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保险业末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是好事,”莱纳斯上将毫不犹豫的道:“如今已经查明,引发我们两国冲突的完全是恐怖分子的阴谋,但核战阴云虽然已经散去,我们两国仍然保持着对峙,我们不愿意跟俄国开战,希望回到谈判桌上來,问題是现在这个总统太强硬了,丝毫不肯让步,”

“这个总统声望不错,在华夏还有很多拥趸,正是因为够强硬,”

“强硬与否只是一个政治游戏,关键在于我们能否达成这样一种协议,那就是保证大家都不受损的情况下把争端圆满解决,”顿了一下,莱纳斯上将非常不屑的道:“一味的强硬,只是满足了愚昧民众的虚荣心理,对这个世界沒有任何帮助,也只有真正爆发一场战争,这些愚昧的民众才会发觉,战争不是一件很好玩的事,他们会为自己的鲁莽而感到懊悔,”

“你说的这个我认同,战争作为一种手段归根到底是维护自身利益,如果反而对自身利益构成损害,这样的战争坚持下去只会毁灭自己,”苍浩摇了摇头:“这个总统保持这种强硬,仅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个好名声,却不是聪明的作法,”

“如果说,是我们M国无端攻击了他们的领土,造成人员伤亡,我个人欢迎他们采取报复行动,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位总统在为老雷泽诺夫的错误买单,他想要疯狂到底,但我们不想做陪,”莱纳斯上将一字一顿的道:“所以倒阁是好事,”

“既然你认为倒阁是好事,那就别管这好事是怎么來的,就当自己是买彩票中奖了,”苍浩若无其事的道:“你中奖的那个号码,可能只是灵机一动的想法,何必在乎到底是怎么在你脑海里形成的呢,”

莱纳斯上将犹豫了片刻,最终无奈的道:“好吧,既然你不说,我也就不问了,”

“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題了,,这家公司到底什么时候破产,”

莱纳斯上将狡狯的笑了起來:“如果我告诉你,原计划取消,这家公司不会破产呢,”

“那我就把你私下出手军火的事情爆料给你国媒体,”

“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苍浩立即反问:“既然是一条船上的,坑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我沒有坑你,”莱纳斯上将非常无辜的道:“你之前根本沒说过打算沽空股票,就算你赔本,也不该我负责,”

“可我也沒说过我不沽空股票,”

“你这简直就是抬杠,”莱纳斯上将一个劲的摇头:“你跟我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很注重实际利益,却不在意面子,那么你就必须明白,想要获取足够的利益就要有足够的信息,这一点你已经做到了,但还需要有及时的沟通,这一点你沒做到,如果你早点跟我提出沽空股票,或许就不会面临现在这样的窘境,”

“好吧,我下次注意,如果还有下次,”

“我们合作很愉快,当然还会有下次,”莱纳斯上将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看來我不能从你这里问出什么信息,不过我还是可以把应该让你知道的事情说出來,”

“什么事,”

莱纳斯上将沒有正面回答:“你现在打开电脑看一下新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电脑就在旁边,随手刷了一下微博,马上找到了答案,

差不多是莱纳斯上将打來电话的同时,M国爆出一条新闻,翻译到国内后冠以“惊天丑闻”的噱头,

而这条丑闻的主要内容,竟然跟莱纳斯上将先前说过的完全一样,印度洋海上预置部队遭到海盗打劫,因为损失的装备先前曾在保险公司投保,因而国防部要求保险公司赔付,

但保险公司方面却是拖拖拉拉,用各种理由推卸责任,于是就有好事的记者查出,这家保险公司跟某些高管存在利益交换,

这家公司事实上是一个空壳子,定期贿赂这些高官,并帮助洗钱,

这就意味着,该公司根本无法赔付国防部的损失,只有宣告破产一途,

这个新闻出的太是时候了,搞的苍浩一愣:“怎么会这样,”

“其实,国防部的索赔,在一段时间前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嘛,他们不肯掏钱,我们也沒急着要钱,而且这件事情也沒对外公开……”顿了顿,莱纳斯上将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们的根本目的是把这家公司的丑闻暴露出來,沒有索赔的话也就无法暴露这些丑闻,关键在于,我们已经掌握了很多证据,应该如何把这些证据公布出來,”

苍浩明白了:“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

“我们需要充分利用民意,平常,突然爆出这样的新闻,虽然会吸引很多注意,但还是无法达到我想要的效果,”顿了一下,莱纳斯上将斩钉截铁的道:“我所要的,是尽量把影响扩展到最大,所以实际就更加重要了,而俄国的丑闻刚好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问題是这两件丑闻几乎一模一样,完全是从俄国复制过來的,”

“说起來,还是我们制造丑闻在先,只是让俄国人先曝光罢了,”莱纳斯上将呵呵一笑:“如果是在同一国家,发生两件完全相同的事情,那么后发生的那一件显然不会太引人注意,从传播学角度來说,公众都对充满新鲜感的事物感兴趣,如果是发生在不同国家,尤其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两个国家,那么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M国公众看着俄国出现这样的丑闻,紧接着发现本国出现类似的事情,那么这个舆论后果……”苍浩笑着点了点头:“真有你的,”

“在M国公众看來,俄国腐败、政府低效,同时又对外强硬,如果M国公众发现,俄国有的事情我们也有,那种愤怒是会让政客们死无葬身之地的,”说到这里,莱纳斯上将又停顿了一下:“谢谢你,”

“我也谢谢你,”苍浩终于感到轻松了许多:“希望还有下一次合作,”

“好运,”莱纳斯上将点了点头:“再见,”

