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为何不破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的对,”曹雅茹点了点头:“我相信苍浩不是随便做出这个决策的,但苍浩既然能动手殴打翟国文,说明局面已经恶化到一定程度了,”

“我跟苍浩谈谈吧,”

“还是我谈吧,”曹雅茹毫不犹豫的道:“我承认苍浩这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但做事风格不免冒失,现在咱们两个都在国外忙,我一直就觉得不太妥,应该留下一个人看着他点才对,”

“你能承认苍浩有能力,已经是一个进步了,”

曹雅茹一愣:“爸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们两个一直关系不和,现在澄清了误会终于有了转变,我不希望再次把关系闹僵,”顿了顿,曹志鸿又道:“我马上给苍浩打个电话,这件事你就不要再管了,”

曹家父女通话的同时,苍浩把所有员工都打发走了,自己留在办公室研究行情,

自始至终,苍浩表现的都很淡定,不管是行情变化,还是打了翟国文这件事,似乎都沒放在心上,

但是,不管苍浩表面看起來如何,该解决的问題终归无法回避,

时间渐渐流逝,距离开盘只有两个小时了,这只股票的基本面仍然沒有任何变化,

预期的丑闻沒有出现,M国国防部沒向这家公司索赔,

再从技术指标上看,这支股票处处表现出上扬态势,今天开盘之后再度拉高几无悬念,

“怎么会这样……”苍浩长呼了一口气,來到窗前,看着外面阑珊的夜色,

这个时间,M国那边是一天的开始,广厦这里已经入夜了,

借助于现在的互联网科技,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参与其他国家的金融市场,

而在金融市场上,充斥着看不见的硝烟,这场战争全天二十四小时进行着,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改换战场,

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起來,苍浩懒洋洋接起來:“哪位,”

电话里传來曹志鸿的声音:“我听说你最近脾气不太好,”

苍浩无奈的一笑:“连你都知道了,”

“你应该知道我肯定会知道,你更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曹志鸿长呼了一口气:“翟国文是投研经理,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做投资研究的,抛开人品不论,这个人还是有水平的,”

“打这种有水平的人让我很有成就感,”

“那么问題就來了,你要是想把别人打的心服口服,就要证明比别人更有水平才行,”停顿了一下,翟国文意味深长的道:“我知道,你沽空这只股票肯定有足够的理由,能不能知道这个理由是什么,”

苍浩沒有明确回答:“政治因素,”

“我刚才研究了这支股票,跟M国国防部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而且这几年效益蒸蒸日上,”曹志鸿试探着问了一句:“能不能知道是什么样的政治因素,”

“这个就不要让我解释了吧,知道太多了也不好,”

“我明白,你可能跟某些政客有紧密的关系,但你要知道政治是非常复杂的游戏,”曹志鸿说着,缓缓摇了摇头:“这场游戏复杂之处在于,经常会发生预期之外的变化,而你无从掌握,可能之前军方有人要搞掉这家公司,但很可能这家公司的背景非常强硬,军方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也有可能,别人故意透露给你错误的信息,因为料到你这么做,通过你的行为实现他们的目的……”

曹志鸿果然精明,尽管苍浩沒说出太重要的信息,但结合这家公司的基本面,却已经把事情揣摩的**不离十,

猛然之间,苍浩发觉曹志鸿说得非常对,就算莱纳斯上将不是故意挖坑埋自己,这一次可能是莱纳斯上将自己都失策了,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老爸,你放心,不管赔了多少钱,我照价补偿你就是了,”

“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从这件事里学到点什么,”顿了一下,曹志鸿换了一个话題:“先不说这个了,说说新泰矿业吧,这家公司的资产已经被冻结,我们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但钻石联盟仍然是一个麻烦,只要澳洲矿石的股份不撤出去,北大年的蓝宝石矿就无法开采,这样无限期的拖下去等于这笔投资泡汤了,”

“这个我明白,”

“我是很看好这家公司的,”曹志鸿若有所思的道:“苹果公司新一代产品,大都以蓝宝石作为屏幕,会带动蓝宝石价格一路上扬,如果我们能跟苹果公司达成合作,只是这一块每年就能给集团贡献客观的利润,总之,你想想办法吧,”

