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雨楼被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大宇笑了笑:“你知道就好,”

红面鬼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划清界限,”

“你这是挑拨我们的关系,”

“听着……”周大宇意味深长的呵呵笑了笑:“其实我挺佩服苍浩这个人,总是有本事把敌人变成朋友,黑面鬼截然相反,敌人越來越多,先是钻石联盟,如今是红魔集团,更不用说一直还有苍浩,如果再加上华夏举国力量,鬼王党覆灭只是个时间问題,”

红面鬼有些火了:“你说什么,”

“实话实说而已,”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你好好想想吧,要不要给黑面鬼陪葬,”

丢下这句话,周大宇走了,留下红面鬼在那里发傻,

一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两个对外情报局的特工仍然被软禁着,也仍然沒有透露出半点有用的信息,

至于塞西莉亚,在翠峰村倒是住的很舒心,

钻石联盟沒有露面,鬼王党也不知所踪,

庞劲东在东南亚进展顺利,基本已经收复了红魔集团,也沒见黑面鬼有什么对策,

至于国内外大局方面,也按照苍浩预期的发展,

E国方面成功倒阁,总统被迫宣布辞职,二号人物成功上位,

这也就是说,E国总统已然成了沒牙的老虎,更不能把苍浩如何了,

不过,安德烈耶维奇还留在翠峰村,也沒提回国复命,

尤为重要的是,对外情报局的出现显得更加诡异,沒人知道他们到底为何而來,是不是接受了总统的命令,

M国方面,莱纳斯上将的计划一帆风顺,保险公司宣布破产,幕后老板也被揪了出來,声名狼藉的下了台,

当然,这家保险公司在破产之前,给曹氏金融贡献了一千多万美元的利润,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但新的阴谋在策划之中,

入夜,天雨楼灯火通明,立冬溜达出來,看了看周围沒人,坐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郑跃军就在车里,看到立冬,不耐烦的质问:“怎么这么晚才出來,”

“我要确定沒有被人跟踪,”咽了一口唾沫,立冬很紧张的道:“要是被人看到,咱们都麻烦了,”

“谨慎一些是对的,”郑跃军嘉许的点点头:“听着,从明天开始,我不会跟你见面了,让我的手下跟你交易,”

随着郑跃军的话语声,前排座的一个人回过头來,冲着立冬点了一下头,

“我知道了……”立冬从怀里拿出两捆钱,放到郑跃军面前:“这是上一次的货款,”

“很好,”郑跃军满意的笑了:“沒想到,你还挺能干吗,早就应该干这一行了,”

“我可是天天提心吊胆,”

“罗霸道沒发现什么异样吧,”

“沒有,”立冬摇摇头:“他现在对天雨楼也不怎么上心了,每天只是在外面结交新朋友,”

“我要的就是这个,”郑跃军扫量着立冬,缓缓说道:“听着,收网的时候快到了,千万别在这个时候搞出状况,”

立冬用力点点头:“我懂,”

“这个给你,”郑跃军把一个背包扔给立冬:“今天的货,尽快散出去,”

“我懂了,”

“下车吧,”郑跃军给立冬打开车门:“把眼睛放亮点,”

立冬下了车,左右看了看沒人,迈步向天雨楼里面走去,结果正好撞到一个人,

“你眼瞎了,”立冬就要发火,可看清了这个人之后,马上脸色一变,陪着笑:“苍浩老大,你怎么來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招待几个朋友,”苍浩摆摆手:“不用管我,你去忙吧,”

公司赚了许多钱,苍浩今天在天雨楼请同事们喝酒,有两个人找不到地方,苍浩出來接一下,

苍浩來的时候,立冬刚好在郑跃军的车里,所以两个人沒碰见,

既然苍浩來了,立冬不得不收敛起來,这一晚上都沒敢散货,背包始终背在身上,

苍浩招待过同事,结账之后出门,又碰见了立冬,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总背个包,不热吗,”

“不热,”立冬随口扯谎道:“我……让人代购了点保健品,打算回头给我爹妈快递过去,”

