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让你见识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不好说……”苍浩摇了摇头:“如果真是立冬搞鬼,又如果他只是想要私下搞点外快,应该不会这么快惊动警察;如果真的是被栽赃,那么警方内部应该有人策应,立冬只是一个跑腿的,”

“妈的,”罗霸道狠狠不已的道:“等我把这小子抓到,一定把他抽筋扒皮,”

“这件事你不方便出面,”苍浩断然说道:“我已经分析过了,如果真的是警方有人策应,摆明了就是对着你罗霸道去的,如果你贸然出手,搞不好中了对方的圈套,”

“那怎么办,”

“赶紧把立冬手机号给我,我给他好好唠唠,”

罗霸道答应了:“好吧,”

罗霸道给出了立冬的手机号,苍浩调用矩阵系统,马上锁定了立冬的具体位置,

立冬这小子似乎有点慌神了,在街上到处游荡,苍浩让计程车赶了过去,远远的就看见立冬在街上徘徊,

苍浩给司机结过车资,下了车,冲着立冬走了过去,

立冬看到苍浩,倏地一愣,然后转身就逃,

苍浩箭步冲过去,飞起一脚,踹在立冬的后背上,

立冬踉跄着向前冲刺好几米,一头撞在电线杆上,

苍浩跟上去,冲着立冬腹部又是一脚,这一脚力气太大,立冬竟然飞起來半米多高,又重重摔在地上,

“老大……老大……”立冬根本不敢还手,只是惊恐的嚷道:“你为什么打我,”

“你见我为什么又要跑,”

“因为我怕你呀……”

“沒做亏心事怕我干什么,”苍浩冷冷一下,向立冬一伸手:“我最近送礼也需要保健品,來,给我看看你的那些,让我研究一下怎么样,”

“我……我……”立冬把背包脱下來,死死抱在怀里:“里面什么都沒有,”

苍浩一脚踹在立冬的脸上,抬手又是一掌,劈在立冬的脖颈上,

同时,苍浩另一只手伸过去,一把夺过了背包:“看來这些保健品挺值钱吗,”

说着话,苍浩打开背包,把里面的试管倒了出來:“这是什么,”

“这……真的是保健品……”

“还撒谎,”苍浩一脚踢在立冬的面门上,两颗牙光荣下岗,合着鲜血落进了肚里,

“对不起……老大……”

“这到底是什么,”

“是……丧尸剂……”立冬跪在地上,双手抱住苍浩的腿,颤声说道:“老大,我是被逼的,我也不想卖这玩意儿……”

“什么人逼你的,”

“我……不知道,”

“沒说实话,”苍浩冷冷一笑:“看來你是不知道我的手段了,”

“我真的不知道……”立冬把头低下去,根本不敢看苍浩:“他们说,要是我不给他们办事,他们就杀我全家……”

“你们出來混的早就应该准备好被人杀全家,”苍浩说着,冲着立冬又踹了几脚,一脚比一脚更狠,

然而,立冬咬住了牙,硬是沒说出背后主使者是郑跃军,

一方面,立冬恨透了苍浩,只是不敢表现出來,如果不是苍浩,他也断然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沒准被提拔重用成了某个地区的老大,

另一方面,对立冬來说,郑跃军的身份比苍浩更有威慑,应该说,对他这种小混混來说,最大的威胁始终是警察,如果必须要得罪某一方的话,他宁愿选择得罪苍浩,

不过,立冬也知道,如果自己不说点什么出來,自己今天就得死在这里了:“老大,你听我说……明天,明天我跟他们还有一笔交易,到时你自己去问他们吧,”

“现在我就让你说,”苍浩一掌劈向立冬的天灵盖:“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掌非常凶狠,立冬差了一点昏了过去:“我……真的不知道……”

立冬算是拿出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勇气和毅力,不管苍浩怎么打,就是不肯说,

在昏暗的路灯下,苍浩也看不清他的表情,最后深吸了一口气道:“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行,沒问題,”立冬一个劲的点头:“老大,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估计……”

“什么,”

“他们可能是外地來的某个帮派,”立冬始终低着头,脸差一点贴在了地上:“他们势力很大,我估计不是猛龙不过江,沒准他们是來抢地盘的……”

回想起之前东龙帮的事情,立冬的这个说法是站得住脚的,苍浩冷笑着点了点头:“好吧,明天就知道答案了,”

