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交易(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跳出去的时候,带走了警官证,也沒让服务员看见自己的样子,

这个服务员马上报警,而警方赶到了现场后,迅速查清了四个死者的身份,

两个警察和两个混混死在一个包房里,现场还有毒品和现金,这件事非同小可,惊动了廖家珺,

那个服务员作为重要人证,被带回了刑事侦查局,廖家珺要求亲自盘问,

服务员惊魂未定,警察给了她一杯热茶,然后送去了询问室,她双手颤抖捧着热茶坐在那里,一副魂魄出窍的样子,

负责出现场的是刘天生,廖家珺去询问室之前,先把刘天生叫了过來:“这案子你怎么看,”

“有点蹊跷,”刘天生一个劲摇头:“现场有现金,还有丧尸剂,摆明了就是在进行交易,另外两个死者是霸道帮的混混,考虑到昨晚霸道帮的场子天雨楼被抄出毒品,更可以肯定这两个小混混是毒贩子,而且是最低级的骡子,至于死的那两个警察,隶属于治安支队,如果说他们接到线报前往抓捕,这个解释也是站得住脚的,问題是他们赶往抓捕之前,为什么沒有通知我们或者禁毒支队,这个不合工作程序,”

“沒错,”廖家珺冷笑着点了点头:“抓捕毒贩,风险这么大,他们为什么不请求增援,难道想做孤胆英雄,”

刘天生很小心地问:“廖局你怎么看,”

“这两个警察有鬼,”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内部出现黑警,”

“我只是推测,希望是错了,”廖家珺无奈的摇摇头:“更重要的是,那两个混子和警察全死在现场,到底是什么人干的,现金和毒品都沒有被人带走,说明不是黑吃黑,可能交易现场出现突发状况,”

“这个案子已经被社会知道了,现在媒体要我们给出说法,应该怎么办,”

“就说我们两个警员……在抓捕罪犯过程中,不幸以身殉职,”廖家珺摆了摆手,声音有些无力:“给个烈士称号,开个追悼会,抚恤金什么的也不能少,”

“可你刚才不是说他们是黑警吗,”

“听着,我们要顾全大局,”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上一次杜先生的案子,揪出了很多黑警,让我们警方形象损失很大,这一次如果再搞几个黑警出來,我们的社会形象就彻底完蛋了,”

“这……”刘天生无奈的点点头:“好吧,”

“还有,目前我们不了解实情,如果贸然公开信息,很可能打草惊蛇,”廖家珺说着,站起身:“带我去询问室,我跟那个证人谈谈,”

廖家珺到询问室的时候,证人惊魂未定,廖家珺宽慰了几句:“你放心,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你只需要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全说出來就行,”

顿了一下,廖家珺指了指旁边的摄像机,又道:“还有,我们的谈话内容全部都有记录,你尽管放心,”

“恩,”这个服务员点了点头,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听到那个包房里有一阵乱响,就过去看了一眼……结果……发现地上死了四个人,另外还有一个人……”

廖家珺急忙问:“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我……不记得了……”服务员一个劲的摇头:“我沒看到他的正脸,他看到我之后就跳窗户跑了,我哪敢追上去呀……”

“你好好回忆一下,这个人有什么体貌特征,或者身上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标识,”廖家珺非常认真的道:“你一定会有的,你好好想想,”

“我……”服务员拼命回忆着现场的一切,最后突然想起:“对了,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看那样儿好像是一把手枪……”

廖家珺听到这话,先是一惊,随后长呼了一口气,

刘天生也吓了一跳,惊慌地看着廖家珺,嘴唇嚅嗫着似乎想说点什么,

廖家珺站起來,关掉了摄像机,倒带,然后洗去了刚才录下的画面,

服务员看到廖家珺的举动,吓傻了:“你干哈呀,”

廖家珺一字一顿的叮嘱:“听着,对任何人都不要说金手枪的事,听见了吗,”

“为哈呀,”

“为了办案需要,”廖家珺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如果你把这个信息泄露出去,就可能妨碍我们警方办案,”

“是,我知道了……”

“这两天,我会安排一个地方让你住,派人保护你,”顿了一下,廖家珺又道:“确定你沒有危险之后,你再回去工作,”

服务员点了一下头:“好滴,”

