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新来的市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散会之后,苍浩回了自己办公室,文小海悄无声息的跟了进來:“苍总,为什么不解雇那个翟国文,”

其实,苍浩还真想让翟国文滚蛋,可事情有沒这么简单,

翟国文无意间一句话已经证明,他根本是曹雅茹派过來的卧底,监控苍浩的一举一动,

好不容易,苍浩跟曹雅茹的关系缓和了,很多误会也澄清了,但曹雅茹对苍浩并不放心,

过去曹雅茹对苍浩的人品很是质疑,如今这种不放心倒不是基于人品,而是对苍浩的能力有所疑虑,

苍浩如果解雇了翟国文,会加重曹雅茹的疑心,所以只能暂时忍着,

“当初曹总刚來曹氏地产,为什么沒立马解雇姚军辉,”苍浩沒有解释太多,只是很简单的道:“有些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文小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

眼下沒其他什么工作了,苍浩见距离下班还有一会,就打开电脑看了一会新闻,

国际风云变幻莫测,广厦本地也有重大动向,上级委任张友俊担任广厦市长,

自从严月蓉落马之后,市长的位子一直空缺,重大事宜由几位副市长商议,

至于警局局长,同样空着,近期广厦扫毒形势非常严峻,警方需要作出重要决定的时候,偏偏沒有可以做主的领导,

某种程度上,这种空缺也让形势变得更加严峻,

苍浩饶有兴趣的看了起來,这个张友俊上任之后,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网上正在直播,

张友俊已经有一把年纪了,估计在广厦干一任市长之后也就该退休了,他是军人出身,说话做事雷厉风行,

说到从军经历,倒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张友俊曾服役于大名鼎鼎的雷锋班,所以一生都在到处宣讲雷锋事迹,

“在新时期新形势下,雷锋精神仍然需要得到传扬,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学习雷锋活动中……”顿了顿,张友俊中气十足的说了一句:“让雷锋精神与我们同在,一直到死,”

这句话刚一出口,突然张友俊倒在地上,嘴里吐着白沫,身体不住的颤抖真,目光无神,

会场登时大乱,有的上來按人中,有的赶紧打电话叫120,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护人员手忙脚乱把张友俊抬上去,

两个小时后,市政府发布讣告:“新任市长张友俊因心脏病发不幸逝世,”

张友俊这个市长,当了连两个小时都不到,他的死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各种各样的议论都有,

苍浩拿起电话给廖家珺打了过去,廖家珺的语气有些焦急:“有事赶紧说,我正忙着呢,”

“张友俊死了,”

“我知道,”廖家珺唉声叹气:“我当时就在台下,眼睁睁看着他心脏病发……”

“这官当的时间也太短了,”苍浩一个劲摇头:“所以,有的时候话不能说太满,刚说了到死宣扬雷锋精神,转眼被雷锋接走了,”

廖家珺皱起眉头:“怎么我听你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想提醒你的是……”苍浩拖着长音说道:“市长这个位子只怕又要空上一段时间了,张友俊当了两个小时死于心脏病,他的前任严月蓉因为贪腐落马,严月蓉的前任邹峰从楼上坠下死于非命,邹峰的前任则是狼狈辞职……我看广厦市长沒人敢当了,”

“这……”廖家珺怔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警务工作现在也沒有人直接负责,偏偏形势又不乐观……”

“你到底想说什么,”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关键的时候你要把责任担起來,”

廖家珺用力的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了,”

放下电话,也差不多下班了,苍浩回到翠峰村,远远看见有一陌生的身影站在矩阵前比比划划,

这是一个女孩,有着一头靓丽的金发,穿着一身ACU,也就是M国通用数字迷彩战斗服,

简单说,数码迷彩图案就是几种颜色的矩形色块组成,大量的杂乱无章分布,利用视觉心理可以隐匿于环境中,

女孩的迷彩服的颜色是UCP的,乍一看就像是迸溅了一身水泥点子,更适合在城市环境中,在丛林当中表现却很逊色,正被M国军队渐渐淘汰,

苍浩走过去才发现,这个女孩竟然是塞西莉亚:“你哪來的迷彩服,”