“那咱们明天见,”

“你想把我打发走,”苍浩呵呵一笑:“听着,明天见到这帮人之前,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否则我也不敢肯定你会怎么死,”

“是,”立冬一个劲点头:“我知道了,”

“你跟对方怎么交易,”

“一般都是他们打电话给我,约定时间地点,我直接去就是了,”立冬咽了口唾沫,很紧张的道:“但每一回电话号都不一样,”

“把你手机给我,”

立冬颤抖着手,递过了自己的手机,苍浩把通讯录、通话和信息记录全部调了出來,复制下來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然后用自己的手机传送到了矩阵系统,

“你最好祈祷别让我发现你说谎,”苍浩说罢,给黄彬焕打了一个电话:“查一下这些号码的主人都是谁,”

由于矩阵系统越來越重要,在指挥中心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今天值班的是黄彬焕,

黄彬焕马上逐个号码查证,结果证明不是霸道帮的人,就是公用电话,

有几个号码倒是不知道來历,苍浩逐个拨了过去,发现不是洗浴就是足疗,还有两个是兼职小姐的电话,

“你小子过得倒是很花花吗,”苍浩抬手拍了拍立冬的脸颊:“难怪你面黄肌瘦的,”

“老大,等等……”黄彬焕在电话里说了一句:“还有几个号码,看着有点奇怪,”

“什么,”

“号码编排沒有任何规律,也查不到归属者信息,我估计应该是网络电话,”

“能不能查一下,”

“网络电话的隐蔽性太强了,”黄彬焕一个劲的摇头:“对方有可能用了代理服务器,我们必须追踪电话源,再进入代理服务器搜寻记录,最后得到的可能只是有一个IP地址,”

“有IP也好办,”苍浩立即吩咐:“马上查吧,”

“沒问題,不过,需要一些时间,”黄彬焕叹了一口气:“你需要有点耐心,”

“我缺的从來就不是耐心,”苍浩挂断电话后,冷笑着问:“玩的挺高科技吗,还用网络电话,平常是谁用这玩意儿跟你联系,”

立冬急忙抬起头來,很认真的道:“就是那帮人,”

“真的,”

“当然是真的,”立冬立即保证道:“我说过,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每次用的电话都不一样,我想查也查不出來,”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从表情和动作分析,立冬沒说谎,

事实上,立冬说的还真就是实话,郑跃军每一次跟立冬联系,用的全是网络电话,

郑跃军再三叮嘱立冬,事情必须高度保密,而网络电话非常安全,

立冬根本不知道郑跃军的电话,当苍浩让立冬交出手机的时候,立冬的心马上像被人攥紧了一样,不过马上又放松下來,

立冬想起,自己的手机里沒有任何线索,郑跃军根本不给自己发短信,也不打电话,

不过苍浩并不罢手,在立冬身上搜了一下:“你还有其他手机吗,”

“沒有了,就这一个……”立冬可怜巴巴的道:“就是手机号我经常换,”

苍浩语气缓和了:“我也有点累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立冬误会了苍浩的意思:“老大……我不好那口儿的……”

“你想多了吧,美死你,”苍浩不耐烦的道:“赶紧站起來,”

苍浩抓着立冬的衣领,先去药店买了些包扎伤口的药物,然后又去酒店开了一个房,

立冬低着头,怯怯懦懦的,一副弱受的样子,

酒店前台女孩看到苍浩和立冬的样子,轻哼了一声:“两个大男人开房,真不要脸……”

苍浩本來已经走开了,听到这话,转过身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你说什么,”

女孩吓了一大跳:“沒……沒说什么呀,”

“告诉你,老子性取向正常,你要是不相信,两个小时后來我房间,”苍浩又拍了一下桌子:“我让你见识一下,”

进了房间之后,苍浩把药物扔给立冬:“自己处理一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苍浩有点吃惊:“还真來了,”

苍浩打开房门,发现外面站着的倒不是前台那个女孩,而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妖冶女人,

她穿着非常短的连衣裙,腿上套着超薄黑丝袜,暧昧的看着苍浩:“先生,要服务吗,”

“什么服务,”

女人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有点吃惊:“怎么是两个人呢,”

“不是,你误会了……”

女人很认真的道:“先生,你这种情况,可是要加钱的,”

“谢谢,不用了,”苍浩不管女人再说什么,直接关上了房门,一转身却发现,立冬正准备跳窗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