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暴打小明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包房虽然是罗霸道专用的,但天雨楼好几家店,罗霸道不一定什么时间在哪个店,所以包房平常也会卖给别人,

很显然,还有其他人把这里当成专用,而且心情似乎不大好,根本不听侍者解释,

“碰”的一声,包房的门被人踹开,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快不走了进來,身后跟着两个年轻小伙子,

这个女人怒气冲冲看了一圈,最后目光在荀海璐身上定个:“原來是你呀,”

“马丽娟,”荀海璐站起身,很是有些惊讶:“你怎么來了,”

“我还要问你呢,这是我经常來的地方,为什么你会在这,”马丽娟在來之前好像已经喝过酒,看到荀海璐,酒劲就上來了:“这是我专用包房,你给我滚出去,”

马丽娟态度咄咄逼人,荀海璐本來要发作,眼珠一转,看向罗霸道:“你看……这……”

纵然马丽娟长得漂亮,不过这出场方式太霸道了,搞得罗霸道都有点看不下去,

罗霸道站起身,來到荀海璐身旁:“这是你朋友,”

“不是朋友,”荀海璐无奈的笑了笑:“就是公司同事,”

“哦,”罗霸道指了指外面,告诉马丽娟:“这我已经包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妨碍我喝酒,”

马丽娟不屑的上下打量着罗霸道:“你特么谁啊,”

荀海璐本來想说:“只是曹氏集团的苍总,”

如果马丽娟听到这话,立马就会换上一副嘴脸,沒准立即跪下來给老板做个口,

不过,荀海璐把话咽了回去,冷笑看着马丽娟如何惹下大麻烦,

罗霸道也沒说自己是谁,只是不耐烦的道:“今天我心情好,不想生气,赶紧滚犊子,”

“艹,让我滚犊子,知不知道我是谁,”马丽娟猛然提高了嗓门:“只要我打个电话,就能來一帮人,把你这给砸了,”

天雨楼很多保安,而且这帮保安都不是什么好人,只是霸道帮的小弟换上了一身制服,

马丽娟这样闹事,早就惊动了保安,十几个一起冲了过來,在马丽娟身后围城半圆,

只要罗霸道稍微示意一下,今天马丽娟就得变成死马,

不过,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小明星,罗霸道倒是很有兴趣调|教一下,冲着保安们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不要动手,

随后,罗霸道似笑非笑的道:“那你就砸一下给我看看吧,”

“操,”马丽娟推了一把罗霸道,就要进包房:“你给我等着哦,”

罗霸道最烦别人这样碰自己,抓住马丽娟的手腕,用力一拧,

马丽娟登时一声惨叫:“疼呀……疼死我了,你快放手……”

罗霸道果然松开了手,抬手一记耳光抽在马丽娟的脸上,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马丽娟的脸肿了,

罗霸道是个杵倔横丧的主儿,在他的行为准则里,可沒有不打女人这一说,

罗霸道并不停手,抬脚踹向马丽娟的腹部,马丽娟的身子倒着飞了起來,撞在后面的墙上,

罗霸道这么一出手,马丽娟带來的那两个小伙子不干了,一左一右直取罗霸道,

罗霸道一拳捣在左边那个小伙子的面门上,紧接着一脚射向胸口,随后另一拳捣在右边小伙子的腹部,又把额头撞向对方面门,

这两个小伙子都是公司新进的模特,投靠在了马丽娟的门下,他们身材不错,长得倒也帅气,从外表來说能把罗霸道甩出十几条街,

但是,罗霸道从十几岁就在街头斗殴,长得膘肥体壮,这两个小模特已经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怎么扛得住罗霸道的攻击,

结果,两个小模特满脸是血,几乎是同一时间,倒在了地上,

“靠,”罗霸道拍了拍手,不屑的道:“敢跟我动手,也不打听打听我罗……我是谁,”

“你……你敢打我……”马丽娟惊恐的看着罗霸道:“你死定了……你麻烦大了……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罗霸道懒得再废话,直接关上包房的门,把马丽娟和那两个小模特关在外面,跟着转过身來对荀海璐道:“來,咱们继续喝酒,”

“苍总你真威风,”荀海璐冲着罗霸道一挑大拇指:“不过,马丽娟这个人其实也不坏,你……刚才打的有点狠,”

“谁敢得罪你,我肯定不放过他,你放心,以后只要有人欺负你,我帮你出这口气,”罗霸道说着,伸手顺势搭在荀海璐的纤腰上,而且手掌缓缓往下移,看样子是要在屁股上摸两把,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投來恶狠狠的一瞥,罗霸道意识到自己太入戏了,马上把手挪开了,