塞西莉亚一指今野晴:“她给我的,”

今野晴急忙道:“她缠着我非要一套……我也沒办法,”

地狱伞兵离开翠峰村的时候轻装简行,留下了不少装备,塞西莉亚的这套迷彩服还是帕里诺上尉的,因为胸口的姓名条写的很清楚,

“我猜到你们是什么人了,”塞西莉亚笑嘻嘻的道:“华夏国家对武器管理非常严格,但你们却有武器,而且这里周围还有不少华夏正规军队,我猜测……你们是军事承包商,也就是雇佣兵,”

塞西莉亚倒是不傻,猜了个**不离十,

苍浩点点头:“你知道的太多了,”

塞西莉亚听到这话就是一惊:“你这是要灭口吗,”

“如果你到处乱走,打听太多的事,真的可能被灭口,”

“沒问題,不过有个条件,”塞西莉亚立即道:“我要求你加入你们,”

苍浩断然回绝:“不可能,”

“为什么,”塞西莉亚很不服气:“我可以给你们提供很多帮助,为什么你们不能增加一个新成员,”

“我们这里有一个传统,那就是从來不增加新成员,”

塞西莉亚一愣:“那你们是怎么有这么多人的,”

“好吧,我这么跟你说吧……”苍浩叹了一口气:“你说的沒错,某种程度上,我们确实是军事承包商,我们这里每一个成员都经历过严格考验,至于你,只是一个留学生,开着你的跑车招摇过市,你不适合我们这里,”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苍浩说着,转身就要走:“那你先证明自己,”

“等等,”塞西莉亚又提出:“能不能帮我把车取回來,”

“取回來干嘛,”苍浩懒洋洋的道:“你最好什么地方都不要去,”

“可我想兜兜风……”

苍浩打断了塞西莉亚的话:“我再跟你说几句,我跟你的生活原本沒有任何重叠,你和我也不应该有任何交集,只是因为一个偶然因素,我发现你可能面临危险,等到这个因素解决,你就离开翠峰村,我们之间沒有任何关系了,”顿了一下,苍浩吩咐今野晴:“你去跟她把车取回來吧,”

廖家珺赶到现场之后,清理了尸体,又把对外情报局的武器和车辆封存起來,至于塞西莉亚那辆车则被送去了拖车厂,

今野晴和塞西莉亚只要去缴纳保管费,就可以把车取回來,沒什么危险,

打发走了两个女孩,苍浩去了审讯室,那两个特工的状况更加凄惨了,浑身上下都是血迹,

比较有趣的事,他们的身上连着针管,一直在输液,

不远处的架子上吊着好几瓶药,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安德烈耶维奇带着风镜,身前套着皮围裙,浑身溅了很多血渍,

苍浩指了指那些药瓶:“那是什么,”

“各种营养液,”安德烈耶维奇解释道:“他们一直不吃不喝,人体需要很多养分才能维持机能,不能让他们在说出答案之前死于营养不良,”

谢尔琴科补充了一句:“按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恐怕接下來还要输血,失血过多也会死人的,”

“你们太狠了,”苍浩转过身,假惺惺的说了一句:“不能看……实在看不下去了,”

安德烈耶维奇无奈的耸耸肩膀:“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沒说什么,”

苍浩问谢尔琴科:“你怎么看,”

“也可能他们真的不知道什么,”谢尔琴科看了一眼那两个特工,摇了摇头:“他们只是底层办事人员,负责执行命令,但未必知道很多事,”

安德烈耶维奇摇了摇头:“那也要让他们说出同党都在哪,”

谢尔琴科又摇摇头:“这个恐怕也沒必要了,”

苍浩听到这话很奇怪:“为什么,”

“你看这个,”谢尔琴科用手机调出新闻给苍浩看:“他们的同党很大可能正在回国的飞机上,”

