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如何达成共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刑事侦查局,苍浩才重又把电话接起來:“说吧,”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格罗斯的声音略有些不满:“怎么你很忙吗,”

“听着,今天我很不爽,先是不断有人劝我看新闻,接着又总是有人问我在忙什么,”苍浩不耐烦的道:“你特么以为自己是谁,”

“你最好把嘴擦干净一点,我可是跟你谈生意的,”

“什么生意,”

“新泰矿业,”格罗斯有点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这家公司的资产长期被冻结,我们钻石联盟是无所谓的,但苍浩你先前的投入也都泡汤了,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对你的影响非常大,我觉得有必要打开这个僵局,”

苍浩冷笑一声:“怎么你们打算放弃这家公司了,”

“沒错,”格罗斯点点头:“准确的说,你们可以开发北大年蓝宝石矿,并在国际市场上出售,我们不会进行任何阻挠,先前计划完全作废,”

“听起來好像是有条件的,”

“准确的说是一笔交易,”格罗斯的声音非常坦然:“必须承认,我们之间有利益争斗,但也可以达成一种共赢局面,前提是大家各让一步,”

“你让我怎么让步,”

“我知道你跟华夏高层有非常特殊的关系,”格罗斯的语气始终那么平静:“我希望利用你的能力劝阻华夏高层,不要再对国际钻石贸易做出任何阻挠,”

“也就是说允许你们的血腥钻石流入华夏市场,”苍浩冷冷一笑:“华夏市场这个蛋糕实在太大了,相比之下,北大年的蓝宝石矿不算什么了,你们生意做得倒是很精明,”

“华夏钻石市场无论给谁,都不可能落到你苍浩的手里,因为你不是做这个生意的,手头也沒有矿藏,为什么不给我们呢,”顿了一下,格罗斯继续说道:“倒是北大年蓝宝石矿,对你來说太重要了,为什么不做个交换,”

华夏加强对进口钻石的原产地认定,对钻石联盟的影响非常巨大,之前联盟议会根本沒料到华夏会有这么一招,

但在格罗斯的语气却沒有表现出对这个政策的忧虑,钻石联盟是地地道道的商人,而且是冷酷无情的商人,非常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

有的时候,苍浩甚至都有点佩服这帮奸商,正是这种对情绪的严格控制,使得他们总是能够做出最佳决定,

“你把我想得太厉害了,”苍浩摇了摇头:“就算我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政策,也不可能改变已经决定的政策,原产地认定标准这事刚公布沒多久,如果政府突然宣布撤回,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你说的这个我们也考虑到了,所以我们的要求是,能够让华夏政策停留在现在的水平上,我们会找到办法予以破解的,最重要的是不要继续出台相关政策……”格罗斯笑了笑,语气很委婉:“我相信你能做到,”

“就算是我在这里答应你了,但华夏方面突然翻悔怎么办,你就不担心我骗你,”

“听我把话说完……”格罗斯急忙道:“我的要求很简单那,下一次华夏外交部门召开记者招待会,我们会安排记者提问,华夏今后在钻石贸易上是否会有其他政策出台,外交部的发言人只需要回答,先前出台的原产地认定标准,只是为了配合金伯利协议的执行,华夏方面欢迎国际钻石贸易,不会加以任何干涉……明白了吗,只要有华夏外交部门的承诺,我们就放心了,”

“真是奸商,”苍浩笑了笑:“一个主权国家政府的承诺是无价的,尤其是负责任的政府,只要有了这个承诺,你们确实不需要再担心了,”

“我们考虑的很周到,”格罗斯略有些得意:“怎么样,可以达成共赢吗,我衷心希望你能够为大局考虑,”

“我可以尝试一下,”是否能做到这样的工作,苍浩心里也沒底:“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钻石联盟彻底退出新泰矿业,”

格罗斯一愣:“什么,”

“你们可以发表一个声明,澳洲钻石持有的股份,全部贡献给T国国王,换句话说,以后我们这边直接跟T国打交道,再沒有你们钻石联盟什么事,”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你今天在这里答应的挺好,我怎么知道转过天,澳洲钻石是不是在公司里有搞什么手脚,我不愿意继续跟你们钻石联盟來往了,”

“苍浩你也是个奸商,”格罗斯轻叹了一口气:“你明知道这个承诺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故意坐地起价,可你为什么个人不索取这些股份,而是要我们送给国王呢,”

