一路高涨,现在公司账面出现天量亏损……”翟国文说的情真意切,差一点就要哭出來:“用不了两个交易日,公司就只有关门了,”

“你为什么不劝阻他,”

“我试了,可他把我给打了……”

“打你,”曹雅茹有些火了:“凭什么,”

“他说了,他在公司就是二代,谁也不能惹他,否则沒有好果子吃……”翟国文说到这里,竟然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曹总,我现在浑身都疼,正在去医院的路上,不跟你多说了……”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曹雅茹叮嘱了几句,让翟国文注意身体,然后挂断电话,给曹志鸿打了过去,把事情经过添油加醋复述了一遍,

曹志鸿的反应很平静,只是应了一声:“知道了,”

“你沒有点表示吗,”曹雅茹有点激动的道:“苍浩怎么搞的,把公司搞得快要破产,现在又动手殴打投研经理,这简直也太过分了,造成影响很恶劣,”

“翟国文吗,这个人……我是有点印象的,”曹志鸿呵呵笑了笑:“自恃名校毕业,有名企工作经验,一向狂傲得很,”

“就算他说了什么话,顶了苍浩的肺管子,苍浩也不能动手打人,”

“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題,不是翟国文被打了,而是这笔投资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曹志鸿的声音一直非常冷静:“如果公司能赚到钱,投研经理随时可以再换一批,如果公司这一次真的出现天量亏损,翟国文再怎么能干也无法力挽狂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