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本来我也成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格罗斯急忙问:“什么事,”

“跟苍浩达成一笔交易,”施瓦茨毫不犹豫的道:“我刚才跟你说过,新泰矿业是我们的筹码,现在可以把这个筹码送给苍浩了,”

格罗斯非常失望:“那么我们之前在新泰矿业做的那些全都白费了,”

“这是为了更大的利益,”施瓦茨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马上去办吧,”

再说苍浩这一边,

正跟兄弟们聊着,苍浩的手机响了,是廖家珺打过來的,

苍浩毫不犹豫接了起來:“什么事,”

“哎呦,终于开机了,”廖家珺冷冷一笑:“这几天,几乎每隔十分钟,我就要给你打个电话,可你始终关机,公司不见人,翠峰村也不见人,我不想问你去哪了,因为我不是什么人,沒有资格过问这些,”

“你到底什么事,”

“想跟你见一面,”廖家珺近乎有点挑衅的问:“敢吗,”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干呀,”

尽管廖家珺平常说话略有点口音,但还是听出苍浩这话坏坏的,立即道:“我是问你敢不敢,不是问你干不干,”

刚说罢,廖家珺的脸色有些涨红了,

“好吧,你说时间地点……”苍浩看了一下手表:“我现在就过去,”

廖家珺约定的地点,竟然是她在刑事侦查局的办公室,苍浩倒也不含糊,直接赶了过去,

廖家珺穿着一身警服,坐在办公室后面,冷冷的打量着苍浩,那样子就像是在审讯犯人,

苍浩对廖家珺的目光不以为意,到时注意到廖家珺的衬衫少系了一颗纽扣,只要她稍稍一弓腰,自己就可以看见白白的肚皮,

苍浩咽了一口口水,问道:“什么事,”

“给你看看这个,”廖家珺拿出一叠报纸扔到苍浩面前:“然后告诉我你的感想,”

苍浩照着报纸上的头版头条念了起來:“因公殉职的两名警察今日安葬,各界上千名群众出席追悼仪式,”

廖家珺再次问道:“你有什么感想,”

“每年都有很多警察因公殉职,”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要给他们报仇,”

“那我现在应该让人抓捕你,”

“你什么意思,”

廖家珺指了指报纸:“这两个警察是你杀的,”

“沒错,”苍浩诚实的招供了:“确实是我,”

“你竟然好意思承认,”廖家珺豁然站起,这样一來,衬衫绷紧了,看不到白白的肚皮了,

“我刚才说,你要给真正因公殉职的警察复仇,但这二位是罪有应得,”苍浩的目光在廖家珺衬衫上來回逡巡着:“虽然我招供了,你也沒让人抓我,这说明你也猜到这两个警察的真实身份了,我是來自首的,但不是投案,”

“好,我给你个机会,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警察买通了现场另外两个死者,在天雨楼兜售丧尸剂,因为我有天雨楼的股份,卷进这件事情很正常,”顿了顿,苍浩继续说道:“我是偶然发现这件事的,很遗憾,我沒机会查清楚真相,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就只能开枪,”

“这两个警察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沒有机会查清楚,”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两个警察只是跑腿的,”

“见鬼,”廖家珺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黑警,又是黑警,到底还有多少,”

“我也不知道,”苍浩耸耸肩膀:“我觉得,你这么做是对的,给他们两个烈士称号,装模作样开个追悼会,以免打草惊蛇,”

“用不着你教我该怎么做事,”廖家珺一指苍浩的鼻子:“事情很容易解释清楚,这两天你为什么要玩失踪,到底干什么去了,”

“这件事是突发的,我要去办意见更重要的事,这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定下來的,”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我不跟你联系,是因为不想受到干扰,我要专注的做这件事,”

廖家珺一把抢过苍浩的香烟,扔到脚下踩灭:“到底是什么事,”

苍浩当然不能告诉廖家珺,自己去了一趟乌克兰,在那里谋杀了一个将军,

面对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岔开话題,苍浩告诉廖家珺:“我做的事与你无关,你现在真正需要关心的是,广厦可能出现生化袭击,”

“生化袭击,”廖家珺马上反应了过來:“你说的该不会是近郊的一种怪病吧,”

“发病地区是不是种植了许多黑麦,”

“这个我也不知道,目前为止,这次发病只被看作是卫生问題,沒有人向犯罪这方面联想,不过我可以调查一下……”对廖家珺來说,查明真相是很容易的,只是打了几个电话,廖家珺就告诉苍浩:“确实种了很多黑麦,”