曹志鸿对苍浩倒是放心,也沒问苍浩打算怎么做,说了声“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苍浩刚把听筒放下,电话马上又响了起來,苍浩只得重新接起來:“又是哪位,”

“是我,”电话里想起非常有磁性的美式英语:“莱纳斯海军上将,希望你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苍浩稍稍的一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电话的,”

“第二个问題很容易解答,别忘了我跟CIA关系不错,弄到一部办公电话的号码易如反掌;至于第一个问題吗……”莱纳斯上将深深的一笑:“这几天你的日子是不是过得很紧张,”

“好得很,”苍浩正色道:“不要听信谣传,我为什么过得不好,”

“因为我得到消息,你沽空了保险公司的股票,而这家公司近期股价表现得非常好,”莱纳斯上将笑呵呵的道:“你的这一次操作有可能让自己倾家荡产,”

“你还好意思说,”苍浩开始兴师问罪起來:“你不是说过,要揭出这家公司的丑闻吗,过去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沒有,”

“因为我做事习惯谨慎,”莱纳斯上将很认真的道:“这家公司背景强硬,不是随便把新闻捅给媒体,就能让它关门大吉的,别忘了,整件事情是有连锁反映的,牵扯到很多人,必须慎之又慎,”

“这么说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做准备工作,”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題,”莱纳斯上将一直都是老奸巨猾,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題:“前几天,在华夏上空出现了一次小当量核爆,我想知道跟你有沒有关系,”

苍浩反问:“这个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根据我们监测结果,这次核爆应该是从拜科努尔发射的一枚卫星引发的,只是我们沒把这个结果公开罢了,”莱纳斯上将非常认真的道:“这一次核爆制造的电磁脉冲,集中射击广厦市远郊的某个地方,而那个地方好像跟你有些关系,”

苍浩撇了撇嘴:“你们的技术真先进,”

“我很惊讶,沒想到俄国人竟然已经有了电磁脉冲武器的技术,更重要的是,就在核爆前一天,从拜科努尔发射了一枚军用卫星,结果在太空被摧毁,”又是呵呵一笑,莱纳斯上将意味深长的道:“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应该不是巧合,而是存在某种因果关系,”

莱纳斯上将措辞用的是“摧毁”,而非其他,说明早知道卫星爆炸不是事故,

苍浩满不在乎的道:“你不是在中情局有很多关系吗,调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莱纳斯上将沒理会苍浩的态度,自顾自的分析道:“是不是你打掉了俄国人的卫星,而俄国人为了报复你,动用了电磁脉冲武器,”

“这个都是你脑补出來的吧,”

“猜测,仅仅是猜测……”莱纳斯上将长呼了一口气:“这枚卫星被摧毁,直接引发了俄国政局动荡,总统面临被倒阁的可能,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一切都是你的计划,”

苍浩既沒承认,也沒否认:“我给我打这个电话该不会是向我讨教问題吧,”

“不,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接入俄国政局,”莱纳斯上将的语气变得怪异起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沒事闲的,”苍浩不耐烦的道:“你到底要说什么,沒什么正经事,我可要挂了,”

“听着,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并不容易,首先我要确保周围沒有人,然后还要找一部足够安全的电话,同时还要确保你那边不会录音或者被窃听……”莱纳斯上将感慨的叹了一口气:“所以我希望你还是有点耐心听我把话说完,”

“我很忙的,沒空跟你磨牙,如果你觉得孤单寂寞冷,我可以给你一个声讯台的号码,”苍浩越來越不耐烦:“你把电话打过去唠上二百美元,你的病就好了,”

“难道你不想知道这家公司为什么不破产,”

“你爱说不说,”

莱纳斯上将立即道:“你先回答我,为什么介入俄国政局,”

很显然,莱纳斯上将知道一些信息,不过又不知道全部,所以有些推论是错误的,

苍浩不能让他知道,联邦安全局前任局长就在自己手下,否则不知道这个老兵油子会做什么文章,于是苍浩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如果成功倒阁,对你或者你的国家,是好事还是坏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