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得学会送礼/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不耐烦的问:“那你说说国家有什么利益,”

“国家利益就是……”苍浩突然灵机一动:“看來我得学会行贿,”

孟阳龙沒听清:“你说什么,”

苍浩急忙道:“我的意思是说,给我们国家送上一份大礼,”

孟阳龙还真挺有兴趣:“什么样的大礼,”

“阿瑞斯之矛,”

“不是已经炸掉了吗,”孟阳龙一怔:“怎么还有,”

“沒错,我从地下渠道获知,阿瑞斯之矛还有一枚,急忙花高价买了下來,”苍浩忙不迭的道:“我知道孟老对这样武器非常感兴趣,只要对阿瑞斯之矛进行逆向研究,那么在电磁脉冲武器领域我们将远远领先世界,”

“你沒开玩笑,”

苍浩很认真的道:“我一言九鼎,”

“呸,”孟阳龙气呼呼的道:“你可沒少忽悠我,”

有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细节,孟阳龙最初知道钻石联盟的阴谋,并沒太过关心阿瑞斯之矛的來源,

事实上,无论苍浩说与不说,孟阳龙多少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就像苍浩猜测的一样,孟阳龙对阿瑞斯之矛非常感兴趣,但近期乌克兰那边形势复杂,从国家层面上來说不太容易进行武器交易,更何况阿瑞斯之矛事实上还是核武器,

另外,乌克兰官方也不知道阿瑞斯之矛的存在,都是阿利耶夫私下兜售,

这也就是说,孟阳龙只能通过地下途径获得这种武器,就算是苍浩沒去普里皮亚季,孟阳龙近期也准备着手了,

既然苍浩已经弄到,孟阳龙还是很高兴的:“你总算办了一件人事,”

“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这是你应该做的,”孟阳龙的态度有些狡猾:“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不要跟我讨价还价,”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这是逼着我入外籍,”

“好吧,让我帮你这个忙也行……”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但你要告诉我,你跟钻石联盟做了什么交易,别跟我说你在其中沒好处,”

事到如今,也沒有隐瞒的必要,苍浩把自己跟格罗斯的通话大致说了一下,孟阳龙马上从中听出一些关键性的东西:“也就是说,新泰矿业今后会有T国国王的股份,等于今后你跟国王合作做生意,”

“可以这么说,”

孟阳龙意味深长的道:“这个对我们国家的地缘政治是有影响的,”

“沒错,”苍浩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可以说服孟阳龙的非常重要的理由:“在T国人的心目中,国王的地位至高无上,我们送给国王这么一份大礼,T国人会怎么想可以想而知,”

“这一次等于是钻石联盟出钱,我们当了一次好人,”孟阳龙点点头:“这笔买卖卖做的划算,”

“那你同意了,”

“你为什么不贡献给自己国家呢,”

”我正常缴税已经是为国家做贡献,国家已经够有钱了,别惦记我这点小钱,”顿了一下,苍浩笑呵呵的提醒:“再说了,T国忙里忙外,矿藏又是在人家土地上,最后如果一无所得,你觉得这个矿以后能顺利开发吗,”

“这么说也对……算你小子走运,我答应了,”孟阳龙说到这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你要知道,这个决定不是那么容易的,我需要会同发改委和外交部等很多部门,上一次通过这个原产地政策,是因为我们国家安全受到威胁,如果需要更改这个政策,我需要做大量的说服工作,毕竟这些都不归我负责,”

“你想办法吧,”苍浩直接吩咐道:“三天以内搞定,”

“别对我下命令,”孟阳龙不满的道:“总之我会尽快想办法,”

苍浩挂断孟阳龙的电话,拦了一辆计程车,正准备回翠峰村,廖家珺把电话打了进來:“你真应该等一下再走,”

“又出什么事了,”

“你不是让我调查塞西莉亚吗,就在刚刚,国际刑警组织给我发來一份资料,”廖家珺问道:“你要看一下吗,”

“你拍下來发我手机里吧,”

“好,”廖家珺的语气有些急促:“先不跟你说了,我这边忙着呢,”

