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闺蜜的那点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塞西莉亚一个劲的摇头:“我只能说这么多,其他的帮不了你了,”

“你帮不了我,”苍浩被这话搞的哭笑不得:“好像一直是我在帮你吧,”

“我知道,”塞西莉亚的态度依然是理所当然:“谢谢你了,”

“我这人就是爱多管闲事,”苍浩站起來,拍了拍裤子,说道:“明天开始我教你一些搏击技术,”

“真的吗,”塞西莉亚一蹦三尺高:“太好了,”

“你先练着吧,我去忙了……”苍浩正说着,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跟曲淡玉一向形影不离,你在翠峰村住了一个月了,怎么从來沒见她來过,”

塞西莉亚闹掰了:“闹掰了,”

“因为什么,”

“闺蜜那点事呗,”

“快说说,”苍浩两眼放光:“我对闺蜜的事可感兴趣了,”

“很简单,曲淡玉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沒想到那个男生给我写了情书,曲淡玉认为我横刀夺爱……”塞西莉亚打量着苍浩,又道:“大叔,你的表情有点猥琐呀,”

“是吗,”苍浩马上变得一本正经:“不管怎么说,毕竟是朋友,别因为一个女人闹掰了,”

塞西莉亚跟曲淡玉这倒是一个小八卦,不过沒什么太澎湃的内容,苍浩沒再跟塞西莉亚说什么,去了审讯室,

“怎么样,决定开口了吗,”苍浩走到一个特工面前,冷冷的问:“你们在这住了太长时间了,什么都不肯说,浪费我太多粮食,要知道现在物价很贵的,要是你们再不能交代点什么出來,从明天开始就断水断粮了,”

这两个特工被关押期间,实在也沒吃什么,基本上是靠着输液维生,

安德烈耶维奇的手段实在凶狠,他们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其中一个特工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绑架塞西莉亚,是为了让克莱恩特做出妥协……”

苍浩心中一动:“克莱恩特是什么人,”

“塞西莉亚的外公……”喘了几口粗气,这个特工继续说道:“塞西莉亚的父母多年前死于空难,克莱恩特就成了塞西莉亚的监护人……”

“克莱恩特是什么人,”

“金融寡头,”

“一个金融寡头,为什么会劳烦你们对外情报局出动,”苍浩拽过一把椅子,坐在这个特工对面:“而且他是M国人,碍着你们E国什么事,”

“我沒说过克莱恩特是M国人,”这个特工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很多事,”苍浩非常装B的道:“我现在是在给你们机会,如果你们老实说出所有事,或许我会网开一面放过你们,但如果你们不配合,那就烂在这里吧,”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个特工费力的摇了摇头:“我们只是负责跑腿的,更多的信息沒有权力掌握,”

“好,那我换一个问題,绑架克莱恩特是谁下令的,”

“局长,”

苍浩追问道:“你们局长接受谁的指挥,”

“不知道,”这个特工又是一个劲摇头:“大人物之间的争斗,我们沒有资格参与,”

苍浩仔细观察着这个特工的表情,沒有发现异样的地方,看來说的是实话,

这个时候,谢尔琴科來了,冲着苍浩使了一个眼色,又冲着安德烈耶维奇等人点了一下头,

几个人鱼贯出了审讯室,谢尔琴科告诉安德烈耶维奇:“我跟一号人物沟通过了,你们的身份已经恢复,可以回联邦安全局复职,发生在马累的事情不会被追究,至于跟你们一起行动的特工是怎么死的,你们也不要提起,”

原总统下台之后,谢尔琴科所谓的“一号人物”,就是原來的二号人物,也就是谢尔琴科的前任老板,

如今,这个前任老板大权在握,摆平安德烈耶维奇的麻烦自然是小事,

说起來,安德烈耶维奇也确实是个小人物,根本不需要劳烦一号人物操心,这样的人在联邦安全局有的是,经常会被冷酷无情的牺牲掉,

但谢尔琴科不能这么做,毕竟是自己连累了安德里耶维奇,所以主动联系一号人物请求帮忙,

在马累的时候,安德烈耶维奇几乎触犯了联邦安全局的所有内部条例,虽然政局风云变化,如今上面的主子换了,但按照联邦安全局的一贯作风,安德里耶维奇一生都要被追杀,

安德烈耶维奇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了,局长,”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谢尔琴科颇为愧疚的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至于落到这步境地,”

“可是我已经考虑过了……”安德里耶维奇毫不犹豫的道:“让别人回去复职好了,我决定留下來,”

谢尔琴科一愣:“为什么,”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安德烈耶维奇的语气很轻松:“局长,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离职了,远离那些肮脏的政治争斗,实在太明智了,如果留在联邦安全局,不知道什么时候,马累的事情就会重演,到时可沒人在帮我开脱了,”

“我尊重你的个人选择,但要加入血狮雇佣兵的话,我沒有办法做主,”谢尔琴科说到这里,看向苍浩:“别忘了我在这里也只是普通一兵,”

安德烈耶维奇急忙问苍浩:“我可以成为血狮雇佣兵吗,”

“当然可以,”苍浩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更何况,对这个安德烈耶维奇的印象一直也不差,能吸收进來是件好事,

“谢谢,”安德里耶维奇不止轻松,简直有些开心了:“很荣幸成为血狮雇佣兵的一员,”

“你们的事情解决了,还有一件事沒解决……”苍浩一字一顿的提醒道:“对外情报局在华行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谢尔琴科有些尴尬的道:“我问过一号人物了,他说他也不知道,对外情报局可能直接受命于前总统,但这个前总统辞职之后不知去向,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苍浩又问:“从对外情报局内部能得到什么信息吗,”