“有你这句话,我心里暖和……”荀海璐急忙道:“那个……如果你不嫌弃,我就认你当我哥了,你可千万别拒绝呀,”

“好,”罗霸道坦然答应了:“以后你就是我妹,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妹,”

荀海璐立即打蛇随棍上:“谢谢哥,”

演艺圈出來的人果然不一般,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攀上亲戚了,

只不过,要是荀海璐知道了罗霸道其实是冒牌的,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虽然荀海璐最后也不知道真相,却有另外一个人知道了真相,而这个人还是罗霸道的克星,

罗霸道正在享受着荀海璐的温香玉满怀,突然包房的门又被人撞开,罗霸道以为马丽娟回來了,豁然站起骂道:“你特么是不是找死,”

來人不是马丽娟,而是一个胖大娘们,箭步冲到罗霸道身前:“你说什么,应该说你,特么是不是找死,”

“我……我……”罗霸道看到这个女人,双腿一个劲的发抖,连话都说不完整了:“你……误会了……”

这个女人,就是罗霸道的妻子,本名辛爱,跟罗霸道合称“爱新觉罗”,苍浩平常会喊一声“罗嫂”,

“误会什么,”辛爱非常恼火,抬手一记耳光抽在罗霸道的脸上,随着一声脆响,罗霸道的脸上留下了通红的指痕,

罗霸道根本不敢还手,吓得差点哭了:“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我说你妈隔壁,”辛爱张嘴就骂:“好啊,我说你怎么一天天的不回家,原來在这跟小狐狸精搞破鞋……罗霸道你特么对的起老娘吗,”

荀海璐急忙过來劝:“有话好好说,你怎么打人……”

“我打人怎么了,”辛爱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看着荀海璐:“你特么是哪來的,别说哈,长得还真挺漂亮,难怪这不要脸的天天不舍得回家,”

荀海璐急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辛爱根本不听,打断了荀海璐的话:“你忒么信不信我弄花你的脸,”

辛爱一副泼妇嘴脸,荀海璐哪里敢招惹,急忙后退了两步:“你真的误会了……其实,苍总是我哥,我是他妹……”

辛爱哪知道苍浩和罗霸道演的戏,听到这话张嘴就道:“苍总是你哥你找你哥去,缠着我家霸道干什么,”

“霸道,”荀海璐愣了一下,随后一指苍浩:“霸道在哪呢,”

辛爱张嘴就骂:“你特么傻呀,”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苍浩不能不出來说句话了,急忙跑过來,拦腰抱住辛爱就往外拖,

辛爱的体格实在太魁梧了,以苍浩的力气竟然对付不了,辛爱一挣扎,竟然差点跟苍浩弄个跟头,

不过,辛爱还是很尊重苍浩的,至少说话语气要和缓许多:“你干嘛,有你什么事,”

“嫂子,你出來……”苍浩一个劲的擦汗:“我有话跟你说,”

“说什么说,要说就在这说,”辛爱睚眦欲裂的看着罗霸道:“他敢背着我搞破鞋,今天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你特么就等着跪洗衣板吧,”

苍浩再次抱住辛爱的腰,好不容易把辛爱拖出了包房,同时附在耳边一个劲的说:“你听我解释,听我说……”

辛爱不住的骂:“罗霸道我草你妈,你不得好死……”

罗霸道傻傻的看着,既不敢上去帮苍浩,更不敢跟辛爱说话,

荀海璐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问:“苍总……这是你老婆,为什么她要要骂罗霸道,”

“因为我们关系非常好吗……”罗霸道擦了擦冷汗:“我经常不在家,然后……然后就委托罗霸道帮我照顾媳妇……所以他们两个非常熟悉,”

“是吗,”荀海璐马上浮想联翩,觉得这三个人已经存在很暧昧的关系,沒准就是“罗霸道”照顾着“苍浩”的媳妇,就把人家给照顾到床上去了,

“苍浩”应该知道知道这件事的,为什么沒有任何反应,允许自己媳妇跟“罗霸道”撕撕扯扯,这也太不成体统了,

虽然说,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但以“苍浩”的身价,完全沒必要明目张胆顶着这么一顶绿帽子,

于是,荀海璐又顺理成章得出了一个推测,“苍浩”一定是那方面不行,换句话说就是阳|痿,

这是荀海璐乐见的结果,只要“苍浩”沒有那方面的能力,自己的贞洁就可以保全了,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苍浩”喜欢这口,也就是一帮人在一起P,这样一來,自己可就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