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交易(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走过去,抓住立冬的衣领往后一拉,立冬仰面摔倒在地,

苍浩冲着立冬的小腹就是一脚:“这里是七楼,不怕摔死你,,”

立冬杀猪一般惨叫起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最好不敢,”苍浩冷冷的问:“跟对方交易的还有谁,”

“还有……”

“别跟我说只有你一个人,”

立冬无奈的承认了:“还有我一个兄弟,”

苍浩把立冬的手机扔了过去:“让他一起來,”

立冬无奈,只好把那个兄弟叫了过來,而这个人就是上次跟立冬一起去医院,然后被郑跃军抓走的那一位,

这个人匆匆赶过來之后,发现苍浩也在,登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面色苍白如灰:“老大,对不起,我是被逼的……”

“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立冬的这个兄弟一个劲摇头:“对不起,老大……”

“好吧,”苍浩叹了一口气:“明天见面,都给我放机灵点,我要是查不出來对方的底细,就数一下你们身上有几根骨头,”

苍浩丢下这句话,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像是睡了过去,

立冬和那个兄弟傻傻坐着,也不知道干什么,

过了半个小时,立冬想去卫生间,苍浩马上睁开眼睛:“你干什么,”

立冬胆战心惊的回答:“我撒尿,”

“恩,”苍浩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整夜的时间,苍浩一直在睡觉,却又知道立冬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立冬本來想溜走,可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连他喘了几口气苍浩都知道,根本沒有逃走的机会,

到了第二天,苍浩依然在睡觉,立冬和兄弟继续傻坐着,肚子饿了也不敢出声,

到了中午,立冬的手机响了,苍浩立即睁开眼睛:“用免提,”

“哦,”立冬点点头,接起电话,又放到免提的位置上:“你好,”

“是我,”电话里传來的果然是郑跃军那个手下的声音:“昨天怎么回事,我听说天雨楼被查了,你搞什么搞,,”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警察突然就來了……”立冬解释着,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你自己就是警察,你还不知道吗,”

“昨晚的货散出去了吗,”

“差不多都出去了,”

“好,”对方满意的点点头,说了一个饭店的地址:“一个小时后过來,405包房,今天的新货到了,当然你别忘了带钱,”

立冬一个劲点头:“好,沒问題,”

“听着,现在不到收网的时候,一切都要慎重,”对方一字一顿的补充道:“适当的时候,我会让警方动手的,事先一定通知你,”

“明白了,”立冬又是不住的点头:“你放心好了,”

对方的话有一个细节,说“让警方动手”,而不是“我们动手”,

应该说,这样措辞是正常的,因为郑跃军这帮人负责经济罪案,禁毒根本不是他们的职权范围,

也就是意味着,他们想要收网的时候,可以通过内线向禁毒支队或者刑事侦查局提供情报,但不能越俎代庖,

但是,也就是这个信息误导了苍浩,苍浩以为这些人有警方背景,却不知道他们根本自己就是,

“收拾一下,”苍浩站起身來,伸了一个懒腰:“马上出发,”

立冬根本不敢说别的:“是,是,”

苍浩带着两个人出了房间,经过前台的时候,给自己买了一顶棒球帽,

前台女孩还沒下班,看到昨晚开房的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吓了一大跳:“玩的也太疯了吧,”

苍浩懒得理会这个八卦精,把帽子戴在头上,帽檐往下压了压:“走吧,”

去了对方约定的饭店,进了包房,对方还沒來,

苍浩吩咐立冬和他的兄弟:“你们平常怎么交易,今天就照常进行,听到了吗,”

“沒问題,”立冬咽了一口唾沫,很小心的问道:“然后呢,”

“接下來的事情,你们就不用管了,”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我要查出來他们是谁,如果顺利的话,饶你们一命,如果不顺利,你们就倒霉了,我一发火就想杀人,”

“是,”立冬保证道:“你放心好了,”

“这还差不多,”苍浩坐下來,掏出一根烟点上,悠然的抽着,

过了一会,从外面进來两个中年男人,穿着很普通的衣服,为首的正是昨天郑跃军的手下,

这个手下打了一个响指,问立冬:“钱呢,”

立冬急忙拿过自己的背包递了过去,这个手下打开包看了一眼,里面不只有丧尸剂,还有卖出去获得的钱款,

这个手下有些吃惊:“怎么剩下这么多,”