“哦,”苍浩不以为意,拦了一辆计程车,走了,

苍浩不知道的是,今天晚上,天雨楼來了两个特殊的客人,陈顺章和沈粲,

韩东伟被判了死刑,搞得红青会跟着老实了许多,一段时间以來沒有过任何公开活动,

这么一低调,生活变得很无聊,这帮二代已经习惯了灯红酒绿的生活,陈顺章和沈粲实在耐不住寂寞,今晚这才出來喝酒,

不过,这二位坐在一个角落里,沒看到苍浩也在,而苍浩也沒看到他们,

“你知道吗……”沈粲冷笑着道:“天雨楼连锁是霸道帮的生意,霸道帮老大罗霸道是苍浩的兄弟,这个天雨楼苍浩也是有份的,”

“你想说什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沈粲冷冷一笑:“苍浩把咱们红青会搞得很惨,这笔账可以晚点算,但不能不算,”

陈顺章沒头沒脑的说了一句:“从邹峰时代开始,广厦的黑|道势力被荡涤一空,怎么还会有个霸道帮呢,”

“问題就在这……”沈粲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个霸道帮吧,看着像是黑|道,偏偏做的还都是合法生意,”

“真的合法吗,”陈顺章冲着远处怒了一下嘴:“你看那个是干什么呢,”

在远处角落有两个人,其中一个飞快往另一个人的口袋里塞了一沓钱,另一个人则把两个试管递给了前一个人,

刚好,灯光闪过,沈粲眼尖,看到了那两个试管:“我擦,那不是丧尸剂吗,”

“你挺熟悉吗,”陈顺章冷冷的问:“最近是不是沒少抽,”

“天地良心,我可从來不碰那玩意儿……”沈粲一个劲的摇头:“不过,这倒让我挺意外的,都说天雨楼的场子干净,沒想到还会有丧尸剂,”

“我什么都沒看见,”陈顺章缓缓站起身來:“我建议你别参合这种事,”

陈顺章再沒说什么就离开了,沈粲却好像得到了什么暗示,立即拿出手机拨打了110:“警察吗,我在天雨楼,刚才看到有人在交易毒品,你们是不是应该管一管,”

说來也巧,刚好有一队警察在附近巡逻,接到沈粲的报警电话之后,不到三分钟就赶到了,

警察们冲进场子,迅速四散开來,先是要求打开灯光,停止音乐,随后喊道:“我们是警察,所有人留在原地,配合我们检查,”

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每个人的大脑都被酒精麻醉了,突然之间,灯光亮起,音乐停止,他们一时间根本沒反应过來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全傻乎乎的愣住了,

沈粲看到交易丧尸剂的那个人正是立冬,而立冬却一直很惊醒,听到有警察來,打了一个寒颤,转身就逃,

场子里面人太多,而警方人力有限,根本沒看到立冬,

立冬对场子轻车熟路,弓着腰连滚带爬的从后门溜走了,沒被警察逮到,

但是,立冬之前已经散出去不少丧尸剂,被警察搜查了出來,

结果,买了丧尸剂的人被警察带走,天雨楼也被警察给封了,

“真不错……”沈粲一直留在原地,笑嘻嘻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苍浩,这一次麻烦大了,我看你怎么摆平,”

这个时间,苍浩正在回翠峰村的路上,罗霸道的电话打了过來:“老大,不好了,咱们的一个场子被抄了,”

苍浩有点吃惊:“因为什么,”

“也沒什么,警察根本就是瞎搞事,咱们场子干净的很,”

苍浩轻哼一声:“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我可沒办法帮你,”

“藏……藏毒……”罗霸道无奈的承认了:“据说警方发现了不少丧尸剂,”

“怎么会这样,”苍浩火了:“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我不是在再三告诉过你吗,千万不要碰那种东西,”

“我沒碰啊,老大,这事儿要是跟我有关系,我死给你看,”罗霸道气呼呼的道:“警方接到了报警之后去的,而且到场速度非常快,直接就抓了一个现行,这摆明了就是有人栽赃,”

“照你这么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妈的,肯定是有人背着我搞事,手底下那么多小弟,总有几个不听话的,”顿了一下,罗霸道提出:“老大,你在警方有很多关系,能不能想想办法,停业一天这损失可都不小啊,”

“别的事情还好说,这种事情我怎么跟人家开口……”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务之急是找出來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

苍浩说着话的同时,在脑海里飞速的搜索着自己去了天雨楼之后所看到的所有人和事,希望能够找出线索,

突然之间,立冬浮现在苍浩的脑海里,当时立冬慌慌张张的神情,还有身后那个古怪的背包,都引起了苍浩的注意,

苍浩立即问:“你知不知道立冬的手机号,”

“当然知道了,”罗霸道急忙问:“难道是这小子搞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