这是一条不太起眼的新闻,苍浩整天都在关注国内外风云,还真沒留意到这一条,

新闻大意是说,广厦近期大范围清理非法入境人员,所有酒店、宾馆和出租屋住宿的外国人都要接受调查,警察在街上看到有国外面孔也要查询证件,

因为之前广厦已经搞过类似的行动,所以这一次更沒怎么引起注意,结果这一次还真发现了不少问題,

很多人被发现签证过期,或者沒有签证,甚至干脆是伪造证件,全被警方遣送出境了,

还有一些人,涉嫌从事与身份不符的活动,跟着一起被送走了,

很显然,这是廖家珺干的好事,发现了对外情报局的踪迹之后,她为了防止这些人继续有所动作,就调动警务系统进行了这样一次行动,

廖家珺越來越成熟,有那么一些时候,甚至把事情想到了苍浩的前面,至少苍浩并未想到可以用这种方法查出对外情报局的踪迹,

这种方法虽然笨一点,成效却是有的,而且还不小,

不过,虽然廖家珺做得比苍浩想到的要多,却有一件事情是苍浩觉察到,而廖家珺自己浑然不觉的,

调查入境人员是出入境管理局的工作,这是警务系统下属一个跟刑事侦查局并列的部门,根本不归廖家珺管理,

但廖家珺先是领导禁毒工作,如今又介入出入境管理工作,说明在警务系统内部的实力越來越大,早已远远超出了刑事侦查局局长的权责,

谢尔琴科总结说:“现在风声这么紧,就算对外情报局还有人残留境内,也不敢轻举妄动,满大街都在查外国人,我们跟你们的相貌身材又差太多,一眼就能看出來,”

“但我有点担心他们在国内收买了手下,”苍浩指了指那两个特工:“既然这样,可以让他们暂时休息一下,老老实实在这呆着,”

谢尔琴科点头赞同:“长时间的囚禁,会让人精神崩溃的,这个办法不错,或许哪天他们主动想开口说点什么,”

按照苍浩的交代,接下來的两天,安德烈耶维奇沒有再折磨这两个特工,而塞西莉亚也老老实实在翠峰村待着,

只是,塞西莉亚虽然沒开车出去兜风,对翠峰村的好奇心却越來越强,几次想要闯入矩阵系统,都被墨师拦住了,

苍浩在静观局势发展,而有一个人在主动出击,就是黑面鬼,

“必须加大出货量,”黑面鬼不断重复这句话:“我们需要更多的钱,”

“沒问題,”红面鬼点头答应:“有人大量吃货,要多少我们都给他,”

“只是这样还不够,”黑面鬼缓缓摇了摇头:“警方对我们的打击越來越严厉,我们必须做点什么分散警方的注意力,生意才能更好的做下去,”

红面鬼急忙问:“怎么做,”

“比如……”黑面鬼阴笑了几声:“一场莫名其妙的传染病暴发,”

“传染病,你要用生物武器,”红面鬼一惊:“可我们根本不懂这个,”

“你不懂不代表我不懂,”黑面鬼似乎有些得意:“我要谢谢洪妙雪,她秘密营建了一处基地,简直就是一个生化工厂,不仅能制造出丧尸剂这样的好东西,还能给我们提供更多,”

“你……不会真的要研制生物武器吧,”

“沒什么不可以,”

“我觉得……”红面鬼不无忧虑的道:“我们是军人,我们可以使用各种武器,但不能动用生化武器这是底线,因为这种武器太可怕了,会造成太多不必要的伤亡,让太多无辜者蒙难,”

“闭嘴,”黑面鬼突然变的暴怒起來:“你也知道自己是军人,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像你这样的人也配成为鬼王党,,”

丢下这句话,黑面鬼懒得再理会红面鬼,径自离去,

周大宇走过來,悄声说了一句:“我们得谈谈……”

红面鬼有点不耐烦:“谈什么,”

“黑面鬼疯了,”周大宇越说,声音越低:“丧尸剂这东西本來就丧尽天良,现在他又要搞生化武器,这等于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沒错,”红面鬼多少有些无奈的认同了这句话:“如果事情真的闹开了,黑面鬼就会被全华夏看成眼中钉,恨不得碎尸万段,毕竟,丧尸剂危害的只是一部分人,生化武器这玩意儿却可能荼毒众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