“昨天不是出事了吗,”立冬干笑两声:“警察突然就杀了过來,你们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昨天的事纯属意外,我查过了,不知道什么人嘴|贱竟然报警了,”郑跃军的手下无奈的摇摇头:“这样一來,你还能往外散货吗,罗霸道这人警惕性挺高的,”

“沒问題,我这人做事很小心,罗霸道根本沒发觉,”立冬大大咧咧的保证道:“天雨楼好几个场子,昨天那个封了,今天我就去别的场子散货,”

“很好,我们要的就是天雨楼这块招牌消失,然后是整个霸道帮,”郑跃军的手下说着,拿过一个背包就要递给立冬:“老规矩,多加小心,”

立冬伸手就要接过來:“是,”

对方还沒等立冬碰到背包,突然手悬在了半空中:“等一下,”

立冬急忙问:“又怎么了,”

“他是谁,”郑跃军的手下指了指苍浩:“我记得,你们一直都是两个人,今天怎么多了一个,”

“他是我兄弟,”立冬笑着道:“想赚点外快,我就拉入伙了,”

郑跃军的手下字字顿顿的问:“他叫什么,哪里人,”

“他……”立冬也不知道该怎么编,灵机一动,拍了拍苍浩的肩膀:“來,你跟两位大哥打个招呼,他们可是咱们的财神,以后花开富贵都靠人家了,”

苍浩站起來,冲着郑跃军的两个手下鞠了一躬:“两位大哥好,”

“带个帽子干什么,你不嫌热吗,”郑跃军的一个手下不耐烦的道:“把帽子摘了,”

“对不起,我这两天闹斑秃……”苍浩低着头,装作很尴尬的道:“摘了帽子太难看了,”

“那你低头干什么,”郑跃军的手下越來越不耐烦:“抬头让我看看你,怎么着,长的见不得人,”

苍浩无奈的抬起头,打量着对方两个人,却一点印象都沒有,

然而,这两个人却马上认了出來,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苍……苍浩,”

苍浩微微一怔:“你们认识我,”

“妈的,”郑跃军的手下说着,掏出手枪对准了立冬和他的兄弟:“你竟然敢出卖我,”

也就在他们套枪的同时,苍浩也掏枪了,对准郑跃军的一个手下扣动了扳机,

随着“啪啪”两声枪响,这个手下的胸**起两团血雾,仰面倒在地上,

但他沒有死,而是抬起枪口,无力的对着苍浩扣动了扳机,

苍浩一脚踢翻了面前的餐桌,急忙躲在餐桌后面,子弹射在桌面上,留下一个个孔洞,

与此同时,郑跃军的另一个手下开火了,目标却是立冬,

枪声不断响起,立冬还沒來得及逃走,胸口就中了五六枪,一头栽倒在地上,

紧接着,对方又瞄准了立冬的兄弟,立冬的兄弟高举双手求饶:“别杀我,求求你……我什么也不知道……”

郑跃军的手下根本不管,继续扣动扳机,一发子弹洞穿了立冬兄弟的额头,射在后面的墙上,

苍浩抬起胳膊越过餐桌,冲着枪声传來的方向扣动了扳机,只是“啪啪”的两枪,郑跃军的这个手下还沒來得及调转枪口,就已经被苍浩击毙,

受伤倒地的那个郑跃军手下,举着胳膊又开了两枪,

苍浩推着餐桌冲到他面前,餐桌撞掉了他手里的枪,紧接着,苍浩站起身冲着他的胸口补了两枪,

连一分钟都不到,包房的地上留下了四具尸体,

苍浩把了一下脉搏,发现立冬和他的兄弟已经咽气了,郑跃军的两个手下也死了,

当然,直到这个时候,苍浩仍然不知道这两个人的真实身份 ,

苍浩拎着枪,端详着着对方两个人的尸体:“你们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说这话,苍浩弓下腰來,在两个人身上搜了一下,

马上的,苍浩找到了两个证件:“警官证,”

“艹,”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错了,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以为你们有警方背景,原來特么自己就是警察,”

就在这个时候,包房的门被人敲响,随后一个服务员推门进來:“先生你们沒事吧,”

这个服务员听到包房里有响动,过來看一下,结果发现地上有四具尸体,登时愣住了,片刻之后,扯着嗓子凄厉的发出一声嘶喊,

这个服务员是无辜的,苍浩不忍心把她灭口,可她既然已经发现自己,苍浩也就沒办法继续留下來,

于是,苍浩一脚踹开窗户,从包房跳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