廖家珺派人把服务员送走,坐在询问室里沒离开,手指不停地轻轻敲着桌子,似乎心情很焦虑,

“廖局……”刘天生走过來,很小心的道:“根据服务员的这个说法……好像对苍浩很不利,”

“我知道,”

“我们都知道苍浩有一对黄金手枪,”刘天生的额头冒汗了,伸手擦了一下:“还有,霸道帮跟苍浩有关系,苍浩出现在现场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个我也知道,”廖家珺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所以这件事必须高度保密,”

“我明白,”

“不,你不明白,”廖家珺摇了摇头:“苍浩介入到这件事情当中,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双方都死了,霸道帮的小混混和那两个警察,难道全都是被苍浩一个人干掉的,”

“是有点奇怪,这两边分明就是两方,苍浩沒理由全杀掉,可根据这个服务员的口供,现场又沒有出现其他人……”刘天生一个劲的摇头:“这案子是挺诡异的,”

廖家珺冷冷一笑,重申了一句:“注意保密,尤其是对内,”

“那苍浩那边,”

廖家珺又长呼了一口气:“我会跟他谈谈的,”

包房里的枪击刚发生沒多久,郑跃军那边就知道了消息,

一个手下告诉郑跃军:“案子已经被刑事侦查局接管了,那个服务员也被带去询问,据说是廖家珺亲自负责,”

“廖家珺真敬业呀,她是一个好警察,”郑跃军把头靠在沙发上,冷冷一笑:“但我不是,”

手下不放心的问:“那两个警察的身份已经曝光,会不会追查到你头上,”

“我怕的就是出了状况连累我,所以派去的两个人都是治安支队的,不是我的直接下属,”顿了一下,郑跃军略有些得意的道:“所有人都知道,廖家珺在警务系统的势力越來越大,很少却有人知道我也一样,”

手下用力点点头:“这个当然,”

“当初,邹峰把我安排在这个位子上,就是让我扩展各方面渠道和资源,可惜,邹峰沒等到这一天就死了……”郑跃军缓缓摇了摇头,又道:“他们斗得死去活來的同时,我一直在悄悄扩展自己的势力,很多人都在给我干活,只可惜,有一个部门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那就是廖家珺的刑事侦查局,”

“那该怎么办,”

“让兄弟们打听一下,刑事侦查局那边有什么动静,”

“我已经这么做了,可是……”手下非常无奈的道:“那边的人口风都非常紧,半个字也不肯说,什么都打听不到,”

“刑警的嘴巴一向都很严实,”郑跃军摇了摇头:“可惜啊,我谋划了这么久,计划竟然落空了,”

“问題的关键是到底谁杀了咱们的兄弟和立冬一伙,”

“这还是个问題吗,”郑跃军冷声一笑:“当然是苍浩了,”

“有这个可能,”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昨天天雨楼被抄,引起苍浩的警觉,立冬这个笨蛋也不知道怎么漏了痕迹,被苍浩给发觉了……”郑跃军一边思索着,一边分析:“苍浩找到了立冬,让立冬带自己去交易,然后被咱们的兄弟发现异样,现场发生火拼……沒错,事情经过一定就是这样,”

“幸好立冬他们也死了,就是不知道死之前,他说出去多少事,”手下胆战心惊的提醒:“郑队,那个立冬……可是知道你的身份,”

“立冬的嘴巴应该很严,沒说出我才是幕后主使者,否则苍浩直接就來找我算账了,根本不会让立冬带着去参与交易,”郑跃军说到这里,睁开眼睛,笑了:“苍浩去参与交易,就是想弄清楚对方的身份,我估计他应该已经发现有黑警了,但还沒查到我的头上來,”

手下一条大拇指:“郑队长高明,”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要谨慎小心,”郑跃军叮嘱道:“千万不能露了风头,”

郑跃军的揣测完全符合实际,只可惜,苍浩却沒怀疑到郑跃军的头上,因为沒有任何证据,

离开饭店之后,苍浩去见罗霸道,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下,

“卧槽,”罗霸道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这个立冬,我早看出來是反骨仔,早就应该清理门户,”

“现在说这个沒用,人都已经死了,”苍浩掏出一根烟,还沒等点上,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死的太不是时候了,我还沒查清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