“这就对了,”苍浩点点头:“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疾病,严格來说,是中毒,公元九世纪,德国一个叫桑腾的小镇最先发现这种病,患者浑身长满了坏疽,死亡时四肢脱落,公元十世纪,这种病侵袭了法国南部,造成十万人死亡,中世纪的欧洲,瘟疫猖獗,有一个圣安东尼修会,设立了很多医院,专门照料患者,于是这种病就被称为圣安东尼之火,从医学上來说,有一个学名叫麦角菌中毒,麦角菌是一种真菌,孢子跟随风传播,特别容易感染黑麦,人吃下被感染的黑麦就会发病,一般來说,这种病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痉挛型,另一种是坏疽型,这一次在近郊爆发的就是后者,”

“原來如此,”廖家珺恍然大悟:“但疾控部门已经调查了这些人日常饮食,还有生活习惯,为什么沒有任何发现,”

“我觉得他们的调查肯定遗漏了什么,”苍浩一字一顿的道:“现在警方必须介入了,”

“警方介入倒是沒问題,可你为什么肯定这是生化袭击,”

“首先,麦角菌不是特别难对付的,现代化方法对种子进行一些处理,完全可以轻易杀灭,已经很久沒有听说麦角菌的传播了,尤其是在华夏,至今沒听说有大规模流行……”

“这么说起來,是很古怪,一种本來已经消失的疾病,怎么莫名其妙出现在广厦了,”看着苍浩,廖家珺很认真的问:“还有第二条原因吗,”

“其次,麦角菌含有多种生物碱,其中有一种叫做麦角酸,麦角二乙胺就是由麦角酸制成的……”苍浩意味深长的说道:“麦角二乙胺英文缩写是LSD,好像是一种毒品吧,”

廖家珺当然了解这种东西:“准确的说是一种迷幻剂,”

“那么你有沒有想起什么,”

“鬼王党,”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红魔集团能生产各种毒品,有现成的技术和设备,”

“更重要的是,由于三番几次的分裂和内讧,红魔集团已经太虚弱了,”苍浩的分析始终非常冷静:“鬼王党面临多重打击,肯定要制造事端,分散警方的注意力,”

“该死的鬼王党,”廖家珺攥起拳头,用力的在桌子上锤了一下:“我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你越是这样,越是着了人家的道,”

廖家珺不明白:“为什么,”

“鬼王党要的就是你被冲昏头脑,失去理智,然后沒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顿了一下,苍浩又分析道:“现在需要的是冷静,”

“你让我冷静,我怎么冷静,”廖家珺在办公室里來來回回的走着,搞得苍浩更是看不见那白白的肚皮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干得出來,要是不绳之以法,要我们警察有什么用,”

“本來我以为你成熟了很多,”

“本來我也成熟,”廖家珺眼珠转了转:“等等,你这话……不会是一语双关吧,”

苍浩还真不是这个意思:“让我们从头把事情捋一下,黑警的出现是另一个案子,这个幕后主使者最近一定会有所收敛,很难查出來,所以,不放先把这个案子放一下,你的处理方法是对的,让幕后主使者以为我们沒有发现真相,再说鬼王党……”

“怎么样,”

“我有种预感……”苍浩若有所思的笑了:“鬼王党会再次内讧,”

“为什么这么说,”廖家珺急忙问:“难道你有什么情报,”

“沒有情报,只是推测,”苍浩重新掏出一根烟点上:“很多事情,多次发生之后,就会形成一种惯性,红魔集团到目前为止出现了三次内讧,洪妙雪借刀杀红魔,徐建军推翻洪妙雪,鬼王党烧死徐建军……谁敢肯定不会出现第四次,”

“有道理,”廖家珺用力点点头:“可是谁会动手呢,”

“我感觉,黑面鬼性格狂暴,很难说手下是不是有人反对他……”苍浩正说着,手机响了,苍浩接起來:“哪位,”

电话里传來格罗斯的声音:“是我,”

“稍等,”苍浩面不改色,用手捂住听筒,告诉廖家珺:“我有事,先走了,保持联系,”

“你手机不会再次关机吧,”

“你自己也说了,你不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不需要向你交代,”

“可是……”廖家珺犹豫了一下,语气和缓了许多:“我担心你出事,”

“放心,”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不会出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