苍浩沒有正面回答:“我有我的原因,”

“你为T国国王争取到了一份资产,我毫不怀疑,国王拿到这份礼物之后,一定对你苍浩赏识有加,却绝对不会感谢钻石联盟,”

“沒错,”苍浩点点头:“这就是坐地起价,”

“有了国王的支持,不仅北大年蓝宝石矿,以后你们在T国做任何生意都是顺风顺水了,”格罗斯笑着摇了摇头:“你支付出了一点点,却获得了这么多,你真是个生意人,”

“少废话,你答不答应,”

“这个代价太大了,”

“那合作就泡汤了,”苍浩满不在乎的道:“是我指使差瓦立冻结新泰矿业的,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大不了让投进去的钱打水漂……哦,对了,我差点忘了,其实我也沒投太多钱,本來就是你们钻石联盟送给我的大礼包,”

这番话太挖苦了,格罗斯终于表现得有些尴尬:“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沒好处,就是跟你们钻石联盟死磕到底,我这个人如果脾气上來了,不是不会干损人不利己的事,”嘿嘿一笑,苍浩讥讽道:“好好想想,你们在新泰矿业的资产沒有任何价值了,就算是你们有本事发动倒阁,把差瓦立从台上撵下去再组建新内阁,你们在T国的名声也太臭了,你觉得以后在T国还能做生意,”

“这个吗……”

“还不如把股份拿出來交换更大的利益,”

“好吧,”格罗斯非常不情愿的同意了:“我代表钻石联盟同意撤出新泰矿业,一切就按你说的办,但你必须在三天之内,让华夏外交部发表声明,”

“沒问題,”苍浩嘿嘿一笑:“作为对等,你们要先发表声明把股份贡献给国王,当然也只是一个声明而已,等我这边的声明发布之后,我们各自履行所需要的法律手续,”

“不如这样吧,三天以后华夏京城时间十点,我们一起发表声明,”顿了一下,格罗斯提议道:“我们对对方都不放心,所以一起发表声明,如果沒有接到对方的声明,可以设法中断己方的声明,”

苍浩点点头:“一言为定,”

虽然苍浩把话答应得挺痛快,但到底能不能达成这个所谓的共赢,心里并沒有底,

当初让孟阳龙设法制裁钻石联盟的是苍浩,如今要求停止制裁的也是苍浩,这根本是出尔反尔,孟阳龙未必会答应,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制裁的初衷并非是给苍浩出气,而是钻石联盟的攻击侵犯了主权,国家必须有所作为,

自从苍浩回归都市之后,广厦一地出了很多事件,都是过去沒有过的,尤其是境外雇佣兵大举潜入,

国家这也是要杀鸡给猴看,通过制裁钻石联盟警示其他组织,不要试图挑衅华夏,

这是有着象征意义的政治行为,仅凭苍浩一张嘴,怎么可能影响这么重大的决定,

但对苍浩來说,又必须尝试一下,北大年蓝宝石矿的价值太大了,苍浩现在又是囊中羞涩,正需要用钱,

想來想去,苍浩硬着头皮给孟阳龙打去了一个电话:“喂,你好,孟老啊,这两天好吗……多日不见,甚为想念,打个电话问候你一下,”

“你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來了,”孟阳龙冷笑一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到底什么事,”

“沒什么事,”苍浩急忙道:“就是挺想你的,”

“我不想你,我也不好那口儿,你要是沒事我就挂电话了,”

“别,别,要说事,还真有点,”咳嗽两声,苍浩试探着道:“咱们能不能停止制裁钻石联盟,”

“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为你一个人服务的,你想要怎么样就得怎么样,要求制裁的是你,现在你又要停止制裁,你以为国家政策可以随便变來变去,”

“也不是变,就是让外交部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一句,以后不会针对钻石贸易出台新政策,”

“你是不是又跟谁做什么生意了,”孟阳龙的语气变得非常冰冷:“你自己赚足了钱,把国家利益当成儿戏,苍浩你这一次做的可太过分了,”

“别这么说,我也是时刻为国家利益考虑呀……”

“是吗,”孟阳龙又哼了一声:“我怎么沒发现,”

苍浩无奈把格罗斯先前说的话搬了出來:“在我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之间,完全可以达成一种共赢局面,前提是大家各让一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