放下电话之后,过了足足二十多分钟,廖家珺才把资料给苍浩发过來,全部内容只是薄薄的几页纸,

苍浩看到资料才发现,塞西莉亚的命运挺坎坷,多年前,她的父母因空难离世,

至于她父母的身份,甚至于姓名,资料里一概沒有,

从时间上推算,当时塞西莉亚应该未成年,那么从法律上來说应该指定一个监护人,但资料里面同样沒有提及这个监护人是谁,

不过,有一份文件倒是显示塞西莉亚有一个外公,名字叫达斯汀.克莱恩特,是美洲资本集团董事局主席,

“美洲资本集团”这个名字倒是很大气,苍浩搜索了一下,发现网上沒有这家企业的任何资料,只是维基百科里面有一个非常简短的词条:“一家投资管理公司,主要投资高价值企业、各类基金和政府债,”

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信息,这种词条等于沒有,貌似这家美洲资本集团跟皮包公司沒两样,

但是,沒有太多公开资料,并不能说明不具备实力,就比如钻石联盟,在网上的信息等于零,但每一天都从宝石贸易中攫取巨额利润,

用去这么长时间,才搞到这么一点资料,苍浩倒也知道廖家珺确实是尽力了,

回到翠峰村之后,苍浩刚走进去,远远就看见一个身穿迷彩服的身影在扎马步,正是塞西莉亚,

这些日子,塞西莉亚一直按照苍浩的教导打基本功,而且进步速度非常快,眼下她的双腿已经可以一百八十度分开扎马了,

只是,塞西莉亚不知道双手应该怎么放,索性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一阵微风拂过,吹起金色的秀发,她的样子看起來非常可爱,

看到苍浩走过來,塞西莉亚非常幸福:“怎么样,”

“不错,”

“给点意见,”塞西莉亚得到夸奖,更加兴奋了:“接下來我应该做什么,”

“接下來回答我一个问題,”苍浩意味深长的道:“说起來,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

“霍夫曼,塞西莉亚.霍夫曼,”

“达斯汀.克莱恩特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外公……”塞西莉亚收起马步,有些惊疑的看着苍浩:“你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

“我觉得你向我隐瞒了许多事,”苍浩缓缓摇了摇头:“你最好全都说出來,否则我沒有办法保护你,你这一辈子都要呆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

“我……”塞西莉亚的目光变得有些愣怔:“我真的沒有隐瞒什么,”

“那就说说你的家庭吧,”苍浩找了个地方,拍了拍尘土,坐了下來:“当然,你可以不说,这是你的权力,”

“很多年前,在我小的时候……”塞西莉亚坐到苍浩身旁,双手抱着膝盖,神情有些悲怆:“我的父母死于飞机失事,我外公说这是报应,”

“就是这位达斯汀.克莱恩特先生,”苍浩摇了摇头:“这位外公说话有点缺德,”

“我外公反对我父母的婚姻,我父亲是一个冒险家,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喜欢各种极限运动,我母亲在比佛利山长大,从沒有接触过那些东西,被我父亲的冒险气质吸引了……”塞西莉亚低下头,金色的秀发挡住了面庞:“那一天,他亲自开飞机,带着我的母亲翱翔蓝天,然后就摔了下來……”

“对不起,”苍浩有点抱歉的道:“我不知道这会戳到了你的痛处,”

“沒关系,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塞西莉亚撇了撇嘴:“我外公说,我母亲应该做的,是去一所常青藤大学,去认识很多西海岸名门后代,将來跟某个青年才俊结合然后经营家族生意,但为了我父亲,我母亲高中毕业就开始周游世界,外公的常青藤计划也泡汤了……”

“听起來是一段浪漫的爱情,”

“所以外公才说是报应,他坚持认为是我父亲那个混小子毁了他的女儿,让他的家庭变得残缺,”

“那么你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

“我外公成了我的监护人,”塞西莉亚撇了撇嘴:“我父亲天生就是一个冒险家,他沒有亲人、沒有朋友、沒有想要回去的地方……”

“能不能知道你的外公是什么人,”

“生意人,”塞西莉亚的回答很简单:“我母亲是商业家族,至于具体的吗,我也不清楚,我从來不过问他们的事情,”

“可是有人要绑架你,你似乎不感到意外,”

“外公有很多商业对手,”塞西莉亚理所当然的道:“商业竞争吗,当然各种手段了,很正常,”

“也就是说,这些人绑架你,是想胁迫你外公同意某些条件,”苍浩一字一顿的问道:“可为什么会是E国情报机关出手,”

“这……”塞西莉亚怔住了:“我也不知道,”

“正常的竞争,雇几个商业间谍,或者杀手,甚至出动一伙雇佣兵,都沒什么大不了的,”苍浩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惊动E国对外情报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