“也不行,”谢尔琴科非常无奈的摇摇头:“对外情报局组织体系非常严密,不要说我们,就连当前的一号人物也无法插手,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

“换句话说……”苍浩无奈的一拍额头:“事情还是沒有任何进展,那个塞西莉亚要继续住下去,”

“那就住呗,”谢尔琴科暧昧的笑了笑:“她好像挺喜欢你,”

“也对啊……”苍浩突然被提醒了,谢尔琴科这个男人在塞西莉亚面前,似乎沒什么吸引力,

突然之间,苍浩发现了塞西莉亚的可爱,而且越想越可爱,跟其他肤浅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不会被谢尔琴科这种小白脸吸引,

转过天,苍浩还真就开始向塞西莉亚传授搏击技术,也就是在同一天,安德烈耶维奇的手下启程回国了,

其实,他们当中有人也想留下來,但谢尔琴科沒同意,因为血狮雇佣兵如果接收太多联邦安全局的特工,在未來某时很可能会成为麻烦,

同样是在这一天,郊区中毒案有了进展,

发生中毒之后,疾控部门已经封锁了该地区,就像廖家珺说的一样,之前对患病者的饮食起居进行了调查,

不过,苍浩猜对了,疾控部门的调查漏掉了一样很关键的东西,

该地区种植了很多黑麦,这种作物过去广厦沒有,甚至整个华夏都非常少,因为主要用來制成面包或者作为饲料,不符合国人的饮食习惯,

前段时间,有一家主打绿色环保的食品公司,跟当地农户签订了合作协议,由农户用无公害方式种植黑麦,然后卖给这家公司制成全麦面包之类的食品,

该公司的质控非常严格,这些黑麦的种植确实很健康,所以当地农户自己也吃了一些,

疾控中心调查的时候偏偏就漏掉了黑麦,因为农户只是偶尔吃一点,这东西不在当地居民日常食谱范畴,

就在警方介入之后,廖家珺提出检验黑麦,果然在其中检出麦角菌,

既然不是传染病,那么封锁也就解除了,问題的关键是已经有一批受到感染的黑麦制成食品后,销售到了广厦,

结果,在广厦也发现了患病者,现在警方正在追查食品的去向,相信不久之后就可以锁定所有可能的感染者,

病因既然已经找到,接下來的问題就是,哪來的麦角菌,

一些迹象显示,是被人为是散播的,也就是说,苍浩又一次猜对了,这就是一次生化袭击,目前已经造成十三人罹难,

廖家珺把目标锁定鬼王党,全力调查鬼王党的下落,同时加紧打击毒品,

这个消息落到鬼王党那边,红面鬼赶到非常沮丧:“散播麦角菌,本來是给居民造成恐慌,分散警方的注意力……沒想到,警方竟然这么快查出了真相,现在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警方对毒品的打击更是沒有放松……”

“你什么意思,”黑面鬼斜睨着红面鬼:“你真是责怪我了,”

“我沒这个意思,”红面鬼急忙道:“只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个更周密的计划,现在我们太被动了,警察更恨我们了,”

黑面鬼突然笑了几声:“來,假如现在让你做主,你觉得应该怎么办才好,”

“我觉得应该暂缓出货,避避风头再说……”

黑暗鬼点点头:“然后呢,”

“钻石联盟要对付我们,苍浩也要对付我们,我们应该进一步挑拨双方矛盾,让他们互相厮杀殴斗,”红面鬼很认真的道:“这样我们才能坐收渔人之利,”

“主意不错嘛,”黑面鬼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听声音,他应该是在笑:“你这么聪明,早知道应该让你來领导鬼王党,不如我让贤吧,”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红面鬼连连摇头:“我只是提出一些建议,”

黑面鬼缓缓走过去,突然一把扼住了红面鬼的喉咙:“你以为自己是谁,指手画脚的教我应该怎么做事,你是不是忘记了谁才是鬼王党的老大,”

“不是……我沒这个意思……”红面鬼感到一阵阵的窒息,拼命挣扎起來,

然而,黑面鬼却不断加大力气,好像是要把红面鬼活活掐死:“鬼王党是我说了算,过去是,现在也是,将來还是,如果你想挑战我的地位,先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明白吗,”

“我沒有想要挑战你,”有那么几次,红面鬼就要去抽出腰间的匕首,不过最后都放弃了:“你误会了……”

铁鬼走过來劝了一句:“老大,算了,红面鬼也是为了大家好,”

黑面鬼重重哼了一声,终于松开了手:“你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好,至于我应该怎么做不需要你來操心,懂吗,”

红面鬼捂着喉咙,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随后用力点点头,沙哑着嗓子说了一句:“知道了……”

“真的知道就好,”黑面鬼又是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镜鬼和铁鬼跟在后面,

红面鬼坐下來,重重喘着粗气,就在这个时候,周大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來:“你沒事吧,”

“你怎么总是神出鬼沒的,”红面鬼瞥了周大宇一眼:“刚才你在哪,”

“就在旁边,”周大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可我也不敢说什么……”

“我也沒让你说什么了,”红面鬼一个劲的摇头:“要是惹怒了黑面鬼,你也是死路一条,”

“如果你我不想死……”

“住嘴,”红面鬼打断了周大宇的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不,你不知道,”周大宇撇了撇嘴:“我又沒说让你杀了黑面鬼,”

“那你想说什么,”

“如果,黑面鬼做什么事的时候,不慎把行踪泄露给了苍浩,然后被苍浩给杀了,这跟你我有什么关系,”周大宇一脸的无辜相:“你我都不需要对他的死负责,”

红面鬼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借刀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