苍浩挂断莱纳斯上将的电话之后,M国股市刚好开盘,结果该支保险股重度下挫,

只用了一个小时,跌幅就彻底吞沒了前期涨幅,然后还在继续下挫,

苍浩一直在看盘,股价沒跌上一份,就意味着曹氏金融多赚一份,

结果,一整夜的时间,苍浩都在看盘,

等到M国那边收盘,曹氏金融的账面已经从巨额亏损,变成了巨额盈利,

当然,这件事对市场的影响非常大,马上就有人哀叹:“保险业的末日,”

美俄两国的保险业都很发达,这两家军事保险公司虽然跟本国国防部合作,但同时也承接大量的民间保险业务,在本国也算行业翘楚,

几乎就是同一时间,一东一西两家公司沦落破产边缘,间接地对全球保险也都构成了影响,

苍浩关掉电脑,刚在办公室里简单吃了点早饭,文小海就推门进來了:“苍总,你太厉害了,真是料事如神,”

“一般,一般,”苍浩的表情依然淡定:“赚了一点小钱而已,沒什么值得兴奋地,”

“这可不是小钱呀,”文小海更兴奋了:“这家公司已经沒有办法翻身了,股价只能继续往下跌,等到全部期指合约到期,我估计我们账面要有至少一千两百万美元的盈余,”

“不多吗,”苍浩懒洋洋的道:“不过,今年再发年终奖,可以让大家多拿点了,”

听到有年终奖,文小海不只是兴奋,简直都要哭出來了:“谢谢苍总……”

“你先去休息一下吧,”苍浩吩咐:“这两天我就在公司看盘了,”

外面风云莫测,上下班途中本來就有风险,于是苍浩索性留在公司,

接下來的两天,苍浩吃喝拉撒睡全在办公室解决,井悦然知道之后,经常给苍浩送饭过來,还带了一床薄被,

可惜的是,苍浩提出让她留下來,她却一溜烟就走了,

就像文小海说的一样,很快的,这家公司跌到了白菜价,也是直到这个时候,苍浩下令文小海平仓,

钱既然已经赚足了,这家公司一旦破产,不管做空还是做多都得赔钱,

可以预见的是,这种丑闻必然会摧毁一家企业,但绝不可能是丑闻刚一暴露,公司立即宣告破产,凡事都要有一个演进的过程,

苍浩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赚足了银子,而丑闻接下來也发酵到了一定程度,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接二连三被挖了出來,有的狼狈宣布辞职,有的则被联邦执法部门带走调查,

M国民众感到愤怒的是,这样腐败的事情不但在本国上演,而号称全球最先进的M国军队,竟然会被海盗打劫了装备,

其实,海上预置部队相当于战备仓库,被海盗打劫也沒什么难以理解的,只是公众并不了解其中的区别,

更重要的是,这批装备已经到了血狮南非基地,而钱德拉塞卡和马六甲海狼还要继续背负罪名,

公众要求军方拿出行动,莱纳斯上将马上宣布在印度洋展开巡航,打击海盗和各种犯罪集团,

马六甲海狼已经湮灭,被苍浩彻底摧毁,莱纳斯上将的巡航也只是做做样子,

赚足了银子之后,苍浩把公司全体员工召集起來开会,翟国文也來了,

挨了苍浩的揍之后,翟国文去医院简单包扎一下,倒是沒报警,而是每天准时來公司上班,

他见了苍浩也不打招呼,只是冷冷一笑,跟自己的下属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说起來,翟国文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这一单投资,苍浩死定了,

不管曹志鸿怎么罩着苍浩,苍浩也必须去职才行,否则难以服众,

那么接下來的问題就是,必须有一个人來接管曹氏金融,翟国文放眼全公司,觉得沒有谁比自己更合适,

曹氏金融的班底大都是苍浩从曹氏地产过來的,这帮人都是搞房地产出身的,而非金融,既沒有翟国文的名校学历,也沒有翟国文的名企经验,

甚至于,翟国文已经考虑给自己设计新名片了,上面写着“曹氏金融总裁”,

只是他还沒想好,怎么能把“总裁”两个字尽可能放大,同时又显得很美观,

然而,事情接下來的发展,完全出乎翟国文意料之外,万万沒想到M国竟然爆出这么一条丑闻,只在一转眼工夫苍浩就赚的盆满钵溢,

这让翟国文有点怀疑,苍浩是不是真有特殊本事,也可能是有异能,能够提前知晓未來,

翟国文相信科学,不相信异能,最后得出结论是,苍浩走了狗屎运,

就算狗屎运,苍浩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翟国文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的狗屎就不能砸到自己头上,

“诸位……”苍浩的目光在每一个人脸上掠过:“相信大家最近也都看盘了,应该也知道公司赚了多少钱,前几天,有人对我很不服,说我祸害了公司,我不知道这些人今天还有什么话说,”

翟国文面如死灰,把头深深的垂了下去,根本不出声,

“我在这里明确一下工作纪律……”苍浩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一字一顿的道:“我,苍浩,是这间公司的总裁,我这个人很民主,大家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來,但最好端正自己的态度,换句话说,就是别特么蹬鼻子上脸,张嘴名校毕业,闭嘴名企经验,你特么这么有本事怎么还來给我打工,我希望大家明白一个道理,在你不如人的时候,管好你的嘴不要吹牛B,那只会显得你是个傻B,”

苍浩这番话说得很难听,翟国文听了比死都难受,同时一个劲在心里埋怨苍天不公,马勒戈壁的为什么让苍浩这种人当总裁而不是自己,

“散会,”苍浩站起身,冷冷的道:“刚换了一部手机,等下去天桥贴膜,你们知道吗,贴膜那小伙子还是一本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不是每个混IT圈的都能做出苹果手机,多数人只是给苹果手机贴膜,学别的专业也是这个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